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ch1 - 化人

            「我們還會在那裏相逢嗎?」

            「一定會。」

            「一定喔!」

            他微笑,「一定。記得千萬別回頭。」

            他望著她逐漸遠去的背影,下定決心。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湯婆婆瞪大雙眼,貼近白龍瘦小的身軀。那是她一貫的做法,無非是考驗對方的決心。

            四周的書本、紙張隨著湯婆婆的法力開始漫天飛舞。

            「我知道。但是我也已經記起了我真正的名字--賑早見琥珀主。既然達到條件,那就讓我離開,到現實世界去吧。」白龍看著她,眼神堅定。

            湯婆婆退回椅子上,仰天大笑了幾聲,「你以為那個世界是你說想去就可以去嗎?白龍啊,你並不是人類,你是河神。身為神祇,你只能夠待在我們這裡的世界,不能去人間搗亂他們的生活。」

            白龍低頭,不再說話。他知道的,關於他與千尋之間的差異;但他更相信,他與千尋之間的命運。

            一定是命運之神的牽引,才會讓他救到了溺水的小千尋;才會在他逐漸忘記本性、成為湯婆婆的走狗之前,再次遇見千尋而找回自己。

            「我明白。讓我離開就好,我不想再待在這裡了。」

            「看在你曾幫我做事的份上,我就告訴你一件事吧。」湯婆婆微笑,而當她露出這種微笑時,其實是非常可怕的,「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到了現實世界。」

            聞言,白龍抬起頭。

            「只不過,每一件事都有它的代價,如果你聽完後還是一樣的話,我也無話可說了。」她開心笑道,「做為前往現實世界的交換條件,你必須捨棄你的法力,真正成人。還有一點,千尋會忘記你。所有一切。」

            前者,白龍可以接受,後者則讓他吃了一驚。

            是嗎?千尋會忘記他,忘記小時候為了撿鞋子而溺水、忘記在湯屋裡時彼此為對方做的一切、甚至忘記他們之間的約定嗎?

            湯婆婆笑著,在他眼裡看來甚是邪惡,「如何,你還要嗎?」

            握緊拳頭,無論如何答案也只有一個吧?

            「沒關係。她忘記了,我幫她記得。就算只能默默陪在她的身邊,足矣。」他露出笑容,卻是苦澀地。

            這下換湯婆婆遲疑了。她瞪著眼前的白龍,當初帶著瘦弱的身軀找向她,乞求學習法術的人兒已經不見了。

            過了良久,她才娓娓道了一句:「是嗎,你也長大了啊……」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

            好歹白龍陪在她身邊,時間不短卻也不長。她雖然勢利又冷漠,相信一切都可以靠魔法來解決,和雙胞姊姊那溫和的個性天差地遠,卻仍舊躲不過神明與人唯一的共通點──七情六慾。雖然待他似乎很壞,卻也是她值得驕傲的弟子,不然就不會三番兩次給他派予極為危險的任務,因為她相信他做得到。

            「婆婆,那千尋也會忘記我嗎?」高個子的寶寶從房間裡鑽出來,問這話時,眼眶裡盈滿了閃爍的淚光。

            由於被錢婆婆施了法術成為一隻小老鼠,卻也藉此得到了成長的機會,不再像以前那樣只是個認為外界充滿骯髒的病菌,唯我獨尊的想法也沒有了。

            「不會的。倘若千尋真的忘了,我還幫她記著呢!我會提醒她,終有一天她會想起來的。」白龍朝他微笑說道,「我想,也是時候去跟其他人好好道別。」

            「我跟你去!」寶寶搖搖晃晃地跟在他身後。

            偌大的空間裡,只剩下湯婆婆一個人。湯婆婆很忙,卻很空虛、很寂寞。背離了雙胞姊姊後,獨自一人成立了湯屋,至今有了如此巨大的規模,卻仍止不住內心的空洞。她給不了寶寶想要的關愛,只能仰賴魔法給予所有一切,但是失職的她也沒發現被姊姊變成小老鼠的寶寶,甚至嫌棄他。

            望著天空,她長嘆一口氣,接著又變回了真實的模樣──天狗,朝遠處飛去。

            「是嗎?你真的要這麼做啊?」鍋爐爺爺一邊控制著藥牌,一邊問他。

            白龍坐在地板上,看著小煤球動來動去,還得一邊躲著寶寶的腳丫攻擊。在這湯屋裡,鍋爐爺爺是難得溫暖的人,不像其他人那麼勢利,只是默默守著自己的本分,是有著一顆豆腐心的男人。

            「遇到千尋時,幫我打聲招呼吧。」

            「好。那我先告辭了。」

            道別了鍋爐爺爺他,化身成一條龍,載著寶寶在天空翱翔著,並朝錢婆婆的家前去。

            門口處,無臉男咿咿呀呀的像是在微笑迎接他們。

            「這不是稀客嗎?」雖和湯婆婆有著一張一模一樣的臉,個性卻迥然不同。雖然他曾偷走她的印章因此而受了重傷,但她卻彷若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還是會溫柔相待。

            端了杯茶給他,她坐在他的身側。待白龍敘說此次前來的原因。寶寶又走去紡紗機的地方,和無臉男聯手織著圍巾。

            「那這次,真是最後一次再見呢。」錢婆婆露出和煦的微笑,有些不捨地說道。

            「這些日子,真的很謝謝婆婆妳的照顧。」

            「來我這裡的人很少,卻都帶著真心。我把你們當作我的孩子看待,如今孩子都長大了呢。」錢婆婆喝了口茶,「去了那邊的世界,你有可能找不到千尋,就算找到了,你也會被遺忘。我佩服你知道了這些卻還是願意過去的勇氣。」

            「我相信我跟她的相遇是命運的安排。」白龍笑道,眼神卻有著非比尋常的堅定。錢婆婆看著他,露出滿意的微笑。

            此時,無臉男他們也將圍巾織好,並遞給他。

            「小千要走的時候,我也給了她充滿我們祝福與勇氣的髮帶。這次當然也要給你。祝你一切順利。再見了,琥珀。」她替他圍上,並緊緊擁抱著,並在他耳邊細語。白龍點頭。

            「婆婆,妳也要照顧好自己。無臉男你也是。」

            道別過後,他們回程。

            湯婆婆雖仍舊是一張不屑的臉孔,但白龍知曉,她其實也是很難過的,只是她不會表現出來而已,於是他上前去擁抱住她。

            「婆婆,謝謝妳。」

            「哼!還不快站好,我巴不得你趕快走呢。」

            待白龍就定位,湯婆婆喃念著咒語,他底下的法陣發出了刺眼的藍光、四周的物品也漂浮了起來。

            一陣痛苦襲至心臟,彷彿要被輾碎一般,他望著眼前模糊一片,緩緩闔上細長的鳳眼。

            再次睜開眼,他已感受不到自己身上的靈力。

            他真的成了人。

            「念在這是最後,我已經幫你安排好了一切。你就放心去吧。」

            道別湯屋後,他自己走向隧道,心中有些興奮、有些恐懼。興奮的是可以遇見千尋,恐懼的是他這樣貿然過去找她,她會不會討厭他?

            何況對她而言,他已經是個陌生人了。遙想她初次來到這裡時,厭惡的神情,若她用那眼神看著他,他會無比心痛。

            然而錢婆婆的那句話在他的耳邊迴響。

            「曾經發生的事不可能忘記,只是暫時想不起來而已。」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