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五

章五

在旅行舍公司裡做業務的工作,大部分時間是要處理很多資詢報團或為客人查詢解答自由行的機票、酒店等等的事項,當然還有些內部的文件要處理。對於慕容靖來說,做業務工作的時候是沒分旅行旺季與淡季,一到上班時間電話就響不停,進來店裡詢問的客人亦開始要排隊,幾乎沒有甚麼時間端口氣。

她每次出團回來後,總覺得現在的客人都好像不用工作,甚至有一個客人,每一年都見她五六次來訂購自由行的機票與酒店套票。可一想到如果社會經濟不是發展良好,客人們都多了閒錢到外地旅行,相信她當初也沒那麼幸運能進入這間行內規模算很厲害的公司。

忙碌了整個早上,到了中午吃飯時間,慕容靖才可以略為鬆一口氣,她等了公司的那個前輩回來後,便拿起椅上的制服外套去休息室吃母親早上給她弄的便當。安排在這時間吃午飯的同事,亦同時在裡面坐著吃飯,而她等到微波叮一聲後,便拿著便當坐下。

「噫,靖前輩,妳手機有訊息。」某個後輩拿著弄熱的便當打算坐下來,坐下來之前,瞧見了她放到椅背上的制服口袋裡的手機正一閃一閃的亮起綠燈。

「謝,忙到電話也沒空看了。」後輩提到手機有訊息的時候,剛才心跳突然又被甚麼撞了一下,不太確定是不是瀲若發了訊息過來,心裡有點小期待。她側身伸手往口袋裡把手機拿出來,繼續爭取時間享用便當之下,解鎖看看有甚麼人找過她。

保險從業員彭志遠工作時間最自由、最常有空用手機,現今這年代很多客戶為方便都會在通訊APPS裡找他,詢問些事情,所以每一次打開三小福的群或他們六個人的群,必定見到他講話或打上文字,最近他為了密謀在北海道下雪後在雪地來一個浪漫求婚,總在群上打了一大堆詢問時間或該怎麼求婚才最浪漫又難忙的事情。

慕容靖看他那一大段話後,都感到他現在又緊張又幸福,是個永遠都那麼幸運的大男孩。

然後就是蕭洋,當時他考上大學還主修社工這專業的時候,他們全都沒辦法把嘴巴合起來,第二號愛整人的小子,跑去做社工,實在匪夷所思。後來他還考上屬於政府的社會工作局,負責兒童及青少年的服務,所以偶爾他有必要用手機的APPS與已建立了友好關係的青少年關心最近情況,順便當然一定私下回覆群中的事項。

他的建議有一大堆是作弄彭志遠的,男人真到了六十歲都有一顆大男孩的玩心。

至於吳炫目……他高中畢業後才坦白跟大家說自己家中是開小餐館的,為了繼承和開拓家業,以前已經每星期六日都抽兩小時請家教學法文,畢業後更是火力全開專修了一年高級法文和法國廚藝的文化習俗,一年後更成功考入了世界上都很有名的法國藍帶廚藝學院,最後還順利拿到一級廚師品牌的證書。

回來之後,他已經把小餐館大改裝,食物有品質也有特色,價錢不算貴,成為旅遊天書裡必定推介旅客去試吃這間中西結合的創意料理餐廳,幾乎由早到晚,他就待在廚房裡煮過不停,只有午市後才有空喘口氣看手機。

現在才一點半鐘,正是餐館最多人的時間,所有通訊的群中,都沒有他的回應,慕容靖都習慣了。

兩大美女嘛……

持著自己是女生,覺得對女生來說,找個可靠的老公才是重要,事業是次要,在把自己嫁掉之前,只要能給足夠的家用,自己可以存點錢,閒時去旅行就心滿意足。

也因為兩個人都本著這心態,她們在大學的時候就有共同的目標畢業後一定要考上最舒服、最閑的政府部門,最終如她們所願,蘇小澄考到第二公證署裡做事,郭孝琳則是考到政府的體育發展局的行政部門,以她們的美貌,現時各自有一個發展穩定的男朋友。一個是消防員,是勤力又死板的乖男孩,聞說快要升上消防隊目;另一個則是一間細型裝修工程公司老闆,他兼做室內設計。

她們兩個人,得知彭志遠要求婚,興奮的在群裡說確定日期後馬上叫男朋友請假陪她們去,由於兩位大美女今年已經二十七,似乎有意想暗示身邊的人也該跟她們求婚了。

至於慕容靖……她只回覆那個六人群道:「志遠,北海道一進入十一月就會下初雪,初雪有祝福的含意,所以定日子就十一月中左右,我會叫帶團去北海道的同事多加留意。還有,邀請去見證你求婚的人數足夠的話可以直接包團,有問題任何時候都可以找我,加油啦,彭志遠傻小子!」帶點感性和幽默的打上一大段,緊接翻開LINE,她略有點失望,LINE那裡沒有訊息。

她在做甚麼?在忙著準備今晚的晚餐了?

翻閱上面的聊天記錄,十分正常和正經的內容,卻逗趣了她的心情,不自禁的翻起了清雅的笑顏。

「靖靖,妳看甚麼看到笑了,不會是男朋友吧!?」與她幾乎同期進來公司的安詠琪就坐在她對面吃著便當,在八卦雜誌抬頭時,就瞧見她露出這種笑容。

翻動記錄的指尖頓住了,心跳加速,火燙的臉頰不敢抬起,只微微抬眼白了安詠琪一眼,繼續裝沒事的再翻上去淡淡說:「那個時常來機場接我,而妳總說是我男朋友來的彭志遠昨天來接我的時候,跟我說打算到北海道雪地向女友求婚,現在都踏入十月了,還差一個月,群裡的另外四個人在給他意見,有些是故意作弄他,很好笑。」

安詠琪啊了一聲,手搭在慕容靖的手背上道:「竟然出現暗戀的人要求婚,但對象不是妳這劇情,沒關係,小靖,妳是最好的!」她還套用了功夫足球星爺最經典的一句對白出來。

慕容靖抽手用筷子敲了她的頭,白她一眼說:「我跟妳說了幾千遍,他只是我由中學玩大的好朋友,兩年前也跟妳提過他有女朋友,是妳韓劇看太多!」她不管她,繼續吃便當。

「就說說笑,別認真打人!」安詠琪摸摸頭額,抿了嘴對娛樂雜誌已經沒興趣,一路吃邊檔,一路看著慕容靖看手機,她的表情……真的跟以往有點不一樣,她又說不出那一種不一樣是甚麼……

有點無趣,她又找話來聊:「之前聽妳說妳身邊的全都有另一伴了,唯獨是妳還是單身,沒人追嗎?妳不會沒談過戀愛吧?」安詠琪見休息室裡的其他人都豎起耳朵想八卦一翻,她知道他們都和小靖都很熟的人了,才放心這麼問。

慕容靖亦不是那麼介意自己要在這麼多八卦的人面前公開情史,她打開那瓶不冰的蜂蜜綠茶灌了一大口潤潤喉,才淡淡說:「當然有了,在大學一段,為期一年多,出來工作後一段,為期只有半年。前段分手原因,彼此同意手分是最好的選擇,我們當時畢業後就要各回自己地方找工作,我們都是那種談不了遠距離戀愛的人;後一段,是初到這公司做導遊的時候結識的一個客人,但他說我總要飛來飛去,沒時間陪他,所以忍受不了提出分手,可我知道後來不到半個月,他就跟一個女人一起了。至於現在,我在等啊,你們沒有去看九巴刀的等一個人咖啡嗎?每個人,都在等待一個能看見妳與眾不同的那個人!故事我就說完了,你們這群小八卦還有甚麼問題?」

慕容靖露出溫婉的笑容面對一群靜呆了的小八卦,嘆氣搖頭,她才耍點感性,就徹底擊倒他們的心靈,世道上的人啊……說笑卻當真,認真的時候,卻有點不敢相信話就是真的。

「前輩,我有看阿刀的咖啡,真的很捧!妳剛才的話,也是我的學習對象!」坐在她右邊的後輩第一個開口說,眼裡還一閃一閃的,是個剛畢業出來還對工作很熱血的小男生。

她剛才說了甚麼讓他可以做學習對象?!慕容靖無言的默默從他閃爍發亮的眼睛移開,繼續把便當吃完。

「小靖真好,都不擔心嫁不掉,我媽見我自從上一段分了後一年都沒新對象,最近老叫我去吃飯,怎料去到餐廳卻坐了個男的,我回去罵了我媽一頓。」安詠琪哀聲嘆氣,胃口都沒了。

慕容靖笑而不語,她在拿便當去洗之前,第一次主動發了一個訊息給盧瀲若,然後看看手錶,午飯時間只餘下十五分鐘,要趕快洗洗盒子,上個洗手間歇一會,下午到放工前,應該會十分忙碌。

咚!

正和母親逛菜市場的盧瀲若聽見手機響了,便從牛仔褲袋裡拿出手機來看,一點進LINE,果然是她!

嘴角漾著了淡淡的笑靨,點進去看看她說了甚麼。

哩,盧護士長,妳家中一定有些治療上吐下瀉的特效藥吧?我的胃雖然挺強的,可難保今晚吃完妳煮的會出現上述症狀,我可不想第二天出現在社區新聞,被報導因食物中毒要進院那麼丟臉。

PS:必要時,買外賣裝妳煮的,我不會介意和拆穿妳的。

她的嘴角越來越彎向上,最後又懊惱不甘的嘟起小嘴,隨之往母親肩上貼上去,略略撒嬌道:「媽,我煮東西的味道應該不差吧?至少你和爸以前都吃光我的菜啊。」

盧媽媽正在挑水果,嫌女兒貼上來熱熱的皺起了眉,認真回答問題:「味道是能吃下去,現在的女孩能煮那樣就很OK啦,怎麼了,剛才是男朋友?」她試探的問,想想又不對,隨之又問:「妳不是說今晚上來吃飯的是以前的中學同學嗎?原來是男人!?」

「媽,我現在沒空交男朋友!對啦,是中學同學,人家是女生,不久前再遇到的,她在旅行社做領隊,昨天從北海道回來,妳女兒很不要臉的向人家討手禮,所以便請她上來吃頓飯。」盧瀲若又學學怎麼挑那很大顆的水仙芒果,拿起一個很大顆又綠綠的在手中,學盧媽媽聞一下又用手量一下。

她喜歡吃芒果嗎?還是再挑點草苺和水晶梨好了,蘋果就一定要。要不要弄些甜品較好?木糠布丁製作起來較簡單,待會得去一趟超市。

挑水果的時候,她心裡想東想西的,可滿滿的,都是關於慕容靖,關於今晚這頓飯如何做到最好,讓她可以吃起來快樂的,滿足的。一想到她會露出那種表情,盧瀲若不自禁在挑頻果時甜美的揚起笑容。

「女兒啊,妳不笑的時候看上去就一臉嚴謹正經,從妳嘴裡說不要臉這三個字真的很不搭,真沒想到妳還會向人家討手禮,很丟臉!還說不久前才重遇,一來問人家拿手禮,我再多弄一個最拿手的糖醋排骨!」盧媽媽拍了她的額一記,沒好氣的倒轉頭往豬肉店走去。

「啊,媽,不要啦,我跟她說是我親自煮,妳從旁指點我就可以!」盧瀲若馬上付水果錢追上去。

菜市場裡,兩母女就一搭一唱的再逛了一圈,後來一起再到家附近的大型超市,看超市有甚麼材料之後,盧瀲若又改了,她決定製作簡單又看起來挺高檔的巧克力慕士杯。

巧克力慕士杯吃起來冰涼,苦中又甜蜜的,彷彿就像那年,她和她看起來像是普通得像只限同學關係,但暗裡只有自己才知道她和慕容靖之間,擁有一些像巧克力一樣的情。

微微的苦味當中,有一點甜。

****    ****    ****    ****    ****    ****   

那個莫名其妙的要求,緊接慕容靖那一聲的“瀲若”,有些事情,就在淡淡的清風吹過之後,湖面泛起了一輪又一輪的漪漣,她們小心的細嚼彼此之間正醞釀的一些她們還在迷茫的感覺。

住往,曖昧營造的距離,是最拎人欲罷不能的。

妒忌了,卻不能表露出來;生氣了,要假裝根本不在乎;吃醋了,也只能默默把自己酸透而已。在她們這個年紀遇到弄不清的迷茫,很多事情,她們都措手不及,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是最好的。

學期考前的一週,學校進行了“宵禁”,就是禁止所有學生隨了溫習之外的一切活動,那當然包括不可以午休時打籃球。然而,五小福和慕容靖還是在午休時來到了籃球場,他們手中拿著派彭志遠去買來的便當,一邊裝k書聊八卦,一邊慢慢享受入冬後的溫暖陽光。

便當吃到一半,慕容靖忽然站起來從石梯上走下去,回眸道:「要喝甚麼?我想去買點飲料。」

「可樂!」三小福舉手就說,男人和可樂,好像分割不了。

「我要烏龍茶好了,不冰的。」郭孝琳咬著一塊雞肉說。

「那我要綠茶,抗氧化,都是不冰的。」蘇小澄頭也不抬,翻動著教學書上疊著的小說,似乎是看到最緊張的部分。

她散步的走到離籃球場有點距離的合作社,那裡還有幾個人在排隊,她這個時候從裙子的袋子裡拿出零錢包,數數裡面的錢夠不夠,應該夠了,不夠就少買一罐可樂,讓三小福自己搶吧!

終於輪到她,她一口氣就說了自己想要甚麼,合作社的阿姨一臉笑容的替她全拿出來,打著計算機說:「42。」

「42?」她翻了翻不可能突然多出五塊出來的零錢包,正想說不要一罐可樂,卻有人伸手過來說:「阿姨,給我再來一瓶不冰的蜂蜜綠茶,算在一起。」

「啊!是盧瀲若!她真的好美喲!」後面在排隊的男生們驚叫,一點也不介意一代女神,竟不排隊就走上前去。

「好好,瀲若,下次不能這樣喲!」阿姨知道她是想幫這位同學,雖然她人品在校內很有名,可難保有人會以此為話題,說她不是。

「不好意思,我下次不會了。」瀲若拿下找回來的錢,更幫忙捧住了三罐可樂。「下次多找一個人陪妳來買,妳這很難拿過去啊。」瀲若走的時候,往在排隊的同學說:「對不起,我插隊了。」

後面大半是男生,所以都笑如白痴的回應“沒關係”,一些女生則沒甚麼的點頭揮手,打既是沒關係的意思吧!盧瀲若在校內有名是人品絕好的女神,平常雖然看上去很嚴謹且不會常笑,但只要和她接觸過的同學,沒有一個不讚她溫柔有禮,對後輩很細心。

「妳這樣不太好吧,我指插隊。錢待會還妳。」她手中是三瓶飲料,都沒手掏零錢包。

「不用,請你們六個喝飲料吧,順便認識一下妳的朋友們,妳介意嗎?」走在前面的她,忽然回首瞧她一笑,搖擺的馬尾尾端輕拂過慕容靖的臉上。

這一拂,又撥動了慕容靖深底裡的一些顫動,還有她的頭髮香,好像對她下了一個毒,那個毒叫心動。

「呃……不介意……」她難道還可以說介意嗎?她的一句話都足以讓慕容靖失去了思巧的能力。

走到半路,蘇小澄和郭孝琳卻跑了過來,默契十足的從她們手中幫忙拿了兩瓶飲料,她們一左一右的夾住了慕容靖,卻大聲向前面的瀲若問好:「哎喲,真抱歉,學姐,要妳來幫我們拿飲料!」蘇小澄抹起大大的笑意,手臂還搭在慕容靖的肩上。

收到蘇小澄的眼色,郭孝琳則挽住了慕容靖的手臂,三個人就像三胞胎的走到盧瀲若的身旁「學姐,我們家的小靖兒,很可愛吧!很體貼總幫我們買飲料。」

「嗯。」盧瀲若笑容早已收起,板著一張正經的臉,此刻的反應,也只能是點頭。

「小靖,對不起,我們該跟妳一塊去的,看妳都要人幫妳拿飲料,下一回向我們多點撒嬌,姐姐們會疼妳啦!」蘇小澄親暱的捏她的臉頰,搭在她肩膀的手把她更摟緊,彼此之間,沒有空隙。

同樣,郭孝琳改成了牽住她的手,還拖著她們走在盧瀲若的前面,「對對對,小靖,別客氣,我們都很疼妳,愛妳喲!」她更勁爆,往慕容靖可愛又疑惑的臉頰上大啵了一口。

「妳們幹嘛!」一定都不正常!慕容靖左右瞟了她們一眼,看到的是她們臉上的狐狸表情,讓她從心底寒了起來。

「啊!是女神!」彭志遠第一個發現了盧瀲若,便拍了拍兩位兄弟「喂喂,真的是盧瀲若!」

「噫!?真的啊!她們怎麼會一起走過來的?女神手中還拿著我們的可樂耶!派靖靖過去買飲料也有意外收獲!」蕭洋和吳炫生也站起來,三個人就興奮的小跑過去球場的中間迎接她們。

「嗨~學姐,妳好,我是彭志遠。」他羞澀的手把掌先擦擦衣服再申出去,這舉動,讓一旁的人都笑翻了。

「可樂是你們的吧?可樂別喝多了,聽說對男生的精蟲有害的。」盧瀲若沒有伸手和他握手,反而直接把那冰涼的可樂放到他的手掌裡。

其餘二人的手中,也同樣被她放上了一罐可樂。

三個本來高興興奮的情緒,瞬間被這罐冰到有點刺皮膚的可樂給降到了零點,臉部僵掉,笑容也隨之硬了。

就連蘇小澄和郭孝琳也被她的話而錯愕,久久不能說話。

「哈哈哈哈哈……」慕容靖心想,現在只有她才能笑出來,盧瀲若就是有本事往情緒正高漲熱血的人的頭上倒一桶冰水,倒完,察覺不對勁了,卻完全不知道到底自己那裡出了問題。

這一點,太吸引慕容靖了,她也太可愛了吧!

「我有……說錯嗎?」盧瀲若側頭看著笑到已飆淚出來的慕容靖。

「沒有﹑沒有!咳咳!」她先讓自己閉著笑,然後也很正經拍拍那三人的肩膀,閉著笑意說:「哩,彭志遠﹑蕭洋還有吳炫生,你們都聽到女神說甚麼了吧,可樂會傷害精……哈哈……蟲,你們就少喝點!」最後,她還是噴出了大笑,捧著肚皮彎下腰來。

「甚麼啦!大爺我可是“精力”充沛!我就偏要喝!怕妳啊!」蕭洋第一個被她的大笑拉回來,好勝又要面子之下,他當場打開可樂把它乾了!

其餘兩小福見蕭洋那麼勇,沒道理當兄弟的不捨命陪君子,也把可樂乾了!

「你們,真好控制,難怪楊老師找小靖來治你們這三小福!」女子組已經懶理他們三個大笨蛋,一左一右的拉著慕容靖坐回去石梯上,打開飲料喝一口解渴,再享用未吃完的便當,不過有點冷掉了。

她們一左一右的,盧瀲若也只好坐在郭孝琳的身旁,她打開飲料,仰頭細啜了一口。目光偷瞄向她們三個人之間的親密舉動,心口好像被甚麼給堵住了,她捏緊了飲料瓶,找不到舒解的出口。

或許,解決的最好方法,是離開現場。

「慕容靖,我有事,先走。」她站起來,頭也不回的離開。

慕容靖沒有阻止,她又用了這種氣焰,說一不二,她知道是阻止不了她的決定。

「妳好笨喔,慕容靖。」蘇小澄把搭在她肩上的手抽回,同樣郭孝琳也是。「是,慕容靖,妳到底懂不懂女孩想甚麼啊,妳也是女孩子吧。」郭孝琳目光一路看著離開背影。

「妳們說麼啊!」慕容靖喝了一口飲料,幾乎又要噴出來.

「我建議妳還是找時間跟她聊聊我們之間的關係,女孩子很愛吃醋。」蘇小澄說完繼續看她的小說,還有十幾頁就看完大結局。

慕容靖心口也不知怎麼了,卻看著她已遠去的背影,心有種戚戚然,皺眉低聲說:「我跟她是學姐妹的關係,有必要跟她解釋我跟朋友之間的事嗎?好奇怪吧……」

「呵呵呵,真的只是學姐妹的關係?少來了,慕容靖。」郭孝琳的認真模式來了,她譏諷的笑聲,認真的臉容,還有她叫了她慕容靖。

只要她和蘇小澄叫她為“慕容靖”,慕容靖就知道兩位大美女就不是跟她純粹鬧著玩,她們心智相當成熟,雖然不知道她們是怎麼可以有這種成熟如大人的心智,這種時候,慕容靖就會很認真的想她們的說話。

認真的程度,是接下來的課都聽不進去,耳朵只有她們的話,然後好像被她們的話控制了似的,如今她竟然拿著一瓶蜂蜜綠茶在瀲若必經的樓梯間等她。她老盯著瀲若的班房,終於等到她出來了,然而她卻不是往下走,卻是往上走。

怎麼了?她去哪裡?

好奇會殺死貓的,慕容靖竟忍不住好奇心,悄悄的跑上去,直到在其中一層聽到些聲音後馬上停下躲著。

「瀲若學妹,我很喜歡妳,妳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嗎?」一把男聲抖著音表白。

「對不起,現在的我只會專心學業,從沒想過要在這時期談戀愛。」盧瀲若的聲線平靜且堅定。

「那我等啊!妳要考那一間大學?我可以跟妳一起考上啊!」男孩似乎不死心。

「我要去讀護理學院,我知道學長你是高才生,讀書很好,畢業後已準備去外國讀書,請不要傷父母的心,為了一段不會有回答的戀情,有點不值得,就別等了,別放棄原先的理想,如果你接下來說要跑去當醫生,我只會覺得你很傻。」怎麼了,她此刻心裡竟然想著慕容靖的可愛笑容……

「不會的!那我就去當醫生!」男生似乎要證明她是錯的。

「別……」

「瀲若,你們聊完了沒?我等很久了,你不是說要幫我補習嗎?」慕容靖聽不下去,她真想跑出去拍拍男生的腦袋!她故意說的時候給一張臭臉那男生看,話中在告知他在阻礙了她們的時間。

瀲若驚訝的說不出話,緊接只知道手掌被她牽住,聽見她說:「走吧,學長,不好意思了!」

她被她拉走,一路往下走,走出了校門,慕容靖才放開她的手「妳不會怪我阻礙妳被學長表白吧?」說時,心裡酸酸的,這就是瀲若,三不五時都會被男生表白的女神……

這樣女神,似乎也正把她的心勾走。

「妳聽了多少?」瀲若輕輕捏揉著手指,剛才她是被慕容靖牽著手吧?

「就……瀲若,我很喜歡妳,妳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嗎……這一句開始。」慕容靖突然轉身,對著她說。

咚!

瀲若聽到前面幾乎在想,她是不是在跟自己表白,到了最後那一句,她竟然失落,她有期盼!?

怎會這樣?

她期盼一個學妹會跟自己……

不會的,她只是把慕容靖看成妹妹而已。

內心在人魔交戰,回神的時候,慕容靖皺著眉靠很近的看著她。「妳在想甚麼?」

「沒有,我在想,妳不就由頭開始聽了,妳怎麼偷聽人家說話呢。」她撇過頭,不想讓她看見臉頰紅了。

「不是,我有點事想找妳……該怎麼說呢……其實又不是我要找妳,啊,總之是小澄和琳琳堅持要我跟妳解釋一下我和她們的關係……其實我覺得沒必要,但……妳今天是不是生氣了?」

她不確定亦看不穿瀲若的心思,她的表情,現在是嚴肅的。

「那妳說說看。」瀲若的心跳又不正常了。她捏緊姆指,心在顫抖。

「……朋友,很要好的朋友,也可以說無所不談的知己,當她們說了我該這麼做的時候,其實我不知道為甚麼我就照她們所說的,現在跑來跟妳解釋。我不懂說話,只知道這裡要我跟妳解釋才放心。」她指指心臟的地方。她想起了買了瓶綠茶來道歉,雖然她不知道她錯在哪裡。「這綠茶買給妳的。」

心口又被她的話堵住了,這一回不是難以舒懷,反而是被裡面某些十分十分高興的情緒打亂了。

「雖然不知道為甚麼妳的朋友會要妳來解釋,可是……聽了妳說,還有這瓶綠茶,我舒服很多,我知道不能要妳和她們不要再那麼親密的,但可以答應我……在我面前的時候,不要跟她們那樣手牽手,肩搭肩的,好嗎?」

她嚴肅的表情,眉頭皺著,眼內是很認真的在要求,這種要求,是內含不容許慕容靖拒絕的氣勢。

因此,慕容靖也只可以本能的回應:「我答應妳。」

「走吧,去補習。」她的臉終於有了笑容。

「補習?甚麼補習?」慕容靖不懂反應的呆在原地。

「剛才妳說的,要我幫妳補習,現在去麥當勞吧。」

瀲若瞧她還傻呆了的站著,順手,真的很順手,十分非常的順手就把她的手牽住,繼而拉著她走。

被拉著的慕容靖盯著她們的手牽在一起……

心捲起了龍捲風,她好像明白了蘇小澄和郭孝琳的一些話了。

或許,瀲若和她,有甚麼是可以進一步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