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一

這書封已是我制作的第三個~前兩次都不滿意,這一會較滿意了~真的把原圖修很厲害!哈哈~~

章一

富豪級一棟式大宅,客廳裡的三邊分別放了由名設計師設計的真皮沙發,中間是一張強化玻璃為主調的四方形大茶機,當然,不少得要拿來欣賞電視節目的一部40寸的最新型號電視,旁邊還裝有價值幾乎近百萬的音響設備。

現在是早上九點鐘,豪華大宅裡面反而較平實低調的餐桌上,坐了大宅的主人樊燁源﹑女主人陶妗璌以及她的兩立兒子樊鵀與樊鑫,四個人穿著得宜的在悠閒吃早餐,聊聊家中鎖碎的事,有些是關於最近政治的話題,還有的是海外經濟有甚麼重大新聞等等。

可樊氏家族最寵愛的唯一的女兒卻不在其中,他們四個人都以為是女兒/妹妹又提早上班準備會議之類的事宜,誰知道站在一旁侍候的傭人阿姨忽然驚呼,指著電視上結巴的叫喊說:「老……爺…….是小姐!是小姐啊!!啊,怎麼辦!小姐撞車進醫院了!!」

「甚麼!?」樊燁源嚇得叉子也丟在地上,幾乎要心臟病發!

陶妗璌在旁扶住老公,兩個兒子則一人一個扶住兩老,然後來到電視機前面,看看新聞主播正詳細報道一則交通意外的內容。

「剛才八點四十五分左右,樊氏集團總裁樊懿涵所乘坐的七人座駕於高速公路上失控撞向石欄,車頭撞至嚴重損毀,乘客樊懿涵據報導頭部和手分別受了輕傷,警方正全力調查起因,初步懷疑司機突然心臟病發所引至意外,司機及樊懿涵已送院留醫治理。」

女主播結束此報道後,便跳到另一則社區裡面出現白紋伊蚊的新聞。

「小陳!怎麼小姐發生意外都沒有人打來通知的!?快查一下到底小姐被送到哪個醫院了!」樊燁源怒斥已跟了自己多年的助理。

「老公,別氣﹑別氣,新聞都說是輕傷,佛祖保佑,小涵會沒事的!」陶妗璌向她兩個兒子打眼色說:「阿鵀和阿鑫,快去換衣服和叫司機馬上準備,我們得快去醫院看看小涵。」

「是,媽。」樊鵀和樊鑫也互打眼色,馬上奔去換衣服。

某間私立醫院的VIP病房,樊懿涵頭部只是輕微撞傷,腫了一塊,手也只是扭到筋沒傷及骨,以醫學角度,其實也可以出院。可就是樊懿涵這三個字的影響力,她還是樊家的萬金之驅,她的主診醫生堅持要她先把腦袋照個明明白白才放她離開,如今她也只好待在舒服的病床上看公司文件,還有留意筆電上的股票動向。

當一份較重要的合約文件看完,她伸伸手,手中多了一支名貴鋼筆,簽下名字後,抬頭遞給自己的助理縘芯說:「交給企劃部的經理,叫她和對方的行政總經理莊小姐談餘下的細節,還有……替我向莊小姐問一下“她”最近好嗎,叫“她”有空約我出去吃頓飯,以朋友的關係。」

縘芯,人如其名,做事十分細心有條理,而且對樊懿涵相當忠貞不二,多少某體和不懷好意的人想賄賂她爆料總裁的私生活和感情事以圖傷害總裁,可她都不理會那些人,總裁得知她的為人,才留用到今天。總裁和那個“她”的一段關係,她從沒和別人提過,也知道除了總裁自己開口提起,要不,她從不和總裁聊她的私事。

畢竟這真的是總裁的私事啊,只是媒體和外面的人都愛八卦。

「嗯,好的。」縘芯接過文件先把它收到文件包裡,然後再向總裁說另一件事「總裁,趙伯伯現在病情已經穩定,頭部也只是屬輕傷,醫生說再留院多幾天便可以出院。不過……..醫生說趙伯伯已經六十八歲,而且這一次發現了有心臟病,建議他不能再擔任作息和吃飯時間不定的工作,所以……總裁,妳要不要跟趙伯伯說點甚麼呢……畢竟趙伯伯在樊氏是老臣子。」她身為助理,有些話也不想說那麼明白,只可以用一些點到即止的提示方法。

樊懿涵瞧她看了一眼,嘴角微笑回她:「妳這個助理,“一點小事”也得本總裁去處理?」

「哎喲,總裁,我怎好意思跟趙伯伯說要他退休的話呢,妳知道趙伯伯的為人啊,會很傷心的,只有能言善道且美麗大方又高貴動人的總裁大人才可以婉轉的對他說退休一事啦!」縘芯賣乖的連翻眨動她長長睫毛。

「妳這個助理一定是每天都吃了一斤糖才上班吧?好啦,待會我過去做這個壞人好了。」這年頭,連助理都推卸責任,叫她如何有面子還當個總裁呢。

不過,以趙伯伯的個性,鐵定如縘芯所說的很傷心和自責,若再派她去說服他退休,一定會一輩子都自責,還是縘芯細心,趙伯伯為樊氏打工那麼多年,身為總裁親自去勸他退休,是較溫暖的做法。

「謝謝總裁!」縘芯放下心頭大石。

上司下屬都處於愉快的心情,卻被突然闖門而進的幾個人破壞。縘芯瞧了總裁臉部表情一眼,馬上便說:「總裁,那我先回公司處理了。」

「嗯。」異於剛才平和的語調,樊懿涵當下變了一張嚴肅帶了些冷漠的臉。

縘芯挽住名牌包包和提著文件包踩著高根鞋離開,離開前還很好禮貌的跟闖進來的四位也恭喜的彎腰說:「樊老爺﹑樊夫人,兩位樊經理,總裁要我先回公司處理文件,先走了。」

那四個人只有樊燁源對她點了點頭,其他三個則充耳不聞,視而不見的直走直過。

「寶貝女兒,到底怎麼了!?小趙怎麼會心臟病發的?他一向身體都很好,常常到公園耍太極的。」樊燁源心痛女兒頭上被包了一圈又一圈的綁帶,雖則剛才進來前已問過醫生是沒甚麼,不過已堅持女兒留院多觀兩天,也是好事。

「醫生說是突發的,上了年紀的人都有可能發生,我想是我最近時常早出晚歸,影響了趙伯伯的身體。爸,我打算給一筆錢叫趙伯伯退休吧,他原來也六十八,該退休享受生活。」

「也對,小趙老了,女兒上任不算久,所以都特別緊張公司的事,很多應酬也得給面子去,小趙身體受不了的。」陶妗璌也插一嘴讚成女兒,她知道老公很寵這女兒,她要有好日子過,就必須要讓女兒留下好印象。

樊懿涵帶著不可思異的目光投向那個所謂叫作母親的女人的臉上,瞧她應該不知道在打甚麼主意,或是在猜想讚成她的方案會比較好的假溫柔的臉容,當下只拎她再厭惡多幾份。

「這樣啊…….不如爹地去跟小趙說。」

「不行,爹地!趙伯是老臣子,如今還讓我傷受,若現在由你去出面講這些話,他只會胡思亂想,以為你生氣,所以還是由我來說。我知道我只是表面擦傷,待會你們走了我就過去跟趙伯伯談談。」她心裡已計算好一筆可供趙伯伯享受豐盛晚年的退休金了。

以趙伯伯的年資,是該得這筆退休金的。

「也對,不過還是多休息,今天來這裡比較趕,後面張姨會給妳帶些湯水和煮些妳喜歡吃的菜上來,醫院的食物想必妳這嘴挑的女兒是吃不慣的。」樊燁源是很清楚女兒的口味和愛好。

以前他總是忙於工作,總是忽略了對女兒和家人的關心,直到懿涵母親病逝的時候,他連最後一面都趕不上,一直抱憾至今,他也清楚女兒一直有怨恨他。十年前開始,她漸漸把工作一點點交給懿涵,當時就清楚樊鵀和樊鑫都不是做生意人的材料,資質沒懿涵的高,在火線慢慢退下來之後,他努力關心女兒和家人,女兒變忙了,她在生意上遇到難關,他會盡他的人事替她開路。

「呵呵,女兒沒那麼挑,剛才的飯餐也吃了幾口啦。」這一點,她不想承認,口味都被張姨寵壞啊。

「還真的只吃了幾口,一定都不飽!好了,公司的事爹地暫時回去替妳主持大局,你出院後都好好休息吧。那就爹地現在走了,妳要多休息。」樊燁源轉身跟另外的三母子說:「走了,別打擾懿涵休息。」

看著他們四人離開,樊懿涵鬆了一口氣,此刻才感到疲憊的躺回病床上。想到了甚麼便馬上拿起手機撥出號碼。

「是,總裁。」縘芯的聲線永遠在接此來電都是恭敬平實。

「叫財務準備兩百萬,一收到我的訊息便馬上把錢匯入趙伯伯的戶口裡。」

「知道,總裁,馬上去,祝總裁勸說成功。」縘芯在那邊裂嘴一笑。

「妳還想當我的助理嗎?包縘芯。」當初選上這助理是瞎了眼吧!一定是看到她的名字叫“細心”,就被名字給騙了!

「當然想了,總裁,還有甚麼事要吩咐嗎?」連全名都喊了,縘芯識時務的結束話題。

「有,匯款後便登報招聘司機,妳清楚要當我司機的全部條件,要嚴格挑選,最後也要經過我來面試,一切如以往的做。」她絕不會讓姓陶那女人有甚麼機會安插她的人來監視她。

「是,我馬上去安排,先去工作了,總裁,再見。」

縘芯掛線後暗嘆一口氣,招聘能讓總裁挑上眼的司機,真是一件又漫長又辛苦又艱難的事!

神啊,求求祢,可否天降一個合適的人選給總裁呢!

=    =    =    =    =    =    =    =    =    =    =    =    =    =    =   

劈天蓋地的招聘廣告在各大報章中的內頁占了一整個版面,招聘一個司機,會用這種氣勢的集團,數來數去,都只有幾個。這一回,引起全城熱話的,是樊氏集團。

大大的樊氏集團標誌在版面上半部分的中間位置,下面幾乎用最大號的字體,簡單的只有一句:誠聘總裁私人司機一名。下面較細的字體的,是寫了時間地點,還有些面試時所要提供的資料等等。

第一輪的海選,己有過兩千名市民遞交履歷,經人事部職員先篩選連最基本的條件都不符合的人,餘下了一半。接著再拿上去給人事部經理按照縘芯所提醒的一些細節條件不合的也去掉,這麼一砍,砍掉了三分二。餘下的兩百多人,則由縘芯和樊懿涵親自點名的行政副經理嚴謹裖作為第一次面試的把關人。

面試進行了一個星期才完成,嚴謹祳把挑到的人選交給了縘芯再挑多一次,縘芯畢竟是接觸總裁較親近的人,無論對司機的外表、年齡以及品德都會較知她心的,他只負責選出適合學歷條件的應聘者。

縘芯苦苦的嘆了一口氣,連日來她除了要處理應聘者的資料,還得處理總裁的行程與開會的資料,她跑到一頭煙,如今終於接到嚴謹祳派人送上來的履歷,還有她手頭上她挑的,也有六十多份,她必需要控制到五十個人。

夜已深,下星一就要進行總裁親自面試,還是今晚她再仔細看一遍這六十多個人的資料,再砍掉十數人。

週一,樊氏集團人事部門專設的面試室裡,放了一張白色現代簡約的大班桌,一張氣派十足、黑色真皮光澤亮麗的大班椅,大班椅旁邊有兩張普通辦公椅,桌面上放了已按順序排列的面試履歷。

門口被推開,樊懿涵身後跟著縘芯輕步的走進去,各自默契十足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隨後人事部經理也帶同助理進來坐下,人事部經理詢問樊懿涵道:「總裁,可以開始了。」

「嗯,開始,要快。」樊懿涵做事要求是快和有效率,當然還得小心、細心。

人事部經理往站著的助理打了個眼色,助理馬上走了出去門外,再往負責是次面試中叫人的職員打眼色,那職員馬上根據手中的名單叫了第一個名字。第一個人是個四十二歲,看起來像三十多的高大阿叔,他一臉親和有禮,自信滿滿的走到那個助理前面,助理看看手中的資料上的照片,對照了一下便為他開門進去。

兩分鐘,那男人走出來,也是自信滿滿的。

其後一個一個進去,在逼近一點鐘的時候,縘芯手中餘下最後一份履歷,她微微瞅看了履歷上的照片一眼,心想這個是她思來想去到底要不要砍掉的人選,但此人在履歷上寫的經驗和背景,無疑是全部人當中最好的,但……她沒遇過這種情況,不曉得總裁會不會不喜歡,不過此人也太合適了,所以只好一試。

「縘芯,怎麼了?」樊懿涵見遲遲未有遞來履歷,她轉頭看向一臉忐忑盯住那最後一份的履歷看的縘芯。

「沒甚麼,對不起總裁,最近有點累。這是最後一個了。」縘芯淺笑解釋,卻心裡還是忐忑的把最後一份履歷遞到總裁面前。

樊懿涵拿過履歷還沒瞧看,卻關心下屬的說:「下一個月很多合約都已完成,到時候妳就放假吧。」見縘芯點頭後便把目光轉到手中的履歷之上,右上角的照片直接奪去的她的注意力,她終於知道她的助理為何對此履歷忐忑不安了。

喔呵,萬綠從中一點紅,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一堆男人當中,她的助理給她找上一朵花來面試,這個女人到底資歷有多大的厲害,可以通過了嚴謹祳的關卡,也讓縘芯千挑萬選後,始終把她放到最後的面試人選當中。

目光從照片上移到個人資料上,再往下面的“學歷”與“工作經驗”兩欄中很認真的一條一條細看,這女人學歷不錯,在本地大學的機械工程系畢業,她猜到一個女孩去選修這種專業,定必是因為家庭背景。

往父親那一欄看過去,職業上寫上了“維修汽車店老闆”果然,一個女孩怎會想到跑去讀機械工程。

工作經驗在司機業界當中真是瞠目結舌,至少那一項曾在某某有名的賽車隊中擔當試車車手以及賽車程式設計和修理員等,讓她嘆為觀止,無論那個條件,都屬上等,她實在有興趣知道她為甚麼要來應聘一名小小的司機。

「總裁、總裁!」縘芯輕聲叫喚過份專心的總裁。

「嗯?怎麼了?」樊懿涵側頭看向縘芯,縘芯低聲說:「總裁,可以開始了。」

樊懿涵抬頭一看,和照片中感覺完全不一樣的女子坐在那張椅子之上,動作休閒隨意,蹺著二朗腿,手交握的放在大腿之上,不失禮儀的微微靠在椅背上,與之前那四十九名的大哥阿叔完全是另一個模樣。

她神態輕鬆自在,臉帶自信和微笑,長髮綁成了俐落的馬尾,沒有多作花巧,身穿袖子是半透明的紡紗襯衣,領口隨性的解開了兩顆鈕扣,露出她形狀漂亮的鎖骨,下身是一條正式的西裝褲子,配了一雙黑色漆皮的高根鞋。

她把文件包放到椅子旁邊,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向樊懿涵,完全不怕直視對方而感到尷尬。「妳好,樊總裁,我是最後一個來面試的,叫符綬月,今年二十九,科城大學機械工程學系畢業,有九年的駕駛經驗,九年來沒有發生過意外……」符綬月頓了一頓後,抹起更深的笑容再說:「除了有時候比賽用的車子有點調不好而失控撞向圍欄之外,自己駕駛普通汽車是沒發生過意外。」她簡短介紹了自己。

「妳好,符小姐。妳所填的經驗和學歷沒有捏造的話,以符小姐的履歷,的確是今天裡面最好的,年輕、身體報告也顯示很健康以及也有九年駕駛經驗,連車子也懂維修真的很合我的心意。不過,我真好奇,妳身為女人,又有這麼豐厚的歷練,為甚麼會屈就當我的司機。其他也不用說的了,我想聽聽妳的想法。」

符綬月保持原有的姿態,眼眸卻抹起了笑意,嘴角也勾起了幾分說:「以往都跟著一堆男人工作,工作環境把手都沾滿車油,黑烏烏的很不舒服,每次都要洗手快洗破皮才乾淨。四周都是男人卻沒有一個男人把我看成女人,眼見快步進三十大關,還找不到男朋友把自己嫁掉,整天被父母囉唆的要求我去換工作,我也正好待膩了那個車隊,合約也滿了,打開報紙打算找些文書工作安安穩穩度過下半輩子,卻剛好見到貴公司單單聘用一個司機便買起了各大報章的整個版面,想必薪水一定挺高的,開車接送樊總裁,又是我專長和喜歡的事情,覺得不錯,就來了。啊,你們有女裝制服吧?要穿皮鞋?我好像沒有,要去買了。」

樊懿涵挑了挑眉,嘴角差點抽起來。她微微側頭厲了一眼縘芯,是“讚許”她真會挑人,挑了一個看起來不錯,卻內裡挺嗆的悠悠然女人。符綬月給她的印象是聘不聘用她,反而是輪不到她這位總裁來決定,她自信卻又悠閒的姿態,十足己很篤定她別無他選,只可以聘用她。

縘芯也被符綬月給嚇著,幾乎沒有敢用這姿態來樊氏應聘職位!

「符小姐,妳為甚麼那麼篤定我會選擇妳?」最後一個問題,如果答案還是那麼嗆的話,她樊懿涵是不會被她的氣場影響而選上她!前面四十九個大哥裡面,她也有幾個是看起來挺有眼緣,可以從中選一個。

「啊,不好意思,我上面履歷上寫少了一個事項。」符綬月終於變換姿勢,把蹺著的二朗腿放回來,坐得滿正經的。

「甚麼事項?」縘芯緊張的從頭看一次,應該沒有少填甚麼啊。

樊懿涵則有不好的直覺,此刻深寒的厲住眼前這個笑咪咪的女人。

「噢,是妳們的履歷表沒有的一項,我的介紹人是趙伯伯,他和我爸是從小玩大的老朋友,認識至少四十年。沒其他事的話,我肚子很餓,先走一步去吃飯了,謝謝,樊總裁。」符綬月在站起來時順便把腿邊的文件包拿起來,很隨性的前後搖晃,不等那門口待命的助理從驚愕中拉回來,自動推門離開。

等了一大個早上,真的餓扁了,該吃甚麼好呢?

啊,就來碗加大碼的香辣牛肉拉面好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