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1(諸多的事)-1

      今天的天空,是湛藍的。

      照理說應該是很美的,不過我的心情實在是不怎麼美,畢竟昨晚被吵了好久,我可是個準考生耶!離會考只剩三十天,卻有一大堆事情煩著我,我只是讀完書無聊想看看臉書,某個喜歡我的人一天到晚都要跟我聊天,明明都跟他說我要睡覺了,卻依然死纏爛打!即使我不討厭他,但是說真的,我真的受不了。

      所以,我要做出了結,否則會沒完沒了。

      「我說,你夠了沒?你知道你很煩嗎?」嗯,就這樣跟他說吧!我知道這樣很傷人,也知道這樣很絕情,可是即使我跟他的交情還不錯,但是一直下去的話也不好。

      我,一直很不了解「愛情」這種事,雖然我很喜歡看很帥的動漫男主角,大聲嚷著很喜歡。可是實際上我是個戀愛白痴,一遇到愛情,總是逃避,對方可以喜歡我,但絕對不可以跟我說,否則我跟對方的情誼就再見掰掰了。說穿了都是在逃避,逃避著自己不知道世界。

      而他,剛好遇到了想要改變的我,畢竟一直逃避的話別人可是不敢跟我告白的,所以,當他跟我說他喜歡我之後,我只是淡淡地回應他「我們還可以當朋友」。結果他卻得寸進尺,朋友應該會希望對方可以好好休息吧?但是他不讓我關手機是怎樣啦?

      我嘆,坐我左前方的男同學聽見了。

      「怎樣?失戀哦?他要跟你分手哦?」男同學在「他」這個字加重語氣,還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容。所以我知道,那個「他」就是害我心煩意亂的「他」,「這樣不好哦!都要會考了耶!還跟人家愛來愛去的,小心考試考差哦!」男同學賊賊地笑了笑。

      「你討罵嗎?徐子毅你再說我就揍你。」我狠狠地瞪他,而徐子毅也只是笑笑。

      我們班有個奇怪的習慣,就是一旦有異性跟你比較親近,或跟你告白,我們班的人就會把你們湊在一起了。我就是個很好的例子,而也剛好就是以上兩個原因的綜合。

      「哈哈!徐子毅,我看你完全說中我們詩茵的心聲了!」坐我旁邊的女同學打趣地笑著,用手肘輕輕地推著我,「詩茵啊!妳要小心哦!不然妳的成績會掉下去的,妳可是我們班的第一名耶!」她壞心地笑了笑。

      嗯,他們都是我的好損友,史上無敵貼心的損友。

      但是!我可是陳詩茵耶!怎麼可能考試會考差呢?如果我考差的話太陽就要從北邊出來了!可不是西邊,因為西邊似乎太常聽見了,所以是北邊。

      不過像我這樣子外向、直率的人,說話很直接、大腦不會用來思考我說話會發生什麼事的人,走路常常跌倒、小腦異常委縮的人,根本不像是成績好的人吧?我的成績根本就是個奇蹟,一定是上蒼對我太好了,我上輩子一定很努力地燒香拜拜,才有現在的我。

      「吳晴依妳死定了。」我忿忿地看著她,臉上露出一抹「危笑」,就開始準備打她了。不過女生我下手比較輕,如果徐子毅再說下去的話,我沒辦法保證他可以正常走路。

      「陳詩茵,別這樣!」綽號叫「可樂」的同學過來,趁我開始打人之前阻止我,不然我們晴依真會身負重傷,我可賠不起。

      「林可樂!他們欺負我耶!」我抱不平地向他訴苦。我跟他的感情還不錯,當然晴依是我的好朋友(嗯,應該說是好損友),但她也是有自己的朋友圈,我不過是其中一個罷了。所以很多時候我會把秘密跟可樂說,畢竟男生還是比較好信任。

      「誰叫妳要一副被甩了的樣子。」徐子毅咯咯地笑著,他果真想被我揍!

      當我高高舉起我的右手,不過可樂對我使了個眼神。

      我差點忘了,我答應可樂不再打人的,不然會沒人愛。再加上徐子毅是可樂的好朋友,當然不讓我打他啦!不過其實就我所知,還是有人喜歡我啊!就像我剛剛說的那個煩死人的「他」。但我還是乖乖聽可樂的話,只是常常忘記就是了。

      「陳詩茵,妳愛打人的習慣真的要改,妳這個暴力女。」我右前方的男生徐梓崴面帶恐懼地看著我,不過我知道那是裝出來的,就像個屁孩,他國一的時候認為屁孩是帥哥的意思,所以自稱自己是超級大屁孩,剛好事實上他正好就是。

      其實梓崴跟子毅完全沒有親戚關係,只是很湊巧地有了相似的名字。好像是這個原因吧?聽說他們國一時很快地就成為好朋友了,現在亦然。

      「徐梓崴你閉嘴啦!」嗯,他也是我的好損友之一。

      不過有了這幾個損友,我的國中生涯更是多采多姿,我本以為我國中三年會很無聊,不過他們在,我覺得很踏實,也倍感安心。就算真的有很多煩人的事,似乎也能在跟他們相處時煙飛灰滅。我很多事情都會跟他們說,不過,事實上可樂知道的比較多,再來是徐梓崴,之後是徐子毅,最後才是晴依。我說過,男生比較值得信任。

      而「他」的事情,他們通通知道,所以才會常常開我玩笑,尤其是徐子毅。

      如果沒有這些損友,我一定會瘋掉,會不知所措。

      「上課囉~回位置坐好~」一個小小的聲音傳來,好像是我們班長,不過她是代理班長,真正的班長可在這裡呢!班導說不想給我太大的壓力,所以就叫她代替一下了。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很快地就晚自修了。我們學校規定國三生都要留下來,害我不能去跟補習班的人聊天,說實在的我超想念他們的。我在外地補習,補習班同學當然就是外校的,希望會考當天可以遇到他們囉!

      晚自修的下課時間就是放閃時間,許多情侶都在這時候出沒。可樂會跟他的女朋友一起走操場,不過就是個操場是有什麼好走的?不過我為了減輕讀書壓力,很自然地就跟過去了,我跟他的女朋友感情也是很好的呢!雖然當電燈泡有些討厭,不過可樂不會不讓我去,徐子毅也跟來了,畢竟他跟可樂是至交,而徐梓崴沒有留晚自修,所以他在幹嘛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猜他應該是在睡覺吧!全然是隻豬!可是卻莫名地又高又瘦,說實在的還蠻帥的啦,到現在都沒有女朋友我是還蠻意外的。

      雖然我是戀愛白痴,但是看到他們的甜蜜,我還是會心動啊!還是會想要有個男朋友,但就是沒有心儀的對象,應該說是連喜歡的感覺都不懂,所以才沒有對象。照我們班的情聖所言,我就是不懂那感覺,所以說不定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只是不知道那叫做喜歡。

      不過,不管心不心動,我依然要跟「他」說清楚,然後說掰掰,這樣才像陳詩茵。

      回家已經九點半了。洗個澡休息一下,十點。在複習一下國二公民的法律常識、國二歷史的英法聯軍和一些其他的,十二點。再來就是說清楚講明白的時間了。

      打開手機,連上家裡的網路,不出我所料,他已經在等我了。

      「你很煩。」我緩緩輸入文字,等等我早上不是想到一大堆嗎?

      「可是我還是想跟妳聊天。」他打字,他會怎麼想?我不知道,反正那不關我的事。

      「夠了沒?我還要考會考,所以請你不要再煩我了。」我輸入文字,沒有任何情緒,沒有任何表情,或許還是有點替他難過吧?誰叫他要喜歡我。

      喜歡我的人,永遠不會幸福,這一點我從國小就知道了。

      所以,要讓那些喜歡我的人覺悟,不能再讓他們抱有任何希望了,否則,會痛苦的。

      「可是我喜歡妳。」喜歡。不過我知道我不喜歡你,只是把你當成朋友看待而已。

      僅僅是朋友而已。

      「不要可是,我們之間不存在可是。」打完,我就把手機關掉了。

      就算太絕情,我也不會難過,因為傷心的不是我,受傷的不是我,喜歡別人的不是我,所以我沒差。就算很壞,我也沒關係,因為被說壞的是我,說這種話的是我,自作自受的是我,所以我沒關係。可能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在意吧?因為我又傷了一個人。

      明天,再跟他們說說看吧,先跟徐梓崴說好了,雖然他不是知道我最多的人,不過這種事要先跟徐梓崴說,或許也有可能只跟他說,因為可樂正在熱戀中,徐子毅不會說什麼,反而會調侃我,所以還是跟徐梓崴說好了。

      不過,其實我想跟徐子毅說。而「他」在我們班的好兄弟(別亂想!不是七月的好兄弟)一定會被「他」疲勞轟炸,他的兄弟就會來問我了。不過他的兄弟跟我也是好朋友,常常對我嘮叨,簡單說就像是老媽子一樣,時時刻刻叮嚀著。

      所以,老媽子他明天會問我的,絕對。

      討厭!我還要考會考耶!你們是都不用考哦?為什麼心浮氣躁的只有我?因為讀書讀得很晚,每天晚睡而睡眠不足,再加上升學壓力大,導致發高燒請假回家的只有我?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只有我會遇到這樣的事嗎?所有的人都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而我卻必須這樣。

      煩死了!我用力地把書丟進書包裡,準備睡覺。明天將又是個令人心煩的日子,對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