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回

之前有朋友發現冷酷情人下架了,於是就跑來問阿觴發生什麼事。

其實去年就已經打算將它整理,出版成實體書為自己和喜愛它的留做記念,只是時間上實在是有點緊,這才拖到了現在。

喜歡它的朋友,也忘了去脫軌工作室的蝦皮逛逛唷,希望能看到大家將它帶回家。

這次的封面很酷,是福恩特別為這本書設計的,是不是超符合主題的呢?

希望大家會喜歡她唷!

-正文開始-

「姐,我不接受妳請一個女孩子做我的保鏢。」書維用力拍著桌子以表示他的不滿,他都已經是個滿二十歲的成年人了,怎麼還會需要人保護?

就算最近醫院發生了一些特殊的事,也不該是由一位女孩子來保護自己,這樣他男人的面子該往哪擺?

「我已經決定了。」希艾知道自己不應該這麼自作主張,但對於弟弟的安全,她真的非常的擔心。

「姐,妳不能這麼做,我還沒弱到需要由女人來保護,別瞧不起我。」書維完全不能接受希艾不經過他同意就擅自替他決定。

「書維,別耍脾氣,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雖知道以自己弟弟的個性,是無法接受有個女保鏢的事實,但這個人選是別人推薦的,她實在沒有理由不去相信她是一個好人選。

「我沒有耍脾氣。」書維氣憤地朝希艾大喊,他這輩子最討厭別人當他是個長不大的小孩了。

「你有。」希艾嘆了口氣,現在書維的動作不是耍脾氣是什麼?吼那麼大聲,想讓人以為這裡發生兇殺案嗎?

「姐……」腦筋轉了轉,既然希艾執意要請保鏢來保護他,那只要想辦法把她氣走就好啦!

一想到這,書維煩悶的心情總算是舒服一些了,但他可沒笨到把這些寫在臉上,萬一讓希艾發現,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就這麼決定了。」下了一個結論後,希艾便不再打算多談。

見希艾沒有再開口的打算,書維也樂得裝作一副無事的樣子,在簡單打過招呼後,書維迅速的離開辦公室。

「義父,我回來了。」一名年輕女子帶著傷走向一名老者。

「妳回來的正好,我替妳接了一份新工作。」老者拿起一份資料袋交給她。

「爸,她才剛回來。」站在老者身邊的男子聽到後,急忙開口。

「她沒有說不的權利。」是的,工具是沒有說不的權利的。

「是。」男子站回老者身邊,有些心疼的看著眼前的女子。

無奈,女子微垂的眼眸讀不到男子的關係,她只是靜靜的站立在一旁,彷彿眼前兩人談論的對象並不是她。

「走了。」老者丟了顆藥給她。

「是。」女子接過藥,沒有任何考慮就將藥吃下。

「爸,她還沒服解藥,你又給她一顆,她搞不好會……」

「你住嘴,這裡沒你說話的份。」老者冷冷的開口,彷彿人命在他手中一點也不值錢。

再次受到斥責,男子退到角落不再開口,小心翼翼的隱藏起眼底的不悅,注視老者和女子離開。

老者帶著女子來到郊區的一棟別墅。

「許小姐。」一進到客廳,老者便向希艾點頭示意。

「請坐。」希艾見到老者身後的女子時微微愣了一下,她從未見過有人可以散發出如此冷酷的氣質,彷彿沒有東西可以吸引她的注意力,亦沒有人能走進她的內心。

「這位就是我弟弟。」希艾見老者已經坐下,便指著坐在自己身旁的書維為他們介紹。

「關於我們之前談的,應該都沒問題了吧?」老者朝書維點了點頭後,便拿出二份合約書放在桌面上。

「沒有問題。」沒有再重新審核一次合約書,希艾動也不動的直視著老者,似乎知道他仍有未完的話要說。

「在簽約之前,我還得向這位先生說明一些事情。」老者將目光轉向書維。

「什麼事?」書維表情非常的不耐煩,本來他想趁希艾還沒起床之前溜掉的,沒想到希艾早就料到他會這麼做,一大早天還沒亮就坐在客廳等他。

「這兩樣東西給你。」老者拿出兩樣東西,一樣是類似呼叫器的機器,兩者不同的是,這個機器少了畫面,只有三個按紐,而另一樣東西則是裝著藥丸的透明小盒子。

「這是什麼?」書維從桌上拿起那個小機器,放在手上把玩著。

「按下按紐,你就會知道那是什麼。」沒特別說明,老者要書維直接按下按紐,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這個說法倒是引起了書維的好奇心,他沒有猶豫地按下了最左邊的按紐,在他按下按紐的瞬間,站在他對面的女子一下子刷白了臉,仔細看的話,還能看出她額角正開始冒出一些汗珠。

「組織裡的每個人在出任務前,都會服下組織特別調製的藥,只要透過你手上的機器,就可以達到控制的效果,至於那個透明的小盒子,裝的是解藥,一個月只需要一顆就可以。」

「那這個呢?」書維聽完老者的話後,露出了一個別有深意的微笑,跳過中間的按紐,直接按下最右邊的那個按紐,如果沒猜錯的話,自己剛剛按下的那個可能是最低程度的,而最右邊這個,則是最高的。

「哼……」女子在書維按下按紐的那一瞬間,立刻感到胸口有一股被撕烈的疼痛,如果是平常,她也許還可以忍受,但剛結束任務的她,還沒能吃下上一個任務的解藥,便又再吃下另一顆藥,使得疼痛瞬間成了原本的兩倍。

「咳……」女子用力地用手壓住胸口,想減輕胸口上的疼痛。

突然,她覺得喉嚨有一股淡淡的腥味,像血的味道。

「怎麼……怎麼會這樣?」書維看著女子嘴角流出的鮮血,有些後悔自己任性的作為。

他……他只是想氣氣對方,並沒有想要傷害任何人的意思啊。

「如果沒有任何問題,是否可以簽約了?」老者沒有理會站在他後頭的人,只是以淡淡的口氣詢問是否可以簽約。

「她怎麼會這樣?」希艾有些著急地詢問老者,想知道為什麼眼前的女子會出現如此痛苦的表情。

「藥效半個鐘頭就會過,現在,可以簽約了嗎?」老者淡淡的口氣似乎擺明了那女子的死活完全不關他的事,他現在在乎的,就只有簽約。

希艾得到答案後,快速拿起筆在合約書上簽下了名字,而老者在確定名字無誤後,收起合約書便離開了客廳。

「妳還好嗎?」希艾在老者離開後急忙起身來到女子身旁,想將女子扶到一旁休息,然而,伸出的手卻在碰觸女子之前被閃了過去。

女子有些意外這次的雇主會如此的善待她,一時之間她真不知該如何反應,但胸口的痛楚沒辦法讓她多想,她只能用力用手壓著胸口,希望這樣能替自己減低一些疼痛。

希艾沒有因為這樣而感到不愉快,她只是擔憂地望著眼前的女子,看著她因為疼痛而激烈地喘著氣,一股憐惜悄悄湧上心頭。

一刻鐘過後,女子的呼吸漸漸回穩。

「好點了嗎?」望著女子仍然慘白的臉色,希艾擔心地問。

「我沒事。」感覺胸口的痛楚開始有穩定的跡象後,女子朝希艾點了點頭。

「我先帶妳到妳的房間去,今天我和書維都不會出門,妳放心好好休息一天,等身體好一些了才開始工作,好嗎?」示意書維提起女子的行李,希艾帶著她往樓上走。

「……」女子露出不解的神情,她從未遇過像她這麼替人著想的人。

「不要想太多,妳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了。」發覺身後人兒露出一絲疑惑的表情,希艾轉身朝她露出一個安撫的笑容。

帶領著她來到二樓的房間後,等書維將她的行李放在床邊,兩人這才從房間離開。

離開後的兩人並沒有回房間休息,而是回到客廳。

「書維,你再怎麼不滿意我的決定,也不能隨便拿別人的生命開玩笑啊!你怎麼會這麼不懂事。」希艾坐在沙發上,有些動氣,本以為就算書維再怎麼不同意自己的決定,最多也只是擺個臉色而已,沒想到他居然做出傷害人的動作。

「對不起。」書維知道這件事是自己的錯,所以也不反駁希艾說的話。

「不管你對她有多麼不滿,我都要你跟她道歉,知道嗎?」

「嗯,我知道。」書維點了點頭,就算希艾沒說,他也一樣會道歉的,畢竟這整件事從頭到尾都是他的錯。

「打個電話到醫院去,告訴爸今天我們不過去了。」聽到書維的回答後,希艾鬆了一口氣,他真的很擔心自己的弟弟會變成一個不理智的人。

「我知道了。」點了點頭,書維拿起電話按下醫院的號碼。

在處理好相關事項之後,兩人便各自回自己的房間。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