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六章(已修

「尼瑪!這不就蝴蝶大了嗎?!」上官曉對著空無一人的黑暗憤怒的吼道,那個墨鏡竟然丟下那麼棘手的任務就拍拍屁股走人?!她頭痛的扶額,未來想必會因為這個任務變得.多.采.多.姿

要讓蝴蝶效應降到最低,又要改變吉田松陽和沖田三葉的命運……那個死墨鏡,在想甚麼阿…

她緩緩地閉上眼,再睜開眼,出現在視線中的是飄逸的灰栗色長髮和擁有令人安心的淺綠色雙瞳......剛剛果然是夢,難怪墨鏡會變得那麼帥

「你醒了呢!」擁有莫名親和力的男聲傳入她耳中「你太過疲勞,昏倒了呢」他面帶微笑的說「初次見面,我是吉田松陽,是《松下私塾》的老師」

是松陽老師啊,她望著眼前的溫暖笑顏愣了愣「…我叫上官曉」

松楊老師帶著微笑說著「以后都和婆婆住在私塾吧?空房間很多」頓了頓,他尋求她的意見「所以曉覺得呢?婆婆已經同意了」

「可是這樣不會麻煩到您嗎?」她邊說邊坐起身,四肢僵硬,她到底睡了幾天?在和墨鏡君談話時,時光過去了多少?依松陽老是回來的這點來看,至少是睡了三四天左右吧?

頭一沉,感覺到一隻大手放在她腦袋上,動作輕柔的揉著她頭髮「不用擔心喔!」他溫柔的說

「嗯...」......其實她現在能感覺到為什麼高杉晉助他會是師控了...因為有他在,方向就不會迷失吧?

但──墨鏡君不想讓他死是為了什麼?他不死會影響到什麼?-三葉姊姊又是因為什麼?不死會影響什麼?

雜七雜八的年頭從腦中飛過,疲憊的大腦承受不住高度運轉而抗議,她皺起秀眉可惡,頭好痛...

挪開放在頭上的手,她望向一旁的松陽老師問說「老師,婆婆在那?」

「在婆婆原本的家中整理行李」松陽老師頓了片刻「要找婆婆來嗎?」

「不用?」她回答道,語尾上揚,她不確定,因為從婆婆得到資訊這件事並沒有那麽急,不過她承認,想找婆婆的原因大部分是出自於她私心想找婆婆撒嬌

「我去找婆婆來」松陽老師像是看透了曉的想法,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走到門邊,拉開門......

「你們?」松陽老師看著眼前三隻面色慌張的小蘿蔔頭,好笑的勾起嘴角,想看上官曉就進來啊,一群笨的貼心的孩子

「老師好」桂先整理好服裝儀容,大聲的向松陽老師問好

「老師好」晉助君雖後整理好儀容,用最好的笑容和老師問好

「松陽老師好」銀時顯得有些拘謹的向老師問好

「你們是來看望曉的嗎?」松陽老師溫和的問

「老師,請問曉她目前怎麽了嗎?行了嗎?」桂一邊用力的點頭一邊問

「已經醒了喔!」松陽老師目光柔和的望向離室外有些距離曉,這個距離無論在怎麼大聲也不會吵到她,大概。他將視線轉移到眼前的三隻「桂,可以幫老師煮...清粥嗎?」

「給曉吃的?好!包在我身上」桂用力的點點頭後,飛快的跑向廚房方向

剩下的...松陽轉向剩下兩個人問「銀時晉助,可以幫老師照顧一下曉嗎?」

「好」/「是」晉助君和銀時君異口同聲道

「松陽老師你要去那?」晉助君問道

「去找婆婆,他們要在私塾住下」松陽老師瞇眼笑,揉揉晉助君的腦袋「晉助最乖了,要好好照顧曉喔!」

「好」晉助君開心的點點頭

「銀時,你也要好好照顧曉,你最懂事了」松陽老師笑笑的揉揉銀時的頭後,繞過他們倆走了出去

銀時和晉助君進入房間

「老師?」上官曉聽到腳步聲,奮力的做起身子

「啊啊~猜錯了是銀醬和矮杉喔」銀時懶洋洋的出現在曉的視角中,不算小的手伸到曉的額頭上

「燙!」他睜大雙眼語帶斥責「你躺下休息啊!」說完,他起身去找東西

「喔…」上官曉乖乖的躺了回去「那個...」

「什麼?」銀時便找東西便回答道

「我睡了幾天?」她想知道具體昏迷時間

「五天了」晉助拿這一盆冷水和一條溼毛巾從旁出現,拿起溼毛巾蓋在她額上「還有那裡不只舒服嗎?」

「沒有,麻煩到你們真的很抱歉……!」上官曉話說到一半,突然睜大雙眼,原因是銀時突然將裝滿冰塊的袋子往她臉上貼

「銀醬我終於找到冰袋了」銀時淡淡的說道「你已經是銀醬的妹妹了,哪有什麼麻不麻煩的

「咦?等等…」...不是吧?銀時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人她做乾妹妹嗎?她看向晉助君

晉助君搶過裝滿冰塊的袋子,放在毛巾上「是你和我和桂的妹妹」晉助君面色平靜的做糾正

啊?她茫然的望向天花板,喔!這就是她蝴蝶的劇情嗎…當joy三人組的乾妹妹?

作夢吧?我...曉逃避現實的將頭埋進棉被

「怎麼了?」高衫語氣平淡的問道

算了,我想開了,身為joy三人组的乾妹妹本來就是一種外卦......

沒問題,真的....?

她呆愣愣的看向銀時......未來是廢柴大叔,欠錢多多,甜食萬歲......或許認真起來不是,但那絕對不是常見的狀態

晉助君......中二大魔王,170s三人組,總督大人,終極師控......

「曉!」清麗的男高音傳入她耳中,隨身而來是桂端著粥急急忙忙奔來的身影

桂君......人妻,天然呆,或許天然黑,善於策略計畫,思慮周全,腦洞很大,肉球萬歲歲,名子偏直狂.....

上官曉表示,壓力真的很大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上官曉死目的看著眼前急急忙忙跑來床前的桂

「曉你哪裡還不舒服?」桂拉著曉上下左右打量「太好了」

桂鬆了一口氣衝著她露出燦笑「終於比死人有生氣了」

…...上官曉面無表情的看著桂被銀時一拳揍到噴淚

「假髮,你沒聽過在病人面前要安靜嗎?」銀時淡然收手,彷彿揍人的不是他一般

「不是...假髮...是..是桂」桂君忍痛道

「別玩了,你這樣會帶壞曉」晉助君皺起眉頭

「欸?會嗎~」銀時挑起眉,揉揉她的頭露出微笑道「那曉不要學矮杉不喝牛奶」他頓了頓伸手指向某地「會長不高」

咦?扯到她幹嘛?上官曉順著銀時指的方向看去…晉助君?

奇怪,晉助君臉好黑喔?不關曉的事呦?

不過...嗯,她每天一定要喝三杯牛奶

「...顧左右而言他...哼!」高杉君冷哼了一聲,露出溫和的笑容,摸摸她的頭「曉,你可不要當膽小鬼,不要學銀卷毛混帳」

嗯,這是一定的,不過可以別一直摸摸揉揉她的頭嗎?

她真的會長不高欸?

「胡說八道!」銀時拍桌而起,怒視晉助「銀醬我才不怕鬼呢!」

晉助君看著急於辯解的銀時,勾起愉悅的笑「我有說你怕鬼嗎?」

「你...你...」銀時被氣到語無倫次,他指著晉助說道「走!到外面解決!」

「可以是可以」晋助君斜眼看了銀時一眼,淡淡的說「但是凭什麼?」

晋助君...逗银时很好玩吗?還是你是在报仇?

「晓」桂君的声银突然出现在她耳边,打断她的思绪,她将视线转移到桂身上,只见他一手端著温粥,一手拿这一匙粥,一脸正经道「吃饭了」

他将汤匙递到她嘴边「来,啊~」

上官晓乖乖张开嘴,吃下那匙粥,细细咀嚼

米粒软硬适中,还有淡淡的香菜味在嘴中扩散...

桂君的厨艺很好呢!她吞咽下那口粥...

咦?银时和晋助君何时围绕在她旁边的?

桂君,你为何两眼发光脸红红   有口水滴下来了喔?

「乖」晋助君温柔的揉揉她的头

上官晓眨眨眼,盯著桂君手上的粥,先不管为什麼会这样,桂君可以现回神吗?肚子很饿...

「好萌...」桂君无意识的喃喃,不过『好萌』是怎魔会事?后头有猫吗?

真遭,这个一吃饭太过专心的习惯要改啊…

攮夷时有敌袭怎麽办办?

「啊!」桂君惊叫了一声,原因是银时抢走了桂手中的粥和汤匙

「啊什麼啊?没看到晓等著吃饭吗?」银时挖了一匙粥,递到晓的嘴边「来,啊~」

好像有某种即使感...上官晓乖乖的吃了下去,细细咀嚼...,好吃,她满足的笑了笑

不過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是不是暗中達成了什麼協議了呢~她笑咪彎了眼

「来,啊~」

……嗯,真好吃

「我回来了」当松阳老师背著大包小包回来时,看到这景象时,他忍不住笑了出来「呵呵~」

桂冒小花中,上官晓专心吃饭无意识卖萌中,银时餵食中,晋助君正在整理晓的长发中

「呵呵何,大家感情真好」婆婆从旁冒出,看到此景笑笑的说「晓真的很的人喜爱呢!是吧?『松陽老師』」

「没错呢…婆婆」松阳老师笑眯了眼,看著这画面

能放心一点了呢…他目光閃爍了一下,他微皺起眉頭「婆婆,我先回房,你先照看一下他們」

______________

吃完饭,烧也差不多要退了

......接下来

「晓该吃药罗?」婆婆笑的和藹,端遮一晚黑乌乌的汤药

果然是吃药,上官晓默默的盯著那碗汤药,中药阿

她脑袋自动浮出对於中药的资讯,中药等於苦等於会死人等於逃!

环视四周,竟无路可逃!?右有银时,左有桂君,后有晋助君,前有婆婆,成功脱逃机率为零

「不能不吃吗?」上官晓瘪嘴,眼眶泛泪

「不行喔!」婆婆笑著从怀里掏出一可牛奶糖「乖乖喝掉才会有糖吃」

什麼跟什麼嘛...她苦著脸将药吃了下去

啊呸!万恶的中药,她忍者嘴裡的苦澀味,低頭一看

糖呢?她四处张望...

银时,你手上拿的是什麼?绝对是她的牛奶糖对吧!?

見狀,上官晓放弃夺回糖的念头,转头问婆婆   「婆婆,盆洗手间在哪?」

穿越那麼久,还不知道自身长相,这让她好奇

会是怎样的面容呢?她的手不自觉的抚摸著右脸颊的想

「走吧,婆婆带你去」婆婆揉揉她的头,伸出手,牵起她的手

她眨了眼,感覺到手上傳來的溫度,笑了,果然,婆婆的手很让人安心

不过,为什麼在虎口出有薄茧呢?她垂下眼簾

大概是婆婆会使剑…不过,在这时代?

江户时代,重男轻女,又是封建社会

女性能学剑?

婆婆不是泛泛之辈,她眼神複雜的看了婆婆一眼

「怎麼了?晓」婆婆注意到曉的視線,低頭關心問到

「嗯恩,没事」她露出乖巧的笑容摇摇头

就算有事,也不是現在,因為『上官曉』是個乖孩子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虽然有预感自身不会长得太差,或许还会有几分姿色

但,这真的是她吗?

上官晓傻楞楞的盯著镜子,金色长发,浅绿曈色,眼尾下垂,白白嫩嫩的肌肤,标准的鹅蛋脸...

心请好复杂...

「这样算玛丽苏吗?」她不自觉喃喃

还有个子缩水了,皱眉,看了一下原本的鞋子...

有内增高啊…原本的她到底是多在意身高啊!

这样子她看起来才五岁左右...

等等!银时现在几岁来著?十岁?

最快估计松阳老师是在银时十四岁被抓好了...

按照正史中的吉田松阴...被抓后隔一年死亡...距离现在只有五年?!时间怎麽够?她脸色丧白,在心裡咆哮:墨镜君给我死出来啊啊!

「有事?」

她反射性对声音源做出防卫动作,看到来者她呆掉了

你有看過十二公分的穿越大神嗎?她沒有!

她驚疑不定的打量著他說「墨镜?」

「干嘛?」墨镜君聲音十分的低沉,眉头皱的可以夹死一只苍蝇,小小的手一挥,淡蓝色的结界出现在周围

「这个是?」上官晓好奇的问道

「能降低存在感的结界,对一般人来说,会无法注意到这里的一切」墨镜君转身,变回原来大小

「呃…你的心情不太好?」上官晓默默的后退了一步

「嗯」墨镜君冷这脸点头「任务变更,你只要救松阳老师或三叶之中一人」  

「是真的?」她呆了呆   ,不確定的反問道「今天不是四月一日吧?」

「嗯」墨镜君一脸阴霾的点点头  

哇哇!真嚇人,她欲哭無淚看著眼前的人發出陰寒的低氣壓,說到底他為什麼會心情不好啊!

「陆仁夏,你会选就那个?」墨镜君冷著脸,突然問道

  「唉?」上官晓从思绪中回神「这还要说吗?」她對著墨鏡君翻了個白眼

「這当然是...」她顿了顿,露出自信的笑容「两个人都救啊」

「是吗?」问言墨镜君表情柔和了许多「说说你找我有什麼事吧!」

「我发现距离松阳老师去天国只剩下五年的時間,时间更本不够去变强去救老师」上官晓道出她苦恼的原因

「是吗?」墨镜君懒洋洋的打了哈欠,从怀里掏出一个做工细致的怀表「诺,给你」

上官晓一臉疑惑的接过怀表「這是?」

「上面有個按鈕,按下他,時間會停止八小時,一天一次,直到十八歲為止」墨鏡君耐心的解釋「還有問題嗎?」

「有阿」上官曉眼睛庫魯魯的轉了一圈,露出俏皮的笑「像是老師的真名之類的」

「幹麻?」他好笑的挑眉「想用我的名子做什麼來詛咒我嗎?」

「唉?老師不說我還沒想到,這真是好主意呢」她露出無辜的表情

「魂帳,你要做什麼?而且老師我有自我介紹過,要好好記住老師的名子!魂帳東西」他從袖口拿出折扇狠很的打了下去

「痛!」她眼匡泛淚,癟嘴道「是(嗶!)嗎?」

「陸仁夏同學,就算不知道老師的名子也不要拿猥褻詞代替!」他無奈的拿其折扇再次打了下去「老師我叫莫穆離」

「咦?」她訝異的抬頭,想看此刻他的表情,然後愣住了

他勾起淺淺的笑的表情,似乎覺得很好笑又很無奈「怎麼了嗎?」雪白而纖細的手身出去柔他柔順的長髮

「沒事拉」她回過神沒好氣的翻了白眼,她會告訴你我在你身上看到『他』的身影嗎?多半是錯覺吧!

「不要去詛咒老師喔」墨鏡君的身影漸漸消散

「才不會」她頓了頓,朝快消失的身影吼道「其實我一直覺得你做的便當很難吃!!謝謝你莫穆離老師!」

「白痴,嫌棄的話就自己做阿」他露出溫柔的笑,應該,「哪有老師帶便當到學校給學生?你的謝謝我就收下嘞」

「厚臉皮」她喃喃,再見陸仁夏,在見了老師,從現在起她要為“上官曉”而活

總有一天,要告別乖乖的『上官曉』呢!

「摳摳」浴室的門響起「曉好了嗎?已經半時辰,大家很擔心呢!」婆婆聲音透過門傳了進來

「曉!不會昏倒再裡面吧?」她聽著桂著急的聲音,無奈的開門

「桂哥哥,我沒事拉」

「曉讓大家都很擔心,下次要快一點」松楊老師笑笑的糅著她頭

她鬱悶的貶嘴,就說不要柔她的頭啦!垂下眼眸,她暗中握緊了袖中的懷錶,堅定不移的想,我一定會救你的松陽老師!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