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煙波:那些,不曾說的……《戀夏七光年》,琉影著

      死了。

      媽媽,死了。

      她抿著唇,緊緊地皺起眉,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但是她親愛的妹妹不會也沒有理由騙她。

      漆黑的房間裡,她坐在床邊,理智上明白了這件事情,但卻更多她不想回憶的事情湧上心頭,天氣很冷,卻一點都冷不過她的心。

     

      媽媽一直以來都不喜歡她,只喜歡若媛,她的妹妹,該死的妹妹。

      她討厭那個虛偽的妹妹,整天像個小天使一樣,對誰都笑,對誰都好,對誰都不生氣。

      所以她更討厭她了。

      她已經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討厭林若媛,可是只要看見她,她就會想起那個藏在心裡的青少年時期,充滿了各種挫折,還有各種的不如。

      那個像是甜姐兒的林若媛,什麼都好,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包括他,夏勤彥。

      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都好看,都聰明,都讓人喜愛,不像她,只能遠遠地看著,就連母親都贊成他們在一起。

可是她呢?

      她也喜歡夏勤彥,但為什麼不是她?

      她喜歡夏勤彥這麼久,比林若媛還要久,但是夏勤彥還是走到了林若媛身邊,她不服氣,她不能什麼事情都輸給她,她們其實並沒有差這麼多,其實,某個角度,她們長的很像。

      所以她趁著夏勤彥喝醉的時候,跟他上床了,但是她沒有想這麼多的,她只是不想認命……

      卻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就懷孕了,只一次。

      她害怕,所以偽裝。

      她虛張聲勢,是因為恐懼。

      因為她心裡始終都知道,自己,搶了林若媛的未來。

      所以她只能不斷地抓著夏勤彥,想要證明不管如何,這個男人都會留在她身邊。

是嗎?

是嗎?

是嗎……?

林若雪坐在床邊哭起來。

不是。

那年,她說要跟夏勤彥結婚的時候,那個人,她的媽媽不惜斷絕關係也不讓她嫁他,她說:「妳會後悔一輩子!」

她才不會後悔一輩子!

那都是嚇唬她的,都是因為妳偏心,妳永遠都只想把好東西給林若媛!

所以她走了,要斷絕關係是不是?

我不在乎!

反正妳也不曾在乎我!

現在想來,原來那時,母親嘗試著要跟她說更多她還看不懂的事情。

例如說,懷抱著負罪跟愧疚的婚姻,終究不會長久。

例如說,夕瑀,這麼像夏勤彥。

她生下夕瑀後,她跟夏勤彥爭吵的更兇了。

醫生說她有產後憂鬱症,但是她知道不是。

是夏勤彥的眼神,永遠都帶著一種歉疚。

她不要歉疚,不要同情,她要的只有他愛她!

可是,這彷彿變成了全世界最困難的事情,這樣的情緒讓她總是在崩潰邊緣徘徊。

她也不想發脾氣,可是,她真的控制不住,每當夕瑀哭起來的時候,她就覺得那哭聲是在提醒她。

不是妳,不是妳,這人,不是妳的。

然後,她終於受不了了。

離開了夏勤彥,也不要夏夕瑀。

她要擺脫這些人,永遠永遠都不要再見到他們。

她也確實遇見了新的男人,生了一個小男孩,一切都很好,那些不堪回首的事情,沒有人知道,知道的人都不在她的世界裡。

直到夏勤彥死了。

她不懂,她都離開了,他為什麼不去找林若媛,他們大可以去過他們幸福快樂的日子,林若媛那個女人會照顧好夕瑀,讓他沒有後顧之憂,而不是現在這樣,因為過度疲勞而過世。

她時常想起躺在棺木裡的夏勤彥的臉龐,即便後來證實他的死因,那依舊不能解釋她的困惑。

然後,她總是一回身,就看見夕瑀。

她睜著一雙眼睛,眼神總是困惑的打量著周圍的眾人,那種無害又帶著一點恐懼的神情,會讓她想起夏勤彥,然後夕瑀一開口,又更像,總是滔滔不絕的說著那些詭異的科學。

至今,她已經想不太起來夏勤彥究竟是什麼樣子的人了。

就像她也想不起來她的母親是什麼樣的人。

窗外下起了雨。

她離家這麼久,不知道母親有沒有想過她,是不是也跟她一樣,偶爾會想起對方最喜歡吃的食物。

那一夜,她沒有睡。

開了車回家奔喪,夕瑀跟他弟弟在一旁吵鬧。

她腦子裡只想知道,如果母親看到了夕瑀會不會原諒她,還是會更加恨她?越接近家門,她就越驚慌,腦子裡頭那些回憶,都那樣逼人。

逼的她眼淚直流。

停好了車,雨還在下著,她懷著不安的心緒,瞥見夕瑀準備要帶那隻布偶進去。

「不准帶布偶進去。」她開口,其實只是想著告別式小孩子帶著布偶進去像什麼樣子?只是壓抑了太久,一開口,卻滿懷著怒氣。

「可是熊胖想見外婆和小阿姨。」夕瑀性格裡頭有一種跟夏勤彥很相似的固執,那種固執也許就是使得他終究沒有回去找林若媛的原因。

等會兒,就要去見林若媛了。

或許,夕瑀根本就應該是她的孩子,如果她沒有故意騙了夏勤彥的話,夕瑀的媽媽就不會是她了。

「妳敢帶進去,我就把它丟掉!」

她下了車,看也不看夕瑀,她知道這話對她有用,夕瑀也知道她會說到做到。

告別式的會場裡那些人,她一點都不在乎。

譴責也好,看不起也好,這次回來,她已經事業有成,當年是媽媽不要她,是媽媽一直都瞧不起她,她走,是逼不得已!

她不停的在心裡這麼說,但是,當音樂奏起,她卻浮現出母親的臉,其實她一直是鄰里之間的大好人,大家都很喜歡她,就像都很喜歡林若媛一樣。

她倔強的抿起唇,擦掉眼角的淚,她不會後悔。

後悔就輸了!

夕瑀說要搬去跟林若媛住的時候,她一點也不意外。

她這麼像夏勤彥,喜歡林若媛不喜歡她也是應該的。

她不會承認,自己因此而受傷。

絕對不會。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