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2

   進入醫學院後林怡辰就發現,不管你再怎麼努力,即使已經自認做得不錯,反正就是會有人比你優秀,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之類的格言到了這個年紀,已經成為最諷刺的謊言。

  

   當然不能因此將之作為不努力的藉口,藉口只會讓自己暫時好過一些,卻不會改變現狀。

   應該說,這比較關乎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六年級,畢業前倒數第二個學年,從學生到clerk再到intern,林怡辰自覺已經跟大三時期的自己有所不同了。

   起碼自己現在認命的多,也認真積極的多,早已不是科科拼六十的吳下阿蒙。

   雖然不是頂尖,但也絕對可以說,很多同學會把自己當成強勁的對手。

   不曾再有人批評過自己的報告爛,沒人再用那種不屑的眼神看著自己。偶而她會想起,曾經在某堂不很重要的課上,有個很討厭的學姐,那樣對懵懵懂懂的自己不屑一顧。

   再也不要讓人那樣看不起。

   現在想想,或許那個學姐幫自己上了整個學期最寶貴的一課吧。雖然後來她很少想起那個令人羞恥的教訓,卻一直記得那個學姊的名字。

  

   Run到心外的時候,那個叫賴真的學姐恰巧剛升上總醫師。

  

   總醫師是升上主治的最後一道門檻,但也最累人,行政教學研究拉裡拉雜的什麼都要管,偶而還要代班看門診,該開的刀也少不了。

   所以不管是多開朗,脾氣多溫和的學長,升上總醫師之後,大抵都會變一個樣。

   要嘛就是看起來永遠都很累,沉默低落到周圍籠罩著低氣壓,讓人有求於他的時候總是懷著愧疚的心,說話的語氣也不自覺弱了八度。  

   另一種就更可怕,大概就是暴龍獸錯誤進化成喪屍暴龍獸的那種程度,暴躁易怒,容易失去理智,隨時都會被惹惱而亂踩亂撞大吼大叫發射零式巡弋飛彈,要靠近前得先對著鏡子做五分鐘的心理建設。

   賴真也不免俗的性格大變。

   原來的那種瀟灑慵懶不見了,當然也不再露出討厭的機歪微笑,常常是雙唇緊抿著,黑眼圈盤踞眼眶下方,每天都關在主任辦公室門外那一格小小的辦公桌裡,低頭忙碌著,要不就是去查房,上刀,幾乎不搭理人,當然他們這些歸她管的小intern也不敢去招惹就是,連帶著值班也戰戰兢兢的,最怕護理師打電話去跟賴總醫師告狀。

   嗯,總之,雖然這完全不關她的事,私心底林怡辰有一種,天王老子遲早也會被打落凡間吃得滿嘴土的細微快感,果然囂張久了還是要落魄一下才能讓人平衡,對賴真的舊恨也就淡了些。

   話是這麼說,在心外實習的段時間,她才終於發現賴真有多優秀,也難怪乎有本錢擺出那種欠揍的優越模樣。

   那是一個法洛氏四聯症的病例。

   在產檢越來越普遍的現代,法洛氏四聯症已經幾乎絕跡,這麼罕見的病例可不是天天有,加上嬰兒的手術本來就有一定的難度,開刀那天幾乎有空的R和I都出現在刀房外等著看modified   B-T   shunt   直播。

   那台刀的主刀醫師就是賴真。

   林怡辰記得那天,直到手術結束前,沒有人離開。一雙雙瞪大的眼黏著螢幕,眼珠隨著那雙靈巧到驚為天人的手流轉,連該去換藥查房的都忘記動作,公務機想起來都要忘了接。

   在嬰兒心臟這麼小的術野下,還能這麼流暢精確的進行手術,簡潔而有節奏感的動作,沒有任何一分多餘,簡直就是漫畫裡畫的神之手,更噱頭的是,賴真是左右開弓,右手拿左手放,連遞器械的步驟都省了。

   不得不說,那樣的技術真的是令人嘆為觀止,太俐落了。

   手術結束後,林怡辰闔上自己不知道打開多久的嘴巴,吞了口口水,瞬間覺得,像賴真這麼優秀的人,囂張也是理所當然的。

   更厲害的是,隔天早上morning   meeting時,賴真竟然也按時出現,非常完美的報完另一個case的病例報告,有條不紊的回答了所有問題,連reference的文獻裡的內容都可以完整的說明...難怪乎大三的時候學姐會覺得自己的報告是強姦眼睛的爛報告。

   怎麼說呢,她傻眼的看著昨晚明明開刀到那麼晚,每天都忙得幾乎不會有空閒時間的學姊,早上七點半還可以打起精神用比美Steve   Jobs的架式流暢的口報,俐落的馬尾,自信的微笑,適時的眼神接觸與手勢,好聽的女中音如咒語般令人著迷。

   如果自己有學姐的一半厲害,大概就可以下顎微抬五度,走路有風了吧。

   嗯,沒錯,這麼優秀的人不囂張一點就太不科學了嘛。

   坐在會議室後排,看著前面看起來憔悴疲憊卻還好像發著光芒的賴真,林怡辰暗自決定,自己也要變成那麼優秀的人。

   晨會結束後,她跟班上一群同學躲在護理站分發昨晚西點社做的焦糖布丁,反正也不是成本多高的東西,加上自己太久沒有做點心,她仗著大六學姐的身分一做就是十幾個,雖然可以說是毫無難度的東西,但是,呼,烘焙真是太療癒了。

   一群人偷吃得正歡樂,連幾個交情比較好的護理師學姊都跑來分贓,霎時一道陰側側的聲音插了進來,天黑了一半。

   「一群人聚在這裡幹嘛?取暖嗎?還是沒事做?」

   林怡辰慢動作轉頭,對上那雙漆黑狹長的眼。完蛋了,學姊正站在自己後面,而且她很火。  

   班上那些狐群狗黨倒是很沒義氣地瞬間作鳥獸散,留下她捧著裝布丁的小紙盒,呆立在原地不敢動。

   「這是什麼?」賴真看著她手上的紙盒,臉上的表情卻有點怪異,沒有很生氣,卻說不上來是開心或不悅,好像在隱忍些什麼。

   她看看那紙盒,又看看賴真,露出狗腿的笑。

   「嘿嘿,學姐,我自己做的,你要不要吃吃看。」

原本以為會被斥責「開什麼玩笑,還不趕快收起來」然後結束這回合的。

   沒想到賴真幾乎毫無猶豫地拿起一個布丁,又接過她畢恭畢敬奉上的小湯匙,舀了一口,還是沒有什麼表示,但臉上糾結的什麼好像鬆開了一點,貌似是在仔細品味。

   沒過幾秒,塑膠盒空了,賴真的表情也晴朗多了。

   在那幾秒的沉默之中,她呆愣地順著賴真的視線,望向自己手裡的紙盒。裡頭還有四個布丁。

   在那瞬間她好像領悟了什麼。

   「學姐,其實我做了很多,宿舍還有,冰箱冰不下...」她怯怯地望向那張臉,裝出哀求乖巧的微笑。「可不可以請學姐幫忙我吃掉...」

   低下頭她悲壯的看著那四個好可愛好鮮嫩的焦糖布丁。其實根本沒多做,連她自己的分都沒留。

   唉多麼痛的領悟。

   賴真舔了舔嘴角殘留的焦糖,若有所思的沉默兩秒,點頭接過她手裡的紙盒,慎重的在盒上簽下自己的名字,珍而重之的冰進討論室的冰箱。

   「那個,學姐...」

   眼看賴真完成一系列動作,準備走進斜對面的病房,她趕忙叫住賴真,後者轉過頭來,有點疑惑的看著自己。

   「下次我有問題,可以拿去問學姐嗎?」

   賴真沒多回答,只是微微皺眉,倉促點了頭後又快步走進病房。

   就著沒關的房門,林怡辰看見站在病床邊的賴真在短短幾秒內換了個樣子。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賴真面對病人時的姿態。

   賴真臉上掛著自信不失謙遜的微笑,一掃平常的疲憊沉默,又是那個好整以暇的慵懶模樣,只是多了分嚴肅與專業。

   她以溫和的語調,清晰的向病人解釋接下來的療程和注意事項,一邊認真的傾聽,不時在那本很有質感卻顯舊的本子上記錄些什麼。

   在病人的眼中,林怡辰看見信任的模樣。

  

   最後好像是說了什麼俏皮話,坐在病床上的老太太笑了,賴真也跟著笑得很燦爛,早上八點的明媚陽光透過落地窗撒落在她身上,整個病房遂也清明了起來。

   清脆笑聲傳到門外,那個只在病人面前展現的溫柔表情瞬間讓林怡辰有些暈眩,臉頰不知道為什麼,熱熱的。

   討厭。她,她最崇拜賴真學姐了啦。

----------

本身並非醫學系學生,涉及專業劇情上如有疏漏或謬誤,敬請指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