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一定是瘋了

有時候,自己會做出一些令自己訝異的瘋狂舉動。

每個人都有這個時候吧?

只是現在做的這件事,在這個場合好像不太恰當就是了...

我,羅德耀,28歲,曾在便利商店、各速食店、餐廳等待過。

目前的工作是已經做了快一年的房仲。

至少此時此刻還是。

我冷冷的望著摀著鼻子哀號,年紀與我相仿,正跪坐在地上的男子。

拳頭上滴落而下的液體,不知道是他的口水還是鼻血,不過卻提醒著我剛幹過的好事。

而在他身旁非常慌亂的短髮女孩正努力的挖著那沒格調的粉色包包。

可能在尋找著紙巾吧?

而把我拉回現實的,是眼前那位嘴裡傳出來的咒罵聲。

更確定了眼前的畫面,不是平常我心裡咒罵客人時的想像。

聽著那些詛咒般的字眼,心裡反而陷入了另一種寂靜。

「她都不怕我接著打下去嗎?   還是因為我現在停止行動了,所以她篤定不會再有第二顆拳頭往她臉上招呼?」

像是在逃閉現實的,腦海裡反覆的思緒不是處理眼前,而是更跳脫著的方向。

確實的,我也沒有打下去。

畢竟暴力獲勝的人,就是輸家。

又或許這社會一開始就注定了誰是輸家。

接著上演的是那女孩播完手機後,幾個同事出現把我架走的畫面。

啊!還有回家前主任指著我鼻子,叫我滾蛋的一些話。

說真的你問為什麼打他,我也有些忘記前因後果了。

只記得從開始介紹房子時,無緣無故的拿我開玩笑開始。

從開玩笑到惡意的語言攻擊,其實界線比想像中來的模糊。

事情就從我臉上的笑容凝固後開始的。

或許人家有錢,又或許某方面的錢事權勢不如人家。

或許種種因素令我產生了些自卑感。

一些生活上一直面對的事情,那不斷堆積的負面。

最後在那些尖酸刻薄的話語前。

薄如氣球的外皮。

你問有人這麼白目嗎?

出來這幾年,也遇過了一些人,只能說,什麼樣的人都有。

接著就是處理、和解,然後賠上了這幾年銀行存的那些數字。

事情告一段落後,他最後離開時嘲笑的那句話,反而沒想像中的令人難以接受。

也或許經歷了這些,讓心中某部分已經向這社會妥協了吧。

接著休息了快一個月,直到老媽幫我報名了一個,聽鄰居家的誰誰誰介紹的夏令營。

什麼立志營的。

還聽說許多政商名流都曾參加過。

在這之前,是絕對不會參加這種團體的。

但已經有些疲憊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卻上了這班車。

七月一號,正式出發的早上。

上了車,隨便找了個後面點靠窗的座位坐下。

沒停幾次,這輛車竟然近乎客滿了。

「嘿!   你好!」一位黑黑瘦瘦的男生很親切的跟我打了聲招呼,行李往上面的行李架一塞,便坐到了我身邊。

我禮貌性的點了點頭,表示回應。

接著他塞起了耳機,自顧自的聽起了音樂。

在這鬼島,只要夏季一到,就算是車內的冷氣再強,望著窗外近乎變形的柏油路,也感受的到這酷熱的威力。

就在我胡思亂想了不知道多久,車子猛然一顛,前面傳來司機的大嗓門嚷了一句,隨即被大家交談的聲音蓋了過去。

跟隔壁的黑瘦子互相交望了一眼。

接著他把耳機拔下,便離座向前去。

這時我才認真的環顧起四周,車上的人有男有女,年紀從看起來像高中生的到四五十歲的大叔都有,而我們好像已經駛入了深山,仔細觀察可以發現這條路上,旁邊已經沒有路燈了。

取而代之是一眼望不盡的樹林。

「發生什麼事了?」等到他回來我馬上問了這句。

「好像是前面橋壞了,車子過不去。」

他剛回答完我,前面就傳來剛剛自稱為領隊男子爽朗的聲音。

那男子名叫湯清,是這活動社團的資深成員。

「各位師弟,前面的橋因為前陣子颱風的關係正在修繕,但旁邊部分還是可以行走的,請大家拿起行李,讓我們走完最後的這段路,可能是神明在考驗我們這一期吧!或許我們這期特別的受到上天的注意哦!」

聽完了這段話的我像是被澆了桶冷水。

誰跟你是師兄弟了?   這該不會是什麼宗教的類型的活動吧?   DM上寫的很正常啊!

看著身旁慢慢起身的人們,不禁想著,如果不站起來,車子會不會把我載回去?

但胡思亂想的我,還是把行李提了起來,跟著走了下車。

邊走還邊想著,會不會有人跟我一樣,提出在這種氣氛下看似可笑的問題。

一直等到遊覽車揚起離去的灰塵,才開始後悔自己的懦弱。

「好!我們開始列隊!兩個人兩個人一起走,畢竟這已經是山裡了,大家請記好身邊人的樣子,別走散囉!」

語閉,隊伍開始緩緩向前進。

那黑黑瘦瘦的傢伙也很自然的走到了我旁邊,我們倆並著走。

「我叫劉銘祖,劉備的劉,銘謝惠顧的銘,祖先的祖,你呢?」

「我叫羅德耀。」

「呃...」他聽了我的回答,傻楞楞的看著我,好像等著我接下去解釋似的。

「道德的德,光宗耀祖的耀。」被盯的沒辦法的我,只好解釋了一下。

聽我說完後他露出了笑容,像是黑人牙膏廣告的那種,不過他牙齒黃黃的,倒似不適合拍牙膏廣告便是了。

「你為什麼會來參加這個?」他接著問。

「因為我揍了客戶...」

「啊?」銘祖張大了嘴巴傻看著我。

「那你咧?」

「聽說來這裡後會變的很厲害,就報名來了,而且聽說他們挑人很嚴格,沒辦法隨便進來的。」

他看起來很興奮。

但我怎麼完全不知道還有審核這回事...

「你剛說的揍客戶是怎麼回事啊?」銘祖饒有興趣的問著。

饒了我吧...

就這樣跟他有一句沒一句的扯著,也到了我們的目的地。

是一個看起來很像廟寺的地方。

但相較於平常的寺院,這裡顯得樸素多了,梁柱上沒有許多華麗彩飾,屋簷沒有些花俏的雕刻,就像是武俠小說裡面描述的那種古樸的古寺。

有些斑駁的巨大梁柱,整個建築籠罩在褐灰色的氛圍下。

就先暫且稱它為寺廟吧。

進了大門後,馬上有兩位魁梧的壯漢來迎接我們,並引領我們去一間很大的倉庫。

「好了,大家接下來把行李都放這兒就行了!」倉庫門口傳來湯清的聲音,接著他繼續向大家解釋著「接下來的活動,食衣住行都為大家準備好了!請帶著內衣物跟必備藥品就好。」

怎麼聽起來像是電影裡還是小說情節的苦行,還是秘密集訓之類的?

但感覺挺有趣的?

接下來意外的是,每個人分配住宿的地方,竟不是幾個人住一間房,也不是一人一間房,而是後面有一整排的小木屋。

一人一棟...

更令我瞠目結舌的是,往這排房子望過去,後面經過一個下坡,竟有著座規模看起來不小的村莊,還有許多的村民在進行著日常活動著。

意外的,沒想過在這國家,這樣的深山裡還有著這樣的地方。

外面晰啦嘩啦的開始下起了雨。

其實小木屋裡面構造也很簡單,就睡覺的房間、浴室,還有間看起來像交誼廳的房間。

就簡單的桌子、椅子,沒有電視,沒有電話。

唯一有著科技痕跡的就頭頂上的黃色燈泡吧!

連燈泡都像是上一世代的那種黃色圓形大燈泡。

蟲子在昏黃色旁盤旋著。

明明是夏天,但從一進廟門後,就感覺不到半點暑熱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一切的一切,都讓一種名叫不安的東西在心裡快速滋長著。

我不斷的想著各種理由安慰著自己。

「叩叩。」

直至門口響起了敲門聲。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