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轉學生,朋友

早晨六點半,清爽的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花香,應該昰人行道兩旁壯觀的日本櫻花樹佇立在此的原因。

微風吹起,櫻花花瓣隨風起舞,幾片花瓣拂過頰邊,如此美麗的景色,心中卻充斥著忌妒與失落,耳邊充斥著一群群學生的嘻鬧聲、聊天聲,問早聲連連,但余凌軒明白這些都不可能是對他的問候。

為什麼他依然是一個人?

一年前高中入學那天,自己也是這樣獨自走在這人行道上,美景依舊,心中卻是充滿期待的,如此期望自己能夠擁有朋友,一個也好。

不過…

「同學,你叫什麼名字?願意做朋友嗎?」

獨自走進教室,對誰都還非常陌生的余凌軒,突然有位男孩主動與他搭話,男孩當時的笑容非常爽朗溫和,讓余凌軒非常相信他,也很高興自己能夠這麼快就交到了朋友。

「當然願意!我叫余凌軒,請多指教」

余凌軒開心的笑著的先自我介紹。

卻突然感受到一陣冰冷從頭頂延至腳底,昰水……怎麼會有水?

就算進入了春天,但一身濕的他還是會感到寒冷。

余凌軒抬起頭望向站在講桌上,拿著水桶的陌生同學,他嘲笑似的看著余凌軒,跳下講桌來到那位男孩的身邊,兩人嘻笑著,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全身濕透的余凌軒。

這純粹是他們打招呼的方式,還是把他當做一個笑柄在看?

「真可笑!我怎麼可能和你當朋友,你以為你是誰?說幾句就開心成那樣,真是愚蠢哈哈哈。」

「不過只是個平民,想跟我們做朋友,會不會太自不量力啊呵呵。」

兩人各說一句,卻像一把把尖刃,往余凌軒的心不斷刺著,深深的刺痛。

余凌軒好似清醒了過來,也覺得自己真的很蠢…

這裡是貴族學校,像他這樣的普通老百姓有什麼資格?

只不過是寄住家庭的阿姨要他來,不然他根本不想上這間學校!

久而久之,朋友這東西對他來說就像奢侈品,他覺得根本沒有能力去得到、也沒有資格去擁有。

余凌軒腦中再次回想到了高一入學的情景,猛力搖頭,甩開那些討人厭的回憶,默默走入教室。

噹噹噹──

上課鈴響遍整座校園,但教室的吵鬧沒有停止,余凌軒獨自坐在位子上發呆。

這樣坐著就好,至少不會惹一身麻煩,自己就繼續當隱形人到畢業就好,至少不會再受傷害。

他不斷在心裡唸著,可是上帝好像偏不給他這機會,非要來鬧一下。

「呦,這不是余凌軒嗎?寒假過的還開心嗎?」

眼前有著深黑色中長髮,銳利雙眼,帶抹邪笑的同學來到他的座位前,這位就是第一個對他說做朋友也是第一個毀掉他內心的人,原本想安穩的過完看來不太可能呢,都忘了還有這個人…

「有事嗎?夜承宇同學?」

余凌軒口氣很淡,目光依然望著窗外的風景,不屑看夜承宇一眼,自從去年發生那件事之後他不想再對任何人客氣有禮。

「真囂張,是太久沒被我揍是嗎!」

夜承宇惱怒的抓起余凌軒的領子,死盯著他,另一手已握起了拳頭。

「……」

余凌軒沒有回話,表情很冷靜,目光依然停在窗外完全不想理會,這讓夜承宇更怒了。

正當他想揮拳下去時,老師進了教室管理秩序。

「那邊的同學!還站著做什麼?快回坐位,鐘聲都響完多久了?」

「呿。」

夜承宇甩開抓住余凌軒領子的手,不甘心的走回位子。

「好了,安靜下來,我要介紹一位轉學生。」

一聽到轉學生,全班是整個沉靜無聲,大家看似都非常好奇轉學生是個怎樣的人。

余凌軒則是一點也不在乎,心想反正又是哪家千金大少爺,有什麼好稀奇呢?

「這位是歐煜恩,學校理事長的侄子,因為某些原因轉到我們學校,大家要好好相處喔!」

果然跟他想的沒錯,又是一位大少爺呢。

轉學生歐煜恩身材高挑,俊俏的五官,棕色中長髮梳了個好看的髮型,加上那擄獲一堆少女心的笑容,只可惜這裡是男校。

而這人竟然坐在余凌軒的斜後方,讓他擔心起自己會不會陷入被逼著換位子的處境……

老師開始上課後,余凌軒就一直感覺到一對視線正盯著他,敵不過好奇心,頭緩緩的轉向視線的來源,結果是歐煜恩。

對上歐煜恩的視線,對方竟然沒有撇開頭迴避,反而露出他那很好看的笑容。

余凌軒不解那笑容的含意,也不太想理會,反正在這裡就是不需要有任何情感,不需要有任何回憶,只要安穩的畢業他就心滿意足了。

雖然說一開始是不想理會沒錯,但四節課下來真的是完全無法忍受,連下課時間去廁所時也跟在他的身後,那雙視線不斷的盯著自己的這種感覺,誰忍受的了呢?難道是變態啊?每當他一轉頭便是看到歐煜恩燦爛的笑容,頓時感到背脊一陣惡寒。

這個人到底想幹嘛……?

終於撐到了午休,余凌軒拿起便當一心想離開這不舒服的環境,在走不到幾步路時有隻手就這樣抓住了他,他愣了,緩緩轉頭看見抓住他的人,竟然又是歐煜恩。

「有事嗎?」

余凌軒無奈轉過身,對方依然沒放開手,歐煜恩低頭像似在思考,而後又抬頭露出燦爛的笑容,這讓他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只能一陣茫然。

「這個嘛…就是呢,你能帶我參觀校園嗎?」

歐煜恩搔著臉頰,眼神有些飄移不定,耳根微紅,余凌軒則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

所以他跟著自己一整個早上就是想講這個嗎?

「你可以找別人帶你,班上不是只有我一個吧……」

因為余凌軒猜想這人一定又跟夜承宇一樣心懷不軌,班上明明一堆人都想接近他,為何不找他們呢?

「我只想要你陪我!真的不行嗎?」

歐煜恩慌張的說明,卻讓余凌軒更加疑惑且防備心更強。

「我陪你?理由是什麼?」

余凌軒不懂,歐煜恩為什麼非要自己陪他,兩人才第一天見面根本沒熟到這種地步吧!他正想轉身走人,但手是被緊緊的握住,甚至感到些微的疼痛。

「因為我喜歡你!」

「啊?!」

歐煜恩大膽的告白,余凌軒錯愕的睜大雙眼,而他卻非常認真的看著自己,眼神帶著堅定。

但這些完全進不去余凌軒眼裡,而且因為歐煜恩的關係,附近已經聚集了一些學生討論,還有一些學生開始小聲偷笑著。

余凌軒哼笑了一聲,恢復冷漠的眼神。

「你在開玩笑嗎?歐煜恩同學,你知道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的。」

歐煜恩發現余凌軒不相信自己說的話,變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說的是真的!我喜歡你!我喜歡余凌軒!」

「夠了!別說了,玩笑開到這,我們都是男的怎麼可能會有愛啊!請你不要再接近我了。」

余凌軒一怒甩開歐煜恩的手,轉身走上通往頂樓的樓梯,不再回頭,留下歐煜恩站在人群中,但也沒多久,人群也失去興致而散去了。

歐煜恩表情轉回笑容,像是忘記了余凌軒剛剛說的任何一句話,完全不悲傷的跟上去。

不久,歐煜恩來到了頂樓,推開厚重的鐵門,眼前一片寬敞,藍藍的天空些許雲朵緩緩飄著,微風輕輕掃過帶著樓下人行道的櫻花花辦一起飛舞著,但現在這美景完全無法吸引他,視線自然的看往某人在的方向,一位有著紅褐色短髮的少年獨自坐在台階上望著鐵欄網外的風景,邊享用著自己的午餐,完全沒發現他的存在。

歐煜恩靜靜的走到離少年不遠的台階坐了下來,但他看的不是風景,而是那位少年,也就是余凌軒。

余凌軒發現到歐煜恩的存在,完全不想理會,依然注視著遠方,直到偶然聽到某人肚子傳出來的怪聲,在不忍心之下嘆了口氣,他拿起自己的午餐走近了歐煜恩。

「喏,給你!雖然只剩兩塊小三明治,但總比沒有好,如果不要也行,反正這午餐對你們有錢人來說都很寒酸吧。」

余凌軒把話說得很絕,但是歐煜恩沒有在乎,依然很高興的收下。

「謝謝你,余凌軒!」

看到歐煜恩吃得很開心,余凌軒對他的厭惡有些消減,看來不是所有的有錢少爺都令人討厭…

他其實很想問歐煜恩為什麼知道他的名字,但對方津津有味的吃著給他的午餐,這問題也就先擱在一邊了。

「唔,對了!我、我能和你成為朋友嗎?沒辦法當情人那至少能先當朋友吧?」

歐煜恩有些膽怯的問著他,從他身上余凌軒感覺看到了剛入學的自己,他不想傷害歐煜恩,感覺傷害了他,自己不是就跟夜承宇沒兩樣了嗎?

「隨便你……」

「那就是願意囉?那我可以叫你小軒嗎?可以嗎?」

「隨便……」

歐煜恩開心的握住余凌軒的手,微笑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特別耀眼。

「謝謝你!小軒,嘻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