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話:延續

地點:Atlantis

時間:09:31

        「褚,聽說昨天有學妹向你告白?」

        從浴室出來,學長就是這麼一句話,害我小小有點錯愕到。

        雖然說賽塔已經把我浴室的清潔人偶拿掉了,不過因為我還是有點擔心學長,所以還是藉口進來看看,畢竟他的靈魂才剛回歸不久。

        但是進來會有一定的風險被打就是了。

        「呃,學長你聽說了啊。」

        某人昨天明明在外面出任務居然還知道這種事,真不知道是黑袍真的太神還是我身邊的人太八卦。

        「夏碎聽千冬歲說的,然後才告訴我。」

        ……看來是後者。

        等等,該不會情報班打聽的範圍也包括私人感情之類的八卦吧?你們這些可怕的狗仔隊!

        我再一次為我渺小如細菌渣的人權默哀。

        妖師也是有人權的啊!

        「看你的表情,你又在腦殘了嗎。」

        紅色的眼又冷冷的掃過來,真不愧是紅眼殺人兔,我只好趕緊陪笑。

        「哈哈……是說學長居然關心這種事啊。」

        「哼,關心嗎,我只是覺得新奇罷了。」

        我也覺得很新奇啊,沒想到這麼衰又號稱邪惡妖師後代的我也有這一天哪。

        說真的昨天那時候我其實有點害怕,因為一般要找我麻煩的人都可以在他衝過來攻擊時先拿出米納斯,可是如果她在我拒絕的那一瞬間說「既然我得不到,那你就去死吧!」然後近距離的暗殺我怎麼辦?

        看來又要開始隨身攜帶護符了……

        「嗯。那沒事的話我要出去吃早餐囉,學長再見。」

                              ※

        出了黑館之後我有點意外,正常來說喵喵她們都會在一樓喊我下去吃早餐,但是今天出現的是意料之外的人─

        「然?你來找我?」

        妖師一族的首領、我表哥白陵然,正站在我面前露出一貫溫和的微笑。

        「太好了,漾漾你果然在。剛才你那位紅袍的友人有留話給你,說他們今天都有任務,所以不能找你吃早餐。」

        任務……果然袍級都好忙碌啊。

        「嗯,我知道了。」

        「漾漾應該也還沒吃早餐吧,和我一起去左商街吃好嗎?辛西亞已經先去點餐了。」

        我點點頭,然便拉起我的手,下一秒我們就在在早餐店了。是說,剛才他抓住我的那一瞬間我好像瞄到了地上好像有什麼紅紅的東西……應該是錯覺吧。

        早餐店裡的裝潢很正常,既使跟原世界比也還是很正常,整體是乾淨明亮的設計,讓我有從火星回到了地球的錯覺。

        「因為怕你不習慣守世界的食材,所以辛西亞和我找了這家店,這裡的食物都是原世界的口味,你應該會喜歡。」

        「謝謝你們!」

        我對然投以十二萬分的感激,太怪或太昂貴的食物我還是吃不下去啊!

        「咦?你們到了啊,快過來坐吧。」

        辛西亞對我們招了招手,我和然便走了過去。桌上是正常的三明治、蛋餅和豆漿。

        「漾漾,好久不見。在主神賜予的光明之下,你似乎又成長不少呢,跟然也越來越像了喔。」

        「呃,大概是吧。」

        辛西亞對我笑了下,突然用有點疑惑的表情轉過去看了看然。

        「然,你身上有血的氣味,而且臉上……」她拿出手帕往然的臉側輕抹了一下,上面沾上了一滴血珠。「發生了什麼事嗎?」

          說真的我也想知道是怎麼回事,到底血是哪來的?!

        「那不是我的血,只是稍微處理了一下來找麻煩的人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他臉上還是掛著無害的微笑,讓我差點就要相信了。

        但是稍微處理、只是稍微處理的話有可能讓血濺到臉上去嗎?

        你做了什麼啊!

        妖師首領果然還是有他可怕的一面。

        接著,我們三個便一起用餐。只是,我有一點沒胃口……

        他們兩個一下分享早餐、一下說情話,真的好閃、超閃,簡直是太陽等級的閃亮。

        只不過我是更閃亮的那個,無敵瓦數的超級電燈泡。

      「你們感情真好……」

        自動冒出這句話後,我覺得學長平時罵的真是太貼切了。

        我是腦殘嗎!

        然和辛西亞看著我愣了一下,害我有點發毛。不過他們很快的又恢復了笑容,閃光也收斂了。

        「抱歉。小玥上次也提醒過我們,要我們不要在單身的人面前太親暱。」

        老姊原來也被閃過嗎。

        「我也不是那個意思啦,只是有點羨慕罷了。」

        然和辛西亞互看了一眼,正當然看起來想說些什麼的時候─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手機又發出了十分驚悚的尖叫,這次聽起來像是被凌虐的淒厲慘叫。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的手機好像越叫越慘了。

        「不好意思,我接一下電話。」

        尷尬的忽略整家早餐店外加路邊行人的目光,我接起了手機。

        「喂?」

        「漾漾,我是千冬歲。你等一下中午有空嗎?」

        「有空啊,你的任務結束啦?」

        千冬歲的語氣和平常不太一樣,感覺有點像是很興奮又故意假裝冷靜,依我認識他一年多的經驗,千冬歲會切換到這種模式多半只會和一個人有關。

        「也沒什麼,只是找你們出來聊天,順便吃個午餐。」

        總覺得我今天碰上的沒什麼都有什麼的樣子……

        「好啊。」

        「嗯,那就中午到白園見囉。掰。」

        「掰。」

        切斷了通話,然和辛西亞罕見的沒有放閃光,反倒是停下了談話望著我。

        「怎麼了嗎?」

        被盯得有點壓迫感,我問完之後就故作鎮定的喝了口豆漿。

        「漾漾,你有喜歡的女孩子嗎?」

        「咳、咳咳……」這是哪裡跳出來的問題呀!「我、我不曉得。」

        「咦,怎麼會不曉得呢?愛情之神不曾對你呢喃嗎?」辛西亞愣愣的眨了眨眼,一付難以置信的樣子。

        「嗯,基本上就是一個你很重視,可以讓你付出一切來換取她的快樂的人……」

        「讓你聽見風之精靈歌頌世界美好的人……」

        「讓你看著她的眼睛就會羞澀,卻忍不住移開視線的人……」

        「沒有,我不認識這樣的女孩子!」

        我趕緊打斷他們,再差幾秒他們大概就要吻下去了。

        「是嗎,真是太遺憾了。」

        有這麼嚴重嗎?妳的語氣好悲慟啊……

        不過我大概可以理解老姊當時的心情了,一直看情侶陷入兩人小世界會讓人從心裡到生理感到不適。

        但是然是我的表哥,所以我一定不會詛咒他們被馬踢的!

        ……好吧,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他是首領,要是詛咒他們,慘的應該是我。

 

      「嗯,漾漾你也吃完了嗎?那我們也該走了。」

        看我吃的差不多了,然便起身準備要離開。想來他應該也不是真的太閒無聊才來找我的。

        我也跟著站起來,說:

        「那個、謝謝你們請我吃早餐。還有……」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那麼,我的心說:

        『然跟辛西亞一定能幸福的。』

        是簡單的言靈,也是強大的祝福。

        一定會實現的。

        然大概也感受到了,他拍拍我的頭頂,溫柔的說:

    「果然先天能力在漾漾身上才最能人放心,純淨而良善的心念可以造就最強大的力量。」

        頓了頓,他的眼眸注視著我,充滿笑意。

        「小玥說得沒錯,你不需要我操心。不過如果有任何困難,白陵本家永遠支持你喔!」

        他們兩人揮了揮手,便如風一般的離開了。

        回到學院後距離午餐其實還有一段時間,不過我還是提早到白園散步。

        早餐吃完又馬上有人請吃午餐,都不運動一下會肥的!

        可能是看我喜歡吃點心的關係,幾乎每次和大家聚會都是以吃為主題,甚至是賽塔、安因、黎沚他們都給過我點心。

        好吃歸好吃,但是這樣一直下去的話……搞不好下次回家時會胖到連我娘親都不認識他兒子了。

        所以我想之後還是找時間多多鍛鍊,反正在這個世界練習永遠不嫌多。

        「漾漾!你也來了啊!」

        喵喵的聲音從後面傳來,不到幾秒後就有人抱住我的手臂。

        「喵喵,妳也先提早過來呀。」

        「對呀,千冬歲好難得會主動找我們出來聊天,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姦情!」

        那個,應該說是不得了的內情吧。妳是跟誰學壞了啊?

        不過我也覺得千冬歲應該有是要告訴我們,不然一般來說用手機說一聲就好了。

        不遠處傳來哼歌的聲音,是一首有著東方古典韻味的小調。不過聲音聽起來好耳熟……

        喵喵也聽見了,我們對看一眼,不約而同的撥開左邊白色柳樹低垂的枝椏。

        果然沒錯……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跪坐在野餐巾上,正愉悅泡茶中的千冬歲。

        他居然在哼歌!

        我真是越來越想知道,到底是甚麼事可以讓千冬歲開心成這樣?

        還是說同學你其實根本就不是千冬歲,是火星人披上人皮,然後要設這場鴻門宴抓我們去作生化實驗?

        ……好腦殘的推論。

        啊,對了。學校裡本來就都是火星人了嘛,哈哈哈哈。

「千冬歲,我們到了喔!」

        喵喵喊住千冬歲並用力的揮揮手,然後就小跑步跑上前去,我也跟著走了過去。

「嗯。萊恩沒有和你們一起嗎?」

        千冬歲臉上掛著看起來就是很開心的微笑,雖然是很好看沒錯,但是會讓我聯想到夏碎學長的陰影微笑法。

        「我到了。」

        萊恩瞬間在我旁邊顯形,他和空氣同化的技術還是一樣的好,好到連氣息都查覺不到。

「那就請你們自己找個位子坐下吧。」

        千冬歲說完便倒了茶給我們,一旁還有六人份的三層便當……看起來很貴,非常非常貴的那種,害我很想說你今天是砸下重本了嗎同學。

        還有,為什麼是六人份?

        就在我還在考慮要不要先喝一口茶的時候,千冬歲就自己先發話了。

「我就不拐彎抹角的說了──夏碎哥和我決定開始交往了!」

        咳、咳咳……

        還好我沒有先喝茶,不然現在一定是一秒就噴出來與大地共享了!你是憋這句話憋了多久了啊老大,不要那麼直接啦!

        但是我看了一下萊恩和喵喵的樣子,我發現驚訝的人好像只有我一個。

        果然是火星人。

「恭喜你,千冬歲!夏碎學長終於想通了嗎。那你要不要搬到紫館去住?這樣就算是要……也很方便喔。」

        又來了,你們這群人的「……」怎麼都那麼富含深意呀?

        而且,千冬歲居然還臉紅了。

「喔,難怪你今天早上在收行李。」萊恩用「今天天氣很好」般的語氣落井下石。

「我、我們只是精神上的交往,不會作太過份的事的!再怎麼說他還是我哥……」

        間接的承認了喵喵和萊恩說的話,千冬歲故作鎮定的喝了口茶。

「喔,紫館的造景和佈局都挺不錯的。應該很適合新婚夫妻。」

        啊千冬歲抱歉了,我本來是想幫你化解一下尷尬的,結果還是推了一顆隕石到井裡去了。

「漾漾!」

        他現在甚至連耳根都紅了,不知道為什麼害我有種想大笑的衝動。

        糟糕,我又變邪惡了哈哈哈──

「歲,我回來了。」

        抬頭一看,赫然看見不知道什麼時候到的夏碎學長穿著紫袍,後面跟著穿著黑袍的學長,應該是任務剛結束。

        夏碎學長摘下面具後走了過來,臉上還是帶著平時的微笑,輕輕的揉了千冬歲的頭後就在他身邊坐下。

        「哥,任務怎麼樣,沒有受傷吧?」

        跟我猜的一樣,果然他是問這個。基本上千冬歲他老大最擔心的就是他哥受傷。

        「沒事的,因為才剛結束療養的關係,所以公會派的任務還不會太重。對吧,亞。」

        夏碎學長一說,我才發現學長還是站在剛才那裡,只是換了一個動作靠在樹邊,看起來也沒有要過來的意思。

        「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去黑館了。」

        沒有搭上夏碎學長說的話,學長我行我素的拋下一句話就離開了。

        那他幹嘛要過來?

        黑袍的思路果然不是我這個小小人類能理解的。即使是妖師也一樣,嗯。

        「學長怎麼了嗎?」

        打破沉默的是喵喵,她眨眨綠色的眼睛,也是一臉不解。

        「亞他最近不太對勁。」夏碎學長舉起杯子喝口茶,才繼續說下去「他這一陣子比平常還要更不說話,除了必要溝通之外幾乎不開口;此外情緒也不太穩定,今天又更明顯了一點。」

        「學長不是平常就差不多是這樣了嗎?」

        我疑惑,明明我看都還挺正常的說。

        千冬歲搖頭,然後說:「情報班也有風聲,最近學長推掉任務的比率上升了百分之二十八點七,另外任務缺失的被彈劾次數在本月也有顯的增加。這點如果你問巡司的話應該會更清楚。」  

        ……你們情報班的風聲還真詳細。不過你漏了一項,就是這種事我姊一定不會告訴我。

        「總之,褚你也多注意一下,畢竟情緒對靈魂的影響力很大。而且他是第一個被喚醒的精靈,我們都無法知道會造成什麼後果。」

        他知道自己這一陣子的情緒不太尋常。

        有時是騷亂不安,有時是莫名不悅,少數平靜的時刻卻又不得不陷入憂鬱,但是他也摸不透自己的心緒。

        像是有什麼牽動了他的情緒一樣……

        而今天,他終於找到了牽動他情緒的因子,但是他卻一點也不能為此感到高興。

        那個因子,是一個同時有柔和與堅韌、複雜而單純的特殊存在。

        他曾為他的事而勞心、為他的迷惘作導引……

        最後,也為了他的笑容而心悸。

        聽見了自己與平日相同的冷笑聲音,但是嘴角的冷弧恐怕帶著幾分淒楚吧。

        誰會猜到他,冰與炎的殿下,居然會喜歡上自己代導過的笨蛋妖師學弟。

        但他無法為了察覺這件事而恢復平靜,只是陷入了更深的困擾。

       

        精靈族面對自己喜愛的事物不會過份強求,而是默默的欣賞、靜靜的守護,一切聽從主神和無盡時間的安排。

          而獸王族的習慣,則是永不放棄的追尋,靠著雙手去掠奪所愛。

          那麼,介於兩者之間的他又要如何選擇?

        他只知道自己無法就這麼平靜下來。

        任由銀白帶著一簇紅髮被窗邊的捲起又落下,他已經無力再多想。

        既然他已經無法在安逸中尋求平靜,那就往忙碌中尋求痲痺吧。

        感謝收藏鍵閱:)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