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3 畫作

      回到家後,葉鳴從背包掏出自己剛買的新書,再從抽屜裡挖出一顆葡萄口味的糖果,塞進嘴裡後一邊克制自己不要去咬,一邊翻開書本的第一頁。

      喵。

      「嗨。」她頭也沒抬地應道,手指隨著視線移動拂過一行又一行文字。

      喵。

      「⋯⋯這麼快就餓了嗎?雖然也快中午了⋯⋯」闔上書,葉鳴走向傳來貓叫聲的窗邊拉開窗簾,接著驚呼一聲,「你、你幹嘛啊!」

      「嘻嘻,終於被我抓到了!」一隻黑白交雜的小貓被在穹抓著高舉過頭,他燦爛說道,「我埋伏超久的,還差點被牠傷到!」

      葉鳴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搖搖頭,然後拉開窗戶,小貓喵了一聲跳進房間,左顧右盼後決定以葉鳴攤在床上的外套作為暫時的歇息處。

      「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喔,我姊姊要我問妳想不想來我們家喝杯茶?」在穹將目光從貓轉回葉鳴臉上,遺留在眉宇間的好奇和興奮讓她腦裡突然閃現一個想法。

      「你沒看過貓嗎?」

      「很少。」

      「美國校園裡沒有貓嗎?」

      「有是有,只是從來沒有近距離接觸過,也沒摸過。」

      「所以剛才是你第一次碰到貓?」

      「對。」在穹開心地點點頭。

      「喜不喜歡?」

      「超喜歡啊!」

      「想養嗎?」說著,葉鳴轉身看向床上的貓,貓搖搖尾巴,右耳抽動。

      「⋯⋯可以嗎?」

      「牠說了算。」葉鳴用下巴指著貓,貓在一陣深思熟慮的咕嚕聲後平和地瞇起眼睛。

      「崩啾?」在穹盤腿坐在貓咪面前,把頭歪來歪去地對著牠說,「以後你的名字就是崩啾了,喜歡嗎,崩啾?」問完還伸手搔了搔貓的後頸,貓洗了洗臉。

      「在穹以後就住在這裡,你們兩個有空可以常常約出去玩。」曙尹用托盤端出三個茶杯,坐上沙發對葉鳴說,「妳放心,他很乖,不會給妳添麻煩的。」

      「而且我也很好奇妳大學課程都在學些什麼!」在穹說。

      「也沒什麼特別的,就外國的文學作品讀一讀、考一考——」葉鳴頓了下,身子往在穹的方向前傾,「噯,我可以看看你的畫嗎?真的很好奇啊,你姊在你還沒回來的日子裡不知道都跟我誇過你幾次了。」

      不理會親弟弟羞赧的抗議聲(「姊!妳怎麼、」),曙尹站起身來走到在穹房裡,挖出幾張畫作後遞給葉鳴欣賞。葉鳴默默翻看著,右手食指在一陣輕顫後撫上在穹花了無數個夜晚勾勒出的筆觸,沿著他創作的軌跡尋覓著他當時的靈感,想像著他拿起筆來在空白的畫布上沉思的模樣,縱使腦海裡顏色的調配已呼之欲出,手裡的筆卻仍然斟酌著最佳的開頭——

      葉鳴的手指彷若在閱讀一般拂過在穹的作品,她閱讀著他的天分、他的創意、他一手創造出來的世界。

      「你很厲害呢。」許久之後,這句是她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

      「謝謝。」在穹點頭道謝,有些害臊地開始解釋起這幾幅畫的意涵和構思。葉鳴一邊聽,一邊觀察著眼前認真述說的大男孩,她的目光從他那與曙尹一樣的偏棕髮色,轉移到他的棕眼和鞭子般的眉毛,再挪向他乾淨俐落的鬢角、他講話時輕輕顫動的喉結、右手移動時衣服底下肌肉起伏的模樣、細緻修長卻不至於瘦骨嶙峋的手指⋯⋯

      「藝術家的手指⋯⋯」葉鳴說,片刻之後才意識到自己早已入了神,在穹的話她什麼都沒聽進去,「抱、抱歉,我是說⋯⋯你的手很漂亮。」

      「哦?」在穹彎了彎十指,上頭沾染著五顏六色的顏料,若有似無地點綴著他的肌膚。「換句話說,」他說,「這些畫作其實都只是用來交作業的,我真正的創作其實根本沒有這麼——怎麼說——好解釋。我想。」

      「可以看看嗎?」葉鳴問。

      「當然可以,」這次換在穹起身走入自己房間,翻找了一會兒後拿著一個深藍色皮箱回來,裡頭裝著幾幅畫。他抽出其中一張,遞給葉鳴時解釋道,「這些作品的靈感都來自姊以前寫的劇本,有些是場景或人物,有些是我從故事中延伸出來的想像。」

      想像。葉鳴在接過畫並拿在手中的同時,腦裡不斷反覆想著的就是這兩個字;眼前的色塊似乎也感應到了這不尋常的悸動,而跟著自發性地動了起來,彷彿電影膠捲在無人為的狀態下開始轉悠。

      第一張,男人跪在一顆大石頭前,用小刀割出死去愛人的名字。

      第二張,一棵監禁著死人的大樹佇立在圖畫中央,蓊鬱樹葉遮擋冰冷陽光,樹根旁滿是如點點繁星的游移陰影,樹幹上遍布著張大嘴巴無聲尖叫的人臉和身體,他們都想從大樹裡脫逃,卻也都離不開樹皮的包覆,前傾的身子彷彿在樹木裡顫抖、扭曲,逐漸萎縮、消失,直至遭樹木吞噬,永遠成為大樹的養分。

      第三張,一陣狂風將宇宙的顏色吹入高大男子手中的廣口瓶裡,他身後站著一名雙瞳深邃的小女孩,視線直盯著他的背影不放。

      第四張,拿著火柴盒的男人下半身浸在冰湖裡,上半身則淹沒於熊熊烈火之中;火光倒映在水面上,飛舞的雪花沾染上炙烈的火紅,墨黑餘燼浮盪在空氣中。

      第五張,由水族箱構成的天花板和牆壁包圍著一對情侶,女子挨在男人懷裡,兩人說說笑笑地指著水中的魚,魚身上的鱗片所散發出的光芒融在水藍色裡,偶爾閃爍落日般的金黃。

      第六張,男人頭上戴有野獸頭骨,身上披著白色鬃毛,肩上停有一隻隱隱閃著亮光的灰色蝴蝶。他以食指和大拇指拿著一塊沾滿髒汙的血紅色屍肉,嘴角含笑地看著蝴蝶大快朵頤。

      「姊在我們都還小的時候就常常說故事給我聽,聽完後睡著時腦裡全是有關這些故事的夢!」在穹笑著說,將畫作放到皮箱裡收好,「姊她啊大一原本讀的是哲學,因為寫的故事太精彩了,到後來連戲劇系的人都請她幫忙寫劇本,搞到最後也只好拋開哲學,轉到戲劇系就讀。」

      「我和辰曦就是這麼認識的。」一直沉默的曙尹此時開口,臉上漾著幸福的影子,「他比我大五歲,當時還是個實習醫生。初次遇見他的那晚,他從醫院晃回了校園,再溜達到戲劇系學生常聚在一起的空地⋯⋯

      「然後,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語畢,曙尹聳了聳肩膀,微笑著。

      「總而言之,他們倆最後就快樂地結婚啦!」在穹將崩啾的雙手舉高做出歡呼貌,笑嘻嘻地下了結論。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