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0&1

在夜晚的這時刻,是否你和哪個她正在彼此誰家相擁而入帶點煙草味與枯葉飛舞的軟床上,打滾著呢?

像是北方英勇的族群,隨著馬匹的跳躍奔在放在嚮往著翠綠清新的大地上,舞著他們的榮耀。

這場戲激情與熱烈的澎湃在菸根隨烈火燃燒待盡,停止了這齣無藥可救的戀情。

說是戀情,只是自己的單相思。

明白那如雪地裡奔行的雪狐,迷濛雙眼卻滿是狡詐的心機,為了工作事業可以擔扛一切的男人,甚至與事業共度夜晚,不眠不休。

然而也是夜區裡的王者,事業完了就和美人混在一堆的放縱。

她不喜歡這樣的男人,卻又迷戀他看著女生的溫柔,就像在她年輕時看到她的眼神一致。

她感嘆了一聲,拉回單人床上的聖誕紅色的被子。

她很喜歡紅色,尤其是上面有印著聖誕紅或歡樂氣氛的紅色,看到這顏色她可以想起男人也曾送過她一朵聖誕紅盆栽。

不,不是送的,倒是跟男人他苦苦哀求來的,用了一個誓約。

雖然誓言對她而言只是無傷大雅,但她是始終無法忘記男人對她提出要求時的表情,是那麼冷酷,令人傷寒。

他給她一間僅僅十坪左右大小的房子,沒有太多的障礙與房間,只有一間她自己專屬的房間,和一間小小足夠一人泡澡的衛室,還有客廳與廚房融合的空間。

她的房間有一塊可以看得到客廳的大玻璃,她向來不喜歡在乾淨的地方放些太雜亂的東西,所以在玻璃上只放一個日曆,但日期卻在今年的五月停住了。

現在離日曆已過了七個月多,現在是十二月中,離聖誕這個節日還有一禮拜多。

她透過玻璃看到門口的燈點亮,明白那是男人回到家裡的第一動作。

她小小抱怨了一下,明明電視裡的連續劇裡,從外頭回到家中的人都會說聲我回來了。

好吧,電視永遠都是電視。

若是從前,此刻她會是下床用微笑而輕躍的姿態馬上小跑步到門口迎接他。

但她卻立刻用厚厚一疊的被子遮住自己嬌小玲瓏的身軀,更想在這此將厚被給蒙住不讓自己有一點氣息存在。

想死、她想死,只有在這時她有這種令人厭惡的感覺。

她不想讓他知道她還沒睡著,她不想聞道哪一牌的香水正與他的菸草融合新的味道,又襲擊她的小鼻令她頭暈目眩。

一步步的腳聲往著她的孤單單人床走來,甚至一雙厚時的手已經隔著被子覆在她的額頭。

她顫抖了一下,不曉得是什麼出賣她的,只知道她如果聽話的醒過來,像似有什麼壞事將朝她席捲而來。

但她依舊是他聽話的娃娃。

她假裝露出一副松醒的表情,隨之看到男人笑了一下。

「......你回來了,敏彥。」

敏彥,李敏彥,她忘不了在十八歲那年的六月,她是怎麼遇到這笑容婉約、風度翩翩的男人,則後日身為她的上司的他。

她可以看到李敏彥的眼神如隻豹子眼光燿閃爍,像是看到可口的獵物想立刻撲上去。

但又不知是為何,他環著床邊繞到一旁沙發優雅坐著,一動也不動的看著她深不可測,難已猜想他心中想法。

「郭蜜,我頭痛。」

她知道他在想什麼,側身腳踏在冰冷的木質地板上,往不到十步多遠的冰箱裡頭拿瓶蜂蜜水跟杯子。

腳步小快的走到沙發旁,將蜂蜜水到在透亮的玻璃杯,金黃閃閃的明亮卻滑著舞步緩緩滑入杯中沉著。

郭蜜將杯子遞給一直盯著她的李敏彥,轉過身旁杯瓶放置一旁桌子,不知所錯的站在原地晃著腦兒,想趕快離開這尷尬場面。

李敏彥接過杯子卻拿在手指中搖晃,看著蜂蜜水搖在杯中如個舞娘嫚妙身軀的盪漾。

「蜜兒,期限到了。」

郭蜜只是沒有想到,李敏彥會在這種情況下說出這句話。

蜜兒,喊著以前的暱稱,卻慘忍的說著令人難過的言語,真是諷刺。

多希望李敏彥是帶著和樂溫暖的笑容,像從前念著蜜兒蜜兒永遠不停著,想要沉溺在他的寵膩中。

但回不去了。

......約定的期限已經到了,在眼前是那冷漠不負以往的雙眼,玩弄著舞娘的華麗冷視著。

「敏彥,沒有...可能了嗎?」

「這些年的相處...日子,妳覺得呢?郭蜜。」

李敏彥笑得可以如傷人的銳利,而她像是要被人摔過幾般萬次,才能明白他們之間沒有回到過去的可能性。

郭蜜自我欺騙只是不能用在李敏彥身上。

其實她也認為他們也沒有那種可能性的過去,只是她以為這幾年來的付出可以換來她一世可以為李敏彥付出的機會。

但希望碎在眼前,她沒有黏著劑可以黏回李敏彥說出來的那句話時,讓她心碎的心。

「......」

不是她的沉默,也不是他的不語,只是在等誰要先說出傷心傷人的話出來。

「明早妳就離開吧。」

李敏彥撫著額看似有些頭疼的想歇息一會,他說完將蜂蜜水給一口至盡,拖著身軀向那刺眼的單人床躺著。

他沒給她一個回覆的機會,自故自的做自己的事,向著那冷漠蒼白的臉望著。

為什麼當初她會遇見李敏彥,又為什麼會和他搭上?

郭密像是無處可歸的走向小陽台,她望向夜晚的天空,密集的星點卻毫無屬於她的空間。

她沒有任何眼淚可以來回答她現在的心情。

難過嗎?

非常。自問自答著,幾年來,她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挽回一個已經離開的事實。

一再不肯的面對,直到他請自己離開,才明白自己是真的連擁有他的機會都沒有。

他們的愛,是場契約的戲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