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02 何謂王者?我就是王者!

      兩個連路都懶得走的懶人,才走了沒幾步就不耐煩了,直接用回城捲軸飛回了【圓月盟】總部的所在地。甫踏進總部大門,語翎便聽得一陣刀劍相向的響聲,還有斷斷續續的喝采聲。

      她腳步一旋,直接走向總部內設的PK練習對戰場,果見自家會長幻影月和公會另一副會長靜夜思思正在場上打得火熱;而那坐在觀眾席上、她親愛的姐姐涵兒,則是那喝采聲的製造者之一,正因為情人佔上風而興奮得滿臉通紅。

      她心下了然,但也同時昇起一陣早已浮現的疑問,不由出聲低問:「會長其實並不在意PK分數吧?為什麼每次快被追上時就會開始拼命PK?」

      「睜大眼睛看清楚吧,排行榜第二位的人是誰?」

      乍聞這不同於幽影的淡然語調,語翎霍地扭頭,只見身為【圓月盟】元老會員的金髮男劍客──我就是王者不知何時已走到她身旁,適才的回話顯然就是由他發出的;而她原以為一直伴在身側的幽影,早已不知去向。

      我就是王者,無可否認,這是個非常狂傲的ID,狂傲到他走在路上都隨時可能被圍毆;但語翎亦不得不承認,他的確有狂傲的本錢。

      不說別的,光是他在遊戲裡設定為男性少有的及肩長髮,配上一雙極具尊貴氣息的琥珀眼瞳,還有那套同時具外觀及實質作用的白色貴族服,他就確實具有配得上這ID的凜然氣質。

      而且,他的實力也是無庸置疑的。他在PK排行榜上排行第七,雖不及第一的幻影月,但相比同公會的幽影和靜夜思思,他已算是很強了。

      若真要說他有什麼不足之處的話……大概就是他的個性吧!雖然有外貌有實力,但他實在太跩了,公會裡、甚至是整個伺服器裡,敢於喜歡他的女生也是寥寥無幾──說真的,她真的挺佩服那幾個寥寥無幾的女生。

      當然,原先「跩」這一點是不會太影響他的魅力的,畢竟「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但問題在於,他雖然跩,但卻有一個非常獨特的例外,那就是涵兒。

      沒錯!就是她最最親愛的姐姐──涵兒!

      我就是王者喜歡涵兒這件事,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甚至有傳聞言之鑿鑿地說向來獨來獨往、自傲非常的王者之所以加入【圓月盟】,就是為了親近心上人;而涵兒和幻影月是一對這件事,也是眾所周知。話說回來,語翎對於幻影月能如此公私分明,實在是敬佩得很……

      呃,離題了,回來回來。

      說回王者。當一個男人平日跩得像所有人都看不進眼,把全天下的人都踩在腳底下,卻又把一顆少男玻璃心送到一個注定不會愛上自己的女孩前時,任何女生都知道,這不會是個好歸宿吧!

      開玩笑,玩遊戲不過尋開心,何必把一顆芳心送上去任人踐踏?

      語翎悄悄瞄了瞄我就是王者,暗自搖搖頭。但想歸想,她還是聽從建議,打開PK排行榜的資訊介面。

         PK對戰排行榜

第一位    幻影月          14635

第二位    曲終人散       14400

      她抬頭看向王者。

      「怎麼?還是不懂?」王者扯開一個嘲諷的笑容,極盡奚落。

      她搖搖頭,「我懂。」

      只是覺得你錯了。

      她識相地把後半句話咽回肚子裡,把視線轉回練習場。

      要是PK分數同分,系統就會強制安排對戰,這是系統一開始就設定好的。而【遺憾無限】是怎麼樣的一個公會,曲終人散又是個怎樣的人,每個人都心知肚明。

      她明白王者的意思。他覺得幻影月是為了保護自己的ID,但她卻不這麼認為。

      場上,靜夜思思冷不防被幻影月的罌龍劍砍中,眾人還來不及反應,她便已化為白光消失了;幾乎是同時,涵兒從觀眾席奔了下來,興奮地抱住幻影月,又叫又跳地不知喊著些什麼。

      雖然只有一瞬,但語翎還是捕捉到了,幻影月在接住涵兒前,那宛若深海的深藍雙瞳飛快地閃過了一絲感傷──那是每次PK過後,他必然出現的眼神。

      若僅僅為了保護自己的ID,他不會有這樣的表情。

      她又瞥了一眼王者,卻始終保持沉默,沒再發表意見。

      她知道他不會懂的。甚至,連幽影、寧葉,甚或涵兒都不會懂。

      合上眼睛,腦內突然浮現出那個僅有一面之緣的男劍客,還有那與幻影月同樣深沉的哀傷雙眸。

      狂風掃落葉。她在心裡默唸著他的ID。

      莫名地,她有種直覺,覺得他會懂的。然後,因著這份認知,她悄然勾起唇角,微笑了。

***

[密語]涵兒:小翎,我先下了,妳等下也快點來吃晚飯吧!

      正和眾會員們笑鬧得幾乎直不起腰來時,語翎忽然收到了這麼一個密語。

      她一愣,下意識地看向手腕上可同時顯示現實及遊戲時間的飾物型手錶,這才發現她上線已逾兩小時,晚飯時間已近。

      天淨的人物設定,頭髮、身高等一切自設,但樣貌必然是從現實完整掃描過來的。也就是說,帥哥就是帥哥,美女就是美女,醜小鴨是不可能變成天鵝的。

      甫加入【圓月盟】,她與涵兒幾乎是同時認出對方,卻也同時達成共識──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她們的關係!

      雖然她本身問心無愧,但謠言的威力還是很大的,她並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擠進天淨四大公會之首的【圓月盟】的實力被質疑;而涵兒基於保護妹妹的立場,也相當同意保密的做法。

      因此,除了涵兒的親親愛人、公會裡最最偉大的會長大人以外,並無人曉得她倆的姊妹關係。

      一直以來,她們總保持稍有差異的活動時間,免得招惹麻煩。今天亦然。

      語翎又等了數分鐘,才找了個藉口,緊隨涵兒之後下了線。

      摘下遊戲頭盔,方文翎幾不可聞地呼了口氣,舉步就往樓下的客廳走去。她知道,姐姐定已等候片時了。

      「姊,爸媽今天又去了應酬嗎?」她隨意落在椅子上,幫忙備好餐具,隨口一問。

      「大概是吧……妳也知道,他們的活動每天不同,我也不曉得那麼多……」方文涵邊把義大利麵送上餐桌邊應著,「好了,吃吧!」

      方文翎沒再回話,直接把義大利麵送進口中,姐妹倆一時無語。

      最後是叮叮噹噹的碗盤碰撞聲打破了沉默。方文涵把碗筷放到洗碗槽裡,抹抹手,轉身,預備上樓繼續玩遊戲,但踏上樓梯的動作卻被妹妹的一聲輕喚打斷。

      方文涵奇怪地回頭看了妹妹一眼,隨即回過身,落落大方地重新落座。

      「怎麼啦?」

      「那個……姊,妳知道狂風掃落葉這個人嗎?」她猶豫著出聲,而這份猶豫在看見方文涵眼中閃過的一絲意外時,顯然又更加深了。

      唉,她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但那雙黝黑的眸子就是一直在她腦海裡打轉,陰魂不散啊……

      到底是怎麼樣的事情,讓他連在遊戲裡都不能輕鬆享受?還是……那根本就是遊戲在他身上所添加的枷鎖?

      方文涵也確實詫異。她們姐妹是都有玩天淨沒錯,但妹妹向來把現實和網絡分得很清楚,鮮少向她提及天淨裡的事情;倒是她自己,常有事沒事就給妹妹撥個電話,要她幫忙做這做那的。

      但詫異歸詫異,方文涵還是盡責地回答了妹妹的問題:「我是聽過這個人。」

      方文翎睜著大眼緊緊盯著她。

      「說真的,關於PK榜,我對影月以外的人都不怎麼關心;但他太常來【圓月盟】了,久而久之,連我都知道了他是第五名……」方文涵頓了頓,似乎在斟酌是否說下去;方文翎卻沒留意姐姐略微怪異的神色,只是著急地催促後者。

      「唉,這事原本是不會讓普通會員知道的,但妳是我妹,想妳也不會洩露秘密……」方文涵輕輕一嘆,「他每次來我們公會,找的都是同一個人──靜夜思思。」

      靜夜思思!【圓月盟】的副會長!

      這回神色怪異的換成了方文翎:「她是副會長耶……以前就算了,但現在狂風掃落葉……會長就不怕她……」會變成間諜?

      方文涵擺擺手,滿臉不在乎,但眉梢間卻染上一抹奇怪的尷尬,「靜夜思思每次和他會面都有錄音備份,我和影月都會再聽一次的……」

      「姊?」方文翎納悶。姐姐的神情……怪怪的?

      「好啦!都告訴妳啦!那些錄音……都是他對靜夜思思的告白啦!」方文涵臉頰微紅,顯然很不好意思說出這句話,「唉……要不是為了維護公會權益,我可是一點都不想聽那種東西……」

      方文翎聞言也是一愣,但還是硬著眉頭問下去:「可是,你們就不怕那是動過手腳的版本嗎?」

      「哎呀,不可能啦!」方文翎笑笑,很快就拋下適才的尷尬,「那不是靜夜思思自己錄的,而是幽影。你想,幽影有什麼理由幫她隱瞞?啊,妳還不知道吧?別輕易告訴別人──幽影那傢伙,可是一個頂尖的駭客哦!看不出來吧?」

      「啊……嗯……」無意中得知此消息,方文翎一時反應不過來,只能回以單音階,也沒注意對話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跑題了;倒是方文涵笑了一會兒,率先回過神來:

      「總之呢,狂風掃落葉這個人,說實在的,其實不像是【遺憾無限】的那種小人,但凡事還是小心為上!小翎,我不問妳為什麼要問及他,但我希望妳別跟他有太多牽扯!」方文涵說到最後,美眸微瞇,還頗有幾分長輩的凌厲架勢。

      方文翎遲疑了一秒,才輕輕點了點頭。

      她沒說出口的是──她可以不與他牽扯,但……若命運逼使他們牽扯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