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05沙文魚和羊咩咩

午後陽光正好,楊陽在書房裏作畫,顧文宇睡眼朦朧的趴在他的腳邊,時不時抬頭看一眼。

楊陽以畫兒童漫畫為生,已經頗有名氣。

這是顧文宇最引以為傲的一件事。

楊陽的手很漂亮,修長,白皙,骨節分明。

顧文宇曾說:這樣一雙手,只要用來畫畫就好了。

那年他們剛大學畢業,因為出櫃和家裏鬧翻了,身無分文就出了社會。顧文宇為了養家,不得不同時打兩份工,晚班接著白班,幾乎每天都要忙到淩晨兩點才能休息。這位嬌生慣養了二十多年的少爺,真是什麼苦都吃盡了。

楊陽捨不得他那麼辛苦,決定放棄畫畫,找一份正正經經的工作。他才開始畫畫不久,別說賺錢了,每個月買紙筆的錢都要倒貼上千,對於那時的他們來說,維持夢想是件很奢侈的事。

顧文宇知道後,死活不同意,為此他們還大吵了一架。

他們在一起後第一次也是最激烈的一次爭吵。

他們冷戰了好幾天。

最後是顧文宇喝醉了酒,拉著楊陽的手絮絮叨叨說了半夜:“我已經夠對不起你了。如果沒有我,你現在應該過著正常人的生活,和父母關係融洽,有一份好的工作,還有一個漂亮的女朋友,再過幾年,說不定還會有個活潑亂跳的胖小子,這多好啊!多好啊!你看看現在,你過的這叫什麼日子,和我擠在這不足十平方米的房子裏,連陽光也見不到……你說你跟我在一起,我能給你什麼啊?我什麼都給不了你!我現在只希望你能畫你的畫,做你自己最想做的事,我現在就這點想法了,你就答應了我,行嗎?”

楊陽抱著顧文宇拼命的點頭,他當時就想,要把畫畫下去,要畫好,這是他和顧文宇兩個人的夢想,他絕不能辜負。

楊陽自那後便學會了做飯,他說:總該為這個家做點什麼。

過往的記憶一點點清晰起來,久違的溫暖溢滿了胸口,這些點點滴滴間積累起來的感情,幸好沒有在時光的洪流中沖刷乾淨。

顧文宇順著楊陽的腿爬到他的膝上躺下——現在,他已經很熟練的以一只貓的姿態賣萌了。

顧文宇的動作打擾了楊陽,他放下手中的畫筆,舉起笨笨,用拇指按摩著他的腹部,笑道:“想撒嬌?”

顧文宇發出“喵喵”的聲音,濕漉漉的眼睛看著楊陽,表示:我很安靜,我很老實,我不會打擾你的,讓我陪著你吧。

楊陽一愣,笨笨看著他的眼神讓他產生了微妙的錯覺——好像是那個人做了錯事後慣用的伎倆,他搖頭一笑,把這種荒謬的想法拋之腦後,輕輕把笨笨放在了書桌上,點了點他的額頭:“真拿你沒辦法!”

顧文宇立刻老老實實的趴在了桌子上,腦袋枕在前爪上,微微抬起頭注視著楊陽。

午後的斜陽照在楊陽的臉上,籠上一層淡淡的光暈,清秀的側臉有流暢的線條,三十多歲的面容卻有著少年的純淨。

上天對某些人總是額外眷顧的。顧文宇差點忘了,十年前,他是怎麼對自己說的,要讓楊陽一直這麼單純下去,他要讓浮世中所有的躁動都變成楊陽眼睫上的塵埃,讓他的眼睛一直這麼清澈下去。

顧文宇的心有一點慌亂,忽然生出了楊陽已經離他很遠的錯覺,“喵喵”叫了兩聲,探頭,想看看楊陽到底畫了什麼。

一顆枝繁葉茂的梧桐樹,兩個Q版小人。

黑色短髮的男孩正躲在樹幹後偷看正在作畫的褐色短髮男孩,笑的像是一只偷腥的狐狸。褐色短髮的男孩看似在認真作畫,臉上淡淡的紅暈卻出賣了他。

越看這幅畫越覺得熟悉,顧文宇把爪子按住黑色短髮男孩旁,“喵喵”叫了兩聲。

“這是沙文魚。”

楊陽指著那個有著褐色頭髮的男孩說:“這是羊咩咩。”

不知想到了什麼,楊陽的眼神有些飄忽,補充道:“他們是一對。”

“喵!”

楊陽不是一直畫兒童漫畫的嗎?什麼時候畫這個了?顧文宇翹著尾巴繞著畫打轉,努力回憶著自己有沒有見過類似的畫。

結果沒有。

顧文宇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在楊陽作畫的時候陪在他的身邊了,那些兩人曾窩在一個被窩裏討論故事情節,趴在一張桌子上討論線條分鏡頭處理的情景,似乎是上輩子的事情了。

“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場景。”楊陽的眼睛暗了下去。

顧文宇腳一踩空,差點從桌子上掉下去,楊陽忙抱住他。

第一次見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