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皇后-1

我是皇上身旁最高階的女人,心卻是離皇上最遠的。

***

我許我一開始就沒有這個資格吧。

或許我根本就不該擁有這個權勢和地位吧。

或許我這樣做,對大家來講,根本就是一種累贅,是一個多餘的麻煩吧。

但又何奈,我爹是日前國勢當家掌兵的大官,皇上安全與否全靠她;我娘是京城裡最有錢的大娘,國庫與異國的貿易一大部分也全都靠我娘進帳。

「娘娘,您說這花兒可漂亮了?」我一旁的奴婢叫做娉巧,自從我任職這大位後,就一直在我身邊照顧我、打點我的一切,說來說去,稱得上是一個好女孩。

也該找個日子把她給嫁了。

「嬌豔欲滴,百色垂憐,實則令人稱艷。」我笑著,一手接過那朵花兒,在手掌上把玩著。

「奴婢這就去摘幾朵花兒給娘娘。」娉巧一聽就懂我喜歡這花的意思,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際,就把那同種的幾朵花兒給摘下來到我面前了。

「參見皇后娘娘。」欣賞個幾炷香後,一位身穿不凡的女子走到我面前屈膝,打擾了我賞花的興致。

「……平身。」我有些不悅地從涼亭座椅上站了起來,平視這位嬌豔女子,「今個兒來找本宮,有什麼大事?」

眼前的女子貴為皇上的姿妃,雖然沒有我皇后的地位高,但也僅次於貴妃一位了。在我看來她真是很用盡自己的權利,在這大內裡瀟灑。

「哎呀,娘娘這身清香真是好聞極了!」姿妃阿諛的稱讚我身上剛擺上柳花香包,「思嘉這也沒什麼意思,只是想請皇后娘娘能親自來參加皇上登基20、生辰28大壽!」

「有何不可?」皇上大壽再加上登基20,我這皇后娘娘照理來說是一定要陪的,怎麼還需要一個妃子來邀請我?

「回娘娘,思嘉平日聞娘娘身體虛弱、百病交纏、不便外出,才想特至邀請娘娘。可思嘉看娘娘這一身鳳體大好,想來必是可以參加皇上的大日了!」

「本宮知道了。」我平常的不出門,都是因為我愛好清淡,不喜歡和那些妃子爭來鬥去,導致我在大內傳聞一大堆,還有人說我是因為得了絕症,不想出門傳染給大家!簡直是太誇張了……

「所以說娘娘會來參加大壽囉?」姿妃不知道是已經打好了甚麼計謀,開心不已。

「本宮會親自參加。」算了,我還是做好這個位子該做的事情吧,掌管六宮、陪同黃上出席盛宴……唉。

好希望人生可以自由一點,只要不要被困在宮裡便是我一輩子的期望!

這點小希望,我想,我這輩子大概都不可能做到了吧!

***

「太醫,本宮這病到底何時會好起?」我喝完吳太醫準備給我的一碗黑色濃稠藥湯,緊盯著她。

「回娘娘,臣醫估計個一時半了是無法看到成效的,」吳太醫收拾好藥箱,站起身子,「還望娘娘能配合臣醫的藥方,好好調養身體。」

「退下吧。」我撇過頭,整個身子躺到那富麗堂皇的寢墊上。

還真的被姿妃給料中了,我一回到「瑞媚殿」,頭暈傳向,就趕緊傳了為太醫來替我看病。

外頭傳我身體虛弱也不是假的,我的身體天生生下來就體弱多病。但姿態嬌豔百媚,不僅僅是靠我爹娘站上這位置,我天身氣病、氣質並貌帶給人的感覺就是舒服,也難我被我爹娘賜給皇上後,不久就立我為后。

我這不是炫耀,那漢朝的西施不也是有了心臟病,更為自己增添了一種病氣美,深得先皇寵愛?

但我並不是常常有病,只是看起來比較虛弱了點。

反正我天生就是不能跑跳,從小就只能待在房裡偷偷練書寫字。為什麼要偷偷的?因為我爹說她不想看到第二個我娘,那麼霸氣,所以我爹把她的寄望托在我這唯一的女兒身上,希望我能實現他「女子無才便是德」的願望。

但爹,我必須說我對不起你,你把我關在房裡,我不做寫字讀書,還那我還要做什麼來著,什麼都不做,豈不是悶死了?

不過這藥說回來,真的很難喝。難道就不能發明個什麼藥丸膠囊的,一口吞下去,好縮短那痛苦的時間?

「皇太后駕到!」突然外面的宮女齊聲喊道,把我從床上驚起。

皇太后蒼老的聲音,在我耳邊熟悉響起,「都平身吧。」

我趕忙從寢墊上站起,整理好自己身上的服飾,準備見皇太后。

這位皇太后可不是小人物,他可是先皇從頭到尾只立過后的唯一一位女人,如今又成了皇太后,這手段不同凡小。

「臣妾參見皇太后。」我屈膝。

「好了好了,都是自己人,還這麼客氣做什麼?」見她笑眼瞇瞇的,一手把我拉到寢墊上一齊就坐。

「太后這話可不能這麼說,臣妾平時不管何地,都應該要以一國之母作為全民典範,為大成增添更多的好氣。」我拍拍皇太后的手,婆心和她講。

「真是哀家的好皇后啊!哀家當初真是選對人了!」皇太后笑得更燦了。

我微微笑。皇太后繼續講了,「妳可知道,後日便是皇上的大喜之日了?」

啊,我就知道皇太后一定又是向姿妃那樣想邀我去參加皇上的登基20+生辰28大壽。

這也真是奇怪了,我是有那麼難邀嗎?需要出動這麼多人,呵呵。

「臣妾知道。臣妾會親自去為皇上慶壽。」還沒趁皇太后講出自己心中的真話,我便自己回答了。

皇太后更高興的笑笑,「會去就好、會去就好!這次大壽可是哀家活著以來,看來最盛大的一次呢!所有百官文武、三千佳麗……都會一同替皇上慶壽呢!」

這也是我入宮以來第一次看到那麼盛大的典禮。就連皇上登基大典也比不上這次的盛大。

我微微笑著點頭,並不想回應太多。既然皇太后都已經講的這大典那麼神聖了,我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皇太后起身離開「瑞媚殿」,「哀家知道如此,就放心了!哀家先去準備布料了。」總之這次的大典是不能缺少我就是了……不然我真的不想替皇上慶壽。

皇上自從封我為后之後,當日的新婚之夜沒有,反倒是我守寡了整整半年都未曾見過皇上。我猜他是風流,風流到每晚到各個嬪妃的寢殿為大成造嗣子,沒空理我。

我想他也清楚,我只是他皇位的鞏固人,跟我的面貌也只有那一點點關係。我想他根本是記不住我的。

隨便他好了,反正我也不過是看他有這麼一點點好看,才同意這門封后大典,不然我真的會不顧情面的拒絕。

畢竟我才21歲,正值青春年齡,哪個女人想自由想瘋了,還會想要來到這深宮裡做個有翅膀不能飛的鳥兒?

唉!都怪我一時情竇初開,第一次看到這麼好看的男人,才會動了那麼一點心。

總之我守寡了半年後,他也終於是想到還有我這個皇后了,有一次在他封其他嬪妃的時候,我也恰好路過去替他們祝証,我也就這麼和他第二次見面聊天。

我想他也是以為我在封后大典當夜已經有了新婚之夜吧!他並沒有讓我成為真正的女人,反而是摟著那位被封為良人的青澀女孩一整夜。

痛啊!我的心在那一刻徹底的死了。我想我是喜歡皇上的,有了他身旁最高階級的位置,卻無法得到他的心,我真是無能……

沒關係,反正我當好皇后一位就好,沒想到他又玩夠了好幾個月後,我們再次以皇上皇后的身分見面,那恰巧也是在他封一位女子為婧娥的時候,我正好在涼亭吹風,也去幫他們做了見證。

不過這次他並沒有去那位婧娥的寢宮就寢,而是到我這來,讓我成了真正的女人……

可他並沒有又讓我的心重恢舊燃,我是喜歡他,但我不敢再更進一步了。我是皇上身旁最高階的女人,心卻是離皇上最遠的。

我服侍皇上也就那麼一晚,並無其他了。

所以我相信,那只是他一時的風流到了我身上,他並沒有正視我這正妻。可我不再流淚,只是每天笑著,讓自己好過一點。

好吧,這次的大典我就露個臉去主持,那也正是我和皇上的第四次見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