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江湖序言

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黑板上手写的计时数字,总是昭显出让人很紧张又夹带一丝茫然的氛围。

丰海潮眯着眼睛盯着那白色的两位数发呆,一只手拄着脸,一只手玩转油笔。

晚上的自习对于他这样的学渣是没有用的,那些高考改变命运的陈词滥调,听了都觉得可笑,丰海潮想到这,停止了发呆,随意瞅瞅周围,伸手进身后的书包翻动几下,掏出了一个白色平板电脑,他爸爸是某家游戏软件公司的高级编程师,是以很多还没上市的新游戏,他总有办法先尝个鲜。

学校的wifi密码很早就被他破译,于是乎他打开了昨晚才到手的那个游戏,点开上面的八卦图标,屏幕立刻陷入全黑,接着如同墨汁入水,徐徐幻化开“江湖”二字,停了两三秒,又变成两条墨鲤轻轻游走。

他挑个眉,心道,有点意境,但是做的太简单了。

随后系统弹出一个竹简形饰的话框:

“请侠士选择命格:”

他又皱了眉尖,这个游戏还真矫情,一般这里应该是选择人物或者服务玩区吧,要不是听说这《江湖攻略》现在很火,他真懒得费劲从老爸那拷来。

他想也没想选了天命那一栏,干脆的敲了“确认”键。

然后,他看见屏幕开始淌血,血流一条条的,有快有慢,但很逼真,那暗暗的红,恰到好处的映开在他眼中。

“丰海潮!”

他一个激灵,嘴里随之一个:“靠!”   立刻关掉了平板。

来人是一个清秀女子,穿着得体,薄荷镂空衣配着一件衬衫,白色长裙刚巧过膝。正是代替班主任看着他们自习的美术老师苏雪。

苏雪一把拿过白色平板,声音严厉:“没收,明天我会交给你班任,什么时候了,还玩这个!”

丰海潮立刻赔笑道:“我错了,老师你饶我一命,老班知道那还不扒了我的皮啊,就这一次....”

“不行,给你几次机会了,正好借扒皮让你反省一下。”

说完她就潇洒的回到了前面的讲台。

其实苏雪知道,这丰海潮根本不惧任何人,只是这孩子比较懂拿捏,那些软硬不吃的刺头儿学生,看似风光,实则最不明白事理,好赖三年何必惹自个儿老师给自己添麻烦呢,但丰海潮明白,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他不好管,却无波无浪的过度到高三的原因之一。

苏雪自从毕业,到这所学校也两三年了,美术是个闲差,不是不负责,确实是无用武之地,不过图个事业编制的安稳。

这期间也算见过不少各色学生,磨得她当初的菱角也没了,虽然怀疑过是否一辈子都要这样下去,但所谓的壮志凌云已让她望而却步了。

她看看眼前或学或睡的孩子,其实不论能不能上大学,他们的未来都是年轻的,而年轻有时就意味着希望。

此时的丰海潮在下面撇撇嘴,果如苏雪所想,满不在乎的趴到了课桌上,直至放学铃响。

晚上,苏雪回家,正逢姑母一家窜门,父母正在那张罗一桌子的菜。

“姐!”

一声娇喊,引她回头。

那女孩有张分外美丽的脸庞,杏眼含波,粉雕玉琢,连苏雪都感叹她是个祸水。

“你怎么也来了,不住校吗?”

“唉,你忘了去年我在夏威夷的事了吗,我爸妈怕了,死活要我走读,说天天能看见我才安心。”

美女无奈叹气,苏雪唯有笑笑。

两个姐妹花走进卧房,寒暄几番时,一阵悦耳的笛声从苏雪的包里突然传出来。

“姐,你换铃声了?”

“没有啊。”苏雪一边说,一边奇怪的拿过包打开,明亮的平板荧幕,让她松开了疑惑。

本来是要把丰海潮的“赃物”锁在办公室的,她着急下班就顺手放进去了。

“没事,学生上课玩我没收的,他八成是没关好。”她拿出来想要重新关机,却看见那方寸之间,有两只墨鲤游来游去,心道这待机画面还挺特别。

“好像是游戏,我见我室友玩过呢.”

女孩探过头来瞧一瞧后,说道。

原来是游戏,也对,那小子怎么会用这种诗意的待屏动画呢。

苏雪又看看那还在动的鱼,一时心上好奇,伸手一触,鱼儿顿时成飞烟水墨,屡屡散去。

然后是持续的空白。

怎么回事?

就在二人不解时,苏雪的父亲在门外叫她们出来吃饭。

于是把平板放到床上,她们就出去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