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故事無依歷史,純屬虛構。)

這一生,看過最美、最悲傷的海,

是錯過你的那片海。

我是何囡,不,應該說我有兩個名字,一個叫何囡,一個叫權隱香。

我,何囡,是一位現代人。

每當夜幕低垂我躺在床上閉上眼,腦袋似乎就開始穿越時空到戰國時期,浮現清晰畫面,我的夢會連著上一晚的劇情持續下去,這種情況已經連續一個月,雖然疑惑,但我還是想繼續擁有這個夢境。

因為太真實。

我在台北一間公寓租了兩人套房,我的好朋友『張璟媛』和我一起住進來變我的室友,我和她國小、國中、高中同班,彼此熟悉對方,每天早上起床就在餐桌上和她說夢裡的劇情。

「你可以記錄起來寫成一本小說啊。」此話一出,我手上草莓土司停在半空中,整間房間只剩璟媛咬蛋餅的喀吱喀吱聲。

「對耶,我怎麼沒想到!」我眼睛一亮,站起身,不小心把椅子推倒,跑到房間拿筆記型電腦,完全遺忘一旁的草莓土司。

璟媛看我手忙腳亂,又丟給我一句:「但文筆要好啊。」

我白他一眼:「我以前國中國文都名列前茅啦!」

她挑起一邊眉:「現在都十八歲了,還當你國中?」

我沒理會她,打開電腦。

就算我沒想寫過小說,題材都會自動跑進我夢裡找我了,還愁的了這些?我緩緩輸入這一個月來夢見的…

「隱香!不准偷跑出門!」娘訓斥的語氣從房中傳出,爬牆爬到一半的我懸在半空中,愣住。

「下來!」娘走出房,手指著我,嚴厲地看著我古怪的姿勢。

嘟著嘴,我不服氣地乖乖爬下來,皺眉道:「娘,女兒已十八,有何不可出門去見見新事物?」

娘放下手上針線活,嚴肅地看著我:「你可知道這亂世中出去外面有多危險?戰國七雄各個自立為王,大小戰爭不斷,你要敢跑出去就別怪娘狠心!」

我嘆氣回到簡陋的房間,屋頂只用木板混乾草蓋著,下雨時還會漏水。

我縮在房間角落,直到隔壁鄰居的兒子『高祈』走進來。

「高祈哥哥。」我輕喚他,他從袖子拿出飯糰。

「隱香妹妹,別再想出去的事了,外面的世界並非你所想像的。」

高祈哥哥,今年二十歲,從小就是我的青梅竹馬,去年差點被征軍的將軍抓走,那一次躲軍官,他正好出去買些物品,被追到走投無路時,隨手推倒旁邊攤販的麵粉,搞得軍官眼前一片白茫茫看不清路,高祈哥哥趁機逃走。

一回到家,他爹娘抱頭大哭,差點失去自己的兒子。

外面世界的確很可怕,但我就是好奇心作祟,偏要去看看外面就是了。

我沒有答話,接過飯糰也擺一旁,突然一陣溫暖靠近我,才發現高祈哥哥輕輕抱著我拍拍背道:「咱們齊國缺兵士,我也已二十,是不會再像小時候逃避,我無法一直陪在妳身邊了。」

「什麼意思?」我愕然。

「我和爹娘商量好了,我會去服兵…」他顫抖的下巴靠著我的肩膀,我讓他好好哭一場。

亂世中,身不由己。

幾日後,我和高祈哥哥正幫忙家中種田,突然家中大門被身穿盔甲的將軍踢開,全家人被嚇了一大跳,他一見我們兩人,就架著我們手臂連拖帶拉抓出去。

高祈哥哥要被送上戰場,而我要被送去皇宮做宮女。

娘已經跪倒在地痛哭,不斷拉著我的腳,求將軍別把我帶走。

但我卻是在心裡暗喜,我可以離開關著我十八年的家了!

不過這種骨肉分離的場面還一臉高興,等我再遇到娘一定被她打個半死了。

從沒想過,我是以這種方式離開一直想逃離的家。

我被換上一身宮女服飾,隨著訓禮嬤嬤分配,我被分配到齊國太子身邊當宮女。

我從一進宮就一下開心的蹦蹦跳跳,一下又因為不能常看到高祈哥哥而情緒失落,還聽到和我一起進宮的宮女說我有問題。

直到晚上月明星稀,太子才回到太子殿,我抬頭瞄太子一眼,眸若深潭、英俊瀟灑都可用在他身上,雖臉上帶著疲憊,卻也不失太子應有的氣勢。

一群宮女都著迷地盯著太子瞧。而我避退三分,我只是一位平民女子,攀高枝可不是我隱香的作風啊。

太子站在一群八位新進宮女中,包括我,環視一次。

一為較主動的宮女先站出來:「給太子請安,奴婢名為『杜櫻』是新派來的宮女。」杜櫻頭上一隻銀珠髮簪一看就知精心打扮過,我勾起嘴角好好打量她一翻,她必定是想找條出路的人,不甘一生做宮女。

太子眼神停留在她身上:「哦,家世不錯吧?」太子瞄一眼她頭上髮簪,隨口問一句,此話一出我才聽清楚太子的聲音,沉穩有力、很有王家氣派。

杜櫻笑道:「是,父親是朝中有功勞大臣。」她似乎想用父親身分吸引太子,但太子卻繼續看其他宮女,杜櫻也就尷尬站回原位。

我看見這幕低頭噗哧一笑,突然一個聲音害我全身發毛。

「妳在笑什麼?」太子已經轉過來,其他七個宮女也是,杜櫻乾瞪著我。

我硬著頭皮抬起頭對上太子目光,太子看我的眼神從疑問變驚訝。

「進到皇宮…奴婢很開心…」七個宮女都側眼輕笑我愚蠢的回答,哪有人被抓進宮會開心的?只剩太子表情還在驚訝中,後來才清了清喉嚨:「都各自去幹活吧。」

我行個禮後,正要從太子身邊走開,太子轉向我,在我耳邊落下一句:「亥時在聽雨閣等我。」

✡  

「何囡!太陽曬屁股啦。」我緩緩張開眼,璟媛一臉拿我沒轍,我居然睡在電腦前!

「呃啊…作夢作得好精采。」我伸伸懶腰。

璟媛拿著一杯咖啡,站在可以俯瞰整個台北的十樓落地窗。

「居然要和齊國太子約會,不揪一下我喔?」她用一張欠打的臉看我。

「妳偷看我的電腦!」我拿旁邊毛巾往她臉上丟,也跟著笑出來:「羨慕喔?絕世美男哦。」

「口水擦一擦啦!打工了。」璟媛丟一捲衛生紙給我,我追過去打她。

之所以不是『上學了』而是『打工了』的原因…在我們高一、高二時就讀同一所高中,我和璟媛交到壞朋友-姜靚。

她帶著我們做壞事,生教主任發現時,她卻出賣我們說都是我和璟媛做的,謠言風波還沒散去,我和璟媛就休學了。

最後,我們決定不要再讀書,來台北工作賺錢。

到飲料店時聽說分店老闆換了,所有員工都想看看老闆長怎樣,聽說只有二十二歲、富二代、長的帥…他的事蹟在飲料店傳得沸沸揚揚。

突然一位騎重型機車、穿黑風衣、戴安全帽的男生停下車,走進店裡,所有人疑問地看他,他才把安全帽拿下:「你們好,我是新的老闆。」

一看到他的眼睛,好像是熟悉、似曾相識,但再看向他的長相又覺得陌生…

是他的眼睛!有種夜晚夢裡穿越時空,時間轉換的感覺。

我一陣暈眩,身體傾斜,新老闆警覺抓住我的手臂害我痛到差點尖叫,卻也清醒不少。

「妳還好吧?」他關心地問。

「沒事,休息一下就行。」我搖頭。

璟媛笑嘻嘻地說:「等不及到晚上和太子約會?」

新老闆盯著我們看,我巴一下璟媛的頭就去工作了。

一整天我都在看那位老闆,卻也看不出什麼來,還把冰淇淋紅茶灑在客人身上、翻倒裝吸管的罐子,差點被客人罵得臭頭。

今天唯一的發現就是…看帥哥不能看得太入神,不然會被炒魷魚。

直到晚上閉上眼,腦袋似乎開始運轉,再次穿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