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變回小女孩了!

      昨晚下過一場雨讓濕濕的空氣中透著絲絲青草與泥土混合的味道。清晨的光一點點灑進來,為這個灰暗的小木屋撒上一層的金黃。

      這個小木屋裡面看起來,不,是實際上也非常簡陋,連小偷光顧都會感到糾結。

      從進門後的視角來說,小木屋沒有其他房間,只在左手邊靠牆的位置放著一張發黑的雙人木板床。正中央是一張長方形的大桌子,和一把樹木拼成的長椅,椅面上光滑的質地可以知道這個長椅的年紀不小了,有很多年使用過的痕跡。

      右手邊的角落立著一個褐黑色的大櫃子,沒有櫃門,只是草草的用一塊布隨便的虛掩著。布上的點點斑漬也清楚的表現了它的滄桑。

      小木屋的內部就這樣簡單的介紹完了,就比家徒四壁好上一點點。

      不過光是右手邊這張床,幾乎佔據了整間屋子三分之一的空間。

      床上的小人兒微微一動,又側過頭,朝枕面上蹭了蹭,乾裂的嘴發出輕輕的低吟,聽起來應該是早上想要賴床的聲音。

      昨天還叫蕭雲,24歲的她,而現在則變成了九歲半的小莉亞,也就是床上的小人兒。

      為什麼說是兩天前呢?因為兩天前她明明還是一間小餐廳的服務生兼收銀員。

      原來的她在大學畢業後,為了心裡想開店的夢想,計畫著先累積一些餐飲經驗,積攢創業基金,過著每天早出晚歸,很忙很累可是心裡很充實的日子。

      不過夢想才剛剛起步,就因為一些離奇的原因,莫名其妙來到這裡,成為香草村上一個九歲的小孤女,莉亞.艾勒。

      她剛到這裡的時候,一醒來就發現自己躺在地上,沾著汗水的頭髮緊貼在臉上,讓她呼吸非常不順暢。

      好不容易扶著床沿坐起來,卻覺得全身無力,隨時都能再度癱軟。

      這種感覺很久沒有過了,估計是累到極點,餓到發昏的症狀吧!看起來這個身體狀況很糟啊!

      昏亂的記憶加上無力的身體,她的頭實在又暈又痛,她只好往床上一倒,又不省人事了。

      再醒來時,已經是隔天的清晨,她做了一整晚的夢,前世的蕭雲與現在莉亞記憶不停交錯又重整,經過一宿的折騰,終於讓她對現在的處境有些頭緒了。

      莉亞的父親亞德.艾勒是個冒險者,在她剛出生沒多久的時候就離家出任務,之後每年年底都會托人送回來50個銀幣和平安信,偶爾也會帶回來一些有趣的小東西。

      在香草村,其實30個銅幣就能讓一個三口小家對付一個月。而50個銀幣就等於是500個銅幣,所以這50個銀幣對只有母女兩個人的小家已經是綽綽有餘的了。

      雖家裡沒有麥田,可是梅莉,也就是莉亞的媽媽,在自家的院子種有一些時蔬水果,再加上梅莉偶爾也會做些手工藝活拿到鎮上賣,所以母女兩個人的日子還算過得不錯,這樣在香草村上已經算是中等人家。

      可惜好景不長,莉亞的父親亞德在她六歲時失去音訊,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他的消息,每年五十銀幣的生活費自然也就中斷了。

      傷心的梅莉,為了要打聽亞德的消息,幾乎花光家裡所有的積蓄,最後只知道他去了臥龍大陸,消失亞德就好像人間蒸發一樣,再來就沒下文了。

     這個世界已知的有四個大陸,分別是香草村所在的人族為主的微光大陸,種族混亂的瑪莎大陸,獸族佔領的臥龍大陸,還有終年迷霧包圍,殞落無數個冒險隊及傭兵團的迷霧大陸,最後是若干個由海族管理的島嶼群。

      亞德的冒險隊去的任務地點就是臥龍大陸,雖然沒有迷霧大陸那麼神秘艱險,可是當中,魔獸森林占地三分之二,豐富的各種資源也讓廣大的冒險者們趨之若鶩。

      梅莉就是托人在臥龍大陸的週邊城鎮打聽消息,可惜一無所獲。

      失去頂樑柱,日子總是要過下去的。靠著變賣家裡的稍稍值錢物事,和微薄的手工活的費用,梅莉辛辛苦苦的又撐了3年,卻在莉亞九歲時因為憂思過重,積勞成疾,最終仍是撒手人寰。

      安葬梅莉後,家裡的最後一點余錢也用完了,小小的莉亞靠著村人偶爾的接濟,和采果子維生。

      梅莉去世才過了7個月,莉亞就因為長期營養不良,在溪邊捉魚時,沾水吹了點風,回到家開始發熱,又沒有得到好好的照顧,於是便昏倒了。

      然後就是蕭雲穿了過來。

      莉亞緩緩坐起,勉強瞭解了自身的處境。  

      她慢慢的一步一步走到眼前的椅子上,就這麼兩步的距離,卻是非常艱難。

      全身無力,空虛一天的胃讓她十分難受,好在桌上那個整個看不出原來顏色的茶壺裡面還有一些水,連倒水的力氣都沒有,她只有就著壺嘴,先罐了一口。

      現在是微光大陸的5月份,的天氣偏熱,水也不是特別涼,至少不會讓她的胃雪上加霜。

      休息了一下,她開始打量小木屋四周,看到那個大櫃子,便走了過去,發現籃子裡面有三顆像是蘋果般的果子還一小塊黑黑硬硬的麵包,是鄰居蘇菲阿姨瞧她昨天不舒服的樣子,怕她沒精神弄吃的,好心分給她一點的。

      看到能吃的食物讓她欣喜若狂,兩三口就將麵包給吞了,差點噎到,趕快再喝了一口水才緩過來。

      視線停在那三顆果子,顧不上清洗什麼的,拿起隨便用手擦了擦便咬了下去。

      一塊小麵包和一顆果子時在聊勝於無,胃裡有點東西總算好受一點,雖然還是饑腸轆轆,但想到接下來的中餐跟午餐,她吞了吞口水只好再把布蓋了回去。

      吃了點東西終於讓她整個人活了過來,也開始有心思考慮接下來的事情。

      險峻的現況讓她沒心情傷風悲秋,只能面對如何代替九歲的莉亞活下去的現實。

      循著腦中莉亞的記憶,來到屋子後面的水缸,舀了一盆水,草草的梳洗了一番。

      又提了一桶水,因為自己完全沒務農經驗,只能憑著莉亞記憶中的動作跟著幫院子裡還是幾株小苗的蔬果澆了點水。

      綠苗不到二十幾顆,一塊一塊的,大約有三四種,分別是多層菜,白可果,扁土球,弧殼果,看樣子應該是現代的捲心菜,蘿蔔,馬鈴薯,花生之類的,不管是不是,反正蕭雲就自己這樣認定了。

      看看還有2/3的大水缸,她想了想,應該還夠一兩天的用量。

        其實瘦小的莉亞如果要從溪裡自己提水回來根本是很艱難的事情,所以大水缸裡面的水還是鄰居蘇菲阿姨家的大孩子12歲的里克和10歲的約克哥哥幫忙一起一趟趟提回來的,雖然他們比莉亞大不了幾歲,不過人家男孩子可養的高大且又健康。

      莉亞平時都會摘一些果子謝謝幫忙的哥哥們。

      畢竟男孩子食量是很大的,大人們也只管三餐,在沒有什麼零食的農村生活裡,想要多吃都要靠自己折騰。

      天色微亮,大約是清晨六七點左右,以種小麥為生香草村的村民們也早開始一天的工作。

      香草村不大,約只有30幾戶人家,村民連一百五十個都不到。

      村民大約務農為生,有一條小溪貫穿其中,將香草村分成南北兩邊,北面是一連片的山脈,所以香草村可說是依山傍水,氣候溫和,近幾十年也風調雨順,沒有饑荒,也還算自給自足。

      再加上民風純樸,那些坊間故事中欺男霸女,搶屋占田的事情幾乎沒有,至少在莉亞的記憶裡是沒有的。

      這也是莉亞父母不在後,還能自己一個人撐了半年的原因。

      村民的屋子大部分都座落在南邊,小麥田也集中在南面。北面只有少數幾戶獵戶生活。

      村裡的孩子們中午過後很喜歡走過小溪上用幾顆大石頭鋪成的橋,一蹦一跳的到北面遊玩,掏蜂窩采果子找兔子撒歡,根本不懼炎熱的太陽。

      微光大陸的時令跟地球比較不一樣,雖然一天也是24個光時,但一個月份只有二十四天,而一年卻有五個季節,每個季節有三個月份,一到三月是春季,四到六月是夏季,七到九月是秋季,十到十二月是冬季,十三月到十五月是雪季。

      每年的一月整個帝國都在祭祀慶典中渡過,是帝國國民一年中最歡樂也最重要的日子。

      祭祀慶典主要是為了感謝去年自然女神希莉安的護佑,並祈禱女神下個年度繼續為人民帶來的平安與豐收。

      現在才五月,還是炎炎夏日,離休農的十二月還有一段日子,還有努力的空間,如果她穿來的時間是在雪季,被茫茫大雪覆蓋的大地,根本無法在外覓食,還真不知道自己一個人能怎麼過得下去。

      依著記憶,莉亞背起放在後院地上簍子,撿起屋簷邊的小小漁網,便朝著小溪的方向走去。

      她想先去後山摘些野果,順便找找有沒有能吃的山菜野菇,再用手上的破魚網碰碰運氣,能不能矇到一兩條小溪魚打打牙祭。

      村裡沒有石板路,當然也不可能有柏油路,她穿著草鞋的小腳,一步一步踩在下過雨後有些泥濘的路上。

      以前為了在每天汲汲營營的日子裡稍微放鬆,喜歡坐著車到鄉間看風景紓壓,總希望退休後能抱著一筆錢隱居鄉野,遠離都市的喧鬧和骯髒的空氣,這下好了,直接住到鄉村當農女,這算不算是超前達成願望呢?

      歎了口氣,前世的高樓大廈,摩登科技的昨日已經離她很遠了,這一條看不見盡頭,高高低低的鄉間小路,就是她以後的人生,無論如何,只能隨遇而安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