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零壹、夢想篇》

婚紗是每個男人的夢想。

當然不是夢想穿上它,而是心愛的女人穿著婚紗朝自己走來的模樣。

※※※

      「我這樣好看嗎?」鏡中的女人淺笑著沒有回頭,只是透過鏡子望向他好奇地問著,白皙的美背就這樣暴露在他的眼前一覽無遺。

      穿在女人身上的是一套雙肩V領蕾絲婚紗,前面看來就像普通的魚尾婚紗,轉過身順著流線望去,皺褶的設計感開至腰際收起,襯出那纖細的腰圍。

      透過眼鏡鏡片能清楚看見,那女人就站在試衣間裡,氣氛的黃色燈光讓他都快忘了自己是誰……就像她屬於他一樣的幻覺,在這一秒油然而生。

      「很美。」坐在他身旁靜觀的男人這才起了身往她走去,緊摟住那腰際,親暱的吻上女人的唇。段晨軒沒避開眼,嘴角的笑還掛在那,像個完美伴郎稱職的看著新人的幸福甜蜜。

      一切終究只是夢,她不屬於他,而下個月就是她的大喜之日。

      「小子!還不過來讓姊看看你穿西裝的樣子!」女人笑著脫離那人的懷抱,對著傻坐在沙發上的弟弟吼著,豪氣的模樣毫無方才嬌柔美麗的新娘樣,可是這就是她、他愛上的女人,他的姊姊。

      段晨軒沒有反抗,起身走近她的身邊,只見段水漾溫柔的整理起他的西裝,看著他露出些許欣慰的笑容,有些說不出的溫柔。他直視著女人的眼,沒有放過那瞳孔裡的絲毫情緒,卻也讓他的心更加疼痛,明知道手裡握的是刀刃,他還是狠狠的把握能握住的最後一秒,任由它在手上劃出傷痕。

      「不知不覺你也長大了,穿西裝也變得這麼帥了!姊老了也要嫁人了,你啊別老是讓我擔心,小鬼。」段水漾笑著笑著淚水就這麼掉了,低著頭將自己的臉埋入他的胸口。

      段晨軒多希望自己此刻有這個資格緊緊抱住她,可是不行。他要守住的太多了,他不能因為自己而毀了她和另一個男人即將到來的婚姻,就算段水漾身旁沒人,他也無法對眼前把他當成孩子的姊姊做些什麼。

      她連出嫁,心裡都還擔憂著他,是不是也算是種最後的幸福了呢?

      「妳要幸福……姊。」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逼自己忘記心裡不應該有的那些感情。

      「傻瓜!我能不幸福嗎?我告訴你,你姊夫要是敢不給我幸福,他就死定了!」段水漾破涕為笑,抬頭對著弟弟兇巴巴的宣示,鬆開手走向那男人的懷中,幸福的依靠著。

      那笑也讓段晨軒把最後一絲酸楚吞下了,已經沒有必要了。

      段晨軒站在圍牆下抬頭看著眼前腳的主人,那人大辣辣的坐在圍牆上,陽光刺眼的打在髮絲上,反光讓他根本看不清她的臉孔。短髮隨風吹著,那人似乎在笑,很開朗的大笑著。

      她在喊什麼?什麼呢?

      「段晨軒!小子!」

      猛然睜眼,一個白淨的臉孔就貼近在他眼前,差沒多遠就快碰上那柔軟的雙唇。

      「啊!」

      「叫屁啊?你姊我啦。」段水漾退開身子挑挑眉有些不耐煩的說著,他不禁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在意的哪是那個。這女人能不能有點自覺啊?他好歹也二十二歲了,都不怕這樣會出什麼事嗎?

      也是……她把他當成親弟弟啊,段晨軒苦澀的笑了。

      「怎麼來了?」他記得她下禮拜就要結婚了,這幾天應該是緊張和忙碌的時刻才對,更何況現在都半夜了來幹嘛?

      「不能來喔?想和我親愛的弟弟黏在一起一個晚上不行喔?」段水漾突然撲了上來,用力地把他的頭髮弄到最亂,像是以前打鬧一樣的胡來,惹得段晨軒哈哈大笑。

      「喂!你記不記得我的初戀啊?」在段晨軒把床讓給段水漾睡,自己才躺下沒多久時,床上突然傳來一個問句。

      他不禁笑了,怎麼可能忘記呢?她的每一個戀愛都像轟轟烈烈的小說故事一樣,不可或缺的就是結束一定要拉著他喝酒才行。段晨軒愣了一會才終於想起來剛剛那個夢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那是段水漾十八歲快十九歲時,第一次和暗戀很久的學長有了交集,開心的忘了時間,後來才匆匆忙忙地來國小接他下課。沒想到後門很早就關了,她懶得繞路,索性爬牆進去。

      結果正好遇到蹲在裡頭等不到她正在哭的自己,段水漾還不停笑他哭什麼,最後才跟他道歉說自己終於和心愛的人交往了,還要寬宏大度的弟弟趕快原諒她,並且乖乖保密。

      他們之間幾乎沒有秘密,比起段水漾的親妹妹鷹久瑾瑋,她最疼的永遠是這個不停被她欺負的弟弟。還記得瑾瑋小時候最常掛在嘴邊的就是:「人家一定不是姊姊的親妹妹啦!為什麼對哥就這麼好?」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呢?姊姊。

      說來他們並非是有血緣關係的姊弟,當然,跟所謂電視上的領養是沒有關係的,這要從他們各自的父母說起。

      段水漾的母親陳語瞳和他的父親段約書亞是青梅竹馬,為了要幫助好友順利待產不被家人帶去墮胎,兩人結婚過著有名無實的生活,也成了段水漾的父母。

      直到段約書亞和現任妻子相戀、段水漾的父親歸來,這一切才算結束,而被養大的孩子也早改不了這樣的養父母關係,因而把他當成親弟弟般狠狠蹂躪……不是,好好疼愛。

      「記得那天我哭得好慘,不過你還沒滿十八所以不能拉你去喝酒。」段水漾彷彿閉上眼就能想起那天的自己,學長後來因為她不肯進一步發展就跟她分手了,她和學長交往的事情,除了弟弟以外她誰也沒說過。

      本來是想等半年以後再和父母說的,結果連半年也撐不到就這樣結束了。

      弟弟懵懵懂懂的安慰著她,害她不禁反問段晨軒:「你真的知道我為什麼和他分手嗎?」

      「不知道。」

      「不知道還安慰的這麼爽?」段水漾哽咽的吼著,她知道要小自己八歲的弟弟懂這種事根本是強人所難,但她就是忍不住遷怒在弟弟身上。身邊好像也只有這個小傢伙會任由她欺負,每次看著他傻呼呼被騙就覺得很可愛。

      「可是只要害姊姊哭的都是壞人!姊姊是全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姊姊──」段晨軒認真而真誠地說著,可愛的笑容就像陽光一樣瞬間填滿了她的心,她哭得更大聲了,心裡疼痛的不再是情傷而是愧疚。

      她最愛她弟弟了,最愛、最愛了!

      「喝酒不好啦,以後有姊夫了……妳也不會再有需要喝酒的一天了。」段晨軒像往常一樣勸著這整天只想醉在酒攤的姊姊,突然卻又停了,因為沒有必要了。

      這個把愛情視如性命的姊姊已經不會再有傷心的那一天了,那個人會牢牢牽住她的手好好呵護她的。他們交往四年了,這四年他一直都在觀察這個男人的表現,他跟那些想追她和追到手又不珍惜的男人不一樣。

      他無可挑剔的包容著姊姊的壞脾氣,喜歡和姊姊打打鬧鬧的,因為知道姊姊要的從來不是平靜的生活,那只會教她厭倦煩躁。這樣好的男人,如果錯過了真的會後悔。

      可是他的心卻怎麼也不甘心、不甘心把她交給他。

      「落寞個屁啊?你姊我可是嫁個好男人耶,放心啦,就算嫁了你還是我弟,老娘可不是見色忘義的傢伙。」段水漾翻過身,俐落的用右腳踹了一下床下的男人。

      「那初戀呢?」她有腳,他的記憶也不是白留的。

      「呃……」

      「還有剛和第二任在一起時完全不理我的人是誰?」這舊帳欠很久了,幾時要一次還清?而且前面都只是男朋友,這次是老公,看來更不靠譜了。段晨軒只差沒涼涼的把這帳全一次清完了。

      只是他忘了上頭那傢伙本來就不是個能被算計的人,還沒繼續算完,枕頭就先下來了。

      「還翻舊帳咧,段晨軒!你這傢伙想死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