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四

章四

紫外線的度數真的太高了,運動會的觀眾席上,正好低年級被安排的區域因為日照的角度而曬到頭頂,區域裡的女生們因為過去一年的經驗,做足準備的塗了防曬乳之餘,很團結的女生們集中在一堆,有帶傘子的就打開了聲稱是防UV的傘子,擋住猛烈又無情的太陽。

形造了被陽光照到區域,開滿了一堆又一堆不同圖案的傘子,場面在高處的看起來,又挺壯觀有趣的。

兩位美少女當然也在傘海當中,蘇小澄與郭考琳同時撐起了傘子,中間的,就是慕容靖了,有了上年被爆曬兩小時的經驗,她們在運動會前一星期,就已經分配每一天誰帶傘子以及負責撐傘。

今天是運動會第一天,在分配時輸掉“剪刀﹑石頭﹑布”的蘇小澄與郭孝琳認命在三天的運動會裡負責帶頭一天與最後一天的傘子。

她們各自聽著自己帶來的手提式CD機,亦各自看著手中的漫畫和小說,每一年只有在運動會上,學生們才能光明正大的在老師面前拿出這種校內禁品翻閱,她們很專注的閱讀,完全忘掉了剛才三小福千叮萬囑她們三個要為等一會他們會進行100米短跑初賽叫喊。

其實一開始,她們三個女生,就沒打算那麼笨的招惹目光去呼喊三個大笨蛋!

注:[那個年代對學生來說手提式CD機是很奢侈了,或許90後的朋友在中學時代已經開始用MP3機,對手提式CD機有點陌生的,但我深信80後的朋友們應該就不陌生了,當年檸檬自己儲錢都買過兩部。]

直到場上有槍炮響起,她們才分了十多秒的心思去瞄一下跑道上那八個選手齊聲起步,眨眼之間,這一組的參賽者全都衝線了,當中的蕭洋順利當上這一組的第一名,直接殺入決賽,而吳炫生則拿第二,應該要進行複賽才能確定。

第二組100米比賽的選手又準備好,槍炮聲一響,又不出十秒,全部人衝線,彭志遠與吳炫生一樣拿了第二,要進行複賽。

女生們完成任務,看完了他們三個笨蛋比賽,又低頭繼續看她們手中的漫畫和小說。應該說,只有蘇小澄和郭孝琳又再低頭,慕容靖已專注不了手中的科幻小說,目光偷偷的瞄向運動場上正做時間記錄的盧瀲若,正因為她每一年都做這個工作,所以導致每一年男子組的所有項目都會爆滿,甚至連超冷門的三千米長跑都會滿座的。

每一組的男子短跑比賽結束,那一堆男生都會故作要搶著看成績而在她四周打轉,借意靠近那位排名第三的女神。

盧瀲若本人則不以為意,專心做好她的工作,臉上沒甚麼笑容,是貫徹她掛著的一本正經的表情,正因為這個原因,很多借意跟她聊天套電話的男生一瞧見她正經又嚴肅的臉,暗自打了退堂鼓,乖乖穿上長褲,拿起運動大包就離開運動場了。

望向場內盧瀲若當局者不自知,用一張臉就嚇退男生的畫面,慕容靖不自覺的笑了一笑,那才是盧瀲若,若她如果是笑面迎人的話,慕容靖鐵定認為她是被鬼附身了。

逗趣的風景比手中的小說好看多了,看不膩的她目光移不開,直到一個大黑影把全部的視野都遮去。

「慕容同學,老師有點麻煩想找妳幫幫忙。」那個前任的班主任露出一個大方的笑容和頂著一頂擋陽帽子出現在她面前。

兩旁的護法少女同時戒備的抬頭看向這個前任的英文老師,她們有聽過慕容靖說過為甚麼他們五個會被編在同一個班上,雖然他們是很樂意跟靖兒在同一班上,可那笨蛋三劍俠跟他們一班只會丟臉,還有是被他們總拜託這個,又被他們拉去看他們打球。

大半年以來,同為一班有點正作著一場惡夢!

「先說來聽聽。」慕容靖木著一張十分有戒心臉,對於前任班主任的印象,就在她被她暗中安排與五小福同班開始,就徹底破裂了。

「嗯……是這樣的,負責拉終點帶子的其中一個同學有點中暑,學校已安排她回家休息,而接下來兩天都不打算要她來這裡,所以……」她都還沒說完,就聽到慕容靖一口拒絕。

「不要,老師都說那同學都中暑呢,我身體很虛弱,都會中暑。」別怪她冷言就拒絕,誰叫她之前那樣作弄她,讓她這大半年已被五小福折磨得快只餘下半條命,跟他們一起是很開心,也瘋瘋癲癲的過每一天,可只要停下來,都頓感身心疲倦。

「啊~」前任班主任失望的長長啊了一聲,有點浮誇。「慕容同學妳怎可以這樣對妳的前任班主任,好歹我也是這學校的老師啊!妳們說是不是,蘇同學﹑郭同學~」她轉動眼睛,往兩旁的女生瞧來瞧去的。

鳴~鳴~這前任英文老師不簡單喲!

蘇小澄和郭孝琳同時在心裡面打了這句的評語,她們始終十分無敵的有默契,在慕容靖身後互打眼色,緊接把慕容靖拉起來,把她的手交到前任英文老師手上道:「hey!靖靖,妳不能不尊師重道!怎能拒絕這位美麗大方又好人的楊老師了!楊老師都低聲下氣的請求妳幫忙,妳怎能置若罔聞﹑置之不理還有置身事外呢!」

她們……何時把四字詞語活用起來了!?

重點是……她們要出賣她!

楊老師給她們一個讚許的目光,既然慕容同學的手都在她手上了,她也只好接收她們送給她的禮物「啊~~真是太好了,謝謝慕容同學的幫忙呢!」浮誇的長啊又來了,慕容靖瞪大了眼,身體在她錯愕的時候已被她領到往運動場內的那條路上,她回頭驚看到觀眾席上的兩位少女正大笑的對著她揮手道別……

她真是被出賣了!?

手中的帶子很輕,慕容靖則是無言冷盯著它,而觀眾席上彷彿全部觀眾都盯著她看的恐懼感一直在全身漫延。太陽正曬在頭頂,火燙的紫外線直接插入她的皮膚裡,恐懼與體溫正在互相打架,外加被出賣的不良感受,她心裡直接罵了一句……

操他媽的!

「戴上。」

忽然有人這麼說,慕容靖的魂魄回來之前,頭上就被戴上了一頂大草帽,她傻笨的往後看,瞳孔馬上放大,她又暗罵道:「媽的!」她怎麼忘記了,盧瀲若就在場裡當記錄員,還就在她旁邊工作而已!

現在她還主動為她戴上草帽,這下跳入太平洋都洗不清了!她已想像到觀眾席上的所有男人都瞪著自己看,其餘的該會好奇她們之間有怎麼了嗎?

「記住要多喝水,要不然就像之前的同學會中暑的。」盧瀲若本來一路正經八度的表情,此刻首次綻開了一朵微笑在臉上,傾倒校內所有男生,就在旁邊正比賽中的跳高男生,這就差錯腳,錯過了第一次試跳。

噗!

竹桿跌坐厚墊上的聲響,直接使慕容靖被勾走的心神扶正,她感恩那個差錯腳的學長。

「妳終於笑了……」慕容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說了一句甚麼話,她只知道說完之後,對方臉頰染上了可愛的緋紅,她肯定那不是因為太陽而造成的。

「我之前都有笑的。」她否認。

「是喔,大慨只有妳不知道妳嚴肅正經的臉,在一個早上已趕走了不少狂蜂了。」帶了點嘲諷,心口又有點酸意。

察覺自己有後面的心緒,慕容靖為此而錯愕,內心停頓了幾秒去思考,當然,是找不到答案。

「有嗎……」盧瀲若皺眉又懊惱的雙手弄著自己的臉……

可愛的舉止,還有她才看得一清二楚的逗人表情化成一個很大力的拳風,猛烈的撞擊著她的心臟,怦咚,怦咚的,手心震了,全身被甚麼竄過,她判定是電流,至於電流從哪來,她亦不敢猜想了。

突然,有兩把很尖銳的聲音打斷了這股奇怪的感覺。

「慕容靖!不可以生氣,記住我們是愛妳喲~」蘇小澄和郭孝琳像雙生兒的手挽著手來到圍欄外,二人邊說還邊一人彎起腰和手弄了一個心型出來。

她們二人銀玲的尖笑聲深深插進慕容靖的耳裡,頭上冒出數萬條黑線,嘴角抽動的瞧著她們背影往洗手間的方向去。

「妳和她們是不是很好的朋友?」盧瀲若不明白每一回見到那兩個女生都跟慕容靖舉止親密畫面,胸口都有一陣不快之感。

「嗯,算是吧,不過她們總愛耍我。」苦苦一笑,想到和她們之間瘋狂的趣味,苦笑變成了樂樂的笑。

「是啊…妳們友好的程度已經是可以互相說愛對方那麼親密了啊……怎麼辦,慕容靖,我也想當妳這樣的朋友。」盧瀲若低下頭,看著彼此運動褲子下所穿的白色球鞋。

「啊?妳說甚麼?」慕容靖驚訝的抬頭,是想確認她剛才說了甚麼。

她不會是誤會了一丁點事情了……

「沒事,我想……那只是妒忌吧。」語調是那麼的輕描淡寫的。

盧瀲若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話,是直接去撥動了慕容靖某一處的弦線,弦線又一次清脆的咚一聲,打向才剛靜下來的心湖,強大的力量,把如鏡面的湖泊,添上了好像擴散不會停止的漣漪。

深究不了她的話的用意,場內老師們就呼叫到了中午吃飯時間,有工作在身的同學,是要跟老師們回去陰涼的觀眾席下那空地一同啃便當,幸好學校待老師們和學生們不薄,便當是訂出名夠大足料的供應商,飲料就放滿了一排一排,任由學生老師們拿取。

盧瀲若和慕容靖隔開了一個椅子的空間各自坐了下來打開便當,吃不了兩口,盧瀲若察覺身旁的人離開,不一會又回來坐下,隨之,她面前多了一瓶不冰的蜂蜜綠茶。

「妳對朋友這麼體貼的?」她扭開瓶蓋,仰頭啜飲了一口。

「還說我體貼,我都忘了拿吸管。」她笑笑的又離開,轉過頭又回來,手中多了兩條吸管,她把其中一條放到盧瀲若瓶中。

「慕容靖。」盧瀲若把椅子拉近,現在她們之間,一點空間都沒有,手肘還碰到對方。

「怎麼了。」低頭啃著便當的她,心裡頭為她的舉止猛撞了一下。

「妳能不能叫我一聲瀲若。」她十分認真。

慕容靖聞言從便當中抬起頭,嘴角還有一顆飯粒,她們的臉又一次很近很近的,她的嘴唇有著蜂蜜綠茶的清香。

「嗯……瀲若。」

一個莫名被出賣的早上,一個排行榜裡排第三名的女神,一朵只有她看得一清二楚的笑容,一瓶不冰的蜂蜜綠茶,一條透明的長吸管,一張一本正經的表情,一個讓人心跳莫名的要求………

編織了後來,一條條的情根。

=    =    =    =    =    =    =    =    =    =    =    =    =

飛機平穩的降落在機場的跑道上,客人出閘之後,基本上領隊對客人的工作已經完成,慕容靖在行李輸送帶取回自己的行李,等齊三十人,最後便提供在那個地方可坐計程車和公車便揮手離開,當然亦要盡責的和團友說一句“回去要小心點,回家後有甚麼問題都可以隨時打給我,LINE我也可以。”

道別了客人,慕容靖轉身正打算走向上落客停車區,才沒走幾步,手機就響了。她笑笑的搖頭,彭志遠永遠把時間都推算得很準,幾乎每一回她與團友道別沒多久,電話必定會唱起慕容靖最近很常聽的流行曲的高潮部分。

「喂,志遠,你就這方面值得本小姐讚賞。」嘴角含笑,忽然覺得彭志遠真是個不錯的男生。

「哈哈哈~少來,我是來討手禮的,已經在等妳,快出來,這裡有保安趕人的。」他說笑就掛掉了電話。

對方掛掉後,慕容靖才瞧見電話上那三個通訊APPS都有訊息,而LINE的訊息使她情緒有些複雜和忐忑,她沒有第一時間去看,反而把手機螢幕鎖上拿在手中,拖著行李走去志遠所說的停車區。

志遠已下車等候,應該是他瞧見了慕容靖,所以連車尾箱都打開了。「靖靖,北海道下雪了沒?」

「現在才九月下旬,沒那麼快,不過那邊氣溫挺寒涼的,溫差很大,麻煩你囉。」她不客氣的把行李交到志遠去,讓他抽到車尾箱裡,志遠手指指向她手上的手提袋,「這些不用,有些是給你和葉子的。」

葉子是彭志遠的女朋友,由於全名叫葉少靖,五小福把她們之間為了分開稱呼,便叫葉少靖為葉子,慕容靖則有很多叫法,靖兒、靖靖和小靖不等,隨五小福自己當日的喜好和心情所決定的。

「我打算和葉子去北海道看雪,稍稍告訴妳……」志遠在上車前,在她耳朵小聲道:「我想跟葉子在雪地上求婚,到時候想邀請你們一起來,私下我已經和其他人在計算彼此的時間了。」

「哇,我家的志遠長大成人了!」靖兒瞪大眼睛,真心替志遠開心,她偷瞄向副駕上的葉子,葉子也剛好側身看向他們,還甜甜的笑著對她揮手。慕容靖和彭志遠各自己回到車裡,坐進去的慕容靖第一時間把手上其中一個手提紙袋送到葉子腿上說:「葉子,給妳和志遠的,是一些巧克力餅乾和草苺巧克力,還有一些新品種零嘴,若吃膩了就送給同事吧,我不介意的。」

她不是很常帶團到北海道,儘管這樣,一年總會去兩至三次,東京和沖繩等地方,亦每年會去五六次,手禮來來去去都是那些東西,若不是志遠每一次她回來都會到機場接她,她都懶得再買,所以甚麼都買過了之後,她都會買一些真的好吃的,還有新出的品種。

「謝謝,我喜歡這個草苺的,很好吃,我要留著。」葉子甜美笑說,還馬上撕開包裝,拿了一顆出來含進嘴裡。

「葉子,妳這麼貪吃,我也要吃啦!」志遠失笑的扣好安全帶,微側向葉子那裡含住葉子送來的草苺巧克力,調正姿勢時還故意頭往後看,對後座的慕容靖打了個眼色,是要她剛才他所說的事,絕對要和葉子保密。

心神領會,慕容靖白他一眼以示:那是當然的了,好嗎!

車子開出了馬路了,平穩的在高速行駛,志遠忽地醒起來問:「靖靖,妳要跟我們一起去吃晚飯嗎?飛機上的餐應該吃不飽人吧!」

「不了,想早點回家洗澡休息,明天一早要回公司.而且我打過電話叫媽如果我來不及在他們吃飯的時候回去,留點給我。」慕容靖身體靠在車門邊,手託著腮子疲倦的看向窗外。志遠聽她這麼一說,都沒再堅持,靜靜的駕駛,沉默的車廂裡,忽然他跟葉子警告道:「妳竟然吃了半盒草苺巧克力!胖了別對我抱怨沒阻止妳。」

慕容靖聽到這句似曾相識的說話,眉稍往上挑起同時,心臟又被甚麼沖擊撞了一記,身體猛然坐正背靠座椅,偷瞄向志遠與葉子正在專心打情罵肖中,便把手機解鎖,帶了一種複雜的心情直接點開LINE來看。

一點開LINE,蘇小澄和郭孝琳在她們三人的群中聊了很多,由她們今天在公司發生了甚麼事到家裡的貓又開始發情無所不談。慕容靖眼見是一些沒營養的對話,只在上面打上:「兩位大美女,我回來了,志遠正送我回家,手禮沒甚麼好送的就只有各人一盒草苺巧克力了,有空約出來給妳們吧。」她知道她們二人和葉子一樣,都挺喜歡吃這種巧克力是有整顆草苺包在裡面的。

她們二人如神的秒速同時回傳一個ok的圖案,各自又很默契同時送出一句:「回去好好休息。」

有時候,慕容靖不得不佩服她們比雙生兒還心有靈犀,她亦回傳了一個ok後便回到chats的畫面,指尖有點冰涼微顫的往盧瀲若那名字點進去,她似乎亦有計算飛機降落的時間,這訊息是在飛機降落後十分鐘傳來的。

妳回來了嗎?手禮有買給我吧?我這樣向妳討手禮,妳會不會不喜歡……我現在才想起這個問題。   (惱懊表情圖)

慕容靖一看到她傳來的話,當下嘴角情不自禁往上揚起,眼睛都彎了。她回傳:「是,回來了,正坐彭志遠的車回家,妳應該還記得那五小福吧?」

在北海道的時候,她和盧瀲若每一天都會聊些事情,可是不會聊得很緊湊,更加不會見到對方回覆就得馬上回應,她們心裡都覺得……回太快就好像是自己期待對方的回應或是一直在等對方似的,大家都不想過份透露自己的心情,選擇慢慢試探,慢慢的靠近,對她們之間的可能性發展小心翼翼地秘密進行。

一路守候的手機終於叮噹了一聲,盧瀲若瞧向一旁的手機,倒是沒有第一時間翻開來看,手機是閃起綠燈,直覺告訴她一定是慕容靖。

然而內心因為有不想讓對方感受到她是時常檢查手機,便忍耐的拿著電話跑去廚房倒一杯水出來,坐在沙發裡陪爸媽看了一節的偶像劇,到了廣告時段,才深呼吸一口氣解鎖手機,點出LINE來看,看完便回道:「記得,彭志遠好像是三個男生其中一個,有點印像。累嗎?手禮有買給我?有的話我明天正好放假,過去找妳拿……應該沒問題吧?」

明天的假期,盧瀲若是利誘了饒芯瑩才得來的,饒芯瑩有追問是不是又要主動出擊去追上次所說讓她又發情的人,當下她直接反應就是臉頰發燙,學姐說了她才意識自己硬要在慕容靖回來後的一天放假,原來有著這樣的心思啊……

“很想再見她,觀察她的表情去聊天,而不是只在LINE對著冰冷的畫面打文字。

這幾天,盧瀲若心口一直盤旋這種心情,每一天上班只要鬆下來的時候,心裡都好像很多螞蟻咬她,她單純的認為,只要見到她就可以解除了。

「有,如盧大小姐要求的,幾乎甚麼口味的巧克力都買了,意外發現挺不錯吃的熊臉小蛋糕,不是吃的話,在玻璃精品裡挑了一隻紫色玻璃杯,而在小樽挑了一個小小的音樂盒,不知道妳喜不喜歡了。明天妳來找我拿?我要上班呢。」最後再附上一個思考的表情圖案。

慕容靖為了應對五小福的通訊,長年來已練成神級的打字速度,如今,她故意打很慢,打很長,不像平常只回覆一句話,還有文字翻看了幾遍沒有錯字才發送出去。

她傳了出去後便把手機放回包包裡,當抬起頭的時候,原來車子正在等紅燈,而那個應該很專心看向前方的司機,現在正用一對打量的目光把她裡裡外外都瞧過究竟,他似乎是看不透,所以臉上盡是複雜的表情。

「誰來的,這幾年都很少看妳會笑得那麼肉麻回訊息   ……該不會在跟誰暗度陳倉吧。」彭志遠最後賊賊一笑。

「哦~」她挑高了眉,故意笑說:「都不知道誰在暗度陳倉,對吧,志遠!」她暗示他才是在暗中進行求婚行動。

「那有!別亂說!」志遠心都抖了,他瞪了她一眼,這才轉回身,正好綠燈開動車子。

「那到底誰在暗度陳倉?難道是……你和靖靖都有!?」葉子好像突然發現新大陸的瞪大眼看向他們。

「亂說!」兩個心虛的人超有默契的大叫,連聲浪都一模一樣。說完他們都暗自笑了。

果然是相識這麼多年的死黨。

回到家裡,爸媽已經吃完飯,那是當然的,慕容靖看看牆上的大鐘,已經踏進九點,剛才來的路上有交通意外,塞車了,她對志遠和葉子很抱歉打擾了他們去燭光晚餐。

把行李拖回房間後,真的很餓,本想洗澡的心情都暫時擱到腦後,拿著手機奔去餐桌,爸媽翻熱了飯菜給她。她吃了幾口填了填肚子後才解鎖手機看看她回覆甚麼,其實在中途手機已響過,她又是故意沒第一時間去看。

要上班啊……嗯……飯總得吃吧,就這樣好了,明天我煮飯給妳吃,想必這幾天妳都在吃異鄉菜,一定很想吃自家制的飯菜的,就這麼約定,為免麻煩妳要找地址,我會去接妳下班。

望著手機上的畫面,手指在發抖,她的邀約看起來十分單純自然,而不單純又不自然的,反倒是自己心裡面所產生的一些不正當的猜測和動機……

讓她想起了那一年,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很單純把她看成一個妹妹,自己不單純的想法,卻讓她們之間隔了些距離,她不希望和她連朋友都無法做呢,現在的這份心思,不能那麼濃烈,這樣,她才不會害怕失去。

那就單純一點好了,只是去給手禮和吃一頓飯,沒甚麼的。她跟自己說。

這麼快就上她家了?

好像不是太好……

只是,她的手指已經在螢幕上飛快的打上一個字和一個符號,回覆:「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