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 一 章 客裡復來(4)

      「岳向硯?」輕挑的男聲自他們前方傳來,抬首一望,他們看見城中出了名的頑劣子弟,柳紹。

      微風輕拂過他們面頰,墨絲翩然起舞,「好久不見,柳紹。」岳向硯快步跟到,二人是舊識,只隨意拱了拱手作緝。

      「果真被我猜中了,好久沒見著你,近來可好?」

      「自然是不錯的。」岳向硯柳眉一淡,神色溫和了些許。

      「哈哈!確實是滿面春風,勃勃生氣的模樣,」他瞥過一眼身旁氣得面紅耳赤的紅娘,竟啞笑道:「剛和我們紅娘一番風雨是不?」柳紹話裡沒有絲毫掩飾,急得紅娘臉色一羞,掩著滾燙的面頰直接跑開了。

      「別說笑了,我們在談正經事。」

      「那方面的...?」語音還未落下,便聽得岳向硯一旁大力咳痰的聲響,「我懶得再和你多說了,先走一步。」說著,他便要拂袖而去,卻恰巧被拉了個正著。

      「好嘞!我不說笑,別急著走,要不和我一塊進去?」他將下巴微尖處朝醉月樓三個大字指了指。

      「我、我恐怕不...」

      「一看便是想去啦,瞧你那表情,」柳紹嚼著糖砸砸作響,還邊咧嘴大笑,「沒辦法,醉月樓美女雲集,還有那冰兒肯定是要給我們瞧瞧的嘛!」壓跟不讓他把話說完,柳紹便拉著岳向硯直往醉月樓專特給他準備的席位。

//

      岳向硯許久未來,大多人事早已更替,招得許多店內女子側目探過,個個都竊竊私語,但見他深眸微微一眨,只覺得身心都給其酥麻了一半,特別喜歡,可他卻被瞧得不舒服極了。

      「公子,好久不見。」眼前驀然款款走來一名勾線完好的女子,雪藍花服,輕婉得似一隻蝶,抹上微綻微闔的嫣紅,雲彩不凡。

      「漾兒,好久不見。」女子也隨意向他們福了福身,以穩住茶酒,「岳公子,別理會妹妹們,他們大多是新來的,從沒見過你,難免議論,」她默然將垂嫵的髮絲掛後,「可你看他們那樣子,是不是好似十年前你第一次來這裡那般,真令人懷念。」漾兒勾起一抹難得的笑靨,將手裡一壺茶和一碗酒放到他們眼前,手還不住懺抖,笑聲如喜鵲般招人鼓舞,餘音猶存。

      岳向硯將整個醉月樓重新覽了一遍,這裡當真是沒存絲毫真情的煙花之地,明明不過半個年頭未訪,人事卻不復存在,被養的嫁的可不少,人人都為爭一個出人頭地的機會,展盡風嬈,笑裡都藏著一把刀。

      「岳向硯!」兀自思量著,岳向硯竟被一道女聲喚醒,聲色淒楚,略帶寒顫,可他一聽便認出了,猛的一回眸,「何鳶...」

      「不許叫我名子!」女子慌忙推擠眾人,直奔向他眼前,似乎深怕那麼一閃神,岳向硯便要離她而去。

      眼見離她朝思暮想的男人越發靠近,她越是難以置信,不由得潸然淚下,一聲不響的撲進他懷裡。

      「對不起...」岳向硯如撫慰孩子那般輕拍著她的背脊,哄著她別哭。

      可女子沒有停止哭泣,反倒更黯了神,涼了半顆心,                  

      「你、你知道了?」

岳向硯漠然不語。

      女子輕聲盈盈的笑了,「縱使...我做多大努力,也沒有意義,這我都是明白的,」她只強求這一刻,能緊緊偎在他懷中,縱使連聲懺抖,心卻是無比的炙熱,只要能不被他推開,「可你、你要過得比我更快樂,我才能放下...」何鳶霞心裡諷自己總是自欺自憐,一見到他,竟什麼狠話也說不出口了。

      「對不起...對不起...」岳向硯再無反抗,任她傾瀉滿腔思愁,淚流滿面。

      「別說了,有什麼好道歉?」何鳶霞緩緩鬆開雙手,「你並沒有做錯任何...任何應該道歉的事,往後,我們還是良朋知己,所以惟有今日,就讓我、讓我失態一次吧!」

岳向硯,你要過得比我所帶給你的快樂更快樂,我才不枉今日,了結一切,心如刀割。

      「好,你哭。」他不在乎旁人眼光,畢竟這八拜之交,伴了他足足有十年,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是永遠不變的承諾。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