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perfect 01我賠妳!

所謂上課一條蟲,下課一條龍就是這個景象。

校區建築以華麗著稱的私立貴族學校裡,下課鐘一響,就見學生們一窩蜂地跑出教室,不是成群結隊的揪團上廁所,就是相爭著擠進樓下的合作社。

只剩下幾隻小貓待在教室裡聊起了八卦。

「聽說沈冰晨這次又考全學年第一了。」

「人長得漂亮又聰明,簡直是大家的女神,可惜太高冷了,根本不敢接近她。」

說到本高中的校花,原本睡死在桌上的男同學爬了起來精神奕奕的參予討論。

「不過聽說她和主任有一腿,說不定這第一名背後的原因說不定不單純。」說話的男同學冷哼了一聲,不屑的看了沈冰晨的位置一眼。

哼!要不是因為沈冰晨,向來考榜首的他也不會每次都只能考第二,甚至被笑是萬年榜眼!

「可惜,媽媽是個小三。」這回說話的是一名女同學──本高中的第二校花,林月雪。

撥了撥長髮,林月雪又開口道:「有那麼不要臉的媽媽,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沈冰晨的母親沈樂曾經是紅遍大街小巷的女明星,姣好的臉蛋、婀娜的身材迅速的吸引眾人的眼球,想當然爾也遭到了許多妒忌,更沒想到,不久後便傳來她介入關氏企業總裁關士華的家庭勁爆的新聞,甚至還懷了孕,頓時讓她成為眾矢之地,婆婆媽媽閒話家常的對象。  

雖然後來沈樂漸漸淡出螢幕,但這新聞還是被炒得沸沸揚揚,畢竟沈樂曾經是男人心目中的夢中情人而關士華夫婦更是業界少見的模範夫妻。  

面對林月雪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三個大男孩尷尬的笑著卻沒有接話,雖然他們之中有崇拜他的、暗戀她的、甚至不爽她的,但身為同班同學不得不承認沈冰晨是個好女孩,她雖然不愛笑、不常說話,但卻也經常幫班上的同學,有好幾次他們被老師點名起來答題都是多虧了她的『救命紙條』才得以脫救。

「難道不是嗎?你看,這回又進了班導的辦公室,肯定又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了!」林月雪愈說愈過分,將沈冰晨罵得一文不值,一張嘴根本停不下來。

男孩們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說女人的忌妒心阿,真是太可怕了!

「說夠了沒?」正當林月雪說到某次她看到沈冰晨和校長走在一起的故事,耳邊卻傳來清朗帶點慵懶的聲音。

林月雪聞聲轉頭,看到來人,漂亮的臉蛋瞬間蒼白了。

「昊陽?」林月雪怯怯地看向那張剛毅的俊龐。

是沈昊陽!!學校的風雲人物,校園著名惡男團的頭頭、學校大股東的獨生子,長的帥不說,還非常野:嗆老師、翹課、打架,他一樣也沒少。

所謂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很多女孩都迷死他了──林月雪就是其中一個。

「妳爸是殺人犯,難道妳也是?」沈昊陽瞇起好看的桃花眼,危險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恩?」高大的身子步步逼近林月雪。

「我……」

將林月雪的膽怯和愛戀看在眼裡,沈昊陽將喝過的可樂罐隨手一扔便轉身離開。

無趣!

怎麼全世界的女人都一個樣?難道就沒有一個特別、能讓他感興趣的女人嗎?

沈昊陽專心的想的大搖大擺的走出教室,打算翹了這節課,他毫不擔心會不會撞到別人,畢竟全校有哪個人看到他不閃開的?

"碰"

沈昊陽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撞到人了,低頭一看。

哦?這不就是傳說中的冰山女神?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她,原因無他,就只因為他太常翹課,就算來了也是將教室當飯店、老師當催眠師,所以即使當了一學期的同學沒見過沈冰晨也算是情有可原。

沈昊陽插著手俯視著跌坐在地的沈冰晨,絲毫沒有要將她拉起來的意思,反而開始饒富興味的盯著她看。

她眉關深鎖,一雙如寒夜般的美眸裏散發出點點冷光,白淨如雪的臉龐沒有一絲笑意,整張臉看上去如數九寒冬一樣。  

略微過長的瀏海遮擋著他的左眼,邪魅的目光緊緊盯著她,輕風拂,被束在腦後的長髮隨風飄揚,她冷得不帶一絲的凡塵俗氣;冰,冰得那麼美豔無雙。

她美得令人屏息,美得動人心魄。   她美,美得無可挑剔。

──可惜,不是他的菜。

挑了挑眉,沈昊陽長腿一跨直接越過她。

「等一下。」

等一下?

敢情她是在命令他?

危險的勾起嘴角,沈昊陽轉過頭來,此時沈冰晨已站了起來,狠狠的盯著他看,她的眼睛很美。但是……卻總給人一種距離感,仿佛將所有人隔絕在外。

不知道的人可能會以為她在對他放電,但他很確定她是在不爽他。

「瞪我幹麻?抹黑妳的在裡頭。」指了指教室裡頭四張慘白的臉他說道。

沈冰晨冰冷著一張臉狠狠得瞪向眼前的金髮男孩。

「他們愛怎麼說就怎麼說,但你弄髒了我包子必須賠我。」女神平時不說話,但一說起話來卻威嚴十足。

教室內隨即響起了一陣抽氣聲,不管是男同學還是女同學,一個個臉上彷彿都寫著『妳死定了!』四個大字。

竟然有人敢這樣和惡少說話?!要知道惹了沈昊陽的人,肯定會被整的很悽慘後被勒令退學!

包子?

沈昊陽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到她手上沾了些塵土的包子,原來她方才在地上坐那麼久是在哀悼她的包子,他還以為她是害羞呢!

看著噙著笑的大男孩,沈冰晨毫不掩飾的白了他一眼暗嘆了一口氣。

不和男生打交道果然是正確的,只要遇到男的就沒事!

算了!自認倒楣吧!

拍了拍包子上的灰塵,正要往嘴裡放,卻被一隻大手制止住了,「妳瘋啦?包子都已經髒成這樣妳還吃?!」

「不然呢?」丟掉多浪費阿?他以為每個人都像他家有錢阿?

瞟了男人一眼,甩開他的手,沈冰晨又準備將包子放進嘴裡,那隻手再度出現在眼前,毫不留情的奪走她的午餐,咚的一聲,沈昊陽帥氣的將包子丟進遠處的垃圾桶。

三分線射籃得分!班上女生全都仰慕的望著沈昊陽,後者得意的轉頭,想看看美女眼裡冒愛心的模樣,沒想到進入眼簾的卻是一張板著臉,以及冷冷的一句:「神經病。」

「說誰神經病?」長腿一跨,他擋去沈冰晨的去路。

懶的理你!

白了他一眼,沈冰晨旋身卻被硬生生的拉了回來。

「你做什麼?!」她努力的想甩開那隻捉著自己的大手,沒想到那男人愈發過分,竟然拖著她走出教室!

「不是要賠?好!我賠妳!!」

就這樣,沈冰晨在大家又驚恐又羨慕又心碎的眼光下,被強行拉進合作社。

他買給她一個包子,告訴她以後要買包子就來找他,他說他這個人有人犯他便百倍奉還,所以賠人也是一樣道理。

沈冰晨大大的白了他一眼,又罵了他一次神經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