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鬼徹][白鬼][鬼白] 忘情水(曖昧向短篇,無明顯攻受

【忘情水】白鬼、鬼白皆可,清水短篇曖昧向,無明顯攻受,可能OOC

      --那個惡鬼,已經是第三次來買這種東西了。

      白澤看著鬼灯,他覺得心情有點兒複雜。

      「你啊,這已經是……」

      「少廢話,東西拿來。」

      「做是做好了,但你要求的那個劑量會讓記憶受損的,」白澤拎著藥瓶的手指有著微不可察的擅抖:「身為藥劑師,這種事我辦不到。」

      「……囉唆什麼,找死嗎?」

      狼牙棒同時甩了過來。

      「噗--」雖然躲開了第一擊,白澤卻被反向襲來的另一顆拳頭打歪了臉、摔進櫃台。

      「偏不做!你這惡鬼,講起配藥,到底是你專業還我專業啊!」白澤狼狽地爬起身、擦了擦鼻血,表情更加不爽:「說起來再安全的處方用多了也可能會產生抗藥性的,」

      說到這,他僵硬地停頓了一會兒。

      「呃,總之,明明是你這傢伙自己意志不堅,才會屢屢中了愛情的招啊,憑什麼牽怒我!還有不要每次來都動手動腳的!要是嚇到來買東西的女孩子怎麼辦啊,混帳!」

      「……」意志不堅……嗎?

      鬼灯低下頭想著,這話說起來是也沒錯。

      誰教自己要連續三次對同一個無可救藥的白痴產生感情,即便已喝過了兩回忘情水,卻依然又再度陷入?

      是因為長年來在生活中無可避免的交集與類似的個性使然嗎?

      難不成真要永遠避不見面?

      他是真的受夠這種迴圈了,所以才在電話裡交待了加強劑量的要求,不料這白痴居然敢不照做?

      「呵,無話可說了吧。」

      白澤露出了八卦又陰險的的笑容:「我說小哥啊,你第一次問我買忘情水的時間是三百年前、接著是一百年前……怎麼,這次又看上了什麼高不可攀的對象?」

      「這時間的間隔愈來愈短了呢。我說啊,你要是肯找我請益感情的煩惱,身為智慧之神,看在常客的份上可以給你折扣的喔~」

      「和一頭只會用下半身思考的蠢豬請益感情問題?」鬼灯的表情充滿鄙夷:「我和您可不一樣,腦子還沒壞。」

      「啊啦,別這麼說嘛,」白澤甚至眯起了眼,嘴角更加上揚:「至少可以告訴我對象是誰啊,基於認識這麼多年的道義,我可以不對那位女孩出手的喔。」

      「怎麼,第三次了呢,該不會你笨到每回愛上的都是同一個人?」

      笑是笑著,但他沒拿藥瓶的另一隻手卻攀住了櫃台,力道異常。

      第三次了。

      即便以無心情愛、不願為此妨礙工作為由,向自己買了忘情水,那傢伙還是再度愛上了某人。

      就算可以靠著藥物消除因感情而產生的戀慕或心理悸動,但被忘情水歸零後的好感,仍能因再度相處、對象改變等因素,重新累積而又滋生。

      或許會是同一個人、又或許是這幾百年間,那傢伙又欣賞上新的往來對象。

      ……已經是第三次了啊。

      忘情水的效力只會愈來愈小,下一次,會是幾年之後?

      就在剛才,把苦到出名的忘情水當成美酒一般仰頭飲盡的地獄惡煞,連聲謝謝也沒說便豪氣地甩門就走。

      白澤凝視著藥單上鬼灯簽收的落款,以及一旁被喝乾的藥瓶,有點懊惱地扯下頭巾,揉了揉頭髮。

      他當然巴不得鬼灯把所有喜歡上的對象都忘得一乾二淨最好。

      但若加重劑量害得那傢伙記憶受損,除了愛情之外,連自己都忘了,那該如何是好?

      又,要怎麼樣才能讓那位鬼神別再喜歡上別人?

      智慧之長無力地趴上櫃台,戳了戳實習中的小白兔們。

      「吶吶,你們說呢,我該怎麼辦?」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