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2>

我沒有太大的願望。

只是希望像電視上播的那樣,有一個溫柔的媽媽、一個可靠的爸爸,一家人住在一起,幸福的生活。

──逸涵

      說今天是我此生最幸福的一天也不為過!

      「乾杯!」

      十幾只裝滿啤酒的玻璃杯在半空中碰杯,啤酒泡沫因為撞擊而溢出杯緣。在歡快的怪叫聲後,我大口暢飲杯中的金黃液體。不管怎麼喝都不會醉,心中滿滿的高昂情緒這樣告訴我。

      「今天是恭喜逸涵學姊申請到加拿大研究所的慶祝會!」學弟大聲的說,「我們請主角說幾句話,大家說好不好?」

      在一陣怪吼亂叫聲中,被充當成麥克風的空酒瓶被遞到我面前。

      「我沒有什麼好說的耶……」

      「那我來說!」一把搶過學弟手上的酒瓶,才剛開場就已經醉醺醺的萱庭,紅著眼眶大著舌頭說,「我們家逸涵真的是很辛苦、很辛苦才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首先,我要感謝……」

      「大家開始切蛋糕啦!」我開口說。

      「等等,我話還沒有講完耶。」

      餓死鬼般的人們完全不聽萱庭的抱怨,餐桌上的食物飛快的減少,小小的居酒屋裡全是笑聲、鬧聲,安慰過不知多少個笑著笑著就哭出來的學弟妹,我才漸漸有了實感。

      不久後,我就要離開這裡。

※※※

      「逸涵,妳一個人回家沒問題吧?」

      雖然妳一臉這麼擔心的樣子,可是連完全搞錯方向的妳問題比我大得多吧?

      「萱庭,我在這裡。妳剛剛對著的是變電箱。」

      「我就覺得好奇怪,妳怎麼突然矮這麼多……逸涵啊,女生走夜路回家很危險……」

      「那個是電話亭!」

      把醉得喪失理智的好友交給學弟們,我對著大家揮手道別後,獨自踏上歸途。

      清涼的夜風吹在酒後燥熱的皮膚上很舒服,我忍不住小跳步起來,還哼著亂七八糟的鼻歌。

      這樣愉快的情緒在我一打開房邊大門後,就蕩然無存。

      自租的七坪小套房跟出門前一模一樣,所有物品都在原物,整整齊齊。但是……

      大門旁的長筒靴卻倒了。

      「我的錢……我留學用的錢……」

      不祥的預感就螞蟻一樣爬滿全身,我連鞋都沒脫就衝進房間,目標是放著存款簿的書櫃夾層。

      但是沒有,什麼也沒有!

      存款簿、印章全部都不見了,我把小套房全都找了一遍。拉開每一個抽屜、摸索每一個夾縫,當我幾乎瘋狂的把垃圾桶的垃圾全部掏出來的時候,我知道自己在白費力氣。

      不是搞錯了地方,我幾乎攢了一輩子的積蓄全部都不見了。

      而在我認識的人當中,能做出這種事的人只有一個!

※※※

     

      看著在床鋪上睡得香甜的老爸,我覺得全身毛髮都氣到豎了起來。

      我握緊手把,一鼓作氣地把摻了無數冰塊的冷水潑到床上,老爸一邊發出怪異的慘叫聲,像彈簧般馬上站起身子。

      「呀呼呼!好冷、好冷,誰這麼大膽……」

      「把我的錢還來!」

      「什……什麼?」因為摸不清頭緒而露出一臉蠢相的老爸,愣了半响之後,「什麼錢?」

      「我辛辛苦苦存的錢!」我氣憤的對他大吼,「你又把錢拿去做什麼鬼投資了,對不對?」

      「我沒有!」

      「不是你還有誰?我在外面讀書這麼久,你從來沒有來看過我一次,沒有問過我念得累不累、過得好不好,你第一次進我家,就是來偷拿我的錢!」

      無法忍耐的淚水滑落臉頰,我倔強的抿著嘴,不讓更多的眼淚流下。

      爸爸的眼神晃動著,全身溼淋淋,大受打擊的模樣讓人覺得可憐。想到自己是這麼可憐的男人的女兒,我覺得自己加倍的可悲。

      「可不可以不要這樣……連女兒的錢都偷,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丟臉?」

      「宋逸涵!注意妳的語氣。」老爸大吼著,剛剛羞愧的模樣宛如幻覺,「我不記得有教妳這樣跟爸爸說話!」

      「像你這種叫老婆在酒家上班養活自己的小白臉,我才不承認你是我爸。」抹乾眼淚,我恨恨地咬著牙,「你到底要拖累我和媽到什麼時候?把錢還來!還給我!」

      「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怎麼可能沒有錢!你今晚才去偷拿我的存款簿,不可能花這麼快。我要跟媽媽說!」我開始在屋內搜索媽媽的身影,「媽呢?」

      「妳媽住院了。」

      「你不要詛咒我媽!」我瞪了他一眼,「快說,我媽去哪裡了?」

      「就說住院了。」

      「我不相信!」我斬釘截鐵的說,「你說謊。」

※※※

      我真的很希望爸爸在說謊。

      但站在病床邊,媽媽蒼白的臉龐、泛青的嘴唇全都在指責我;指責我多麼無情的忽視自己最親密的家人,連她病倒了都不知道。

      「是癌症。」

      爸爸的聲音在身後輕輕地響起,以不驚動媽媽的微小音量。

      「幸好發現得早,治癒的機會很大。醫生說只要開刀,然後好好地接受治療,就能像以前一樣。」

      忙著做家庭代工的媽媽,慢了半拍才發現我們的到來,那張被病魔摧殘的美麗臉龐,微微露出訝異的表情之後,轉為憂傷的笑臉。

      「妳怎麼來了。我早就叫妳爸不要告訴妳。」

      「這麼大的事,我怎麼可以不知道。」我伸手抽起媽媽正在折的紙袋,「既然生病就好好休息,不要這麼辛苦。」

      媽媽笑了笑,沒有再說話。

      我知道當我離開之後,她會繼續做這些家庭代工,用這些紙袋換取銅板,好支撐這個家。

「逸涵說的沒錯,這種小錢不是人賺的。」爸爸說,「我是妳老公,我會負責賺錢讓妳好好養病。」

「你這句話我聽得很膩了。反正你又做不到,可不可以不要再講?」

  見到我們父女倆緊繃的氣氛,媽媽出聲緩頰說:

「妳爸爸有進步了,妳看,我看病住院的錢都是他籌出來的。他可以的。」

      那是我的錢!

      是我辛辛苦苦,下午當家教、深夜在超商打工,拚了命才存下來的錢。

      看著媽媽欣慰的臉,看著她和爸爸相視而笑的樣子,我不忍心說出真話,只是隨口敷衍了幾句之後,匆匆離開病房。

      窗戶外的天氣風光明媚,我卻無法抑止眼淚從眼眶源源不絕的流出。

      「把錢拿來給妳媽治病,妳不開心嗎?」

      父親藏著怒意的冷淡語氣自我身後響起。我不想回頭,我不想見到他。

      「不過就一點小錢,我還妳不就行了!居然把這點錢看的比自己媽媽還重,我算白養妳這個女兒……」

      「我考上加拿大的研究所,原本準備要出國留學。」

      「咦?妳要出國留學!妳怎麼沒有告訴我們?妳要出國念書,我們家要有個博士了!我們家終於要出人頭地了。妳這麼聰明一定是遺傳到我,爸爸好高興,我要快點把這件事告訴妳媽……」

      我打斷他的話,說:

      「沒有用了!沒有錢我哪裡也去不了,研究所已經沒有了……」

      爸爸原先滔滔不絕的說話聲沉靜了下來,就算不回頭看也知道,他一定很傷心。

      也許要將他的悲傷也一同宣洩出來,我任由身體虛弱的靠著落地窗滑下,蹲坐在地上,放聲大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