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四、綁架

「小軒,你能在校門口等我一下嗎?老師叫我去送一下東西。抱歉喔!」

歐煜恩說完,抱著一疊資料離去,余凌軒完全沒時間回答。

「算了…等就等吧。」

余凌軒背著背包,獨自站在校門口的圍牆邊。

自從校慶那件意外後,歐煜恩每天放學都會陪我走一段路。

現在進入了春天,但天氣還是有些寒冷,余凌軒不禁打了個顫,然後看了一下錶。

「好慢…今天怎麼會這麼冷呀…」

余凌軒拉高了領子,兩手插入大衣的口袋中,雖然他嘴不斷碎碎念,卻依然等著歐煜恩出現。

這時,有人出現在余凌軒身旁。

「歐煜恩,你…唔…」

余凌軒話沒說完,嘴就被手帕給摀住了,他不斷掙扎,意識卻漸漸模糊,到最後還是失去了意識…而剛送完資料的歐煜恩收好書包,隨即快步衝向校門口。

「小軒?人呢?」

歐煜恩發現余凌軒的書包掉在地上,卻沒看到余凌軒的身影。

就在他四處張望時,一台黑色轎車從他身邊開了過去,他隱約有看到余凌軒坐在裡面,但是…他身邊的那個人是……

夜承宇…

「這、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綁架!?」

歐煜恩越想越害怕,也越感到氣憤。

他是猜不出夜承宇到底想做什麼,但他很清楚余凌軒遇上危險了。

「喂!歐煜恩,那麼晚了你怎麼還在這裡?」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歐煜恩背後傳來,歐煜恩轉頭看向那個人,是…夜承宇!

那、那車裡的又是誰…是他看錯嗎…?不對啊…他絕對沒看錯,那個臉跟夜承宇一模一樣。

歐煜恩呆愣的看著夜承宇,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歐煜恩,是發生什麼事了?看你呆成這樣…」

夜承宇皺眉,對歐煜恩的呆愣感到有些無奈又疑惑。

「小軒他…」拉回思緒的歐煜恩,這時才緩緩開口。

「小軒…?余凌軒?他怎麼了嗎?」

夜承宇聽到歐煜恩提到了余凌軒,而後瞥見他手裡提著余凌軒的書包,看似出了什麼事情吧。

「小軒他…好像被綁架了…剛剛看到一輛黑轎車載走他…」

「綁架!?你確定…?」

「嗯…應該吧,裡面還有一個人…他跟你長得一模一樣…」

歐煜恩沉著臉說著,看到夜承宇驚訝的表情瞬間平復下來。

「歐煜恩…你說的如果是真的,那我可能知道是誰綁走余凌軒了…」

夜承宇表情變的暗沉,眼神冰冷到可以殺人,但是歐煜恩聽到可能是誰綁走余凌軒,就激動的完全沒在意這個。

「是誰!?拜託!快告訴我!」

「夜承翔…我的雙胞胎弟弟……」

夜承宇這話讓歐煜恩感覺如同雷擊般的打在他腦上,腦中一片空白。

「啊…?你是說真的嗎…?」歐煜恩完全無法相信…

但是,夜承宇的表情看不出是在說謊,歐煜恩感覺頭腦好亂,事情怎麼會變得這麼複雜…

「總之,你要跟我走還是回去等消息,你來選擇!」夜承宇察覺到歐煜恩有些不對勁,便問了他。

「當然是跟你一起去!我要救小軒出來!」歐煜恩絲毫沒有猶豫。

「嗯!那走吧,如果慢了,我不知道我那弟弟會做出什麼事…」

「啊…」

歐煜恩聽到夜承宇的話,開始害怕余凌軒會被怎麼樣的對待。

「放開我!你們到底想怎麼樣?」

余凌軒憤怒的吼著,身體不斷扭動,試圖想掙開被麻繩綁住的手,手腳都被麻繩綁著,非常難行動,還因為動太大力的關係,手腕被麻繩磨破了皮,痛楚馬上傳來,使他不禁悶哼了一聲。

「哎呀呀,手磨破了嗎?真是可憐啊──」一個少年的聲音傳來,帶著熟悉的嘲諷笑聲,余凌軒望向聲音來源。

一位穿著白色上衣襯衫,黑色牛仔褲的少年,臉上帶著邪笑,這人對余凌軒再熟悉不過了,他是…

「夜承宇!」余凌軒睜大眼,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因為他還記得在校慶當天和被關起來時,都是夜承宇救了他,而現在的他就像…就像是上次在廁所強吻自己的夜承宇,這是同一個人嗎…?又為什麼會差那麼多…

「夜承宇啊…哈哈哈…余凌軒,我從校慶前幾天就沒去過學校了,那麼那個在學校的是真的夜承宇呢?還是假的?」

這個人大笑著,笑得如此猖狂,他的話余凌軒一個字也聽不懂,什麼真的夜承宇…假的夜承宇…

如果他真的從校慶那天就沒去過學校了,那麼救他的那個人是誰?為什麼長的那麼像…

「好吧…余凌軒,我就告訴你吧!我真正的名子是夜承翔,夜承宇是我雙胞胎哥哥,在校慶前大致都是我代替他去上學的喔…呵呵。」

夜承翔…?雙胞胎…?這什麼情況…原來一直欺負我的人,不是真的夜承宇…而是他弟弟!?

「所以…強吻那次…也是你?」

余凌軒有點虛弱的說著,更何況這衝擊有點大…

「沒錯!就是我,入學典禮第一天,讓你難堪的也是我!怎樣…?衝擊很大是不是?沒關係,接下來還會有更精彩的呢!」

夜承宇…不,應該說夜承翔,他眼帶殺意臉上卻不失笑容,但這笑容在余凌軒眼裡卻是讓他一陣陣的恐懼…

夜承翔從褲子口袋中掏出了一把槍,槍口頂住余凌軒的下巴,嘴角的弧度非常詭異。

余凌軒非常害怕,眼眶不禁泛紅,他說不出任何一句話,嘴唇微微顫抖著。

「很害怕吧,余凌軒…呵呵,我好心再告訴你一件事吧…」

夜承翔將臉靠到余凌軒肩上,低聲說著幾個字,余凌軒原本只泛紅的眼眶,開始掉下淚來,眼神不是害怕,而是悲傷帶著恨意。

「你爸媽…是被我們家族殺的!」

這句話徘徊在余凌軒腦中,事發當時的場景,一幕幕在腦中閃過。

為什麼…為什麼…他們做錯了什麼…非得用死來還…

那為何又要留下他一個…為什麼要讓他經歷這種天人永隔的痛苦,為什麼不在那時一起把他殺了…

余凌軒淚停不下來,無力的低下頭,眼神如黑洞般空虛。

「爸…爸…媽…媽…為、為什麼…」

黑衣男子放開了余凌軒,他卻沒有力氣逃跑,無力的趴在冰冷的地板上,淚水沿著臉頰滑至地面,紫色雙瞳這時顯得空洞無神。

這件事對他來說…打擊太大了…

「余凌軒,看你這副模樣,多令人同情啊…沒關係,我很快就會讓你去陪你父母的!」

夜承翔笑著,手上的槍移到的余凌軒的腦袋上。

「真是不懂…為什麼哥會喜歡上你這種傢伙…也許只是長的好看吧?哈哈哈。」

就在夜承翔正要按下扣板機時,手腕卻被一把抓住整個轉向,痛的使手握不住槍,槍身隨即掉落到地面。

「哥、哥哥…」

夜承翔面帶驚恐的看著抓住他的人。

「你還有臉叫我哥哥呀…翔…我真是對你太失望了!」

那個人冷笑著,眼神非常冰冷,看了夜承翔沒多久,就將目光轉向了趴在地上的余凌軒,而後又轉回來。

「你跟他說了什麼?」

「我沒多說什麼…只是對他說他父母是被我們家族殺的而已…」

「哦──那為什麼又拿槍指著他呢?」

「這…」

夜子翔對他哥哥夜承宇冰冷卻帶著濃厚殺意的聲音,感到相當恐懼,一句話也無法反駁辯解。

「小軒!」

晚進來的歐煜恩直接把焦點移到余凌軒身上,身上狼狽不堪,手還因為麻繩的摩擦而破皮,更讓他痛心的是那空洞無神,帶著深深悲傷的雙眸。

歐煜恩將綑綁住余凌軒的繩子全解開,在將他小心的抱在懷裡。

「小軒…振做一點啊…小軒…」

夜承宇冷哼一聲放開夜子翔,走到歐煜恩身旁,仔細檢查余凌軒身上是否有任何傷口,還好是除了手腕破皮外,一點傷也沒有。

「我想還是帶他去一趟醫院吧,看他現在的精神狀況不太好,看來受到了不小打擊。」

夜承宇拍了拍歐煜恩的肩膀,用著溫和的口語說著,歐煜恩點頭站起來表示同意,輕扶著余凌軒正要踏出一步。

「砰──」

響徹雲霄的槍聲,在這房間裡迴盪,現場除了開槍的夜承翔和還呈現恍神狀態的余凌軒,全都睜大眼睛的看著某人倒下…

余凌軒跟著那個人跌至地板,他無神的雙眼像似有了點動靜的看向身旁的人,血漸漸的染紅了那個人的白衣,那個人好眼熟…

那個人是誰…那個人…

無神的雙瞳漸漸清澈甚至放大,眉頭也跟著緊鎖。

「歐煜恩!」

歐煜恩被槍從後背攻擊,血流不止,早已失去意識,余凌軒被這一幕拉回思緒,他身體顫抖著,他好害怕…

他…又要失去一個人了嗎…?

冰冷寧靜的病房,四周皆是同個色調,白色的病床上躺著一個人,他靜靜的熟睡著。

「歐煜恩…」

余凌軒獨自坐在病床旁,默默的看著躺在床上的歐煜恩,心裡是說不出的悲傷。

雖然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但是已經過了四天了,歐煜恩緊閉的眼簾一次也沒有睜開,余凌軒每天放學都會來,然後晚餐什麼也沒吃就一直待到十點多才回家。

今天也一如往常的待著,面對臉上沒有往常笑容的歐煜恩,不禁又感到鼻酸。

「還沒醒過來?軒,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知何時進來的夜承宇走到余凌軒身旁,面露擔心神色,用著溫柔的聲音問著。

余凌軒輕輕搖頭,視線一次也沒有看過夜承宇,雖然不是討厭他,而是現在他只在意眼前這位一直醒不過來的人。

「軒…你這樣會累倒的,你好幾天沒好好吃飯了吧…」

夜承宇感到有些難過也有些忌妒,難過是自己愛的人,現在變得如此憔悴;忌妒則是余凌軒現在心裡只有歐煜恩一個人。

「對不起…」

「你如果累倒了,歐煜恩醒來的話,你覺得他會開心嗎?」

夜承宇用著不大的聲音低吼著,但是卻能明顯表達他的憤怒以及擔心。

「我知道了…」

余凌軒敵不過夜承宇的強勢,因此決定照他的話去旁邊的沙發休息一下,結果一站起來,眼前一黑的往前倒,還好夜承宇即時撐住他。

「真是的…,我扶你去休息吧,然後我去買點東西給你吃,給我好好休息!知道嗎?」

「嗯…」

夜承宇將余凌軒扶至沙發上休息後,就離開了病房。

病房內安靜的只聽的到緩緩的呼吸聲,余陵躺在沙發上,卻一點也睡不著…

前幾天發生的事,簡直是場惡夢…

先是得知了四年前殺害父母的真兇,而後又因為自己的緣故而傷了歐煜恩。

難道…父母會被殺害也是因為自己…?

余凌軒感到頭一陣抽痛,心是說不出難受,他走出房外靠著門板,想讓自己冷靜一些,卻怎麼樣都讓他感到煩躁。

他活在這世上,就是不斷為身邊的人造成危險嗎…?如果是…為什要讓他活著…那時候受傷的應該是他,而不是歐煜恩!

余凌軒越是想著,淚水就不斷從他眼眶而出,他走出病房外無力的蹲坐在走道上,他的哭沒有聲音,不是憋住不出聲,而是太過悲傷哭不出聲…

「我…是不是永遠消失…才不會再傷到任何人…」

余凌軒低聲喃喃說道,聲音在顫抖。

「軒!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剛買完東西回來的夜承宇看到余凌軒這個樣子非常擔心,他來到余凌軒身旁。

「夜承宇…拜託你…不要再對我好了…我不值得你們這樣對待啊…」

余凌軒抬起頭看著夜承宇,臉上滿是淚痕,眼底是無止盡的悲傷。

「軒…別這樣…」

夜承宇緊抱住余凌軒,表情非常痛苦聲音甚至有些沙啞。

余凌軒沒有掙扎也沒有回抱,只有夜承宇單方的抱著他,眼淚是乾了但眼神卻依然帶著哀悽。

「夜承宇…」余凌軒的聲音很輕、很小聲,但是因為靠的很近,所以夜承宇聽的一清二楚。

「怎麼了?軒,是不是想吃點東西?」

夜承宇的手撫著余凌軒的頭,帶著微笑輕聲的問。

「我希望…你能把我殺了…」

余凌軒趴在夜承宇懷裡,低聲說著,語氣像似做了覺悟非常平淡。

夜承宇被他這話給嚇到了,原本還算冷靜的他現在怎麼會說出這種話…而且還要他…殺了他…

「軒,你到底怎麼了…剛剛我出去時你還好好的呀…怎麼突然、突然說這種話…?」

「我只會給你們帶來危險…如果那時夜承翔早點把我殺了,可能歐煜恩他現在也不會躺在這裡!」

余凌軒變得有點歇斯底里,他離開夜承宇的懷抱還拉高了聲音吼著,夜承宇卻再次將他擁入懷中。

「軒…冷靜點!這些不是你的錯,你不要都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了…不管是歐煜恩連我看了也很難過啊…」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要對我這種人那麼好…」

余凌軒原本乾了的眼,又再次濕潤。

寂靜的病房走道上,只有激動的余凌軒和抱著他的夜承宇,因為這一層樓都屬於私人病房,因此不會有太多人出入,個個房間也都有很好的隔音設備,為的就是不要讓走廊上的吵雜聲影響病人休息。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要對我這種人那麼好…」

余凌軒原本乾了的眼,又再次濕潤。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因為…我愛你啊…」夜承宇緊緊擁著余凌軒。

余凌軒驚訝睜大雙眼,推開了夜承宇的懷抱,身體靠在門板上臉撇向了旁邊。

「你在開玩笑吧…男生怎麼可能會喜歡男生…你跟歐煜恩就那麼喜歡玩弄我是嗎?我不是笨蛋啊…」

余凌軒乾笑著,視線不敢對像夜承宇。

「我不是在開玩笑,雖然現在說這個很過份,但我要說我真的很喜歡你!」

夜承宇的聲音非常堅定,余凌軒不知道該說什麼,身體有些顫抖。

「軒…你現在還不用給我任何答覆,但我希望我能繼續待在你身邊…好嗎?」

余凌軒聽到這話,眼淚不知為什麼落了下來,他緩緩的將視線移到夜承宇身上。

「為什麼你們要喜歡上我?明明就有很多女生可以讓你們選擇啊,待在我身邊只會帶給你們麻煩和危險而已啊!」

余凌軒激動的說著,眼淚沒有停止,嘴唇微微顫抖著,心裡非常害怕。

他不想再給人添麻煩了,尤其是讓重要的朋友因為自己而受傷,更何況是有生命危險…

「就算會有生命危險,我也不在乎!為了你,我願意連自己的命也不要!我相信歐煜恩也一定會這麼說的!」

「但我就是不希望你們為了我而犧牲啊!」

余凌軒哭吼著,夜承宇抓住了他的手,又再次將他擁入懷中。

「軒,沒事的!我們都不會有事好嗎?冷靜一點,我會陪你等歐煜恩醒來的。」

「嗯…」

余凌軒就這樣靜靜的待在夜承宇懷裡,但身體還是有些顫抖著,還有一點哭泣聲,但至少比剛剛冷靜許多,夜承宇繼續抱著他,直到不再沒了聲音。

「軒?睡著了?」

夜承宇低頭看像他懷中的余凌軒,懷中的他靜靜的熟睡著,白皙的臉上還留著淚痕,有如天使般的臉上,現在卻沒有一絲笑容。

「看來是累壞了呢…」

夜承宇將余凌軒橫式抱起,進了歐煜恩的病房內將他放在沙發上,並拿著自己的皮外套蓋在他身上,看了一下他後便走向歐煜恩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下。

「歐煜恩…說真的,我有時真羨慕你…」夜承宇低聲的說著。

凌晨四點多,大家都進入熟睡中。

歐煜恩的眼簾緩緩睜開,視線從糢糊到清晰,他睜了幾下雙眸緩緩的坐起身,發現身旁坐著一個人,一開始以為是余凌軒而開心了一下,結果竟然是…

「夜承宇。」

歐煜恩輕聲喊著。

「嗯…?你醒啦,睡真久呢。」

被聲音喚醒的夜承宇放低音量的說著,臉上掛著輕浮的笑容,歐煜恩不爽的又在吼了一聲,完全沒發覺夜承宇放低音量的用意。

「你這什麼意思!小軒他人呢?還好嗎?沒事嗎?」

「真是的…你小聲一點,軒他在你昏睡的這四天都沒好好休息過,連飯都沒好好吃,昨天他才好不容易睡著呢。」

夜承宇將食指放嘴唇前示意對方小聲點,然後看向躺在沙發上熟睡的余凌軒,歐煜恩也跟著將視線轉向那邊,直到他看著他在乎的那個人正平安無事的睡著,臉上露出了安心的微笑,但而後又像想到什麼事般,又回看著夜承宇吼著,但這次至少有放低音量。

「等、等一下!你什麼時候開始叫他『軒』的!?」

「啊…你好煩…總之我先去叫醫生,順便回家梳洗,你不要給我吵他喔,他可是好不容易睡著的。」

「知、知道了啦!」

歐煜恩結巴的回應,夜承宇走到房門外又回過頭,臉上掛著笑容說了一句話,而後轉身離開。

「對了,軒他可是在我的懷中睡著的呢。」

「什、什麼!?啊…喂!」

看著離開的夜承宇,聽完他那話心裡有許多不甘心,因為他每次抱余凌軒,對方總是很快的叫他放開,因此更不可能在自己懷中睡著。

「小軒好過份啊啊啊!我也要啦!」

雖然歐煜恩這樣抱頭吼著邊在床上翻滾,但聲音還是維持再他一個人聽得到的範圍,甚至接近消音,還有他這樣翻滾都沒感到傷口的疼痛,看來是好的差不多了。

之後醫生檢查完後,歐煜恩的傷勢大致都恢復得差不多了,在醫生離開後他來到余凌軒身旁坐著,手輕撫著對方的臉,臉上掛著溫柔的笑。

余凌軒像似感受到有人碰他,眼簾動了一下便緩緩的睜開,歐煜恩驚訝的收回手,臉上掛著尷尬的笑容。

余凌軒當眼睛整個睜開後看向了他,一開始還有點像沒睡醒,但而後卻睜大雙眼的坐起身看著歐煜恩。

「歐煜恩!?你沒事了嗎!?」

「早、早安啊…小軒,我沒事啦。」

歐煜恩尷尬的笑著,視線有些不敢看向余凌軒,只是當自己慢慢將視線轉回到他身上,他卻一副快哭的表情。

「笨蛋!」

余凌軒哭笑不得的用沒什麼力道的拳頭搥著歐煜恩,只見他開懷的露出笑容然後將余凌軒抱進了懷裡。

「你、你做什麼!放開我啦…」余凌軒臉紅的想推開,可是就是使不上力。

「我不要,小軒竟然在人家昏睡的時候,在別人懷裡睡著,我也要抱著小軒睡!你快點睡吧~」

歐煜恩先是像小孩般嘟著嘴,接著是開朗的笑著,余凌軒看到他這笑容,頭低著趴在他懷中,用著左手又敲了一下。

「這樣誰睡得著啊…笨蛋…」

余凌軒嘴上雖這麼說,臉上卻浮現出笑容,只是歐煜恩沒有發現就是了。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歐煜恩將下巴靠著余凌軒的頭,輕輕說著。

余凌軒沒有說話,卻很安心的閉上雙眼,不知不覺再一次進入夢鄉。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