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三章(已修)

「穿越,是指穿越時空或空間的總稱

穿越后:能保存原身,但也可能在穿越后因某些因素而改變容貌;或在穿越過程中肉体毁,損坏后情形類似于靈魂穿越;或在穿越過程中肉体與靈魂分离,也有最后找到,靈魂回到肉体   ,目前已知的方法有

1、得媒介类。媒介:古物(通常是首饰)、未来通讯设备等

2、遇贵人类。贵人:世外高人、外星人、非人等。

3、遭意外类。意外:意外车祸、失足落水坠崖、被砸、被电击、被害等。(其中车祸和落水运用得最为广泛!

4。有前兆类。前兆:梦中事物、幻觉等。

5、寻短见类。途径:自己跑去撞车、跳崖、跳楼等。

6、莫名其妙类。途径:睡觉、走在街上、还有喝水被呛死!很多事都可以穿了!

7、意念主宰类。此类最狠……想穿越就穿越(此类有超过半数以上的可能性是其本身就是另一空间的人(基本上为有一定力量或地位的人,如神、仙、妖等)......   」帶著墨鏡的大叔,淘淘不絕的說著,拿起粉筆,沒有任何預兆的向角落丟去

「噢!」粉筆正中角落光明正大帶著眼罩睡覺的少女

「陸仁夏!!上課打什麼瞌睡!?不要哪天你突然穿越了阿啊啊!」墨鏡大叔對著陸人夏吼道

「不不,老師阿,那機率實在太小了」陸仁夏她拉下眼罩,打了個哈欠「我覺得這個機會留給天天在作夢的老師你比較好喔」超靈異科學係,白日夢的好地方

「給大叔我閉嘴,大叔我才沒有作夢阿魂帳!我詛咒你穿越喔!大叔我真的會喔!!」墨鏡大叔抓狂了

「隨便拉,墨鏡,我先早退了」她抓起隨身包包,轉身走出教室

『魂帳叫大叔我老師阿啊!!!』

----------------------------

何為一時失足千古恨?何為書到用時方恨少?

陸仁夏她沒有比此時還要後悔的時候,明顯不屬於自己的身體,多數是傷,成堆的怪異屍首,屍首腐敗血的氣味混合在一起,刺激著她得大腦嗅覺神經

無一不是在提醒她,這裡不是她熟悉的世界

這裡的世界不容許他思考,躲開迎面而來的攻擊,她看向殺氣來源

狗面人身?這裡該不會是‧‧‧‧‧‧

四周狗面人身的生物用不知名的語言叫罵著,嘲諷得面孔令她不爽,隨手將刀扔過去,順利的打中一名生物的○○,然後○○落地

「喔,不小心割下來了」她輕描淡寫的說道,彷彿剛剛的行為沒什麼大不了,不動聲色握緊身旁失守的太刀

「fuck!」狗面人身得生物紅了眼,二話不說的殺了過來

衝動果然是魔鬼,她感嘆躲過了攻擊,現在的自己是沒勝算的,不過不去拼一下怎麼知道呢?

你來我往了好幾下,唯一慶幸的是這個身體的敏捷度頗高的

但體力終究是有限的,她推估了一下身體年齡大約六七歲,必須速戰速決

,但問題是,閃避攻擊她還行,攻擊這方面她.....

不管了,她可不想死

手中拿著刀,奮力揮砍,回憶裡的溫度噴濺在臉上

虎口處早已麻木,不過都無所謂了

疲憊感湧現,快結束了

『唰』『铛』之類的聲音在耳中迴響

她無力的跪在地上,用最後一絲力氣抵擋天人向他揮來的手斧

『哐当』劍斷了阿….

《既然有時間在最後壯烈犧牲,不如完美地活到最後一刻。》

腦中閃過一句名言….

「白癡」她笑著小聲呢喃,然後緩緩閉上眼,接受死亡‧‧‧‧‧‧理應是這樣的

突如其來的救援扭轉局勢,她呆愣的看著三支蘿蔔頭

「阿阿阿阿啊!」一道道的血柱,從外圍伴隨著天人的慘叫,三位大約10歲左右的正太,拿刀砍殺著

「假髮你幹麻突然衝出去,找死嗎?銀醬可以幫你收屍阿魂帳」銀色捲毛的正太偏向快、准、狠,每次攻擊都透露了兇殘

「不是假髮是桂,銀時,作為武士,最可恥的是見死不救,有違武士道」黑色頭髮的正太則是攻守具備,沉穩的觀看局勢

「白痴」紫色頭髮的正太攻擊方式攻擊方式如龙卷风般迅速且無法預估他接下來的動作

陸仁夏呆呆的看著眼前的天人被砍倒,鮮紅色液體噴在她身上,白衣早被染成鮮紅,無所謂

不過血的味道阿…..真不好受呢!

她無力的攤在地上,不受控制的閉上眼睛

「銀時!那個女孩昏倒了!」

「閉嘴假髮我知道!」

「不是假髮是桂…….」

她,做了一個夢,夢中的她還小,那是她還沒被驅逐本家之前的時候

真懷念那時候的自己,叫做上官曉姬,名子的意義是帶來希望的公主

父親溫和的聲音,母親慈祥的容顏

真好呢?

熟悉的日式房間,我躺在軟綿綿的公主床上,撒嬌的像父親請求睡前故事「我要聽睡前故事拉~輝夜姬給我聽」

「真哪你沒辦法」父親慈藹的笑說

對呢,父親,原來是長這樣,許多年都忘了

夢裡得她笑的一臉燦爛,不過樂極生悲,一直以來都是她人生最好的寫照

四周的風景扭曲,軟綿綿的公主床變成了成堆的屍首,一個表清扭曲的頭顱滾到她面前

啊啊……是父親

她手持著刀,刀起刀落,人體的觸感,溫熱的液體,一直砍,一直砍,四周的匪徒臉龐扭曲,個個向她撲來,每個人,都不停呢喃要她......死

室內的溫度愈來愈高,人們的屍首迅速腐爛,濃稠的鮮紅液體在她身上迅速乾枯...熊熊大火

她跑到室外,猛烈的大火,灼熱的肌膚,一切都好像真的

真的好怕,她無助的哭著

大火化成已故的歐卡桑的模樣,她向前奔去

「為什麼你還活著呢?」卡桑一如往常燦笑著,毫無血色的唇冷冷吐出殘酷的言語「你殺了好多人喔?親愛的寶貝?可以請你去死嗎?」冷冷的嗓音徘徊在她的耳中

『死的為什麼不是你...你爸爸可是為了保護你而死了.....』母親得臉愈來愈扭曲

不是她的錯,她驚慌的搖頭

「為什麼你總是帶來不幸呢?」卡桑雪白的肌膚一直掉一直掉「上官曉姬,我好恨阿」

『為什麼....總是帶來不幸..』她也想問為什麼,她雙腳在顫抖著

不是的....淚一直流,冰冷的嗓音,銳利的言語,刺的她,冷的她,無法呼吸,一直發抖

『為什麼死的不是你!上官曉姬?什麼帶來希望的公主?!我好希望沒有生下你』

不是的,上官曉姬只是過去式

她現在叫陸仁夏....

所以,不是我...不是她的錯

揮下刀,刺目的鮮紅

她泣不成聲,一步一步的往後跑,濃煙攥入她口鼻,窒息感讓她從夢中甦醒,睜開雙眼,冰冷的液體流入眼中,眼球的刺痛,促使她閉上眼瞼

「銀時,你在做捨麼!?」聽聲音是桂?

「銀桑我只是幫她退燒」她發燒了阿……發燒會有窒息感嗎?

「白痴,松陽老師去哪了?」是高杉晉助……,你心中只有老師嗎?

「不是白痴,是桂,松陽老師回本家,四天後回來」

「假髮...你怎麼知道的」

「不是假髮是桂......」

不……別吵了,她感覺到大腦缺氧了喂!

『…咳咳!』猛然起身,在繼續悶不坑聲她會死於缺氧的,率先進入眼臉的是一臉擔心的黑髮馬尾正太,在來是死魚眼的銀卷毛正太,紫髮面色冰冷言神流露出關心的正太

.....晉助君,傲嬌是不好的

「太好了」桂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對著她露出燦笑「你好我叫桂小太郎」

「坂田銀時」銀時挖了挖鼻孔,自然而然的報出自家名緯

「......高杉晉助」晉助君沈默了一會兒,也報出其姓名

「小妹妹你叫什麼?你媽媽在哪裡?」桂摸了摸她的頭,溫和道

「......」她面無表情的看從臉上掉來的不明物體,這絕對是濕毛巾吧!?所以她剛剛是被濕毛巾掩住口鼻嗎?!

什麼都沒多想,從前的名子自然而然從口中跑出「上官曉…」再說出最後一個字前,她停了下來,姬什麼的,太羞恥說不出口阿喂!

還有為什麼會說出以前的名子啊!!BUG阿BUG!導演!我要求重來

「那叫你曉可以嗎?」桂依然溫合的笑說「晓的媽媽在哪裡呢?」

她伸手摸摸自己的額頭,頭依然暈暈的,還在發燒嗎?「……沒有」假裝茫然的搖搖頭,按照劇情發展,應該會收留她吧?

有天人、坂田銀時,高杉晉助、桂小太郎‧‧‧‧‧‧這裡是〈嗶──〉魂沒錯,

她莫名奇妙的想起課堂上的玩笑話,所以墨境大叔真的詛咒她穿越了?

〈嗶──〉!

在交情要好之前,要裝作乖孩子呢?因為沒有人喜歡大野狼,笑咪了眼,陸仁夏...不,是上官曉企圖用萌萌的嗓音去萌殺桂君「假髮哥哥,這裡是哪裡?」

「不是假髮是桂」桂君揉亂她的秀髮「這裡是松下私塾」

「假髮,你要怎摩辦收留她?」高杉晉助走過來,伸手幫她整理她的金色秀髮...金色?她看了一眼身上的服裝,乾淨全新的白色和服,看起來頗為昂貴

是誰幫她換了衣衫阿?重點是高杉你好溫柔!!難道她是瑪麗蘇?攮夷三人組什麼的被她蘇到了!!

「晉助,見人有難而不伸出援手,有違武士道的精神」桂歪頭思考片刻「可是婆婆不會允諾將肉球以外的生物帶回家的......銀時交給你了」桂一臉嚴肅的拍了拍銀時的肩膀

桂,你全家人都是肉球控啊?她不如一團肉球?

「唉?!憑什麼要讓銀醬幫你處理爛攤子阿阿」銀時二話不說的揍了桂一頓

她是爛攤子……她是爛攤子……,她雙眼無神在心裡默唸

《系統提示:上官曉受到銀時嘴毒技能,傷害五十點》

這不是遊戲啊!嘴毒技能是啥鬼!!湊字數也不是這樣的!

第二章

上官曉默默的將視線轉移到晉助君身上......晉助君在冷笑看戲啊…

「頭還暈嗎?」注意到上官曉視線的晉助君,面色柔和的問道

啊…不,其實還好,她搖搖頭,開口詢問「高衫哥哥...這裡有煮飯的阿姨嗎?」

「肚子餓了嗎?」晉助君拿起一旁的粥,遞了過來

「嗯…是餓了」上官曉接過粥「但是我想問我可不可以借住在那個阿姨家...」

晉助君瞬間沉默了一下,淡然的說道「…也是可以沒錯」

晉助君,你都沒想到這一點嗎?上官曉默默的吃這粥

------------------------------------------我就是分格線-----   ----   ---------------------------------

「嗯?可以呀!婆婆我一個人住著也怪寂寞的」面前的白髮婆婆,慈祥的笑道「你就是上官曉嗎?請多多指教,呵呵~」

「也請婆婆多多指教」上官曉欠身,悄悄打量眼前年邁的婆婆,慈祥和藹,第一印象滿分~

不過在私塾幫忙的人年紀都滿大的,晉助君你個師控真的沒有暗中操作嗎?

「銀醬我早就想到這個方法了」銀時無精打采用小指頭挖鼻孔道

她抽了抽嘴角,死天然捲,分明睜眼說瞎話!

「曉,你到婆婆那住要乖乖聽婆婆的話,身體若不舒服也不要逞強,遇到困難要說((以下審略」桂一臉擔憂的叮嚀

桂君你人真好,不過我還是想說,你現在媽媽屬性已經那麼濃厚了,那你未來該怎麼辦?咦?我好像看到假髮子了?是錯覺吧!錯覺!

「嗯…」她用力的點點頭「高杉哥哥呢?」她歪頭問道,沒有看到晉助君

「晉助他家臨時有事」桂從身後拿出很大的包裹「這是晉助給你的,他幫你準備好行李,曉,你在那邊什麼都沒有生活不方便」

「幫曉跟高杉哥哥道謝」上官曉接過行李,唔...滿重的

「曉妹妹,銀醬我發現你都一直無視銀醬我欸?」銀時蹲了下來,使自身視線與上官曉同高

「卷毛哥哥,你的錯覺」她回以一個燦笑,怎麼會呢?銀桑可是大神級別的人物欸,她怎敢無視呢?縱使他曾差點害她掛掉

「叫我銀時哥哥才對」銀時用手揉揉她的頭

「……好的,天然卷哥哥」他用挖過鼻孔的手碰她對吧?!真的對吧?!

真髒,她笑笑的不著痕跡的掙脫銀時的手

「你是故意的吧?真的沒關系嗎?全國的天然卷會哭的喔?!會哭喔?!」

『噗』天然銀卷毛被假髮君技能揍了一拳肚子

「曉你不要聽銀時胡說八道」桂柔和的笑說「曉的卡桑一定會以曉為榮的」桂泛紅眼眶

桂君你又腦補什麼了?

『碰』

「混蛋!誰准你打銀醬我了?!」卷毛使出把頭技能,桂的腦袋深陷地表

「唔唔唔唔,唔唔!(不是混蛋,是桂)」

桂君可以先把頭拔出來這在說話嗎?

「道別完了嗎?」婆婆柔和的聲音傳入她耳中

「嗯…」她想,也沒什麼好道別的「婆婆」

「嗯?」婆婆的手很溫暖呢!

「我可以去私塾唸書嗎?」她回頭看著漸遠的私塾

「可以呦!」婆婆笑笑,揉著她的頭

「婆婆家很遠嗎?」她看著夕陽被紅橘色渲染著

「要兩個時辰才能到呢!」婆婆抱起她

「婆婆這裡已經看不到私塾了」她乖乖讓婆婆抱

「所以想哭就哭吧」婆婆溫和的聲音傳入她耳中、腦海「雖然不。婆婆不知道曉

醬在害怕什麼,但,曉醬很想哭吧?在婆婆面前可以任性一點沒關系呦?」

「才不會哭」她咬緊下唇「曉醬才不是害怕呢!」

「是是,曉醬最勇敢了呢!」婆婆有謝粗糙的手輕拍這她的背

「當...當然」鼻子有點酸「婆婆會一直陪著曉醬嗎?」

「會喔」婆婆,真的,真的嗎?「直到永遠都陪著曉醬」婆婆,真的...好溫暖

「嗯」透明的水珠一顆顆,從眼眶掉落

哭了啊,到最後還是哭了啊

「可以放聲大哭喔」婆婆抱緊她「明明只是個孩子,不用太堅強也沒關係」

「唔......嘩啊啊...啊嗄...唔...嗄嗄嗄......+#**&^$##@」她依靠在婆婆的肩窩,哽咽著,放聲大哭

哭了不知道有多久,哭到她累,哭到她睡著前,婆婆都只是輕哼著歌,抱著她走

好久沒有那麼安心,真好

--------------------------------------時光轉換,曉離開後的私塾

「銀時,你說曉會不會放聲大哭?」桂躺在地上,看天空日落的美景

「...銀醬我才不知道這種事」銀時的嘴角微微勾起

「曉只是孩子呢,有時後沒必要逞強也沒關係呀」桂往後看了一眼「和某人滿像的」

「……」銀時挑眉望回去

「或許有個妹妹不錯呢!私塾都沒有人了,戰爭都已經打到附近了」桂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灰塵

「也是」銀時身靠後頭到櫻花樹

「晉助會接受提議嗎?」桂君轉身問道

「銀醬我不是矮杉啊喂!」銀時淡淡的瞥了一眼桂

「所以,銀時,跟著我奔向夕陽,一起去說服晉助吧!」桂鬥致高漲的喊道

「假髮你終於被髮吸收完你那少的可憐的智商了嗎!」銀時無奈的吐嘈

「不是假髮是...」

「曉的眼睛和老師一樣」

「...是桂,銀時你剛剛說了什麼?」

「啊不,銀醬我剛剛沒說什麼」

第三章

這是在做夢,絕對不可以是再現實!

因為那個根本廢物的墨鏡大叔不可能是眼前這位身穿黑色和服白色長髮擁有雌雄莫辨容貌的每男子阿阿阿阿!!

絕對不是!

「喂喂!大叔我是個帥哥有那麼難以置信嗎?」他鳳眼下垂,白皙秀長的手扶著額頭,十分的無奈

「是的,先生,你是知道的,這比東施變成西施還要困難許多」上官曉嚴肅的點點頭

「渾蛋!臉蛋真的有那麼重要嗎?我當老師時你都沒有那麼有禮貌!」他皺起柳眉,鳳眼微瞇,額上還有青筋在跳動

「你看看連作著用詞都不同了」他眼框泛紅,眼角還有幾粒淚珠

「先生,我感到十分抱歉,但這是人的正常反應」上官曉掏出一條全新的手帕「請用這條手帕擦拭您的淚水」

「既然這樣大叔我帶上墨鏡好了」他拿起一旁的墨鏡帶上去......

『墨鏡君你在這樣下去被我砍掉的片段會浮現,永遠都今不了正題喔,所以請還我帥哥設定來』

「咦咦?剛剛的是作著?!」他手上的動作一頓「不過你說了半天還是在歧視大叔原本的人設阿阿」

『喔,(嗶─!)神在上,我絕對不會歧視你的,請快回歸正題,那副墨鏡本來就是我給你的隱藏身份用的我怎麼會歧視你呢?墨鏡君!』

「不要叫我墨鏡君阿,叫我名子名子阿」

『沒有那種東西,墨鏡君你在不回正篇的會我怕本文會淪落到番外,請回歸正題,順便提醒我是用精神對話,所以你現在是自言自語』

「那個......」一旁的上官曉面色尷尬的問「請問您剛剛是在說什麼呢?又是跟誰說話的呢?還有你真的是〈嗶!〉老師嗎?咦?被和諧了,墨鏡君你的名子是猥褻詞誒?」

「......回正題,我的確是你的老師,墨鏡是我用來隱藏身份的道具,名子什麼的......先放在一旁」他嘆了一口氣

「作著絕對是想玩你來著的」上官曉認真道

「我們可以不要在圍繞這個話題了嗎?」他面無表情道

「咳,總而言之,我是傳說中的穿越大神」他高深莫測的說

「墨鏡君你上課時說過沒這東東」上官曉面無表情道

「咦?你上課有在聽啊!我是有說過不過大叔我是依照教科書在備課喔?」他從不大的衣袖拿出以《〈嗶!〉之不可思議,世界〈嗶!〉之現象》圍標提的厚重大書

「所以說你是從哪拿出這些的?你袖子真的放的下?多拉〈嗶!〉夢的〈嗶─!〉嗎?」上官曉冷冷吐嘈

  「回歸正題......」

「回歸幾次了?」

「兩次......咳,我身為穿越大神來找你是有原因的」他將書放回衣袖

「......」上官曉靜靜的看著他等待下文

「有聽過蝴蝶效應嗎?」他拿出文字折扇,扇阿扇

「有聽過」上管曉疑惑的問道「我已經造成蝴蝶效應了嗎?」

「的確,所以我要求你將效果降到最低」他珠唇彎起詭異的曲線「能做到嗎?」

「小看我嗎?」上官曉燦笑「先不管我做不做得到」她頓一頓「我很好奇如果我捨麼都不作的話有什麼後果?」

「恩......,這樣的話,攘夷你會拖累到大家,例如被當成人質阿,造成最糟糕的結果是銀時她們全掛,最輕微的結果也就是造成未來的激進派攘夷黨三人組,因為他們看到你被虐死的全程,喔,我說的是你被虐死的影片,像是被強酸潑全身等啦」他帶著微笑,平淡的說

「......我該怎麼做」上管曉歪頭問到「那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外掛啊?」

「孩子   ,沒有」他摸摸她的頭「我只能告訴你,未來廚藝,醫技,速度,反應能力,耐力對你很重要」他頓了頓,面色沉重的說「對了,你太早掛掉也會造成蝴蝶效應」

「你這個墨鏡可以在癈一點」上官曉燦笑道

「不,我也不是什麼也沒做,你的速度、反應能力我有幫忙加成,幸運值我幫你調到最高了,喔,差點忘了,還有我送了你弓箭技能,多練練吧孩子,對你有用」他面色沉重道

「對了,我可以問問我為什麼會穿越嗎?」她突然的問道「應該不只使我在你課堂上睡覺的原因吧?」

「當然不是」勾起溫柔的笑「你不是說過厭倦這個世界了嗎?想有家人嗎?這是在我課堂第一天的夢話」

她聞言,愣了愣,就是這個原因?「偷聽夢話,變態墨鏡」

「別幫別人取奇怪的綽號」他無奈的說道,頓了頓,像是想起甚麼,他從袖口拿出一張公文單說道「對了,還有一件事」他笑笑說出了驚世骸俗的話,邊揮揮衣袖「因為不能讓你無緣無故穿越,所以我回報上頭時,填上了一個任務──拯救松楊和三葉之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