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器調整公告
HOT 書籤功能開放使用啦閃亮星─刁貓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九章:城西之西(3)

「我不喜歡當初你做的事情。」小花說。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你有沒有替那些被你轉移過的人想想?我一直希望的是,有朝一日,你會想出個方式,讓所有的人都不同,而不是把一個人的痛苦換到另外一個人身上而已。只是見你執迷不悟,而且還越陷越深。我的確一度有想要回去找你,求你放棄你現在所做的一切。我也試圖暗示過你。我以為你在Q蛋的事件之後會收斂、我以為你不會對麻醉師趕盡殺絕、我以為……」說著說著,小花也哭了起來。

就在小花哭的同時,我所有壓抑著的,這幾年下來被誤解的情緒全部都爆發出來說:「身為一個麻醉師,想要把痛苦從他人的身上取走,有錯嗎?我的天職不就是在人類的痛苦間去奮鬥著。我始終相信沒有誰可以全拿的,沒有人永遠是勝者。無論這世間的科技再如何的進步,我相信,我的辦法肯定是極限了,疼痛無論如何都不會消失。人類是永遠註定要痛苦的,誰叫我們有一顆大腦,它就是所有悲懼的來源。身體不痛了,說不定心會更痛;心不痛了,肯定又要再失去什麼,譬如說,愛的感覺,不就正在愛得越深,痛得也越深嗎?如果都不痛了,哪裡還來的愛呢。如果一個人覺得錢比較重要,比身體上的疼痛還來得輕微,他可能負債累累,只要可以有了疼痛,他可以去除心理的恐懼和害怕。你知道嗎?當我還是麻醉科醫師的時候,當我還年幼無知的住院醫師時,我看過太多悲劇了。有個病人,我想你也記得這件事。他看見父親太痛苦,把農藥打進父親的血管裡頭,希望可以用最廉價的方式來讓父親脫離痛苦。我相信,死亡的,並不是最可怕、也不是最讓人感到無助的。他們怕的是死前的最後一哩路,你懂嗎?如果我們能移走痛苦,雖然無法治癒疾病了,但是不是有更多時間可以和家人相處、趁著最後在世上的日子,可以去享受這世界的美好,而不是帶著傷痛離去。這些,你不也懂嗎?」

「我懂,但你的方法是錯的!」小花說。

「這些年,我有很多次想要回去找你。但看你越是執迷不誤,我就越生氣。我想要打倒你。我做了很多暗示你的動作,你竟然也什麼都不說不聽不看,你只沉醉在你自己的疼痛世界裡了。而當事情開始失控時,你怎麼沒有想到傳簡訊的是我?怎麼沒有想到要來找我?來跟我說聲對不起!我一直在等你啊!」小花說。

我們兩人都陷入了一種沉默不語。這太複雜了,我無法把這事情解決。再講些什麼也是多餘的。我知道自己走錯、走偏了,但我仍然相信我自己的初衷是好的,是想要改變這世界的。太多的情緒再翻滾著,我問小花一句:「所以?發生什麼事情了?」我仍然相著外頭的世界,或許,我們兩個人暫時離開我們的情緒比較好吧?

小花說她花了很多時間都在研究我的手稿。她說她對我的「特異功能」很有興趣。當時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她就花了很多時間在做這方面的研究了。只是不希望用我的方式來改造這個世界,她希望我忍一忍也是在於說,根據她的研究,假以時日,一定可以找出消滅疼痛的方法。但我的不聽勸告讓她很受傷。好幾年她都不再深入的研究。她加入麻醉師就是為了要讓我生氣,而後來我竟然變本加厲把疼痛轉到W城時,她說她看不下去了,就跑到W城,加入反抗K城的行列裡。她說她這一待就是十來年,她這十來年滿腦子想的,不再是如何把疼痛消除,而是如何讓疼痛無法轉移,她要來破壞這樣的轉移公式。她看著以前對我的觀察、還有自己的發現,就這樣一點一點的研究著。很快地,當W城的戰士們太過於疼痛而不能戰鬥時,她的儀器可以暫停轉移約莫半小時,而這半小時半小時,讓很多人得以休息,也是K城一直打不下W城的原因。

「所以你們勝利的那一天,就是儀器成功的那一天對吧?」我問。小花點了點頭。「對,我們贏的那一天,就是我的儀器成功的那一天。你想不到吧,你自豪的疼痛轉移,也會有罷工的一天。」

「我知道是你,我一直都知道,只是我不願意承認而已。你也知道後來這樣也不是我能決定的。我的公司被佔領,我的技術被盜用,我從來也不曾或不想要這世界變得這個樣子。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我說。

我內心深處知道,這項技術,就要徹底的被消滅了,W城的人重新回到世界,而世界也只剩下W城邦的人,因為所有K城聯邦的人也都會因為承受不住龐大的痛苦折磨,紛紛想辦法結束自己的生病。像是一場殘酷的大屠殺。這些,書上肯定不會留下來。這些,對於W城的人太過痛苦的記憶,他們不要有任何的文字記錄下來,他們也決定不要對K城的人伸出援手,就是要看他們滅亡。

小花哭了,她說她盡力了。這是她能做的。我說,把我寫的東西收好,好好地藏著。裡頭寫著很多我的想法、對你的感情,這幾年來,是我對不起你。我要小花把這些東西收好。因為眼下小花也是救不了我了,雖然她是W城的大英雄,但也是行將就木。小花,你說的:「我很快就要來陪你了。」真的讓我很感動呢。我唯一遺憾的是,這樣的技術,就要從這世上消失了。而什麼時候青黴菌會再次落到培養皿上?再次讓下一個人發現這樣的技術?是我不夠聰明,沒能體悟出消滅疼痛的方法,或許下一個,得到啟示的人,肯定是可以消滅疼痛的。

◎最末章

讀者諸君,這本自傳就寫到這裡頭,就此打住了,我們無從得知敘述者和小花之間究竟有達成什麼樣的協議,也無從得知所有關於《疼痛轉移學》的任何消息,許多學者認為本書應該是當時年代所流傳下來的書籍;也有讀者揣測當時有大規模類似上古「焚書坑儒」的事件發生。這本書也在密碼學家間揭起一股研究熱,他們相信敘述者把大量關於《疼痛轉移學》的操作方式,企圖藏在這本書裡頭,希望可以藉由小花的一念之仁,而把這本書傳給後代。這本書出土的相關研究仍然在進行,但相關的事證,仍需要有更多的文物才加以佐證。歷史學家也指出,如果這本書敘述為真的話,那場大浩劫的空白歷史,也可以得到交代。

而醫學方面,如今我們的麻醉醫學技術已相當發達,幾百年前或許沒有辦法把人體在手術時提供很好的協助,才會有如此的做法。許多當代的麻醉醫師對於「疼痛轉移」感到荒唐和可笑,「是在寫小說吧?」某位醫界大老如此發表對古代醫學的看法。「那是偽科學。」另一位資深的退休教授也是如此。「書中所說的無痛世界,我們早就做到了。」現任的全國麻醉醫師公會會長,是這樣表示的。

而本單位以學術研究的精神和最公平最公正的態度,完整的附上這段似乎是完整的自傳模式,我們不曉得其篇章之前或之後還有什麼,而這本手稿也會由中央研究機構的學者們做好保護之後,再找適當的時間公諸於世。政府決定把裡頭的內容發表出來,希望如果有人家裡有相關的文獻或是家族流傳下來的日記或史跡,也歡迎提供。

上一章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