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話:意料之外

地點:Atlantis

時間:10:15

        一個大問號。

        當我抱著通用語課程的作業在圖書館看見千冬歲時,我心底一片空白只剩下以上那句話。

        「欸,漾漾早安。」

        千冬歲打招呼的聲音把我帶回現實:我正在圖書館,找通用語的參考資料。

        那千冬歲你又是怎麼回事啊?!

        他的桌上擺了好幾本疑似是食譜的厚重書籍,還有一罐罐的茶葉罐和桌上花樣、型式各異的許多茶杯、茶壺,看起來和圖書館實在不搭嘎。

        想了幾秒,我放棄理解他在做什麼了,直接問比較快。

        「早安。千冬歲你在做什麼啊?」

        「我在研究泡各種茶的最佳方式,這幾本書是對傳統日本茶道的研究論文。」

        所以你還外加現場實驗是嗎……

        而且,是那麼無聊去寫泡茶的論文啊。

        「你為什麼要研究這個?」

        我還是疑惑,畢竟我沒有看過我們學校的選課單上有泡茶的課程,向學生找碴或是送學生去死的課程還比較多。

        「……因為夏碎哥說,喝我泡的茶有回到家了、放鬆下來的感覺。」

        千冬歲撇過了頭,不自然的說著。

        說到底還是為了夏碎學長嘛。

        突然很想訪問萊恩對自家搭擋從超級兄控又往上晉升的事作何感想。不過我左右張望了一下,萊恩好像不是隱形,而是真的不在這裡。

        「萊恩他和另一個白袍去作指定任務了,現在不在這裡。」

        「咦,那你沒有任務嗎?」

        「喔,通常週末上午我會空下來,已經維持了好一陣子了。後來想想這樣也不錯,所以就繼續這樣了。」

        「嗯。」

        我想起來了,這一年下來千冬歲週末時都固定會去探望夏碎學長……雖然平常也一直不定時的去就是了。

        其實他已經守候了這麼久了嗎……

        突然發現我好像自己沉默下來了,這樣無話可說有一點尷尬。

        「漾漾,你還記得你第一次到圖書館時許下的誓嗎?」

        『我用真實之言發誓,無論何時何地,我都當你是我朋友而真誠相對。』

        那時,他是這麼說的。

          「我記得。」

        而且那時候也是像現在一樣相對而坐的。

        「因為我把你當朋友才問你。那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和夏碎哥的事是不是讓你覺得很奇怪、很不能接受?」

        在千冬歲的眼鏡下,他向來傲氣而堅定的黑瞳現在卻不安而閃爍。

        唉,看他這個樣子我難道忍心潑他冷水嗎?即使一開始不太習慣,但是我的接受度很高的,不用幾天搞不好就適應了吧。

        而且,我好像有一點……

        「不論是任何種族、任何身分,只要有愛就是擁有克服一切的力量。」我說出昨天辛西亞告訴我的話,千冬歲也抬起頭,視線對上了我「這句話是螢之森精靈武士辛亞的後人告訴我的,而她也是現任妖師首領身邊的伴侶。」

        千冬歲沒有回話,我便接下去作結論。

        「所以就算是曾經敵對的黑色種族與精靈,都因相愛而在一起了不是嗎。」

        我看著他微微笑了下,我回答的應該還可以吧。

        他的表情看起來是和緩多了,不過接著又是一付若有所思的樣子。

        ……他該不會又想到什麼奇怪的念頭了吧?

        「說到妖師和精靈,漾漾。其實我懷疑……」話說了一半又停了下來,讓我完全處於一頭霧水的狀況「不,沒什麼。應該是我多心了吧。」

        「?」什麼跟什麼啊。

        「總之謝謝你,漾漾。你要寫通用語的作業吧,看不懂的儘管問我不用客氣。」

        欸?救星!我看到最閃亮的那顆救星了!

        「謝謝你,我幾乎都看不懂耶,那就麻煩你囉。」

        我雙眼發光的看著救星,拿出一本學長平時看的那種可以砸死人的磚頭書放在桌上。

        「嗯。」似乎心情變好了,他也沒多說什麼就接下我這個很大的「問題」。

        啊,朋友真好。

        因為我的通用語基礎坑坑巴巴比海棉還要空洞不堪,讓千冬歲不得不把文法重頭到尾再說明一遍,但是才說不到一半就快中午了,所以只好先告一段落。

        他教得很認真,讓我不得不聚精會神的學,一個上午腦袋就充實了不少。而他也是越教越起勁,或許是有成就感吧我覺得。

        幸好他泡了很多茶,不然會乾死在那裏吧。

        充實了腦袋以後也要充實一下飢腸轆轆的胃袋,所以我就到學生餐廳裡吃著看起來很正常的義大利麵。千冬歲則是說下午有任務,所以先回去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從各個角落投來的視線還不少……該不會又是來找麻煩的吧?

        我還想平靜的吃點心的說,那就先把麻煩處理掉好了。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來襲者見識妳的狂傲。」

        握著米納斯,我站了起來,說:

        「不管是有事找我、或是針對我來的人都出來吧,否則我就要強迫你們現身了。」

        我還以為會像之前一樣一次衝一票人上來,不過這次只有一些騷動的聲音,然後從屏風後走出了一個人。

        那是一個女孩子。

        看見她出現的那瞬間我小小錯愕了一下,不過直覺告訴我她並沒有敵意。仔細看一下她的臉……奇怪,我並不認識這個人吧。

        她低著頭走了過來,一頭金髮被陽光照耀的閃亮,讓我注意到她的耳多是尖的,有點像伊多他們。

        在我面前大概一公尺的地方她才抬起頭,有點怯怯的望著我。

        「褚學長,抱歉,我沒有惡意。只是……那、那個……」她停頓了一下,深呼吸了一口氣,像是做了什麼重大決定「我是高中一年級B部的娜蒂雅,我喜歡你!」

        啊?

        又是來告白的嗎,怎麼我最近難道走桃花運?

        該不會是桃花劫吧!

        「嗯,謝謝妳。」糟糕了該不會她是什麼反對妖師出現的激進派,打算等一下近距離劈來一刀吧。

        「可以請你考慮和我交往嗎?」

        就像我之前想過的一樣,果然學院的女生也都不是正常的女孩子。

        哪有人進展這麼快的啊。

        我無奈,這種時候該要怎麼回絕呢?如果是我老姊一定可以不留情面的拒絕吧,可是我做不到啊……

        「不好意思,我可能一下子太心急造成學長的困擾了。是不是學長已經有女朋友了呢?」像是看我沉默太久,她接著問。

        我看起來難道像是有女朋友的樣子嗎?

        不過我倒是想到要怎麼回答了。

        「不是的,但是我也有喜歡的女孩了,抱歉。」我努力不讓眼神閃爍,這是真的我沒騙人、這是真的我沒騙人!好了,催眠結束。

        對不起我說謊了,拜託萬能的眾神不要懲罰我。

        「是嗎,果然是這樣啊……」聽起來應該是奏效了,太好了我要回頭吃我可愛的點心──

        「沒關係!學長我等你,我絕對不會就這樣放棄的!請你至少收下我親手做的甜點,希望你能記得我。」她的語氣又變強硬了,害我緊張了一下,幸好她只是要我收禮物而已。

        「嗯……那我就不客氣收下了。謝謝妳,娜蒂雅。」我露出真誠的微笑,終於可以收工了對吧!

        沒想到我這一笑下去,又衝出了一票人。

        「也請收下我的點心吧,褚學長!」

        「我會一直一直等你的──」

        媽呀,這下真的是桃花劫了!

        該死的妖師之力!

        夏碎哥從一早和亞學長出任務之後還沒有回來。

        虧他下午作任務的時候還冒了一點風險求快,就是希望可以早點回來和他見面。

        環顧了只剩下某詛咒體在睡覺的和室,桌上的茶就涼了。窗外也從夕陽餘暉的美麗彩霞轉為星月的舞臺,掛念著的人還在努力工作嗎?不知道他是否安然無恙?

        拿起手機,他好想聽見哥哥的聲音,那個總是在接到電話後笑著要他別擔心、乖乖等等他回去的人。

        但是在工作中接電話是很危險的。心裡有一個聲音這樣提醒他,於是他甩掉了想聽對方聲音的念頭。

        還是發簡訊吧,但是要打些什麼什麼好呢?

        整在想的同時,窗外出現了他用蒐集校內情報的飛風。他放下手機,習慣性的瀏覽蒐集到的畫面以記下有用的資料。

        今天的校園似乎滿平靜的,沒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

        「咦?」他暫停了影像,並下意識推了那沒有度數的眼鏡。愣了一下才發現自家友人成為飛風判斷「有監視價值的情報之一」。

        除了得知這位朋友是妖師的那一次之外,有關他的情報實在少之又少。雖然部分原因是他們常常是一起上課,而飛風不會監視主人周遭的原故。

        但是這傢伙今天早上不是都害他在圖書館嗎,下午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

        好奇的看完影像後他笑了笑,決定把消息傳去當哥哥飯後的笑料,讓他順便放鬆一下心情。

        只是他不知道這個動作最後推倒了什麼樣的骨牌。

        「千冬歲!小心前面──」

        碰!

        ……的樹。我本來是想告訴他你面前有樹不要去撞,但我才說了一半,他就掏出一個三角形的符往前一貼。現在眼前哪還有樹的影子?全部都化成灰了吧。

        要愛惜林木資源,不要隨意破壞啊同學!

        千冬歲一步也沒停下,繼續一聲不吭的走到最前方。

        他好像不太對,是哪裡不舒服嗎?

        「千冬歲這幾天好像有點沒精神,你們知道他是怎麼了嗎?」他剛才還差點去撞樹。

        「漾漾,那不是好像有點喔,是很大點,千冬歲這樣已經好一陣子囉!」喵喵眨著眼,一付難以置信的樣子看著我。

        「所以他到底是怎麼了?」我就是沒發現啊。

        「莉莉亞說他那是戀人缺乏症候群。」萊恩浮出來這麼說。

        「啊?」那是什麼東西?

        「漾漾不知道嗎,亞學長和夏碎學長這一個月來幾乎都在出任務喔。回來的時間都很短很短,所以才會看到千冬歲這個樣子。」

        一個月了嗎,時間過得好快呀……話說最近的確沒有看見學長的樣子。

        「他們兩個是打算拚業績嗎。」我有點無言,作任務需要這麼拚嗎?而且學長太累不知道對靈魂有什麼影響……

        「不知道,但是好像是亞學長一直接任務的樣子。」

        那的確是滿令人在意的,如果我更早知道的話應該也會一直擔心吧。

        不過這個月來我過得可忙碌了。除了回本家訓練之外,還有冥玥找的、幫我增進實戰經驗的任務,這就先算了。五色雞偶爾出現就帶著我到處跑,害我還要幫他收拾殘局,在加上一直有增無減的告白人士……到底是招誰惹誰了啊我。

        我有一種人生蒼茫的飄渺感。

        「夏碎哥最近還被安了一個熊貓紫袍的綽號。」千冬歲終於搭上話題,但是眼神有點渙散「不過我已經把亂取綽號的名單收集完了。」瞬間眼鏡下的眼精光一閃,他露出了散發寒氣的微笑。

        ……這兄弟倆笑起來越來越像了。

        「唉呀,千冬歲也別擔心了。過一陣子學院有活動,高中部的袍級任務都會取消的。」喜歡活動的喵喵這樣安慰千冬歲。

        他點點頭,說:「我還是希望哥能早點回來休息。」

        我也這樣想,操勞一個月就是火星人也太累了。

        「嗯,希望學長們能快點回來。」

        話一說完,我馬上感受到一種力量波動。該不會我又用了言靈了吧……

        在心裡祈禱妖師之力不要發揮什麼奇怪的作用,免得到時候學長知道後把我種掉。

        不過我只是要他們早點回來而已,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像是要反駁我所想的,突然地上展開了移動陣,中央出現了兩個人的身影。   法陣的光讓我一下看不清那是誰,心臟猛然不安的緊縮,有種不好的預感……

        不要、千萬不要是──

        「哥!」

        「學長!」

        千冬歲幾乎同時和我喊出聲,法陣中央出現的是夏碎學長扶著明顯失去意識的學長。

        而兩個人的袍服上染著不明顯、但是大面積的塊塊紅漬,血腥味大肆渲染著空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