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1 海市蜃樓(1)

Chapter.1   海市蜃樓

我所擁有的,只不過就是海市蜃樓般的存在與虛無。

炎炎夏日,經過一場午後雷陣雨的洗禮而略顯清爽,流淌在天空的淡藍色十分愜意,宛若湖水清澈的一抹潔淨,優美宜人,為都市裡奔波忙碌的人們,增添幾分能佇足下來休憩的小確幸。

教室內只傳來紙筆唰唰的書寫聲及蟬鳴,靜謐的氣氛彷彿融合在空氣停滯不前,一分一秒似度日如年長久,直至時針悄然轉到四點,清脆的鐘聲在耳畔響起,我才驚覺五十分鐘就這樣過去了的事實,三段最後一科考試也正式結束,即將迎接暑假的到來。

匆匆遞出近乎空白的卷子,此刻腦子也如同我填寫上去的答案一般。

空白。

同學一個個交完考卷,隨即收拾書包,淺笑著相約待會放學要去附近逛街、吃晚餐,抬眸看著眼前的人群,三三兩兩的結伴走出教室,微風透過窗戶輕巧得吹起窗簾,飄揚似裙擺飛舞,也颯颯打在自己身上,縱使是盛夏,我卻感到如寒冬刺骨,唯獨一人獨留原地,以為早已習慣的心,還真有些難過。

她們說,我太冷,孤傲得像隻不願低頭的野狼,即使一人面對風雨,也絲毫不會有意願去求於朋友。

她們說,我不重視她們,殊不知我才是最珍惜這段友誼的那一個。

怎麼會看到,為了回訊息在馬路上奔跑,急忙跑回家的我。

怎麼會知道,為了妳們的煩惱,茶不思飯不想,整日思考只為想要盡早解決的我。

怎麼會了解,那個每天在妳們面前強顏歡笑,只是不想讓妳們擔心的我。

又怎麼會懂,看著妳們總是微笑走在我前面的身影,忽略漫步在背後的我。

「夏悉,妳不喜歡和我們在一起就不要勉強自己了。」

也許這一切,早就在她們將我排除在外的那一天起,都不一樣了。

走在半路,手機在百褶裙口袋內的震動引起我的注意,滑開綠色按鍵我將手機靠在耳朵旁,佇足在琳瑯滿目的甜品店前垂涎三尺。

「喂。」我悶哼,左上排第二個草莓水果塔看起來好可口。

一顆顆新鮮的紅色草莓裹著糖衣,甜蜜地躺在烤的焦脆的酥脆塔皮,上頭灑上糖粉,熱量雖高可看到每日限量供應又忍不住想嘗試。

沒辦法,女人天性對下殺、打折、限定、獨家此類的標語沒轍。

「記得今天晚上去補習,明年就要考學測了,晚餐自己去附近的自助餐廳買。」媽媽炒菜的滋滋作響隔著冰冷的聲音發出,我走進店裡向店員指向那塊派,再用食指比一。

「我知道了。」掛上電話,他也細心的包好甜點等我結帳,外包裝設計得很精美,印上巴黎鐵塔、凱旋門、香榭大道等精細的建築物,獨特的花紋在外圍勾勒出迷人的弧度。

法國,從小以來我一直憧憬的一個國家,如果真的有機會,我也想去那裡走一遭,望著塞納河悠閒得喝咖啡、親自去有著美麗典故的艾菲爾鐵塔欣賞一回,據說那是艾菲爾先生為了弔念過世的愛妻而產生的創作理念。

只為了想在最貼近天堂的地方訴說對妻子的愛戀與思念,真美。

就算沒有家人的祝福又如何?只要有深愛彼此的兩顆心便是最大的幸福。

付完錢我提著草莓派往補習班的方向邁開步伐,最後停在對面的公園。

小心拆開精緻的粉色緞帶與包裝,我拿起叉子切了一塊放入口中。

綿密的草莓醬與鮮豔草莓,和酥脆的焦糖餅皮入口即化,裡頭冰涼甜蜜的香草冰淇淋在嘴裡融開的瞬間,香甜美好的滋味在舌尖上打轉。

我毫不遲疑,一口接著一口吃下肚,不一會兒只剩下殘留奶油的空盤。

又在長椅上發呆了會,我看眼手錶,補習的時間也快結束,我將包裝紙小心翼翼的摺好收進書包,紙盒及叉子扔進垃圾桶,緩慢爬上通往補習班的階梯。

「今天是最後一次唷,不能再幫妳這樣偷偷打卡了,被發現我會被Boss和妳的家長罵死的,我還要薪水啊!」

管芝琴艷麗的迷你裙奪走許多男生的視線,直至看到她身上工作服的背心才失落的嘆氣離去。

她丟了我的上課卡到手中,順著拋物線我精準的接住,看來她應該有幫我刷過。

「好嘛對不起,今天才考完試我很累呀。」我纏上她的手臂撒嬌,即使彆扭還是佯裝自然。

「之前要妳做的歷史筆記呢?這次Boss托關係從妳學校抓校排第一來打廣告,幸好他人不錯,我最近和他打好交情,他說他願意幫妳看筆記的修改內容欸,改天我再去問問他,也許可以幫忙安排課後輔導之類的。」

管芝琴撥了撥她新燙的淺棕色大波浪,玩弄左手精緻的法式指甲,粉底白點黏上蕾絲和蝴蝶結的可愛造型,與她妖豔的形象有些不搭。

「在這裡,」我打開黑色的側書包,內頭空蕩蕩的一目了然,我把一本白色筆記本交到她手中,「哪個校排第一?」

我想,大概只是個貪色的天才吧。

「祁琰呀,不會吧妳連妳們學校的風雲人物也不知道?他挺強的啊,會打籃球又會彈鋼琴還是吉他什麼的,我忘記了,還剛卸下學生會長的身分欸,他是高三一班的,真的不知道?」

管芝琴驚呼,瞠大她那雙戴著藍色放大片又貼上厚重假睫毛的眼睛,誇張的摀著嘴,「可是他說他認識妳啊!」

「誰知道,還有什麼事嗎?我要走了。」我蹙眉,實在很討厭她總是做作,裝出那樣的表情,很假,令人噁心。

雖然我也沒真實到哪去。

不知不覺竟聊到快九點,太晚回去媽媽又會起疑,我有些不耐煩,想隨便找個藉口回家。

「啊對!」管芝琴彈下手指,踩著十二公分的高跟鞋跑進櫃台,拿出幾張印著如螞蟻般細小文字的說明書,「因為你們現在要專心準備學測,主任為了讓你們放鬆心情,在暑期課程裡安排一天去山上烤肉,簽名同意書我先簽好了,反正妳父母一定不會答應吧,到時要不要去妳再看看。」

我點頭接過那堆說明,看也不看便背起書包打算離開。

「對了,偷偷說這次祁琰也會去,班上一堆女生因為他都要去欸,如果妳要去的話,我負責分組的可以推妳一把哈哈。」她擠眉弄眼衝著我笑的曖昧,抹上紅色口紅的雙唇一張一合。

瞬間,我聽不見世界的任何聲音。

「嗯,我要去。」只不過是去散心,和誰一起也無所謂。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