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三

                                                  第三章

一大清早,慕容靖已經到達了機場,她馬上放好自己的陣營,準備迎接這一團要去北海道遊玩五天四夜的客人,由於剛過了旅遊旺季,這一團人只有三十人,比起上一個月的旺季,每一團都四十五人以上,她今天感到較輕鬆了。

雖則以往蘇小澄每一次在她抱怨旺季太多人的時候,她會毫不猶豫發問:三十人跟四十五人有甚麼分別?

每一次慕容靖都會在心裡嘀咕,嘴上就回答她沒分別。可暗裡,她會自我吐槽,分別在於:三十人至少每天早上集合的時候會掌控較易,上車下車時間亦縮短,每去到一個景點後的等待他們回來集合時間亦縮短不少,同時不用多跟十五個人打交道,真的很大差別,好嗎?

慕容靖大學一畢業就考了導遊牌,畢業的時候旅遊業剛從委靡從新回到可觀景象,旅遊業界急需人才,幸運的她畢業後只守了三個月的空窗期就被一間旅遊業界的大公司錄取了。

可她一開始的目的不在於要做一個出色的導遊,因為她根本不喜歡說話,她的目的是要考取領隊牌照,由於考領隊牌照是要有兩年導遊的經驗,她才逼不得已當了本地導遊兩年,那兩年她工作時與下班後的性格是判若兩人,每一回下班之後,她都特別特別不想說話,跟蘇小澄他們出去喝飲料都只想做聽的那個,完全不想做說一句話。

那群小麻煩長大後仍然喜歡制造麻煩,而且他們一直很好奇怎麼她自從做了導遊這工作之後,每次跟他們出去都不多說一句話,她也一點也不想跟他們解釋,就這麼無意中對他們造成了神秘感出來。

所以他們私下約好時間,無聊的竟然在到了她公司報了一個本地三天兩夜的團,還暗中要指定由她來帶團,她接到團友名單的時候當下綠了臉,很想跟公司說這團不接,只是當時她還是菜鳥,當了導遊才大半年,不想得失公司,才硬著頭皮接下這團。

她決定一上車就無視他們一等人,工作模式在一踏上車那刻開始,她叫自己要情緒總在上遊狀態,保持歡欣的笑容,明亮的眼睛,熱情的態度,還有該有的些許幽默。

只是……

彭志遠、蕭洋和吳炫生三小福一瞧見她這個狀態,頓時在最後座的位置上大笑,蘇小澄和郭孝琳亦揚起了很有趣味的笑容。

她一路要保持熱情和笑容,可頭頂上冒出幾條黑線還有三滴汗水,那三天兩夜,間直是無比的惡夢!

又多得了他們這一次的惡作劇,她才決心、必須、一定以及無論如何都要成為領隊。領隊有時候在必要時都要跟團友聊天說話,可是說話的內容和導遊大為不同了,只需向團友交代即將入住酒店的需知,早上和去到每一個景點是幾點鐘集合等等,雖然工作內容比導遊多很多鎖碎事要做,可她的個性真的不適合做導遊太久,她做了兩年已經差點瘋掉了。

撐了兩年,她寧願薪金低一點點,考了領隊牌後便向公司申請調做業務式的領隊,這種類型的領隊是要沒團帶的時候得在公司處理文件,有團要帶的時候就跑去帶隊,是要兩邊走的,有時候是有點辛苦,可業務式的領隊有不錯的底薪,加上偶爾跑去帶團有小費可分,每個月的薪水會較穩定的。

眨眼她今次帶團的客人已經到齊,她便要開始做領隊的工作,帶著他們去登機與寄行李。

不一會,她和團友們已經坐上飛機,在飛機起飛之後,再叮囑幾句就暫時可以休息,她鬆了一口氣,坐在她自己的位置上好好安靜的聽她音樂和享用近年來質量急劇下降的飛機餐飲,不過填填肚子也好,她連早餐還沒吃。

到達了北海道,當地這季節的氣溫相當清涼,很適合來旅遊,不會熱,亦不太冷。做領隊在此時只需讓團友登上旅遊車,自我介紹一番後,便快一點推那個當地導遊出來就好了,接下來她就要好好準備每一個旅遊景點的事項,還有就是要聯繫今晚入住酒店的事情。

當所有事宜都順著走之後,已經是來到晚餐前的時候了。

慕容靖有點疲累的坐在司機與導遊一桌的餐桌上,等待餐廳上菜,這時候她才意識到公司配備給她的日本WIFI蛋的電量已經一閃一閃,她趕緊把移動電源插上,再把一整天都沒翻出來看過的私人手機拿出來一看……

分別WECHAT、LINE、KKT(KA   KAO   TALK)都顯示有數條訊息,她一個一個通訊APPS都打開來看,不過她永遠都會把LINE放到最後的,原因在LINE找她的人都比較有質數,內容較為正常,何以見得?

因為……

她有時候面對五小福很無奈!

三劍俠堅持用WECHAT,因為錄音對話方便快捷且聲音直接表達出情緒,不會讓人猜想到底對方用甚麼心情去寫那個訊息。男生都這樣,為求快和準確,一點都不想猜想,特別是在追女孩的時候。

兩大美少女(大學時代自封其號)則堅持說LINE的表情圖案較有趣,好像要對抗三劍俠似的,堅持只用LINE,決不用WECHAT。然後他們各自逼慕容靖要使用這兩個APPS,慕容靖順了五小福的意願,可她則反將他們一軍,要他們在手機安裝港澳台都較冷門的韓國通訊APPS—KKT。

原因是,她前半年常去韓國做領隊,結識了不少在韓國留學的華人,而他們偏愛用KKT,所以她就開了一個六個人群,方便大家有甚麼聚會時聊天談論。

聽完三劍俠在WECHAT一言一句的沒營養混戰後,她冷冷覆了幾句教訓他們,然後打開KKT,那個六人群中開始約下一次聚會時間,她從上面打上未來兩星期的行程後就關掉,最後打開LINE。她在LINE上的聯絡人很少,所以一翻出來時,瞧見兩位美少女各自傳了訊息之外,還有盧瀲若的時候,原本平靜的表情,閃過一剎那的錯愕。

不過她還是決定先看了兩位美少女到底說了些甚麼,不外乎各自私下問她到底最近有甚麼便宜的機票,她們想和男朋友跑去自由行。通通都解答了她們的問題後,姆指遲疑了一會兒,才打開盧瀲若的訊息框。

盧瀲若傳來的訊息,慕容靖看完不禁偷偷彎起了嘴角,昨天被她莫名其妙叫了出去吃午飯,還在海岸散步,最後更坐她的車四周兜風,想起來,都覺得她們昨天的氣氛真的挺詭異又怪怪的。

現在她還忽然傳了一條莫名其妙的訊息過來,慕容靖是不敢從她的文字中揣度到底盧瀲若寫這段文字時帶著甚麼樣心情,更加不敢去揣摩盧瀲若對自己有著怎麼樣的心思。

不過,這訊息的內容,真的很像盧瀲若那種天然缺乏清楚情況是怎麼一會事的可愛個性。

慕容靖很肯定不是別人在耍她。

慕容靖,我把我昨天約了妳出去吃飯的事說給了一個前輩知道,然後她竟然說美女果然是只有外表沒有智慧,還說我做事不經大腦,那……我昨天約妳出來吃飯會對妳造成困擾?我這才想到昨天約妳的時候有點強硬,好像命令似的……我下次不會了,妳去北海道會不會帶手禮給我?我好想吃北海道那個很有名的牛奶巧克力……

特別是最後的那一句,是想怎樣呢…….

五小福每一回要她帶手禮都是那種理所當然的,還有很不要臉和臉不紅氣不喘,可盧瀲若這種問人家拿手禮的方法實在很天兵的感覺,她猜想她在打後面的那兩句話時,一定真如她說的那位前輩所講的沒經過大腦思考到底這樣說話是恰不恰當的。

最讓她無奈又好笑的是,她現在才想到那樣莫名其妙約她出來會不會為她帶來困擾……

她在上菜前回了她的訊息,然後不想管了把手機收回包包裡。

盧瀲若……

真的很像當年一樣,自己好像理所當然的做了一件別人都驚奇,她卻認為很自然的事後,卻還懵然不知自己為那個她盯上的人造成超大的困擾,然後就是…….

無意間,撥動了別人的心弦。

****    ****    ****    ****    ****    ****   

熱鬧非常的午休,猛烈的陽光下,操場上仍然有些精力旺盛的男生在耍帥的穿著背心打籃球,不知道誰先挑起戰事,籃球場上正進行全場五對五的決戰,輸的一方要請給對方買一個星期的飲料。

這麼好玩的事情,那三劍俠已在那十個人裡面,而且彭志遠獨挑在左邊,蕭洋和吳炫生在右邊。

也正因為這三劍俠的原因,郭孝琳、蘇小澄還有十分無奈被逼要一起看賽果的慕容靖就坐在右邊隊伍的席上。她們喝著飲料,盯著場上的動向,一路看,一路天馬行空的聊著有的沒的。

慕容靖則一路聊天,一路看在圖書館借來的紅樓夢,昨天國文老師很有機心的出了一個作文題目,就是中國四大名著(其中一部)的讀後感,以及挑一個角色進行分析……

在以前電腦年代還沒超速起飛的時候,加上學生們都較直腸子,不懂轉彎,所以不會接下題目後想到可以在網絡尋找,而是直接借書來看,然後自己寫下老師想他們作的內容。

就這樣,慕容靖由昨天開始,不得不去到哪都拿著那著那一本紅樓夢上冊來看。

嘴裡含啜著一粒蜂蜜檸檬糖,她的世界已管不了球場上打得火紅火熱,皺眉的瞪著紅樓夢裡面不算很白話化的句子,她正看到要含著寶玊出場的賈寶玊。

忽然,全場都靜了下來,不過正活在紅樓夢世界的慕容靖,正跟裡面的賈寶玉、林黛玉、王熙鳯等等角色週旋當中,為甚麼老師說要挑一個角色,可她卻要跟幾個角色週旋,因為三劍俠一聽到題目,下課後馬上用盡方法哄她讀完紅樓夢之後跟他們三個人講一遍故事,再為他們每人分析一個角色以供參考。

彭志遠說提供一個星期的早餐;蕭洋說可以和她一起去籃球場特訓學期尾體育課的大考──籃底勁射,特訓後附上一瓶運動飲料,還拍心口保證她會拿下滿分;前面都那麼猛料,吳炫生則只好用代替她做四次值日生了。

他們的條件有點可觀,慕容靖覺得還不錯,反正她是要看完整本書,何況看完只需說給他們聽而已,她是有賺了。

「慕容靖,原來要找妳都挺容易啊。」

起初,盧瀲若以為要找在茫茫人海中找出那個叫慕容靖的學妹是有點困艱,她只知道她的名字,可她是屬於那個班級,她完全不清楚。誰料她才去低年級那一層問了第一個人就問到有關慕容靖的事情,可第一個人說不知道現在她在哪,所以她再去問第二個人,一問之下,那個人就指向籃球場方向,說五小福在哪裡,想必慕容靖就會在哪了。

她為這位同學的話感到茫然,本著跑去一趟看看也不算壞的心理,便走去籃球場那裡,而遠處,她瞧見所有人都專注在比賽之上,唯有席上有一個十分突兀的身影則是低頭專注看著手中的書本。

心口泛過一絲的好奇感,嘴角情不自禁上揚,心情又忽然愉快的走了過去……

一把輕軟的嗓音從頭上方壓迫下來,直接傳入慕容靖的耳裡,她再怎麼聚精會神,都不可能全場靜下來後,有人叫她,她都不聽見的,雖然她剛才是有一剎那奇怪怎麼都安靜了。從紅樓夢中抬起頭來,陽光有點猛烈的害她一時三刻看不清來者,待適應了,才看到來者竟然是……

「盧瀲若?妳……確定妳要找我?」昨天給她的那三封情書的落款是那三劍俠啊,若她有回應都該去找球場上那三劍俠吧!

盧瀲若從背包裡拿出那三封情書舉到她的面前,理所當然的說:「當然找妳,這些情書妳寫給我的吧。」

全場不知情的人都錯愕,甚麼!?女的給女的情書,還一來三封!?

她的語病讓慕容靖十分頭痛,默然而對的合上那本很厚的紅樓夢,她必須要澄清的淡淡回應:「這三封情書不是我寫的,我只是被人拜託修改,然後又被逼著讓我交給妳,妳那句話……其實也對啦,我改了之後是由我親手再寫出來的,亦是我替別人交到妳手中。」

「那不都一樣,總之,妳跟我過來,我想就這三封情書跟妳談談,離上課還有四十五分鐘,跟我一起去圖書館。」她臉上板著一本正經的,看來十分認真,且語氣根本好像不由得對方拒絕一樣。

慕容靖腦袋還處於混亂,正要找些甚麼話要謝絕,手腕就被人拉起,連身體自然反應的就跟著盧瀲若那個背影走了……

她綁起的長馬尾左右搖擺,露出的脖子粉嫩白皙,線條柔和好看,耳朵圓巧的很可愛,耳朵的輪廓抹著淺淺的粉紅,慕容靖就被她這麼纖柔細緻的背影,給勾去了魂魄,著了魔的被她牽住在眾目睽睽之下離開。

她們二人又是在一群驚愕的目光之下來到圖書館裡的一張空著的桌子坐下,盧瀲若安排坐下的方式,是肩並肩的坐著。慕容靖的手臂總無意中磨擦到她的衣袖,還偶爾會輕輕的貼著她的手臂,她的皮膚的溫度是清涼的,可漸漸傳過來的體溫卻又是暖暖的。

「請問……我們要來這裡真是要討論這三封情書?」她看著盧瀲若把那三封由她親手重寫的情書攤在桌子之上,上面竟然還有用紅筆圈著的錯字,當下她羞紅了臉頰……

不知道為甚麼,她現在看到自己親筆的情書是交給了她去看,心臟莫名的咚咚的跳著,心跳加速,臉頰和耳朵都燙熱起來。

「當然,還有語法上有點問題,既然是妳修改的,那我得好好跟妳說一下,以免將來國文測驗時就出錯啊,首先這個字錯了……整個句字語法也有些問題,這個詞跟這裡該倒轉,才是主謂賓的正確組合。」她把頭探到她的肩膀那裡,手中拿著一支筆,指住第一封落款是蕭洋的情書上的第一個紅圈和一條紅色下劃線的那句句字。

她們靠得很近,慕容靖根本無法集中精神聽她講解,她心裡叫自己要集中一點,可每當用力的集中才一秒鐘的時間,就被她漂亮的側臉吸了過去,由眼眉開始欣賞,然後眉心、鼻子、上唇、下唇……特別是那張水潤粉嫩的雙唇,一張一合,極為誘人。

靈魂出竅了,心也被勾走,連敷衍應對的支唔聲都忘記要發出來,讓投入講解的盧瀲若感到奇異,這才從第三封的情書上第二個紅圈中抬起頭來,正好與慕容靖的臉靠得十分接近。

二人都錯愕出現如此的場景,眼睛裡充滿了驚愕,彼此呼出的氣息亦一深一淺的拂到對方的臉上,溫熱的氣息竟然燙熱了她們的心口,心臟的跳動異常急速的提升,她們的心上,彷彿存有一個特大的雷鼓,正被人敲打,發出激烈的咚咚咚聲響。

被這種心理狀態給嚇倒,盧瀲若率先微微的退開,重新把視線放到那第三封情書上的第二紅圈中「妳專心……一點……這……很重要的……還有喲……下次別再替別人寫情書了……」她有點結巴的繼續講解,講解中,夾雜了一些抱怨的調調。

「果然是學校第三名的女神……很美……」慕容靖依然沒把她的講解聽進腦袋,目光仍然離開不她漂亮好看的側臉,情不自禁的自言自語說。

盧瀲若假裝她沒聽見她那句很輕很輕的喃喃自語的說話,她進一步把頭低下來,目的是……

不想讓慕容靖看到自己的臉,因為它應該紅了起來了吧。

慕容靖不清楚事後籃球場上的人的反應是怎樣,也沒有去關心,不過,她想不知道也不行!

第二天早上一踏入學校四周的範圍已經有人偷偷的在她背後說是非,內容就是“她就是昨天被女神拉走的女生耶……聽說她竟然給了情書給女神,很大膽喲!”聽到之後她綠了臉,快快的走回課室,這短短的五分鐘的路,已經受盡了同學們的目光洗禮,還有他們以為說得很小聲卻完全不是那會事的“竊竊私語”。

艱難到達了課室,她又被三劍俠纏住,要她告訴他們到底盧瀲若看完情書後是拒絕,還是從中選了一個。

「她要我跟你們說,死心,這種爛情書都給她,完全是小學生都不如。」慕容靖臉不紅亦帶很狠毒的說了一個謊,私心中,她竟然不想讓三劍俠清楚盧瀲若心裡想些甚麼。

慕容毫不修飾的話,徹底的打沉了三個陽光少男的春心,他們有好好的自我反醒了一個英文課的時間,下課後,他們好像又吃了些牛大力的藥,到處亂跑,去找其他男生胡亂嬉鬧,完全不把剛才慕容靖所說的話放到心上。

在走廊上,兩位美少女和慕容靖依在欄杆瞅看著跑上了二樓去找人的那三個高大的背影。慕容靖拆開一顆檸檬糖的包裝放進嘴裡,托著腮子,目光漸漸從二樓瞄到三樓,也正是盧瀲若那一層。

正好盧瀲若和朋友從班房中走出來,是有感應,還是慕容靖當時視線太過炙熱,盧瀲若沒走幾步就往下層看過去,二人的視線就在半空中迎上。兩個人的目光一路觸碰接上,完全不打算要分開,盧瀲若繼續和朋友走著,快要轉彎,代表她們不可能再對看。

直至視線連接不上,慕容靖才把視線拉回身旁的兩位美少女,剛好,她們目光中帶著一絲的興味瞅看著她。「幹嘛?」慕容靖假咳兩聲清清喉嚨。

「沒甚麼。」兩位美少女難得很有默契的同時說,亦同時嘴角揚起一副很狐狸似的微笑。

「幹嘛啦……對啦,我剛才看著她,這成了吧!我只是好奇當女神的女生的個性都是怪怪的。」明顯的,那是心虛的辯解。

臉頰被她們二人瞧得發燙,她假裝的看著另一方,微微側過身,不想被她們正眼看穿自己內心正在翻騰。女生是一種在特別時刻會有特別直覺的生物,亦是在心理上,比男生們早熟一百倍,慕容靖真的不該在她們面前透露出自己對盧瀲若產生了一種她都搞不清楚的情緒。

「我們真的沒甚麼啊,哩,靖兒,妳敢不敢?」蘇小澄輕輕把手搭在她的肩上,嘴角揚上一個很賊的笑容。

「敢甚麼啦!」小澄的話聽起來是莫名其妙,慕容靖卻意外的聽出當中的意思來!

「她雖然被灌上女神之名,但是……再美的女生,在這個年華,都副有一顆青春少艾的心,而且在我看來……她是對妳產生了某些好感了吧,不過最大問題是,她那份好感是不是也像妳對她那種一樣哩。」郭孝琳很平和冷靜的說,不一會,盧瀲若和她的朋友應該是上完洗手間回去,經過走廊時,她又看向慕容靖,郭孝琳好笑的看著她,然後拍拍在分心的慕容靖看上去。

眼神又再次連接,慕容靖為郭孝琳的行為燙紅了臉,好像她真的很想和盧瀲若有甚麼似的。她故意不再看向她,還與身旁兩位美少女打鬧責罵她們,然而心口的雷鼓聲是平伏不了……

拜託,別再敲響那雷鳴鼓了……

她好像,快要抑制不住心口那澎湃的巨浪。

****    ****    ****    ****    ****    ****   

下班後,盧瀲若整天都在拿著電話出來看,這不是她以往習慣的作風,她還對朋友說教,走路別看手機。

如今,她破壞了自己的規則,在走去拿車子的路上,總隔幾秒就打開電話來看,看到沒有新傳來的訊息,或是根本傳來的不是某某,她都特別失落,連連的微聲嘆氣。

在駕車回家的路上,只要遇上紅燈,她都把電話解鎖,可看到LINE上沒有新傳的訊息,那份期待的心思和眸子頓時抹上一層失落的灰蒙。回到家,她跑到房間換上家居服,少有的沒有第一時間在吃晚飯前猛看最近很火熱的韓劇,反而躺在床上,一路看著手機。

這麼一趟,就睡著了。

「瀲若,吃飯囉!」盧媽媽來到女兒房門前敲了敲門後,管不得女兒會不會正在換衣服,便推門進去。

「呃……這麼晚了嗎……」她坐了起來,腦袋突然閃過甚麼,即時瞪大眼看向手機,但仍然沒有動靜,她真的懷疑自己的流動網絡的功能是否壞掉了。

還是……

她在北海道沒有可以上網的網絡?她沒租WIFI蛋嗎?盧瀲若看看床櫃上的小時鐘,七點半,應該沒那麼早回到酒店,待她回到酒店有網絡就會回她吧……

想到會這樣,她心情才略為輕鬆一點,決定別再讓自己精神那麼崩緊,便把手機留到房間,跟媽媽出去吃晚餐。

就在她關上門不多久,電話震動了,隨之,顯示有訊息的小燈很努力的一閃一閃,想告訴手機的主人……她等到了。

晚餐之後,盧瀲若和父母在客廳看電視,弟弟們為了獨立已搬出去跟女朋友一起住,家中只有三小口,為了避免父母會寂寞,她只要都上早班,吃完晚飯都會陪父母一起坐下來看電視劇,直到盧媽媽叫她去洗澡睡覺。

舒服的洗完熱水澡出來,在浴宝裡已經把頭髮用吹風機吹乾了,她跟在客廳還在看電視的父母道聲晚安後,便回去房間。第一眼看到手機的小燈正閃了一燈,直覺告訴她,這是那個人的。

全身竄起顫抖,是興奮又緊張的心情。

她拿著手機鑽進被窩裡,側躺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才打開手機來看。

果然是她……

她打開與慕容靖的對話版面,見到她的回覆,嘴角不自禁的上揚……

黑的﹑白的都可以買給妳作手禮,可是……妳胖了不要怨我。

盧瀲若的手指在手機上飛舞起來,按下傳送之後,整天的疲倦襲向她,她帶著一顆有點複雜的心情秒速的進入了夢香……

北海道那邊,慕容靖正好洗完澡出來,躺在床上正打算睡了,明早要八點就出發,至少要七點鐘就得起來。

躺上床,關上燈後,電話才叮咚又震了,小綠燈一閃一閃的在呼喚她。

她以為又是那五小福,只是解鎖後才發現是盧瀲若,她終於回了她……

那我等妳回來。(胖了我不抱怨,直接找妳負責)

慕容靖嘴角翹起,無視後面那一句,她沒有回她,同樣,她帶著一份相當迷蒙又複雜的心情睡去。

兩人在朦朧的夢迴當中,回到了她們的中學母校,那炙熱的陽光,彷彿在夢中亦感受到皮膚被那度數偏高的紫外光的光線,燙得火紅灼熱。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