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秋的單戀(3)

我來到一座空中花園,山奈和秋時緯那張合照就是在這裡拍的,看見花圃裡的野薑花,瞬間覺得莫名火大。

害死山奈的他,憑什麼用她最愛的花來悼念她?

我氣得想過去扯開那些花,但卻在花圃前倏地停下了腳步,我聽見貓的叫聲,轉過頭去,那隻也曾出現在山奈照片裡的黑白貓正坐在一旁打哈欠。

空中花園還在、貓也還在,但山奈卻不在了。

又看了野薑花幾眼,就讓它們在這兒吧。

選了張長椅,我再次躺了下來,空中傳來野薑花淡淡的香氣,而那隻貓竟毫不怕生地跳到我身邊,我伸手輕輕撫摸著牠。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我感覺到那隻貓從長椅上一躍而下,幾分鐘後,一陣腳步聲從樓梯間響起,那隻貓又再次跳上長椅。

來人放緩了腳步,來到那簇野薑花前,我睜開眼睛,看見一個女生背對著我看向野薑花。

再次閉上眼睛,聞著野薑花的香味,我忽然想起,山奈曾經告訴過我,野薑花的別名就叫做──「穗花山奈。」

我原本只是在心裡想著,沒想到卻從嘴裡說出聲來。

算了,反正應該不大聲,那女生應該不會聽到。

我還記得當初山奈知道野薑花的別名時有多開心,她說這是秋時緯告訴她的,還說是什麼命中注定,她最喜歡的花,和她有一樣的名字,而且是她第一個喜歡上的男生告訴她這件事。

想到這裡,我的胃忍不住一陣翻騰。

那時候的山奈一定想不到,她最喜歡的男生會害死了她。

「我、我是台灣人,不是日本人……」

一道輕柔的聲音怯怯地響起,原來那個女孩有聽見我的低語,而且還這樣回話,也太愚蠢了吧。

突然想看看那個愚蠢的人傢伙長得怎麼樣,我拉開書包一角一看,原來是那天在河堤多管閒事的女生。

「我不叫穗花山奈,我叫倪苗。」她又說。

「狸貓?」什麼怪名字。

「是倪苗。」

見她正經解釋的模樣,我忽然有些想笑,撐起身體看了她幾眼,是一個長相清秀的女生,一看就是好家庭出生,雖然說話的態度有些小心翼翼,但清亮的雙眼卻炯炯有神。

後來她又多管閒事地問我為什麼制服襯衫沒有繡上名字,就只是忘記了不行嗎?怎麼會有人這麼多事?

可是卻讓我想起了山奈,要是山奈,一定也會這麼多管閒事吧。

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說:「妳很愛管閒事,對吧。」

「並沒有。」她有些生氣。

我在心裡一笑,「例如開學第一天,妳也是如此。」說完我便起身離開。

山奈在日記中提過,她和秋時緯初次相見,也是在這座空中花園裡,也是因為這隻貓。

當時山奈看秋時緯不順眼,秋時緯也看她不順眼。

要是他們兩個人的緣分在當時就斷了,該有多好。

***

那天服儀檢查完畢後,我再次遇見那個多管閒事的女生,她一臉天真地以為特別班就是資優班,旁邊另一個知情的女生則是鐵青著臉。

正常的女生看到特別班的學生以後,多半都是這種反應,所以我很好奇,等到蠢貓知道特別班代表著什麼意思後,她還會這樣態度自然地跟我搭話嗎?

我正想要解釋特別班的意思,此時秋時緯卻靠了過來。

「都聚在這邊,怎麼了?」他掛著笑容,但我知道那虛假的笑容下隱藏著他的愧疚。

你再怎麼自責都沒有用,離開的人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回想起開學第一天,看見秋時緯踏進特別班教室的那一瞬間,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傢伙為何陰魂不散?

「子秋,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當時,秋時緯在空中花園這麼對我說。

「我變成什麼樣子了?你什麼時候了解過我了?」我不屑一笑,這裡充斥著野薑花香,讓我感到呼吸困難。

秋時緯看著我,聲音沙啞乾澀:「我想幫你。」

我正想朝他發脾氣,卻發現他的雙眼雖然看著我,卻又透過我,看著身後的野薑花。

在他眼中,那不是野薑花,而是山奈。

秋時緯的眼睛,不是看著現在,而是看著過去。

剎那間我感到一陣暈眩,我刻意忽視他的傷心。

「離我越遠越好,就是幫我最大的忙!」我撂下這句話就轉身快步離開,他憑什麼比我悲傷?憑什麼比我難過?

我和山奈在一起生活了六年,他只出現在她的生命裡短短三個月,卻永遠帶走了山奈。

他憑什麼還在為山奈傷心?

秋時緯,沒有資格。

回書本頁訂購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