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之初‧絕望(1)

      十月下旬的今天,陽光似乎沒有露臉的意願,灰白的雲兒也自在冉冉。

      偶爾一陣無傷大雅的涼風輕拂起髮絲,正是所謂秋高氣爽。

      等過馬路的同時,仰望那片灰蒼蒼的天空,湧起一股「啊,不知不覺又到了段考的日子。」這樣有些輕浮、毫無不安的想法。一路上老神在在的我到了學校。

      教室裡已有三、四位早到的同學正埋頭於桌面上的知識苦讀,沒有人因為注意到我的出現而稍微抬眼,這樣的情況不曉得該說他們太認真還是怎樣,不過也與我無關。

      放下沉甸甸的書包,我很快的拿出今天考試的科目複習,就這麼以閱讀的方式加深印象,心中寧靜的彷彿有自然而成的屏障阻擋外界干擾,直到打掃時間才闔起書離開座位。

      轉眼間,臨到今天最後要考的科目,考卷發下後填上名字我便開始作答。

      寫到一半時,忽然旁邊的同學放了張微微攤開的紙張到桌上,裡頭貌似寫滿密密麻麻的字,我沒理會繼續讀題目。

      「老師!她作弊!」不知道是誰像調皮小孩一樣任性的大聲嚷著,同學們紛紛起鬨,我充耳不聞的填上答案。

      「全班給我安靜,現在是考試時間。」老師音量刻意降低卻帶著威嚴,我又完成了一道題目。

  

      一隻手闖入我的視線拿走那張白紙,隨後傳來帶著不可置信倒抽口氣的聲音。「朝典同學,請妳停筆立刻到走廊上罰站。」

      我認為是聽錯了,所以沒有停下選項刪除的思考。

      「朝典夕實,立刻到走廊上罰站!」老師由弱轉強的魄力聲明了她洪水般的憤怒。

      朝典夕實,那是我的名字。是爸媽在我出生前就取好的名字。

      他們沒有告訴我由來,也總是小實、小實的叫我。

      我冷眼掃過一個個努力憋笑以及面露驕傲的同學們,就近從後門到走廊上。

      朝典夕實,我不禁想它具有什麼涵義。

      初升的朝陽;殞落的夕陽。也許朝典夕實,我──

      沒有任何意義。

      在給予我希望的一切瞬間崩毀的剎那,取而代之為絕望。

*

      「妳為什麼要作弊?」老師斥責的口氣道。

      「我沒有。」

      「事到如今妳還打死不承認?」她露出被人嗆後感到荒誕的表情,抓起那張紙亮在我面前,「這是什麼?上面滿滿都是考試科目的內容!妳好意思否認?」

      一向引以我優異成績為傲的山村老師咄咄逼人又罵了一大串,如此一來我更懶得澄清。

      反正不過就是數字,無論是零還是一百對我而言都沒差別。

      「我會通知妳的班導師,除此之外成績以零分計算外加記過。」老師扶額嘆口氣,「請妳振作起來改過自新。」我不發一語接過那張紙離開教師辦公室,靠向圍牆隨手往樓下一扔。

      看著那張紙不受控制的恣意往下飄,不曉得它是什麼感覺,我猜應該很爽快吧?

      無論從多麼高的地方往下掉,那張紙並不會因為墜落到地面受到猛烈撞擊而粉身碎骨,但是有些東西就不見得如此。

      生命,可比一張隻手能揉爛撕碎的紙還脆弱。

      我以手作為支點稍微撐起身子往地面俯瞰,一頭亮麗的黑髮抓住我的目光。

      身穿白色短袖制服上衣搭配深灰色長褲的他和三、四個男同學成對立,表面上像朋友間互相打鬧,實際上他被以不客氣的拳擊待遇不少次,他臉上有幾塊汙漬般的東西,可能是傷疤,雖不是很明顯。

      所謂的校園霸凌也是可以在光明正大下進行的。

      上課鐘聲響了,不過那三、四個同學不打算收手,半打半踢的強迫他往某個地方走。

      本來是要回教室上課的,俗話說計畫趕不上變化,總之我花了幾分鐘的時間找到他們。

      「欸欸,拿出你過去的氣魄來啊?怎麼這麼弱不禁風啊?」染了金髮的男學生蹲著身子與他平視,語氣諷刺的很,手持美工刀在他骯髒的臉頰上拍呀拍的,他汗流浹背喘著氣,身子沒有因懼怕而起的顫抖。

      「怎麼?不是很大牌?少在那邊裝死!」另一個體型壯碩的人大力扯起他的制服又立即鬆開手,後者重重的撞上牆,他完全沒有反抗意識任由他們擺布。

      「夠了。」

      我聽見我這麼說。

      他們同時停下霸凌的舉動不懷好意的看向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