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 楊雪昕搞的鬼

燠熱的夏天,毒辣辣的陽光、被曬熱後的柏油路汨汨往上冒的熱氣讓人更能感覺到午後的熱力。

楊逸凡兩隻修長的拇指在黑莓手機的鍵盤上飛舞,在寫好了一個郵件之後緩緩地放下手機,提起了桌上的黑咖啡呷了一口。

原本香濃的咖啡因為已經放涼了所以味道有點變了調,酸得教他直皺眉頭。

縱使咖啡廳裡的空調一點都不弱,卻仍然沒法紓緩在心間驟然提升的溫度。

他黑目低垂,看了一眼浪琴錶上所顯示的時間,額際的青筋跳動,下一刻他召來侍應結了帳,拎起了西裝外套準備走人。

頎長挺拔的身軀剛出了門口沒走兩步,突然被一抹米白色的身影直直撞上他結實的胸膛,他意料不及,對方卻在撞到他的下一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極速後退了幾步,緊接著的是一道細如蚊蚋的聲音。

「對、對不起。」

他有些愕然,原本想到人家也是不小心撞上他的,只能說對方太冒失,可是偏偏他當下心情不好,正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他的視線卻對上了後頭一雙笑得彎彎的美麗黑瞳。

美眸的主人一身純白洋裝,貼身的剪裁讓她看起來婀娜多姿,精緻的五官在她白晢的小臉上顯得尤其配合,此刻的她笑意盈盈,正在用修長的手指轉動套住車匙的匙圈。

「嗨,要走了嗎?」美女的聲音輕柔,語中的笑意未減,面對男人明顯的怒意沒感到一絲驚慌。

乍聽美女的聲音在自家的後頭響起,剛剛的那個冒失鬼猶如看見救星一樣,立即回首露出釋然的表情。

楊逸凡的注意力全盤被美女奪去,他看也不看那個撞得他胸膛有些發疼的女人,僅是瞇起眼審視著後頭笑得很燦爛的女子。

「妳以為我們約的是幾點?」男性嗓音如此的低沉悅耳,當中卻摻雜著毫不掩飾的不耐煩,「楊雪昕妳究竟在搞什麼鬼?」

「搞什麼鬼?」楊雪昕的美目眨眨,依然沒有被他鐵青的臉色嚇怕,美麗的小臉上依然保持笑意,她那雙踩著細跟高跟鞋的修長美腿步前了幾步,柔若無骨的小手摸上了冒失鬼纖細的肩頭,像獻寶一樣將她往前更推向了男人一點,「我之前不是說要給你介紹一個人,就是她,杜千瑀。」說完,她未有理會男人的反應,側過頭靠近杜千瑀,溫聲地補充:「他就是我的哥哥,楊逸凡。」

乍聽楊雪昕的介紹,杜千瑀杏眼圓睜地盯著面前的男人──身穿著合身手工西裝的他身材非常地高大挺拔,臉的線條則是菱角分明得如刀削過一樣,顯得特別剛強,深邃的五官刻在他男性的臉上,濃眉黑眸、挺鼻薄唇,像是個從雜誌走出來的模特兒,而跟楊雪昕站在一起的時候兩個人在陽光的襯托底下美得像幅畫一樣。

「你、你好!」她無由來地覺得緊張極了,但基於禮貌也彎下身向他做了個九十度的鞠躬。

他冷眼凝視著面前的杜千瑀,小個子的她站在穿著高跟鞋的楊雪昕旁邊矮了大半個頭,不像楊雪昕一樣一身洋裝,此刻的她穿著一條吊帶的墨綠色碎花長裙,上頭套了一件米白色的縷空流蘇的背心,腳下踩著平底的束帶涼鞋,肌膚白晢晶瑩而雖然小臉上脂粉未施,五官還算得上是清秀可人,那雙烏黑而靈動的大眼睛更是讓凡人看見就想憐──只可惜他不是凡人而是楊逸凡。

他始終沉默不語,在知道這個女人是楊雪昕想要介紹的對象之後,他自動將這個女人跟麻煩兩個字畫上等號,他亦開始猜想剛剛杜千瑀的那一摔其實是想要向他投懷送抱。

「還想說給你們介紹介紹,不過你們好像事先已經打過招呼了?」見楊逸凡不說話,楊雪昕饒富興味地問道,暗示自己沒有錯過剛剛杜千瑀整個人撞進他懷裡的那一幕。

「妳是指她向我投懷送抱的舉動?如果妳覺得這等同於打招呼,那麼我們確實是已經打過招呼了。」

「投懷送抱?」聽到他這麼的詆毀自己,再膽小的杜千瑀也禁不住低呼出聲,急急開口為自己的清白辯護,「剛剛我是不小心踩到裙擺才會不小心撞到你的,然後我就馬上退開道歉了,才不是投懷送抱……」話說到最後,她的聲音在他灼熱的視線下逐漸消失。

在楊雪昕長年的耳濡目染之下,杜千瑀對楊逸凡可是很有幻想的,憑藉著楊雪昕的話語,已為楊逸凡建立了不少威望與敬愛,但是面前這個男人臉色鐵青,高大的身軀文風不動,巨大的身影籠罩著她,為她帶來了莫名的壓迫感,下一刻,她如同受驚的小動物一般,膽怯地躲在楊雪昕的背後,只露出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索性拿好友當擋箭牌。

杜千瑀見他如見鬼一般退避三舍的反應,讓楊逸凡擰攏眉峰,目光瞟向笑容得特別燦爛的楊雪昕身上。

「你這是什麼鬼表情?你這張臉嚇到小千了。」楊雪昕鮮少地皺起秀眉,伸手拍了拍杜千瑀的背心以示安撫,「我哥平常不是這樣的,可能這幾天MC到心情不好,妳別介意。」

「楊雪昕!」一聽見那張嘴又大放厥詞,楊逸凡低喝了一聲,嚴正地警告她,「我不需要妳介紹什麼人,妳別再打什麼歪主意。」講完,沒有等到楊雪昕的回應,他就邁步往自己的座駕頭也不回地走去。

目送哥哥的身影離去,楊雪昕的唇線上揚,並沒有把他的說話放在心上。

別再打什麼歪主意?她楊雪昕腦袋裡的歪主意可多了,肯定是超乎楊逸凡能想像的程度,她哥的性格她可是最清楚了,就只會嘴硬,又不會真的拿她怎樣,她究竟怕什麼了?

「昕昕,妳哥是不是討厭我?」就在楊雪昕正在盤算下一步該怎麼行動之時,杜千瑀有些怯懦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

「傻小千,怎麼可能?」她看著杜千瑀有些失落的小臉,按捺不住的伸手去揉亂她的棕髮,「就說他MC來了,不過也許是天氣太熱了所以心情不好,那傢伙一向都不耐熱,好啦不要再說他了,妳肚子餓了吧?這家咖啡廳的蛋糕超好吃的,我肯定妳會喜歡。」

「真的?」杜千瑀這妮子嗜甜,一說到蛋糕就雙眼發光,全然忘記了剛剛楊逸凡對她的冷言冷語。

「我什麼時候騙過妳了?」看見她閃動著光芒的烏黑大眼,楊雪昕笑得尤其燦爛,她這個好友就是特別易拐,面對甜點就更是沒轍,看見她那毫不掩飾的期待,她的腦海閃過一道靈光,「小千啊,妳別被我哥的臭臉嚇怕,其實他只是比較怕生。」說楊逸凡怕生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但是杜千瑀卻從來都不質疑楊雪昕的話。

「是喔?我還以為是自己惹他討厭了,還好不是。」杜千瑀鬆了口氣,聽了好友這麼才比較舒心了一點,「如果說他是怕生的話,我是很能理解的,畢竟我也很怕男生嘛。」她憨笑道,似乎也想不起楊逸凡也是一個不節不扣的大男人。

儘管杜千瑀從來未曾跟楊逸凡碰過面,但身為兄控的楊雪昕總是三句不離他,讓她也開始對他有些不切實際的幻想,甚至在心底暗暗的崇拜他。

雖說初次見面不很美好,但是一想到楊逸凡只是因為怕生,而不是討厭她,她又重新振作起來了。

「就是嘛,等你們熟稔起來就知道我哥有多好了。」她意味深長地說道,可是沒機心的杜千瑀聽不出丁點端倪,「對了,我哥認識很多頂級的甜點師傅、又知道很多隱世的甜點店,以後可以叫他帶妳去嘗嘗。」

「好啊好啊!」一說到又有好吃的甜點,杜千瑀馬上點頭連連表示贊同,只差沒有拍手叫好,爾後,她才醒起什麼的咬了一下唇,有些苦惱地道:「可是我不知道怎樣才能跟妳哥熟稔起來耶。」她對男生最不在行了,平常跟男生說話都要結巴了,更何況面對的是如神祗一般的他……想起他冷峻的俊顏,她的心跳赫然加速。

「我會幫妳的,有我在這裡還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

聞言,杜千瑀只覺得特別感動,她朝楊雪昕咧起大大的笑容,卻始終沒有發現楊雪昕眼中一閃而逝的精光。

待續

有沒有覺得楊雪昕熱心得太過分了?根本是一副看好戲的節奏……可是傻小千就是單純得毫無自覺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