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4>

我要擺脫這樣的生活,

就算必須一輩子都帶著假面具,也在所不惜。

──逸涵

      沒有希望了。

      知道錢全部被拿去當作醫藥費時,我只有這個念頭。

      也許我能早上到超商打工、晚上當家教,努力再存四年……拼命一點,也許三年就能再存到出國的金額。

      但那時考得到現在這麼好的分數,還能再拿到教授的推薦信嗎?

      我不抱期望。

      瞬間被改變的未來、媽媽不知何時才會復元的身體、之後複診的費用、還有永遠無法成熟的爸爸……這一切的一切都帶來很大的壓力,我幾乎放棄了自己的未來。

      直到找到那本筆記。

      在幫媽媽整理東西準備送去醫院時,我在衣櫃身處找到一本筆記本;體積比手掌略大一些,深紅色的硬皮精裝外殼,因為多次翻閱而皺起的紙頁感覺很陳舊。

      我好奇地翻看,赫然進入一個不曾想像過的世界。

      原來這是媽媽上班時的紀錄,上面詳細記載如何不著痕跡的抓住新客人的心、如何哄騙客人花錢買禮物給自己、怎樣從競爭對手中搶走客人……種種奇妙的人性攻防讓我眼花撩亂。

      在目不轉睛盯著看時,一張名片從紙頁中滑了出來,這張名片讓我在絕望之中感覺到一道曙光。

──也徹底改變我的人生。

※※※

      不要緊張、不要緊張。我不停地安慰自己。

      站在已被預約的包廂裡,心跳比全力跑完一百公尺跳得還快。領結有沒有歪?襯衫是挺的嗎?我能不說錯話,乾淨俐落的留下一個好印象嗎?

      我緊繃的模樣惹得打工的前輩一陣訕笑。

      「雖然我們店裡的客人都是大老闆,但他們也是人,不會這麼計較妳的服裝儀容啦。妳也工作快一個月了吧?不用緊張。」

      我用僵硬的微笑回應他。

      這個愛照顧人的男孩並不知道,雖然我已經工作一段時間,也見過為數不少在報章雜誌上才見得到的企業老闆們,但還是會緊張;因為今天將是我第一次見到他。

      英喜集團的總經理,也可能是我真正的父親──鄭國義。

      當他走進來,那張極具威嚴,沉穩端正的國字臉就跟電視上一模一樣。我雙腳顫抖得幾乎站不住,只能靠不停走動來維持身體平衡。

      「介紹一下吧。」與鄭國義同行的男人有著憨厚的圓臉和肥滋滋的雙下巴,他說,「今天有什麼新鮮的食材?」

我翻開菜單,邊介紹說:

      「跟張董介紹一下,我們今天有剛剛空運過來的波士頓龍蝦,可以搭配水果醬汁;也有新鮮的鮭魚佐黑醋醬汁,都是比較酸甜的口味,適合今天悶熱的天氣。」

      「這種天氣吃點清爽的東西是比較開胃……」

      張董顯然對推薦的菜單很滿意。

      「我推薦鄭總,可以點黑松露燉飯或是烤野松菇。新推出的蔬菜捲也很不錯,是用白蘿蔔包裹蘋果、紅蘿蔔和美白菇……」

      「等等。」張董出聲打斷我的介紹,「怎麼妳跟我介紹的是龍蝦鮭魚,介紹給他都是一些沒有肉的東西?」

      「因為鄭總正在茹素,我想推薦一些素食會比較方便。」

      「你吃素!」張董訝異的瞪大眼睛,疑惑的看著鄭國義,「我怎麼都不知道?」

      「只是鍋邊素。我爸現在生病,我想為他發個願。這件事沒什麼人知道……小妹妹,妳是怎麼知道的?」

      「知道是兩位訂位,我就收集了這幾個月關於兩位的報導。是剛好在商業雜誌上看到的。」

      「很細心,這裡的服務真是周到。就點蔬菜捲吧。」鄭國義看著我,露出從走進包廂裡以來第一個笑容。

      我知道,自己在他心裡成功的留下好印象。

      為了今天這次見面,我收集了鄭國義所有的資料,還有他十年來的所有新聞、經歷、軼聞,甚至研究過他喜歡的書籍、首飾、愛去的服飾店、酒窖,就連我選擇在這家店打工,也是因為這裡是他最常光顧的愛店。

      前菜、沙拉、濃湯、主菜……餐點一份份送上大老闆們的桌前,聽他們越來越開懷的笑聲,可以知道兩人今天的用餐體驗不算太差。

      見到他們用餐完畢後準備起身,我高懸的心也稍微平靜了下來。今天已幾乎接近完美,只剩下一個小小的動作。

      「張董、鄭總,您們的外套。」

      另一個夥伴與我一起將餐前掛起來的西裝外套送上,甚至體貼的幫他們拉正肩線。

      ──只需要這一步。

      在幫鄭國義抹平背後皺褶時,我小心翼翼的將手移向他的頭髮。

      「妳的手腳似乎不太乾淨。」

      伴隨輕蔑的笑聲,我感覺到手腕猝然一股強烈的刺痛。

      鄭國義毫不留情的抓住我的手腕,使勁地往反方向彎去。

      「好痛!」

      「咦?鄭、鄭總?我們的服務生做錯了什麼事嗎?對不起,她是新來的。」

      較資深的同事不停道歉,可是他的話語並沒有進入鄭國義的耳中。鄭國義筆直地看著我,淺笑著說:

      「我就記得我見過妳。妳倒是跟蹤我到了不少地方,居然連服務生都應徵了。說,妳又是被哪個野女人的唆使?」

      「我媽媽是莊雅芬!不是什麼野女人。」我不甘心的瞪著他,「你應該知道,二十多年前她是酒店的紅牌,你常常去她店裡光顧,還說過愛她,願意娶她不是嗎?」

      「妳媽媽說了什麼?說富家公子哥看上了她,但她不敵家庭背景的差異只好離開,所以忍痛生下妳這個父不詳的孩子?」鄭國義哈哈大笑。「妳知道我一年要遇到多少個被這種謊言欺騙,莫名其妙來認爸爸的小鬼頭嗎?」

我氣憤地大喊:

      「你有十一個女人,還生了十四個私生子,沒有理由我不是第十五個!」

      「這也是你媽告訴妳的嗎?」

      不,其實媽媽什麼都沒有說,這些都是我從她的筆記本看來的。就連鄭國義是我親生父親的事,也只是我的猜測而已。

      但這是唯一的希望,就算只有把萬分之一的機會,要是萬一鄭國義真的是我父親,我的人生就能被徹底翻轉。

      「小鬼,說一下妳幾歲?」

      「二十二。」

      「那就完全不可能。」

      他手掌的力道放鬆了些,我連忙抽回自己的手,搓揉著被緊捏的部位。

      「我在二十五年前做了結紮手術,不可能有妳這種歲數的孩子。」或許是看到我質疑的表情,他坦然笑了下,「不信,就拿頭髮去化驗吧。妳千方百計接近我,不就是為了這個。」

      見到他這副無所謂的模樣,那百萬分之一的機會在我心中破滅了。

      「不拿嗎?虧我還蠻喜歡妳的。在那些拚了命想擠進我身邊的小鬼中,妳是我見過最有腦袋的。」

      我不說話。

      我還能說什麼?

      完全失去希望的學費和國外留學,還有緊接著要負擔的母親的醫藥費用、住院費用、復健費用,還有父親的生活費,加上大學期間沒有繳光的助學貸款,在捉捕鄭國義時遺忘了的所有現實,如海濤般湧上心頭。

      我感覺到暈眩。

      此時鄭國義在我耳邊的呢喃,就像惡魔的低語:

      「如果妳需要錢,我倒是有個工作可以交給妳……」

※※※

     

      鄭國義答應我,只要能讓趙允鈺離開燄彩寶石設計工作室,就給我一筆錢。那個金額足夠我出國留學四次。

      我站在彩券行門口。手上是這幾個月拼命收集的個人資料。雖然趙允鈺非常低調、幾乎是隱形,我還是透過鄭國義的幫助拿到不少私密檔案,那張清秀白皙到幾乎脆弱的臉,也牢記在心裡。

      陷阱已經設計好,就只等著獵物。

      我看著她往這個方向走來,身上穿著看起來就價格不菲的西裝外套、長版嫩綠色襯衫和貼身窄管褲。

      她身上每一處都散發出讓我厭惡的精英氣息。那種不懂人間疾苦、沒有挨過餓、受過凍,不曾為了金錢苦惱過的一臉輕鬆餘裕。

      我把手上她的資料抓成一團,沒有任何原因──我真的非常討厭這個女人。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