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1

   那是大三的一個星期四早晨。

   說起來星期四應該是一周之中毫不突出的日子,既不是做為一個星期過了一半里程碑的星期三,也不是預示狂歡的星期五。

  

   不過,對林怡辰而言,星期四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有特別多的衰事發生。

   大抵是因為星期三的課太滿,晚上還有家教,而星期五又有西點社社課,身為器材的她總得張羅些什麼。

   因此星期四就變成一個無暇準備,也不被期待,籠罩著疲憊感的一天。這種時候,最容易出狀況了。

   就像現在這樣。

   「停。」坐在昏暗教室最前排的學姐面無表情的抬頭,冷冷的叫停。

   站在講台前,正照著ppt七零八落念誦到一半的林怡辰愣了一下,抬頭疑惑的看著學姐,心底直冒冷汗。

   可惡,這次報告她準備的不太夠,要是被問問題的話,她可沒把握答得出來啊。

   「學妹,我知道你不想上這堂PBL。反正我是代課的,所以,不會抓你。你走吧。」

   只見學姐斜倚在椅背上睨著自己,露出有點諷刺的討厭微笑,過了一秒才慵懶開口,一邊朝後門努嘴。

   不是吧?...她是認真的要自己出去?

   見林怡辰愣在當場,代課學姐也沒有多搭理她,只是轉頭,看著後面原本各做各事,此刻氣氛一片尷尬死寂的學生。

   「你們,不想上課的,現在離開。」

   這下整個教室裡的人都愣住了,半是不知所措半是戒慎恐懼的看著前方的學姐,好像坐在眼前的是某種外星生物。

   嗯,憑良心說,是長的很漂亮但是居心叵測,笑裡藏刀的外星生物。

   也是啦。這堂PBL本來應該是心臟外科的老教授來上,上課沒內容不說,講個兩句話就要停下來狂咳一陣,臉紅脖子粗的,好像隨時都會MI似的,根本是討論主題的活教材,大家都不喜歡,也就大部分不把這堂PBL當一回事,隨隨便便找個主題報一下敷衍了事。

   誰曉得今天一進教室就發現老教授不見了,只有這個學姐坐在前面等著聽報告。

   學姐看起來很年輕,應該還是R吧,穿著白袍看起來渾然天成,癱在椅子裡懶洋洋的樣子,沒想到第一次開口就這麼嚇人。

   「放心,你們不報,我也會打分數。」見大家坐在原地不動,學姐瞇起眼,又是那個,只勾起一邊嘴角,很諷刺的討厭微笑。「想走的快走,不要再用這種爛報告強姦我,我沒這種耐心。」

   她隨手一指前面投影的ppt,也不管一旁的林怡辰臉都綠了。

   ...強姦?!

   這種爛報告?!

   走就走。她一向不是個叛逆的學生,但此刻,對著那張要笑不笑的,討人厭的臉,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一把火從心底竄升而上,嗶啵一聲燒毀理智。

   林怡辰摸摸鼻子,關掉ppt檔,抽出隨身碟,走回位子上背起自己的包包就往後門走,將整個教室裡凝結的氣氛置之不顧,努力地邁棟她其實不長的腿,大步流星的離去,砰的一聲把門關上。

   「喂,辰妃等我!」

   剛走下階梯,身後就傳來黃尚婕的聲音,一轉頭人就已經跑到自己面前,笑嘻嘻的一把圈住她脖子,樂的好像剛中樂透一樣,明明剛剛上課就這麼糟啊。

   「你很不夠意思耶,也不等我收好。走,我們去吃早餐!」

   「你...」坐在早餐店裡,林怡辰沒什麼精神的看著忙碌穿梭的人群,低頭以吸管隨意攪著熱紅茶。

   「幹嘛?」

   「你倒是很能釋懷嘛。」看著眼前的黃尚婕唏哩呼嚕的吃著肉醬麵,她不禁皺眉。

   畢竟自己的報告可是被說成「強姦眼睛的爛報告」,怎麼可能還泰然自若的吃早餐。雖然林怡辰在班上的成績並不特出,但是,好歹也是上了醫學系,從小到大,沒有人這樣對她說話過,何況和是一個討人厭的,不知道哪裡來的學姊!

   「賴真嘛,不意外。上星期學長他們班上心循的時候好像就是被她電翻的吧。」黃尚婕聳聳肩,一派輕鬆。「你放心啦,她說有分數就是有分數。」

   「什麼?誰?你知道她喔?」

   「你不知道她喔?」

   想到那個笑容,就無名火起。林怡辰沒好氣的給了她一個白眼,嘟著嘴,語氣不佳。「憑什麼我要知道?」

   「也沒怎樣,就很紅而已。」黃尚婕吞下嘴裡的麵條,還是那個無所謂的聳肩。

  

   這麼一說,她很久以前倒是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賴真,嗯,應該是大自己五六屆的學姐吧。

   「…所以呢?」嘴硬歸嘴硬,最後她還是耐不住好奇心的追問下去。

   黃尚婕一邊吃著東西,模模糊糊的為自己拼湊了一些將近鄉野奇譚的東西,顯然越怪異的事她就越感興趣。

   人長得漂亮身材又好,成績好的不像話,網球系隊一號女單,國考全國前十,進醫院後平步青雲,據說是心外主任親自培養的學生…

   與同學不合,囂張跋扈,醫德敗壞,性向成謎,性關係混亂...

   要嘛討厭她,要嘛愛死她。就是這樣的人。

   「啊,我去上個廁所。」八卦主角的傳聞有如連續劇情節般精彩,就在黃尚婕要講到最高潮的緋聞部分時,她突的打斷,站起身來走進廁所。

   在學校待了這麼久,她大概也知道接下來要說什麼,不外乎就搞上主任或是跟誰有一腿之類云云。

   樹大招風,表現突出的人幾乎都是毀譽半參的。

   見不得人好是人性,而在利益糾葛的醫院中,某些人的人性暴露到令人作噁。

   不管那些混亂骯髒的事情真偽,她都不想汙了自己的耳朵。

   或許是,私底下,她畢竟還是知道,怎麼樣的對那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莫名囂張的學姊不爽,都無法掩蓋住她對自己的失望。

   她無神的關上水龍頭,雙手撐在洗手檯邊,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模糊不清。

   那份報告很爛嗎?

   是。

   捫心自問,那的確是昨晚家教結束後,倉促的花了一個晚上拼湊成的。資料查的不完全,雜亂無序,自己都不知所云。

   可是,真的有那麼爛嗎?

   頹喪的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腦裡浮現的卻是學姐好整以暇的慵懶姿態,那抹不屑的笑,還有眼底的炯炯精光。好像在告訴她,你跟我是不同的。

   你跟我是不同的。

   你沒有目標,沒有決心,沒有用盡全力,在我眼裡你什麼都不是。

  

   明明自己也沒有不努力啊...為了那份報告,她也熬了夜,雖然不到精采絕倫或者什麼地步,但好歹,好歹也可以及格吧。

   誰知道這樣的想法只是讓林怡辰更加沮喪。

   她頹唐的搥了一下鏡子裡的自己...煩死了,反正,有些人注定就是要庸庸碌碌,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就像自己。

   那些燦爛艷麗的紅花,不總是要有綠葉陪襯嗎?像那種臉上就寫著「我是天才,我很優秀」的人,當然和自己不一樣啊。

   和自己不一樣。那個不夠聰明也不夠努力的自己。

   她甩了甩頭,洗了把臉,掏出面紙抹去水珠,抹去眼角的快要流出的淚水,也抹去滿臉的狼狽,不願意承認自己的沮喪與心灰。

   明明也就只是個R,囂張什麼嘛?

   討厭死了。那個叫賴真的學姐。

----------

既然明天是周末夜該爽一下,又有客人點名紅牌,就來更一下顆顆

R是醫院裡的住院醫師,MI是心肌梗塞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