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渾沌的局面(-上)

          周莧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一開始是一群人囂張跋扈的拿著棍棒等器械在他家門前叫囂著,一來就是要找他家老頭子拿賭債,那老頭子死活不願意面對,無可奈何之下,周莧只好先出面替他緩頰。

     

      再來的事情他記不清楚了,只隱約記得一個臉上有刀疤的男人一刀往老頭子身上劈過去,那瞬間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本能的替他擋了那一刀。

     

      一股椎心刺痛的感覺頓時蔓延全身,刀刃完全刺穿了他的身體,周莧頓時血流如注,但他硬撐住身體一腳踢開了那大漢手上的刀,在他的頸部狠狠的劈了個手刀。

     

      位置打得很準,那大漢頓了下動作,接著往下倒了下去。

     

      那撕心裂肺的疼痛一直蔓延著,周莧壓著自己不斷冒出血的傷口,視線逐漸模糊,他感覺到意識正在緩緩脫離……

     

      「!」周莧猛地坐了起來,手壓著胸口,卻感受不到一丁點的疼痛與不適感。

     

      手上下摸了胸口幾下,那原本被刮裂衣服已經完全撫平,他的手頓了一下,緩緩低頭往下看……

     

      一點傷痕也沒有。

     

      周莧把手臂抬了起來,衣袖上也是完好如初,甚至一點血漬也沒有,活動了一下身體,也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唯身體下面躺著的床有些硬有些冰涼。

      ……不,這根本不是床。周莧往下一看,才發現他躺在一塊表面被磨平光滑的石塊上,身上蓋的不是棉被而是很多片疊在一起的椰子大葉。

     

      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屋子內的擺設幾乎都是用樹脂和葉片組成的,牆面完全就是用一大塊石頭敲打後磨平的而已,裏頭什麼家具都沒有,勉勉強強幾顆石頭磨得比較平可當椅子和桌子而已。

     

      門口有道光線照進來,看樣子那就是出口,這房間並沒有房門,只有在入口處放了一些木柴在燒,似是在維持這裡面的溫度。

     

      嚴格來說,這根本不算一間房間,而是一個山洞。

     

      周莧腦中很快速的在整理所有的事情:第一,他被刀砍了,而且刺穿身體,基本上要恢復沒有這麼快,至少短期內要變成現在這樣毫無傷疤絕對是不可能,除非他昏迷了很長一段時間才醒來,但現在動身體的感覺並不像是久睡後需要復健的人,反而活躍的很,甚至他覺得這比他原來受傷前的身體更靈活;第二,若他意外的被砍死了,那麼他現在應該是在那所謂的陰間還什麼地獄,但這地方怎麼看怎麼不像,這地方看起來是很荒涼沒錯,但怎麼也不像那所謂的地獄,更要說的話還比較像一個原始部落些……

     

      原始部落?

     

      周莧突然像是想通了什麼,他猛的從石床上跳了下來,那速度之快力道之猛還讓他差點一頭撞上石洞頂,好在他反應快及時煞了住腳。

     

      身體裡滿滿的力量,周莧明顯地感覺到現在身體的靈活度要比昏倒前好很多,但周莧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他現在只想釐清一件事情。

     

      拍戲,他想知道這是哪裡的拍戲現場。

     

      *

     

      閻王殿。

     

      「大人……」紅翅那顆頭低的不能再低,那小小的翅膀隱隱約約也在顫抖著。

     

      閻王殿瀰漫著一股恐怖的低氣壓,周圍的小恃從們沒個敢動半分,元勛身著紅色長袍一手抵著額頭一手壓著手上的紙,臉色越來越難看。

     

      「不解釋清楚?」

      沒有暴怒,冷冷的聲音反而更令人畏懼,紅翅硬著頭皮飛了過去,戰戰兢兢道:「大人,21世紀的陽門的確是子時開的沒錯,但近來因走錯路的魂太多了,為了方便統一管理於是把不同空間的陽門稍微對調了一下位置,頻率最高的空間擺到了第一個,頻率第二高的就排到了第二個,依順序這樣排下去……所以您扔的那個位置是原本21世紀的陽門沒錯。」

     

      「哦?」元勛撐著頭,冷笑了聲。

     

      「大人……」紅翅態度有些唯唯諾諾,它停了會兒,才繼續道:「這凡間之大,人之多,天庭是管不到下面單個人的狀況的,就算他真的意外走錯了空間,跑到了不同的年代,相信上皇也沒那麼心力去追究這點小事的。」

     

      「他是沒那個心力去追究,但那個人如果意外早死了呢?」元勛的指尖漸漸突出尖銳的指甲,輕易地穿破了閻王殿的黑木桌,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咿咿聲,他冷冷一笑:「在一個21世紀科技發達待習慣的脆弱人類,突然跑回到原始的石器時代,他還知道該怎麼活?」

     

      紅翅低了低頭,外露的舌頭縮了幾下,「大人,他能不能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這我們無法插手。」

     

      「說的倒容易。」元勛把銳利的指甲放到紅翅面前,紅翅微微一縮,皇族的血液和皮屑都是它們最害怕的東西,他冷冷道:「如果他意外死了,實際陽壽和生死簿上的陽壽差距太大,就會引起上皇那邊的注意,進而派人去查,到時候整件事情就會曝光……包括『那件事』。」

     

      元勛冷冷一笑,露出原始兇殘暴戾的野性目光,「我想你比誰都更清楚,『我』並不是『我』吧?」

     

      紅翅頓了會兒,緩緩道:「大人……您一直是紅翅的主子,過去是,現在是,以後也會是。」

     

      「是嗎?」元勛笑了笑,笑中有說不出的冷冽,「也罷,你這物種奴役性格這麼重,是非大概也分不出來了。」

     

      「大人……,這件事交給紅翅處理吧,紅翅會小心翼翼,在其他人發現前就讓他歸回原位的,請大人把這件事交給紅翅。」

     

      「不用了,我自己會處理。」元勛用手在空中比劃幾下,一道裂縫憑空而出,「我會下去帶他。」

     

      「大人……大人您……」紅翅一臉詫異,這擅自下凡對天庭的諸神來說都非常危險,為了維持天庭與人間的平衡,每個下凡的神祇都會被暫時封印住所有的法力,直至回歸天庭封印才會解除,也就是說,在凡間這些神和人類沒兩樣。「大人……這……這不太好吧……」

     

      況且未經允許擅自下凡也是違反天庭法規的,若被發現會被處以重罰。

     

      「沒什麼好不好的,都是要處理,誰下去沒差別。」閻王元勛在天庭也是出了名的不守法規,完全不把這自古流傳的規定放在眼裡,往往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是上皇眼中頭號頭痛人物。

     

      然而他有能力,辦事效率牢靠,在沒觸到嚴重法規前,那些天庭大老們也拿他無可奈何。

     

      「但……」紅翅還想說些什麼,卻被元勛打斷了。

     

      「別婆婆媽媽了,我說什麼就照做。」元勛從那裂縫中拉出一個黑色龍玉手鐲,那是他創出來收藏貴重物品的地方,他用尖銳的指甲割破自己的皮膚,滴下自己的血液到手鐲上後丟給紅翅,「戴著,我回來前都戴著。」

     

      元勛把玉鐲丟給紅翅後頭也不回的離開閻王殿,紅翅咬著那玉鐲,猶豫著是否該追上去。

     

      但它清楚知道就算它過去了也是於事無補,元勛一旦決定的事情根本無人能左右他,跟隨他幾億年了,它清楚了解他的個性。

     

      看著元勛的背影漸漸消失在眼前,紅翅垂了垂眼,飛到閻王殿上的座椅上,閉上眼,開始冥想。

     

      血色的光芒綻放在紅翅的周遭,四周微風吹起,紅翅的黑色小翅膀微微震著,有股力量隨著空氣緩緩在流動。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