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聖誕快樂。.Merry Christmas:

◎黑的籃球衍生,火黑cp。

◎有許多對話。

◎聖誕節賀文。

◎黑子&火神高中畢業後第一個聖誕節。

◎當然還是有自我設定啦。

◎以上都ok就看下來吧,謝謝。

--

      通話中。

      「黑子,Merry   Christmas!」

      「聖誕快樂,火神君」

      「……」

      「……」

      「New、紐約天氣很冷,日本更冷轟……」火神開了一個話題,還用了可愛的尾音。

      「嗯,上星期降下今年的初雪,這陣子天氣一冷就會飄下細雪。火神君在美國也請穿暖活一點,以免感冒了。」黑子還是一如往常的語調,給了一個句點。

      「……對不起……」

      「火神君為什麼道歉呢?」

      「我、我……對不起。」

      「……你那邊時候不早了,請早點睡吧。」

      隱約的嘆息聲在話筒間。

      「黑子我搶……」

      火神說到一半被黑子強行截斷。

      「火神君,我對那個女孩和對其他人都是一樣,不用對我說對不起,你應該要對那女孩說才是,讓對方因你而哭泣了。」比起聽著無謂的道歉,黑子對火神的行為只有疑惑與不解。

      「為什麼呢?」語調不再平淡,不激烈但充滿無奈的問:「這段時間我實在無法理解火神君你,如果不喜歡人家,為什麼要在對方面前表現追求她的舉動,女孩子鼓起勇氣告白之後又一聲不響回美國,你這是要女孩子該怎麼辦?」

      「……」

      「火神君,這不像你。……我有點生氣。」

      應該是非常生氣吧,火神想。「對不起!」他再一次道歉。

      「……我說了,你不該對我說對不起,你應該跟那個女孩說。沒辦法當面說好歹打個電話告訴人家你的想法,你這樣……是在戲耍認真跟你告白的她,還是聽你煩惱努力幫你的我呢?」

      「我……」

      「算了。」黑子阻止火神說下去。

      「黑子!我……」

      「我說算了!」黑子再一次阻止。「反正火神君的感情……我不該多做評論,嗯。所以火神君……要在美國讀大學?怎麼不一畢業就過去,還在日本多待了幾個月?」

      「我、我……」

      這次黑子等著,火神卻沒再開口,話筒又只剩呼吸聲。

      黑子雙肩無力,火神沒有什麼要跟他解釋的,沒有什麼要跟他說的,他只好主動說:「……嗯,也不早了,請早點睡吧,火神君,你那邊應該是半夜了,我還有課,先離開了。」

      「等等等等!等等黑子!我、我……」

      黑子又等了一下,火神還是沒說下去。

      「……火神君到美國後,忘記日文怎麼說了嗎?」黑子調侃,嘆口氣決定開口說出心底的想法。「剛剛……說你的行為不像你,當了你三年夥伴,我以為我已經夠了解你了……真以為。」

      話筒中的嘆息聲如此明顯。

      「原來還有很多不懂呢……」黑子自嘲得說:「高一那時候也有相同情況,火神君突然跑回美國,還讓日向隊長發了頓好大的脾氣,大家都問著我,卻只有教練知道你的去處,我以為……不說家人,我是最接近你的人。高一時我們認識不算久,但現在……數數也快四年了,我比隊上、班上的人更靠近你,我現在,才認清自己,說什麼觀察力,我還是像以前一樣的……自大,以為懂你。」

      不是的。火神想解釋,卻不知該如何說,只能化為一句道歉。「黑子……對不起我沒跟你說。」有些事他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所以他打了這通電話,希望自己能開這個口。可是……可是……

      「不需要道歉,有沒必要對我說,我不過只是以前的夥伴。」黑子做了個深呼吸平復情緒,他在校園一角打電話,面對牆壁揉臉整理表情,等等還要上課呢。雖然他的存在感極低,誰也注意不到,但他在提醒自己清醒一點、冷靜一點。「好了,我的課快要開始了,請不要在意我剛剛說的話。謝謝你特意打電話過來……祝你聖誕節快樂,火神君。」

      「黑子等等!拜託不要掛斷,再5分鐘,不、3分鐘、1分鐘也可以……可以聽我說嗎?」如果這通電話結束,火神覺得有什麼可能就來不及了。

      「……請。」黑子頭抵著牆面,短短幾分鐘的電話,他已經太過疲憊。

      「我,喜歡籃球,喜歡起司漢堡,討厭狗,雖然現在已經習慣2號了,討厭古文作業和考試。」

      「嗯。」黑子想這是他所認識的火神,瞇著眼視線不清的聽著。

      「我習慣一個人……自己買菜、作菜、打掃家裡,想要打球就帶球到街頭球場,打完自己去吃漢堡,在美國、在日本對我來說都一樣……我以為是一樣的。」

      「嗯。」

      「……」

      火神話說到一半,話筒沒有聲音,黑子想是國際電話所以不穩嗎?「……火神君?喂?」

      「黑子,我……喜歡你。」

      黑子猜測是他漏聽了什麼,話題變了。「我也很喜歡你的,火神君。」很快的回應。

      「不是!」

      火神一吼,而後明顯的喘氣聲像是在隱忍什麼,黑子看了眼自己的手機,話筒對面那人到底想說什麼?很想見他,想拍拍火神要他冷靜,像以前一樣,自己站在他的身邊。

      「我不習慣自己去買菜,不習慣自己作菜,不習慣打球獨自一人,不習慣吃漢堡時對面沒有人,我不習慣一個人了,不習慣!我習慣有你……待在我身邊!」

      這般像告白的話語讓黑子又想嘆息。「……習慣很容易改變的,火神君。」他冷靜的安撫著,無聲的吸一口氣,把嘆息給吃了。

      「我並不想改變新習慣!我習慣你的傳球、習慣你在。上大學後什麼都不一樣……我身邊的人不是你,你身邊也出現好多我不認識的……」

      「火神君,我們讀不同大學,科系也完全不一樣。」不可能再像是高中時期的接近,這不是當然的嗎?偶爾在週末見面打球吃飯,已經很好了。

      「你像是被搶走了。」

      黑子失笑道:「火神君已經不是孩子了吧。」

      「這三年……我想我也是最接近你的,……那個女孩對你有好感,而你好像也對對方……,你要被搶走了。」火神抖聲說。

      黑子手抽動著,好似明白又不明白火神的意思,想解釋那個女孩的事:「我沒有對她……」

      火神自顧自的說下去:「上飛機前我電話跟她說對不起,我之所以會對她那麼好是因為你……,黑子……我喜歡你,那種喜歡,lover的那種,所以對不起,我想我不該再待在你身邊,我可能、不……是一定,一定之後還會做相同的事情,更過分的。阻止對你有好感的人,阻止你喜歡上別人。所以……對不起。」對不起,逃走了。

      話筒又只剩下彼此的呼吸聲,什麼都不敢再說。

 

      黑子下午有兩堂課,講課者是校內唯一一位聖誕節不讓學生放假的老師。

      黑子站在教室樓下的窗外,看著週遭似乎同他奄奄一息的植物,腦袋不知道該想什麼。他懷疑剛剛的話是火神開的玩笑,猜測是火神喝醉的糊塗話,推理是不是火神遇到了什麼困難在給他說密碼要他解謎,不管怎麼想都得不到答案。回應什麼都不對。

      氣象說今日午後預防大雪,他忘記戴手套出門,又站在戶外好一陣子,降雪前的低溫凍的黑子雙手蒼白,甚至快感受不到手指的存在。

      大學的鐘聲響起,今日唯一的課要開始了,隱約聽到建築物裡傳來匆忙的腳步聲。鐘聲像個提醒,沉默後換火神先開口:「嗯,就這樣……黑子你去上課吧,聖誕快了,Merry   Christmas。那就再……」

      「火神君……是聖誕快樂不是聖誕快了。」黑子反射動作般的訂正火神的錯誤。

      在通話結束前被黑子訂正辭句,火神終於在這通電話露出了真實的笑意:「哈……日文還是不好,還多虧你三年都幫我課後補習……」擤了擤鼻子,突然覺得他不應該打這通電話,他不該說的。和以前一樣開開心心的跟黑子相處,多好,多好。

      「是的,高中三年我這麼用心,火神君真該打。」

      黑子變回一如往常的語調,火神也想讓自己回復成以前和黑子自然相處的說話方式,可是現在鼻子很酸,但他還是努力撐著說出輕鬆一點的話:「喂……我現在已經不用再讀日……」

      「真希望現在你在,」又再次截斷火神的話,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他想他不是個那麼喜歡插話的人,說:「我一定要用一記加速傳球,打你。」最後兩個字說得咬牙切齒。

      「因為我又用錯了字……?」火神意外黑子情緒性的反應,這不過是他常見的錯誤。開口提出這個問題,火神才發現自己在顫抖著,比起腦袋思考,他似乎本能的捕捉到了什麼。

      「不,就為了……你不再把我當做夥伴……我們是partner,不是嗎?」

      火神一陣激靈,無法克制的抖著。呼出一口白煙,還有什麼也想從喉嚨湧出,堵得他一時說不出話,抬頭看見灰白的天空飄下了東西,無法判斷是什麼。

      「……什麼……什麼意思……黑子你是,什麼意思……?」火神在顫抖中努力的發出聲。

      想著是他想像的那個意思嗎?不不!!黑子一定……黑子一定……!火神在心裡大喊掙扎著,要自己不要自作多情。

      「現在,如果你現在出現在我面前,我就告訴你是……什麼意思。」黑子答完笑了一下,不停搖頭,像是說了個天方夜譚的笑話,他明明不開玩笑的。

      對面沒有回應,黑子接著解釋他剛剛的話其實沒什麼意思,他想趕緊結束通話。「MerryChristmas,火神君晚安。」再次給予祝福,像受節日的束縛,在這天一定要說這樣的話,不管如何該結束通話,再說下去真的沒有意思了。

      「黑子……什麼意思!!」火神邊喘息邊大聲吼叫。

      這次聲音不單從手機傳來,像身歷其境,像那人在身後大吼著,黑子連忙轉身,這個月不停在想念的人向他奔跑過來。

      「火神……君?」

      火神大步向前抓住黑子的雙臂,聲音顫抖的問:「黑子,是……什麼意思?」

      「……是真的?」轉身後以為自己見到了幻影,太過想念產生的幻影,直到手臂被緊握的觸感傳來。黑子抬手碰火神的臉龐,和他手指一樣冰,被凍得發紅的臉,像是站在戶外好一段時間。「為什麼你在這裡?這麼冷……」黑子想為火神取暖,但他手指的溫度越來越低,已經僵掉了。

      彼此顫抖著,可能是因為寒冷,也可能是因為眼前的人。

      「火神君……?」

      「黑子……」

      接近的距離讓黑子看到火神充滿血絲的雙眼,像是熬了一夜。

      注意到火神大衣口袋露出的紙片,黑子手指覆在火神的眼睛,火神雙眼顫動時睫毛在黑子指尖輕刷而過,這點觸感像刺激了他的末梢神經血液循環,把心跳帶到指尖,溫度從尖端漫延回來。

      黑子輕聲問:「剛下飛機?今天回日本?」腦中判斷火神應該是要跟他爸爸一同過節才對,眼前的人出現在他眼前,實在太過不實際。

      算了坐飛機的時間加上時差,火神是在飛機上過平安夜的,為什麼?

      「為什麼?」黑子問。「為什麼?」為什麼不跟自己的家人過?多年在美國生長的他,平安夜多重要的節日,竟一個人在飛機上,那麼擠,那麼冷,那麼孤單。

      「因為,我喜歡的人……他在……日本這裡,想跟他……一起過,聖誕節,重要的日子。」火神邊說邊呼出白煙,隔著白霧,朦朧卻露出真心。

      「我喜歡你,黑子……我不想改變你在我身邊的習慣,但是……」火神搖著頭,像要甩掉什麼。「好可怕……到美國才幾個月,我好像已經習慣……無法再輕易地見到你。」

 

      一個習慣蓋過一個習慣,習慣容易改變,隨時能被取代。

 

      「所以,我想,如果跟你在一起不能再是個習慣……那我要把『想跟你在一起』變成我的人生目標!花錢、心力、我的時間,用一輩子追求的目標!把你變成我的嗜好,心甘情願的給你所有,所以,我回來,想找你、見你、追求你,我喜歡你,黑子,你呢?你……對我……」

 

      無比的害怕。

      黑子從被抓住的雙臂感受到眼前人的恐懼與期待。

 

      一個習慣蓋過一個習慣,留下的,通常都只剩壞習慣。

      壞習慣慢慢變大,難以控制,有時,根本不想控制。

 

      不小心打人一掌,再擁抱人大罵著。

 

      他雙眼流出了熱淚,心甘情願維持著這個壞習慣,不,不再只是個習慣。

 

      壞習慣、嗜好,皆有負面意味。

      壞習慣深根固底,難以取代,被改變的威脅始終存在,但改變的契機只有在堅毅的決心面前。

 

      嗜好,嗜好,懂嗜好是什麼嗎?

      是讓生命有熱度,靈魂深處的歇斯底里。

 

      「下雪了。」黑子抬頭。

      「欸……?」火神跟著往上看。

      「走吧。」決定放棄今天的出席數,黑子看向火神。

      「……嗯。」火神的鼻子又酸了起來。

      剛剛的告白沒有言語的回應,看著被牽起的手,火神想,或許永遠聽不到對方說出相同的話,但現在能如此親近,是聖誕節的奇蹟吧。

 

      「聖誕快樂,火神君。」

      「Merry   Christmas,黑子。」

 

 

--

聖誕節快樂~

小補充1:火神在飛機上寫了很多要對黑子說的草稿,電話接通之後什麼都忘了。

小補充2:火神在新年前被黑子趕回美國去,要他跟火神爸爸一起跨年。

小補充3:火神在美國讀完大學。

謝謝閱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