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皇后-2

我身穿皇上當日早上賜給我一件桃粉參啡衣金裝。呵……真是難得。

我也就這麼穿上去,梳了個好看的頭髮,然後掛上皇后專屬的頭冠,緩慢移駕到皇上所辦壽辰的地方──「宣鳴殿」。

那裏是專門辦活動啦、迎接各個他國之王的地方,如今皇上特別舉在這,必是有特別意義。

遠遠就可以聽得道「宣鳴殿」所發出來,人聲鼎沸、吵鬧聲音,畢竟那裏聚集了皇上所有佳麗、文武百官,和各國大臣。

我下了轎子,外頭的太監一見我就提高聲音大喊:「皇后娘娘駕到!」

然後那人聲鼎沸的吵鬧聲在一瞬間就沉靜下來,似乎剛才那聲音只是虛幻的。

正當眾人要跪下喊「參見皇后娘娘」的時候,深厚的太監更是在我耳邊高啼:「皇上駕到!」

我定在原地,不知是該進還是該退。

他在我耳邊巧雨,「皇后,還杵在這做什麼?跟朕上前去吧。」皇上一身金黃裝,和我身上的桃啡裝有明顯的相同。我終於懂了皇上為何要賜我這件衣裳了,原來是為了在眾人面前稱的起頭啊。

我點點頭,既然皇上都已經跟我放寬心,那我也不便爭論什麼。我乖乖地讓他牽我的手,兩人一齊走過眾人圍繞的長毯上。

這時大家才齊聲大喊,「臣等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臣等參見皇后,皇后千歲千歲千千歲!」

這真的是我有生以來見過場面最大的一次了,這種一次被那麼多人喊的震撼感還是第一次感受到。

「眾卿平身!」皇上高興的站起身,「這是朕難得一次的大壽禮,能與眾卿一同慶祝是朕的榮耀!」

「謝皇上!」眾人齊聲勢力不減。

我也知道這時,是我該講話的時候,我便很懂大體,也跟隨皇上的腳步起身說話。

「本宮初見如此偌大場面,更是替皇上感到開心,有這麼多人能替皇上慶壽,這是何等的光榮!」我左右看著眼下的眾人,高興又激動的替皇上講話。

這是做一個皇后該講的,更是替一個喜歡的人該講的……

說回來,我也不知道除了我喜歡皇上那一點美氣之外,還喜歡哪兒了。我承認我是完全的「外貌協會」。

「既然皇后都這樣講了,那還等什麼?賜坐!」皇上一聲令下,台下的大家都高興的拿起酒杯乾起來了。

包括連同我在內,「謝皇上!」

坐在最前面的有我、皇上,還有其他兩名男子,左手邊坐的那一位據說是「冥國」的王爺;長的還不錯,就是性格冷了一點,目前為止還無後裔。

右手邊的那一位是相對「冥國」活潑一點的大男孩,「理國」的王爺。這樣看上去好像是比皇上小幾歲。還真厲害,小小年紀可以當上王爺。

而我也順手拿起桌上的酒杯,呃……「皇上……」我拉拉他旁邊的衣角,大概是我很少接觸男人,才會顯得那麼生疏。更何況眼前的男人是我的丈夫。

皇上似乎沒什麼空裡我,繼續喝他和一大堆臣子送上來的乾杯酒,「皇上萬壽啊!」

算了,我也不想再去念他碰壁,畢竟我這個皇后本來就是多餘的,豈不是嗎?

反正喝一次酒也沒什麼大礙吧?雖然娘絕對不讓我碰酒這種東西……

於是我很默默的喝完手上的酒,一杯又一杯……眼前皇上安排的舞蹈、異域的舞團姑娘都一一為皇上和我獻上美麗的舞蹈。

我沒那個心情看,因為身旁坐的皇上正摟著一位不知打哪來的年輕女子。在眾人面前,分明是不給我面子……

好歹說,也要給我一個坐皇后該有的面子吧?

「姑娘,妳真漂亮,叫什麼?」我微微傾個身,細看那位得皇上聖寵的女子。

那姑娘緊張的看了看皇上,皇上點點頭,她才回答我問的,「回娘娘,民女柳琴,從「理國」來的舞女。」她很懂禮,給了我一個屈膝的動作。

「好,柳琴,妳喜歡這大成嗎?」我身體內開始感到燥熱,但我壓下去了。

「回娘娘,喜歡,柳琴很喜歡這兒。這兒有漂亮的皇后娘娘,還有明理的皇上,柳琴可說是愛極了。」

我看妳根本就是喜歡皇上,用不著把我也給捧上去吧!這丫頭嘴巴還真是有練過。

那好,既然她給了我這個機會,我就好好利用。

「呵呵……柳姑娘嘴巴可真甜。」我望著後頭我的奴婢娉巧,「有賞!娉巧,領著她去拿她件藍紗,本宮親手打的那件。」既然她是跳舞的,那就給她件舞衣吧。

「柳琴謝皇后娘娘。」她已整身跪在地上,脫離了皇上的懷抱,跟著娉巧去拿賞了。

皇上是似笑非笑,「皇后高明!不過又是何必呢?」我看她喝了那麼多酒,卻還是沒有一點醉意,滿厲害的,他氣不喘地跟我講:「朕不過是想為這後宮增添一點異國的風味。」

我就知道!反正妳冊封誰為嬪妃都不關我的事了。

「可皇上因柳姑娘,忽略臣妾了呢。」我是指剛才酒的事情。不過現在我都喝下肚了,似乎也沒什麼好計較了。

他一臉驚訝,「什麼事?」皇上當真不知道。

既然他肯願意聽,我也不好隱瞞,「皇上難得有這麼大壽宴,當然想好好歡心一下,可皇上也不能略了臣妾這皇后啊!既是摟著他國女子,更是連臣妾的話都無法傾聽了。皇上你說,這樣臣妾還怎麼能不計較?」我很老實,全講了出來,反正我是好不容易可以跟皇上對上嘴。

「好好好!當朕錯了,朕沒有注意到皇后。」他哈哈大笑,接著覆上我的手,緊緊握著,小聲講著,「那麼朕今晚就去皇后的寢室好好補償好嗎?」

我紅著臉點點頭,不是我害羞,兒是身體的燥熱感惹的我滿臉是暈紅。

這皇上也就當我是害羞了,更是爽朗的拍拍我的手,繼續和眼前那幾位王爺喝酒、談節目。

奇怪,怎麼身體……啊!一定是那酒害的!怎麼副作用會那麼強?我才喝沒幾杯而已啊……

熱啊……我現在真的有想起身大鬧皇上的感覺……不行,忍住!穆荔櫻妳要忍住啊!絕不能毀了皇上這麼大的場宴!

我努力忍、忍忍忍,就是想忍到這壽宴結束,然後跑出去透風,不過我看現在我沒辦法了。我命身後的娉巧,「娉巧,帶本宮出去透風。」我緊接著就站起身子,一個滄郎不乏,娉巧趕緊扶著我這身鳳體。

「娘娘,奴婢看您還是坐著吧!」

我扶著額,不想再多言,只想出去透風,「本宮要趁皇上不注意的時候趕緊走。」現在皇上忙著在歡樂,大概是看不見她了。

坐在他身邊也悶,悶死了!倒不如就這一賭,賭去外頭透氣不被發現。

不過我想,人這麼多,也很難被發現吧。

我和娉巧走的是後道,人比較少,所以比較快到外頭。

這一晚月色很迷人,我不懂為什麼盛宴都要辦在室內,辦在室外不是更好嗎?可以看到那麼大的月亮,更可以享受這花草的芬多精,多好!

「娉巧,扶本宮到那涼亭歇著。」暗悽悽的,好在娉巧有在出來之前拿了盞燈,才不至於我會到摸黑走去。

「奴婢遵命。」他也就一手拿著燈,一手扶著身體不穩的我,往那涼亭走去。

或許是路有些不穩,我的腳突然被什麼東西給顛到,「啊!」整身子不穩,往前倒去。

「娘娘小心!」重力加速度,連娉巧也很難止了我這倒,她也就這麼跟著我一起倒下去。

我整個人趴在地上,好在我的手有點用處,扶住了身體不至於我的去摩擦到地板。

身上厚重的衣裝更是體我擋了不少摩擦,「娘娘,您還好吧?奴婢該死!奴婢沒有扶好娘娘……」她把我扶起身子後,自己變接著跪下,直對我請罪。

老實說不是全怪娉巧,但我跌倒的確她也有錯,於是我拍完身上沾到的灰塵,才道:「平身吧。本宮看妳豈是也跌了個傷?」

我上下打望娉巧,我是沒什麼大礙,不過我看她滿臉灰土,傷的應是不輕。

「奴婢沒什麼要緊,倒是娘娘的鳳體較為重要呀!」她起身,仍是低著頭,很內疚的樣子。

我點點頭,突然感到一陣暈眩,「……娉巧,妳聽好。妳先去找宴會找人替本宮說:若有人問起本宮,就請那人代說本宮因身體不適先休息,然後本宮會在這等妳帶本宮回「瑞媚殿」……」不行,頭真的好暈……!

「奴婢知道了。」娉巧也不顧自己腳上的傷,我只看到她抓了位妃嬪在說話。不過我知道,我可以放心了,我不是隨意跑出來的。

正當我要起身等娉巧扶我回「瑞媚殿」時,頭上那暈眩的程度更是嚴重,身子感到沉重不已,於是我的腳終於站不住了,「砰」一聲,整個身子往後倒去。

在我昏倒前最後一個記憶就是看到娉巧從遠處跑來,不斷地對躺在地上的我大叫著:「娘娘!皇后娘娘!您別嚇奴婢啊!娘娘……」

真好,還有一個人是真的關心我的。但之後我就……我就什麼也記不得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