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Next door 1.

「你他媽的去死。」這是我第一次對他說髒話,也是最後一次了。

  當你知道那個信誓旦旦說會愛你一輩子的男人,劈腿了,

  劈的還是和自己走過十年的好友,當下的心情會是如何?

    手機在桌上震動著,該接嗎?

    12:03分的夜晚,室溫冷了,咖啡冷了,心也冷了。

    接起手機,我冷淡的說,「妳想說什麼?」

    電話那頭傳來不知所措的聲音,「小倪,對不起….我…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我不知道….但妳也要認清現實,他現在愛的不是妳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如果妳想說的只是這個妳可以不用再說下去了,再見。」

    掛斷電話後,

    再見。

    愛情,友情。

    眼眶就算苦澀,心也該放下了,

    好朋友,祝福你們。

    披上夾克,走出了咖啡店,街上的空氣有些冰冷稀薄,讓鼻子微微發疼。

回到家後,已經是1:00,癱在沙發上,無力再去回想,竟然就這樣在沙發上睡著。

    冬日的艷陽高照,今天又是晴朗的天氣。

    醒來時,看著時鐘,早過了十二點,我昏昏沉沉的拖著身子在床上滾了個兩圈才慢慢的爬起來,用力拉開窗簾,刺眼的陽光從外頭照射進來,讓我有些睜不開眼。

    剛熱過的巧克力牛奶將麥片泡的有些不軟不硬,但我就剛好喜歡這樣子的感覺,

    打開電腦,登入FACEBOOK瀏覽了一下動態,覺得沒什麼,正要關掉,忽然右下角冒出了一個小室窗,….晨宇?!

    張晨宇,三年前在網遊上認識的一個網友,人還算不錯,就是偶而嘴賤了些,自從不玩網遊後,已經有些時間沒說過話了,但因為遊戲幫會有創建社團,所以就算幫裡所有人都不玩了還是有連絡和來往。

    最近他又開始來找我說話,令我有些驚訝,但慢慢的也變成一種習慣。

  『嗨。』很簡短的一句問安。

  『嗨。』現在沒什麼心情想理他。

    過了片刻,他又丟了一個訊息過來,『話說…這個時間看到妳怪怪的….。』

  『為什麼?』

  『因為妳通常不會白天出現的..曬到太陽會冒白煙的那種…』

  『噗…=_=』

  『沒時間跟你打屁。』我無情的回了他一句。

  『妳幾歲了...怎一點都沒有年輕人的激情...歐巴桑。』

  『早就過了激情的年代,現在最需要的是淡定。』

    我們倆就像是神祕怪咖外星人,從不透露彼此的真實身分,也沒打算提,就這樣維持著這種微妙的關係,也因為這樣,連對方長什麼樣子、是幾歲、做什麼工作都不知道,我們也不喜歡放有關於自己的照片上去社群,總覺得沒隱私,很怪異。

  『看得出來妳受創很深阿...』他繼續耍賤。

  『怯,誰跟你一樣。』

  『失戀?』

    他一舉戳中我的痛處,『你說呢?』

  『難怪,因為這不像平常的妳...。』

  『所以呢?』

  『因為平常的妳通常都是這樣的→老娘要去花美男的世界看現場BL。』

  『去死,哪有。』

  『分明就有,別再狡辯了。』

    這傢伙…真是,算了,我得趕緊脫離他那白癡的世界。

    我關了電腦,走進浴室洗刷後,又從衣櫃拿出前幾天新買的洋裝看了看,又掛了回去,換上另一件灰色的鬥牛犬長T和一條黑色的直筒牛仔褲,原本洋裝是要穿給那個人看的,看來現在也用不著了,。

    今天出版社沒打來催稿,所以也不著急著趕稿,一切準備完後,打開門,出門前又順手抓了件棒球外套穿上,踏出去,又是新的一天。

    大街上人來人往,一對對的情侶恩愛的令人感到刺眼,總是讓我想起那兩個人,背叛是如此令人無法忘懷,罷了,再想也是多餘,甩了甩頭,想將腦袋那些不堪的往事,通通都甩開。

    好不容易走出家門,卻又有些不知去處,在街上來回晃了兩圈,最後走進了一家位在街旁小巷中的咖啡館,來打發剩下的時間。

    這家咖啡店,很明亮乾淨,整間店裡都充滿了濃郁的咖啡香,最令人喜愛的是,它幾乎所有的東西,從桌椅到餐具,還有牆上的裝飾都是貓咪圖案,可愛極了!

    我點了一杯重乳的卡布奇諾和雙巧克力布朗尼,罪惡感油然而生,高熱量啊…..。

    我揮去那些噁心罪惡感,開始品嚐著舌間那點甜膩的美味。

    喜歡坐在靠窗的位子,因為感覺有種特別接近外頭的感覺,來來往往的行人,在這小巷中顯得稀疏。

    店中撥放著凱蒂佩芮的Teenage   Dream,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西洋樂,是從三年前和那個人在一起後嗎?呵…不知道了。

    猛然間望見窗外走來兩個熟悉的身影,心頓時一縮,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我壓低了頭,盡量不被察覺,但還是被無情的發現了。

    孟霆彥,

    那個下了承諾卻從未實現過的男人。

    呵...,承諾,有時候,就是一個騙子說給一個傻子聽的。

    那個正驚愕的看著我的女人,藍妘萱。

    十年友情,全是屁,就算是Friend,最後還是會有個   end。

    這般可笑。

    我恍若未看見他們似的,孟霆彥神色複雜的望著我,想過來卻又腳步猶豫,遲遲無法前進。

    突然,他身旁的藍妘萱臉色有些難看的拉著他跑出了咖啡館,頭也不回的離開。

   

    我頓時覺得難堪,不想面對?難面對?

    如果讓妳再重新選擇一次,妳是不是依然會選擇和他再一起,

    友情太傷,愛情太痛,在這種時候誰都不想在回憶起從前。

    人累了就休息,心累了就淡定。

    丟了自己,只能慢慢撿回來。

    我也坐不下去了,付完了帳,走出咖啡館,又沒有了去處,

    突然,看到馬路對面的公車站牌,3號,有到金石堂,於是過了馬路,在站牌旁等待下一班的公車,公車很快就來了,上了車,又是靠窗的坐位。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