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老闆我不幹了

      人來人往的台北市中心,擁有地標一零一的信義區,寰宸藝能——這間讓人擠破頭也擠不進去的經紀公司便坐落於此。

      然而,這間經紀公司最擁有話語權的不是老闆,反而是幾乎為公司撐起一片天,縱橫時尚界、影視圈、歌壇,堪稱全能型的首席藝人——韓越。

      他那卓越的成績,使得這間在七、八年前才創建的經紀公司,如今已成為全國娛樂圈的三大龍頭中的老大。

      他的存在被全國人民尊稱為神,粉絲稱他為「男神」,敵人稱他為「魔神」,因為他就像遊戲裡站在最頂端,宛如不可能打倒的魔神般,任何人也無法撼動,甚至在娛樂圈有一句公認的話說:『如果擁有他,那麼就等於擁有整個娛樂圈。』

      而這位魔神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

      在眾人眼裡,他就像一座冰山,想挖他牆角卻無從挖起,不論多優渥的條件,他一律都拒絕,整天擺著一張生人勿近的面癱臉,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或許唯一能了解的,也就只有真正熟識他的高中死黨,寰宸藝能的大老闆——陸競宸,陸老闆了。

      陸競宸是個富二代,作風犀利、強勢果決,並有些不近人情。

      由於他的手中握有旗下藝人與底下員工的命脈,總是壓榨旗下藝人與底下員工的勞動力,但他們卻敢怒不敢言,因此被奉上冷血大魔王的稱號。

      不過,底下員工不知道的事,冷血大魔王遇上面癱魔神也會吃憋。

      這一天,陸競宸旗下那位面癱魔神——韓越,來到他的辦公室。

      「怎麼了?」

      正在看公文的陸老闆抬起頭,看著闖進他辦公室也不敲門的首席藝人,他只好放下手邊的工作問道。

      「老闆,我不幹了。」

      穿著與陸競宸對比的黑色調服飾,冷漠寡言的韓越態度很平靜,說出了一句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自覺自己從沒有對不起他,陸競宸不懂,為何好端端的韓某人會說出這句話?

      而且陸競宸聽的出這傢伙是用句號,而不是用驚歎號,是肯定句不是感歎句。

      因此陸老闆鬱悶的問道:「為何?」

      「我的經紀人跟姓湛的跑了。」韓越冷冷的說。

      陸競宸知道韓越口中姓湛的是指娛樂圈排名第二大的天空影視首席小生,曾三度榮獲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的湛路遙。

      這個湛路遙跟韓越有仇,因為韓越將湛路遙打算獲得四度金馬獎的美夢給打碎了,因此兩人幾乎是王不見王,一但碰面了,戰場處絕對火藥味十足。

      陸競宸沒想到姓湛的這麼陰險,陽的不行就來陰的,居然把韓越的經紀人拐跑了,直接來個斧底抽薪。

      而且重點是韓越的那位經紀人是男的!

      這棋簡直是下的高招,果然,缺少經紀人的韓越,就這樣鬧起霸工了。

      陸競宸頭痛的捏了捏前額,然後以商量的口吻問道:「那這回我派一個能跟你跑的給你如何?」

      「……」聽到自家老闆給的建議,韓越原本面癱的臉,又加上了死魚般的眼神,看著陸競宸不發一語。

      好吧!看來韓越喜歡獨來獨往的死個性還是沒變。

      如果經紀人是女的,絕對會像八爪章魚般巴著他不放。

      這樣,沒準韓越一直以來隱藏的祕密就曝露了。

      想到那個一但被發現,根本就等於見光死的祕密,陸競宸嘆了一口氣,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道:「我知道了,我派一個不會被任何人的魅力所吸引的人給你就是了。」

      終於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於是韓越點點頭,語氣平緩卻帶著不善意味的低聲警告:「要是在出這種狀況,我就不幹了,說到做到。」

      「是是,韓大牌,這一次我會嚴格把關,你放心吧。」陸競宸點頭應下。

      韓越遲疑的看著陸競宸一臉正經八百的樣子,但怎麼樣都感覺不靠譜。

      算了,大不了不幹就是,反正他已經賺夠錢了,要不是陸競宸拿那張跟離婚證書一樣的合約,上面寫著離開公司就等於離婚,需支付個人財產一半的高額違約金來約束他,然後又加上被他知道了自己的祕密,不然他老早就走人了。

      真不知道自己當初腦袋是怎麼長的,為什麼要在喝酒唱卡拉OK的時候,順便談這個合約。

      韓越自嘲的心想,最後沒有再說什麼,便逕自轉身離開。

      而陸競宸看著黑臉離去的韓越,頓時垮下危襟正坐的肩膀,鬆了一口氣。

      總算先把這尊魔神打發了,現在趕快想解決方法吧。

      陸競宸開始絞盡腦汁,在腦中想著解決方案。

      這傢伙不要在正談戀愛、已經結婚的經紀人。

      所以,上年紀的根本都否決了,有資歷的也開始找伴侶了,看來只能從菜鳥中選擇了。

      問題是剛進經紀圈的菜鳥又容易被帥哥美女給吸引,所以韓某人拒絕女性。

      結果現在的經紀人居然給他出櫃,陸競宸真的一個頭兩個大,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啊,要不找個戀愛神經大條、俊男顏值免疫的女生女扮男裝吧!」

      陸競宸腦袋靈光一閃,推了推眼鏡點點頭為自己聰明的想法賀彩。

      就這麼辦!

      正好他的手中就有這麼一個殺手鐗!

      。。。

      孟景渝,今年二十一歲,大學剛畢業,從小因為有個隨和親切、體貼沉穩的完美哥哥,令人羨慕不已。

      可是,孟景渝只想哭啊!

      她的哥哥,被稱為王子的療癒系廣告明星——孟景涵,在家的言行舉止根本不是外在表現如同王子那般優雅,而是非常率性而為,反而跟她老爸一樣,與摳腳大漢同一等級的好嗎!

      幻想整個破滅了啊啊啊!

      男神神馬的,是人不是神,是人就要吃喝啦撒,蹲在廁所裡看報紙也是常有的事。

      而她每天看著同學拿著老哥代言的XX護膚霜,XX面紙,然後花癡的跟她要老哥的簽名照,她就好想拍桌大喊,「妳們不要被外表給騙了!」

      可惜她不敢……

      都怪她老爸老媽,取這什麼破名字,景渝被叫成鯨魚就算了,自從老哥因一支內褲廣告串紅,結果她就成了眾矢之地,差一個名字,還同樣是水字邊,她想賴也賴不掉,每天被追著要簽名照,要的還不是她的,想想就心酸

      有時她也很氣憤,為什麼自己不是男的,要是她也是男的,以她這張比哥哥稍差一點的俊秀容貌,又是另一個男神好不!

      可惜她不是……

      終於,努力的熬過大學四年,孟景渝成功畢業了,該告別在家的米蟲生活,踏上找工作的道路。

      只是她才剛畢業典禮結束回到家,老媽就拿著幾套男式西裝外套,擺在她身前比對起來。

      「這是在做什麼?」孟景涵疑惑的看著拿她做衣架子的老媽,不解的問道。

      要比對男裝,找他那個一百七十八公分的哥哥就好,找她這個一百六十八的幹嘛?

      「這是你的衣服,當然要給你比比啊。」老媽心情很好,哼著歌回道。

      「哪泥!」

      然而,孟景渝只覺得老媽壞掉了,他是女生不是男生,她想穿OL裝不想穿男生這種啊。

      「叫什麼呢?這是妳哥剛剛帶回來的,說是他們老闆決定聘請妳當經紀人,年薪百萬呢,快偷笑吧。」

      孟母笑著拍了拍孟景渝的頭說道。

      聽到薪水這麼高,孟景渝驚訝的張大嘴,不知道這種好康的事為何會砸中自己,不過她馬上反應過來,這其中絕對鬼,於是雙手叉腰逼供道:「錢多是好事,但我絕對不會出賣自己的肉體,妳快說為什麼要買男裝。」

      「因為要妳女扮男裝去當我們公司韓大牌的經紀人。」

      這時,讓孟景渝幻想破滅的老哥孟景涵,穿著吊嘎和長版四角內褲以及藍白拖,手拿馬克杯從房間走出來,說道。

      看到沾污眼睛的畫面,孟景渝有種理智線崩裂的感覺,怒道:「涵大牌,涵大牌你囂張啊,有種你穿成這樣去外面晃一圈再回來,還有為什麼當你的經紀人我要穿男裝?」

      「當我?哦,不是我,我說的韓大牌是公司的首席藝人,韓越韓大牌。」

      孟景涵疑惑的愣了一下,想一想後才意識到自己名字也有個涵字,讓妹妹會錯意了,因此拿起水壺,嘩啦啦的一邊倒水一邊解釋道。

      「韓越?什麼居然是他!還有為什麼是我?」

      孟景渝聽著名字有點耳熟,隨後便想起來是那個唱歌、演戲、模特兒,樣樣都行的三棲類明星,因此不可置信的問道。

      這麼厲害有實力的人跟老哥這種偶像派明星差的十萬八千里,照裡說想當他經紀人的從台北市都能排到新北市了好嗎?

      「沒辦法,老闆指定要戀愛神經大條、俊男顏值免疫、扮男人不會穿幫的女生,誰叫妳上次幫我送便當的時候被他看到了,所以就決定是妳啦。」

      孟景涵聳著肩說完後,接著又一臉乾笑的道:「重點是我已經幫妳答應了,現在反悔也來不急囉。」

      孟景渝聽到自家老哥像是在幸災樂禍的語氣,氣的在心裡咬牙切齒的想著:『可惡!這混帳絕對是故意的,擅長察言觀色的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我已經介於沸點臨界點了。』

      「孟景涵,我跟你勢不兩立啊啊啊!」

      孟景渝越想越生氣,深知自己女扮男裝已成了定局,一想到她現在已經夠像男生了,這回竟然要把她視為寶貝的頭髮剪掉扮成男生,孟景渝便徹底爆走,一邊大叫,一邊輪著拳頭追著孟景涵在家裡到處亂跑。

      說好的隨和親切、體貼沉穩的王子哥哥在哪裡,療癒你妹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