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一

 

 

 

                              緣牽.暮暮   -章一

 

 

 

慕容靖從來沒想過,再次遇見她的時候,就在那麼的悲痛,那麼狼狽的場景。

 

 

趕到醫院的時候,慕容靖的父親正被醫生和護士搶救當中,她和姐﹑母親都被請出門外。不一會,醫生出來,解釋她的父親已沒有生命的反應,對她們宣佈死亡時間。

 

她們三母女走到床邊哭著,慕容靖的母親哭得幾乎要暈倒,她的姐姐也默默的哭起來,雖然身為一家之最小的那個,可由於姐姐的個性,導致她總在家中不能不成為最成熟,要承擔家庭的那個人。

 

慕容靖看似很平靜的哭,只默默的看著父親的遺容流著眼淚,聽著母親那悲痛的哭聲,她腦海已經空白。

 

都不知道哭了多久,她走出了走廊,她的叔叔為她們先辨好一些事,而她這時候才回過神來,錯愕的對上了一張很久很久都沒遇見的臉。

 

對方亦有點錯愕,走在走廊之上,目光亦無法裝與她不認識的和慕容靖對視當中,身旁的實習護士頓感奇怪,便瞧她的方向看過去。那個小護士還嘆息的和她說:「主任,她的父親年齡不算大,好像是兩個小時前離開的,是交接班時,聽那些前輩說的。」

 

「別多事,快點去替病人檢查。」她輕輕拍了那護士的肩膀,然後不再看慕容靖一眼便往不知的方向走了。

 

慕容靖無遐理會是怎麼會事,很快焦點繼續承受父親剛離去的悲傷當中。她的母親哭了很久,最後由慕容靖的表哥先送她回家,她亦叫姐姐跟著,好好看著此時的母親。

 

她的叔叔說送她回去,可她借意說上個廁所就走,叫他先離開,叔叔無他辨法,只好順她的意了。

 

醫院病人和訪客的吃飯休息室裡的,慕容靖臉容憔悴,一臉疲倦,臉上全是淚痕,心口空了一塊,身心都達致了極度的疲勞,當一切安靜了的這一刻,她精神上其實是鬆了一口氣,可她心裡知道,爸爸的身後事情還有很多,未來的幾天更是要東奔西跑,處理喪事。

 

此刻,她真的想休息一會兒,容許自己平靜的,不想理會所有事情的一會兒。她坐在休息室裡的一排椅子中間的一張上面,背全完靠在椅背上,臉微仰的向那一排玻璃窗。而窗外,正好是清晨,天邊由於陽光的冒起,從深藍漸漸演化成一片柔和橙黃雲海。

 

對於她疲倦的一雙眸子來說,是十分刺眼又諷刺的陽光。

 

新一天又來了,可剛才她卻永遠失去了年齡不算大的父親,他今年才五十多歲,剛退休一年而已,兒女福都沒享過甚麼,他,就這麼偏執的不願意堅持,捨棄了她們。

 

眼淚又輕輕滑落,心口上的痛有點麻目,只知道眼淚又湧了出來,但此刻的她,連舉起手擦眼淚的力氣都沒有了。突然,陽光被擋去,臉上傳來暖意,還細心的為她抹去了淚水,她還記得當時她用了最溫柔的嗓音跟她說:「我剛好下班,送妳回家休息。」

 

慕容靖已記不起當時她是怎麼拉動她離開醫院,只知道到她有點意識的時候,房車已經停在她的家樓下,她無力的解開安全帶,打開車門下車就直接往家走去,完全失去了該有的禮貌,頭也不回,連一聲再見與道謝都沒有。

 

 

慕容靖又又以為,那一次再遇見之後,都不會有機會見到她,因為她至少短時間裡都怕了去醫院了。然而,就在父親出殯落葬那一朝,送上山的親友只到了少許,時間還早的時候,她就身穿了黑色衣服來到,還不等靈堂的服務阿姨叫喊,就自動的點起清香,往她的父親遺照前鞠躬。

 

她來到慕容靖的面前,從包包裡拿出一個白色的信封交到她手中「節哀順變。」

 

「有心了……」慕容靖腦袋還運作不來,嘴巴只是自然反射的回應這句話。信封她交給了一路負責管理帛金的姐姐,距離父親出殯還是有點時間,她和她坐到一個角落,大家一句話也沒怎麼說,默默的把一旁還餘下的金銀紙摺著。

 

直到那些人叫時辰到了,一輪的儀式之後,大家坐車到了墓地,把慕容靖的父親埋在泥土裡後,整件事,可以說是暫告一段落。

 

慕容靖隨後休息了兩天便開始工作,亦沒想過再會見到她,畢竟她不太想再進醫院,亦下意識避開了會去醫院的路,底層她抗拒開車時經過父親去逝的那間醫院。暗裡慶幸那間醫院位處山上,平常沒甚麼特別事,都不會開車經過那兒的。

 

可是,她很懷疑上天是怎麼了嗎?

 

一個月後的星期六,她一睡就睡到自然醒,看看大鐘已經是十二點,正打算弄個中午來吃,突然收到一個電話,來電上有號碼,可沒有顯示來電人的名字,足以證明,這個號碼不是她通訊錄裡面的,在她猶豫之下,電話已響到自動掛斷,以為不會再打來,可偏偏這號碼不出一分鐘又打來了,這一回她有點好奇便接聽。

 

「慕容靖,我今天放假,一起去吃中午飯,兜兜風,十五分鐘後我來妳家接妳。」

 

她都還來不及問清楚是誰和拒絕之下,電話那頭已掛斷,已沸騰的水嘩啦嘩啦的作響,她盯著那冒著強烈氣泡的熱水,蒸氣很熱,然而手卻很聽話把爐火關掉,從廚房出來走去房間換衣服。

 

果然十五分鐘,慕容靖準時在家樓下了,而那輛有點陌生的黑色房車好像早就到了似的停在黃虛線上等著了。

 

她連招呼也沒打,直接打開車子坐在副駕位之上,扣好安全帶後,氣氛異常的詭異,兩個人一句話也沒說,車子就開出去馬路,慕容靖完全不擔心要去哪裡吃這頓詭異的中午飯,只知道車子平穩的上了橋,來到了偏遠的某一間很出名的餐廳。

 

餐廳裡,有點擠人,旅客很多,相對的,有點吵雜。

 

慕容靖一邊吃著所點的意大利麵,一邊往窗外看著那讓人平靜的海岸風景。偶爾會想起父親,可對於失去父親這件事對她來說,其實現在的心情已經平服很多。她把目光拉回來,正好感受到對面那個人的目光,一路上很詭常的氣氛,此刻她才後知後覺察覺到了。

 

被她盯著有點尷尬起來,慕容靖吃了一口麵又喝了一口咖啡,想用這短短的時間想出一句很好的開場白,可一開口,她有點想把自己的臉塞進那盤意大利麵裡。

 

「妳怎麼會知道我的電話?」她從口袋裡拿出電話撥開解鎖,然後在她面前直接把電話儲存,名字那裡打上“盧瀲若”三個字。

 

「那天我看到妳父親病歷資料上有填妳的電話,想著可能日後會聯絡,就記了下來,妳……不介意吧?」瀲若輕柔的觸碰一路放在桌面上的手機,其實她心裡有點緊張。

 

以往她絕對不會犯這種操守上的問題的,可是…….

 

那天在醫院再遇見慕容靖,瞧見她悲傷的表情,本以為當了護士已有幾年,半年前還升上了護士長,她應該見盡了很多生離死別的人,雖然會替那些人感到憐憫,可她不會像見到慕容靖之後那樣,有一份放不下的心緒。

 

她甚至其實一路以來都會聽到慕容靖的消息,她的工種有點特殊,每星期例假是不定期的,所以很辛苦才打聽到這星期六她放假,那就在星期六約她出來。亦由於這個月的輪班已編好,她只好等了整整一個月,才第一次以護士長的身份把這個月的這個星期六和日都編自己放假。

 

當見到慕容靖不像想像中那麼憔悴,還挺精神的,她才放心一點。

 

不過私下奪取了她的電話號碼,瀲若怕是惹了慕容靖不高興。

 

「妳是指莫名找我出來吃中午,還是盜取了病人資料呢?」慕容靖很認真的問。

 

瀲若臉上看不出有有甚麼表情,亦看似認真的回答:「當然是盜取妳的電話了。」

 

慕容靖笑了,她笑道:「妳的臉看起來一本正經,可妳這個答案,倒比我想像中的,有點可愛。」

 

聽到她不知道是褒是貶的稱讚,瀲若一點也沒法高興,「妳好了點嗎?」

 

她忽然的問候,真讓慕容靖幾乎反應不及,她靜眼的看著她依然一本正經的漂亮臉容,喉嚨突然有點乾涸的說:「好了一點吧……」

 

 

一句問候,莫名的讓慕容靖一瞬之間回想起第一次遇到盧瀲若的那一天…….她還是一個不太懂何謂愛情的青澀年華中學生。

 

=    =    =    =    =    =    =    =    =    =    =    =    =    =      

 

 

命運就是如此的難料。

 

沒甚麼特別的人生,對於慕容靖來說過得特別安穩,沒風沒浪,有飯便吃,有覺便睡,考試讀書,甚至連升班了,對她來說,都只不過是一場枯燥無味的電視劇,只不過這一場沒甚麼收視點的電視劇,到了生命終結之前,即使沒遇上一個願意欣賞的觀眾,慕容靖都得演下去。

 

不過,再怎麼差勁枯燥的電視劇,總會有一點讓人怦然心動的一刻。或是,遇上一個甚麼的人,然後,世界就變了。

 

讓慕容靖世界翻轉了的人,就那麼在她初中二年級的那一年,無預警的遇上了。

 

出世以來,再怎麼無聊的過日子,再怎麼對生活提不起勁,身邊總有幾個好朋友在左右,讓慕容靖的生活帶來一絲的不一樣。然後,又有時候,這些好朋友會給了妳一些挑戰,

 

一向文靜不多話且在老師前面都挺乖巧見稱的慕容靖,不知道是前世修了甚麼的孽障,卻偏偏在升上中學一年級分班後,結識了一群人稱為好動多話,且偶爾會搞出些小事情出來的「麻煩」學生,結識到他們,對慕容靖來說是一筆孽債。

 

雖然她在學校裡操行不錯,而且她不會跟那些所謂的麻煩好友去搞一些小動作引人注意,但就是不懂為何他們很愛閒時找她一起出去走走,在校內有時候會高調的拉她去別的班級找他們的朋友,說是要讓她廣結人脈。

 

暑假才剛結束,升上初中二的慕容靖很不幸的竟然和這群好友一個不留的被編在同一班裡!

 

她暗裡肯定,是老師們做了幕後黑手,因為上兩星期回校買新書時,正好前任班主任在維持秩序,她一見到慕容靖買完書在一邊整理放入環保袋時,便走上去好像很好友的坐在她旁邊了。

 

「慕容靖,有點不捨得妳呢,妳是我班上很乖巧的學生,一年過得太快了。」那位前任班主任這麼的說。

 

慕容靖有點小緊張,她甚少與比她階級高的人談話,連班長她都不敢了,何況是班主任?她把書放下,略帶緊張的吞了吞嚥才回道:「對學生來說……是新一年的發展吧…….我還要在這學校待五年,見面的機會還很大,說不定明天妳又被安排到我班上教英文,老師妳就別說得我好像要離校似的。」

 

班主任有點錯愕的看著一臉認真,沒甚麼表情的她,她意料不到看起來很乖巧文靜的學生,會這麼回她的話!她沒有生氣,反而對慕容靖這個學生很有好感,她輕輕的笑了笑,輕拍她的肩膀道:「好吧,老師對妳很放心的,可是,老師最後都無法放心一些學生,所以……中學二年級的學生生活,我留了一些任務給妳,好好幹吧!」

 

說罷她繼續走過去與那位男老師一起聊天維持秩序,留下嘴巴合不上的慕容靖坐在哪裡一路緊盯著他們二人的互動。

 

心中竟然冒起的不是在猜測她在說甚麼的假設,而是:他們一定有一腿!

 

當她上學得知與那些麻煩損友被編在同一班後,她馬上回顧了這段小插曲,然後從此不相信分班制是真的用電腦抽出來的,她再相信就是一坨鳥糞了!更無奈的是,那位姓麥的班主任一進來班房第一句話便是:「明天開始,要按照編排好的座位表來坐喲!」

 

全班幾乎起哄,連很公平公正公開的抽籤編排座位都省掉!慕容靖那一刻,有點不詳的感覺。

 

第二天便揭曉,她暗裡大大的罵了一句:「shit!」

 

她背著包走過去那個左邊的角落位置坐進去,然後四周都是她的損友…….損友一號彭志遠正好回來也看到座位表後,臉上全是一副很得意的表情,他被安排在我左後方,坐下之後,他拍了拍慕容靖的肩好笑的說:「哩,這回兒有鬼吧!哈哈哈!蘇小澄在妳隔壁,吳炫生在妳前面,他的旁邊則是蕭洋,我旁邊則是郭孝琳,還不是有鬼,是甚麼呢!」

 

「對,有鬼,你們五個人被分到一班已經是有鬼,這座位就更不用說,我可不理解為甚麼要有這安排,以往你們不在同一班已經總弄出些小麻煩出來,如今還合體了,小麻煩一定升級為大麻煩,那些老師們要腦袋養了水草嗎?」她無奈的嘆了口氣,從包包裡拿出今天要交的全部暑期作業。

 

彭志遠大笑,還邊笑邊拍著桌面,笑後,他扯著慕容靖的小馬尾道:「哩,全部借來抄一下。」

 

「你瘋了,任你再怎麼厲害,鐵定在上課前只可能抄到英文和數學,國文的作文是不可能抄。」說就說這樣,可功課已無情的被彭志遠伸出長手奪去,而她則連要搶回來的心思都沒有。

 

「放心放心,作文我有寫啦,英文和數學有一半我亦有做,別看我像蕭洋永遠都不屑老師給的功課,然後回來裝死的問妳借來抄啊!」彭志遠已經如飛龍般在作業簿上抄寫起來,慕容靖微側著身看著他抄,果然是有做一半。

 

至少他還算半個人,有做學生的認知。

 

反觀……

 

讓她最頭痛的人就大條條的坐下來,扭頭一臉認真的把他的功課放到她面前道:「替我寫一下作文,甚麼狗屁寫一篇一本書的讀後感,我那來時間去看一本書呢!屁!數學和英文我都有寫,彭志遠,你別說我好像永遠都不做功課,至少我全部做了,只是有些不懂的就亂做上去。」

很好,好一句亂做!

 

慕容靖連白他一眼力氣都省了,他的亂做,肯定是亂抄些公式上去,是沒有解出答案的。她桌面前的作文紙,空白一片,她把紙放回他桌面上,很盡朋友道義的說:「我快速講一本書的內容以及我看完之後的看法,然後你寫半頁讀後感,應該過到關的。」

 

「哦!也好。」

 

快接近上課前五分鐘,蘇小澄﹑吳炫生和郭孝琳分別前後都來班上,他們六個人被編坐在一起,引起了班上其他小圈子的注意,有些和彭志遠﹑蕭洋有來往的男生更吹起了口哨,走過來和他們一起打著鬧。

 

鈴聲響了,麥主任不多久就走進來,由昨天選出來的科代表開始收功課,之後開始班會,開學的第一天的班會,多半都是看著電視螢幕,看著禮堂上的校長演講,每一年,這一刻班上的人都開始釣起魚來的。

 

慕容靖很辛苦才撐著眼睛盯著那小小的螢幕那裡,差點要睡著時,肩膀被輕輕一拍,她反射的抬眼一看,麥主任用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目光和笑容看了她一眼,然後點了點頭,好像對她傳輸了些訊息。

 

她一點不想讀懂那個密碼,然而媽的,她就是讀懂了!

 

有鬼!

 

他的意思不是叫她壓制這群小麻煩的人吧?然後把這群小麻煩變成正常學生?哇哇!

 

他會不會太看重她了!

 

 

頭有點重,不是因為昨天太晚睡,而是被他投以一記期望的眼神之後,她難以想像這個中學二年級的生活到底要怎樣的過了。

 

開學之後,或許是慕容靖本身的安靜效應,那邦稱為她好友的五個小麻煩的確比從前「平靜」了些許。

 

可是,就只有些許而已。

 

有些日子,彭志遠﹑蕭洋﹑吳炫生總在下課後相約去高年級的走廊裝帥,亦的確,他們男生三人組外貌都各有特色,對慕容靖來說雖不被列入帥哥名單,但對於中學二年級還處於未成熟卻又不算幼稚的這種懵懂年華,他們三人比普通讀書的男生,更加顯得陽光,臉上還沒長出青春豆,擁有一張白白嫩嫩的臉,個子較同齡的男生高,重點是總愛搞些小麻煩,所以他們三人,在校內有點小名氣。

 

就是有點小名氣,慕容靖就知道不少女生暗裡注意他們三人。

 

又打下課鐘,男生三人組打了個眼色又以秒速跑出了課室,慕容靖這一回真的很好奇了,在與蘇小澄從合作社回去課室的路上,她邊啜飲著她最愛喝的番石榴茶,邊往高二年級那一層走廊那裡,瞧了瞧那三條男子邦在裝帥的身影,不禁一問:「他們三個最近搞甚麼,一到下課就跑上高二年級那一層。」

 

蘇小澄抿了抿嘴,啜了一口蜂蜜綠茶後,聳肩說:「他們男生這個年紀就是血氣方剛的年華啊,還有甚麼值得他們三個天天跑上去呢!鐵定不是請教那一層的老師的功課問題,唯一就是上去看女生。」

 

血氣方剛?

 

慕容靖忍不住笑著,一臉好笑的抬眼看著那三個高個子在那一層的走廊上來來回回,像個白痴一樣!血氣方剛這四個字,完全與他們配不上來吧!「看女生?那個女生令他們如此積極?比上運動課打籃球時更起勁呢。」她和蘇小澄見還沒上課,便依在課室外的欄杆上,一同看著三樓那三個小子正往她們這邊大大揮手,害二樓和一樓的人都瞧她們看去。

 

蘇小澄似乎已經很習慣因為他們總是成為焦點,可慕容靖頓覺得真是丟臉,怯怯的假裝跟他們不認識。蘇小澄撕開粟米條的包裝,用力咬了一口,吞了後才回應她的問題:「真沒想到靖靖妳那麼不問世事,從我來這間中學一年級開始,就知道這間學校有一個暗裡公認的女神排行榜,那三個小子,似乎看上了高二年級的盧瀲若,她在排行榜裡因為以往第一女神畢業了,所以她擠身了第三名。」

 

「因為這個原因,那三小子原本不屑三甲不入的“女神”,如今就天天跑去高二那層裝帥,說甚麼要給盧瀲若來一些擦身而過的偶遇。」把粟米條都吃進嘴裡,配了幾口綠茶,蘇小澄覺得今天挺滿足了。

 

中二年級,成長的女生們,都特別開始注意身型及體重,蘇小澄都不例外,暑假那時候太放縱,到開學時裙子變緊了,所以在體育課時,她都特別用盡體力去跑,加上控制少吃了零嘴之下,裙子變回從前的鬆緊度。

 

果然……

 

女孩子中學就得進行減肥的事業,到死前都得繼續的事業呢!

 

「還女神排行榜呢?男生都那麼幼稚……」聽了小澄的說明,慕容靖徹底很用力的白了那三個高個子的身影一眼,即使他們三小子不會看到也好。

 

「幼稚嗎?我倒覺得還好吧……」忽然,郭孝琳捧著上一週的測驗卷來到她們身邊一同依著欄杆,她還好心的從中挑出蘇小澄和慕容靖的交給她們「雖說取名為女神排行榜真的很幼稚又挫,但能夠擠進五甲的,都真的很美啊,我姐畢業那一年,是跟排第一名的女神同班,在畢業時,我姐有故意走去跟女神合照,因為聞說那位女神要到英國去,我看了那照片,那個叫許寧女神的,真的美得無懈可擊啊,說來,許寧學姐都大學快畢業了。」

 

「所以…….還好的意思是?」慕容靖冒汗,她有時搞不懂郭孝琳的,說了一個開始,卻中間說的卻是另一回事……到底她這番話的重點是?

 

郭孝琳看了看她,有趣的笑起來,猛拍她的肩道:「哎,小澄,咱們的靖兒怎麼那麼可愛啊!還好的意思是……能夠被選中的頭五位,是真的很美的喲!不是那些男生亂選出來,這排行榜,連女生票數都有啊!那是個非正式統計的排行榜,靖兒啊,有空去見見頭五名的真人,包妳都會說那些男生不幼稚,他們只是本能的喜歡看美女,美的東西,誰不愛看啊!女生都愛看美的,欣賞一下美的東西,會賞心悅目。」

 

「別靖兒的叫,好嗎?」慕容靖瞪她一眼。

 

自從跟她們一班後,以往全名叫的,都改成了靖兒,說甚麼某武俠小說的角色,由於她外表,所以人家叫郭靖,她則被叫為靖兒!

 

「那叫慕容……九!」小澄配合了孝琳。

 

「我寧願妳叫靖兒,拜託!叫我靖兒。」慕容靖雖合上雙掌,可臉上是一點誠意也沒有的請求。

 

「乖孩子!」小澄和孝琳一起伸手摸上她的頭,還拉了她的小馬尾,小澄玩味的說:「放下來應該不過長度吧,老師不會抓的,這麼短小的馬尾,很好笑。」

 

「就是被抓過,所以才綁,我不想再很糟的在樓下被截住,然後被後面上學的學生看著我被那個又胖又醜的副校長訓話。」慕容靖拍掉她的手,瞪她一眼。

 

「真被抓過?這學校是怎麼回事了?」小澄和孝琳都不太相信。

 

「誰知道啊!」慕容靖對她們表示無奈,然後上課鐘聲響了,她們三個便走進去。

 

慕容靖把那張拿了八十九分的英文測驗卷放進抽屜裡面,沒想到升上中二年級的英文課那麼好拿分數,是這次英文老師出題容易了,全都有得背,但再加上一些文法題的話,她可能拿不到這分數唄。

 

英文老師來了,那三個小子才跑進來,英文老師馬上揶揄他們三人到底跑去哪裡尿尿,而那三個小子竟然很合情合理的回答他們跑上高二年級的男廁,目的為了吸取學長與學姐們的學習氣氛,此地無銀的回答,逗得英文老師和班上的同學都大笑。

 

只因那個非正式的統計排行榜,連老師們都知道,有時候還會成為他們課餘之下的聊天內容。最近人氣高企的盧瀲若,的確有不少男生故意上去高二年級一睹她的風采。

 

慕容靖很想專心聽課,但是,後面前面的三小子,高談闊論他們見到了那個叫盧瀲若的女神甚麼的表情,彭志遠還自作多情說女神有看了他一眼,對他笑了一個,聽到這裡,她真不明白……

 

男生的腦袋到底裝些甚麼?是不是滿腦子都是無聊的東西呢……

 

 

 

然後,沒多久,慕容靖推翻了她這個想法……

 

那推小麻煩的損友,有一天很有興趣的說要一大早跑去相約吃早餐後才上學,慕容靖賭上一頓任點任食的麥當勞,說他們一定起不了床。誰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彭志遠他們一干人等,為了要讓慕容靖願賭服輸,竟然互相暗裡叫彼此通宵不要睡,還說反正第二天是星期六,上學只需半天,所以拚了。

 

這一回,慕容靖在早餐店裡無言以對的看著他們全都睡不夠的熊貓樣,呵欠連連,她認為,人類為求目的,真的甚麼事都能幹出來。願賭服輸,她慕容靖決不那種食言的人。

 

一頓早餐之後,他們的細胞開始活躍起來,在回程去學校的路上,不斷打鬧鬥嘴,整條街上亦正好上學的同校學生紛紛看著他們這邊,慕容靖故意走快幾步,和他們拉開一個小距離。

 

可是,被孽債纏身,怎躲,還得還!

 

「啊!」慕容靖很挫的叫了一聲,原因是,不知是誰把她綁著小馬尾的黑色髮圈給拉走搶去,很快那個賊就跑在她面前,是那個蕭洋,合謀者是彭志遠和郭孝琳,她奇怪吳炫生為甚麼這一回不參與其中。

 

「哇!哇!哇!靖兒,原來妳頭髮放下來不錯看喲!頭髮好像剛好到肩膀吧,真的不需要綁馬尾,咱們護著妳,走去挑戰那個副校吧!」小澄故作好友的把她的肩摟住,吳炫生則在另一則夾著她,以防她逃跑似的。

 

她錯了,那五個小麻煩都是共犯!

 

「還給我!今天是副校守門啦!」慕容靖真的不想很挫的跑上去追,可不追,她就死定了!

 

該死的她知道為甚麼派蕭洋去搶了,因為蕭洋好歹也是位籃球隊的後備人員,平常很常鍛鍊快速短跑,所以一下子他就跑走了,在遠遠的入了大直路,那直路就是學校正門了。

 

她放棄了!

 

蕭洋已經很得意的回眸,因為他已站在校門口,他大搖搖的仰高頭走進去,已來不及補救的慕容靖正好追到門前,副校已在門口見到她,她已逃不掉。她吞了吞口水,裝很自然,還挺胸帶著趾高氣揚的走進去,只是副校仍然叫住了她……

 

「這位同學,過來。」副校有點威嚴的揮手要她走過去。

 

靠!

 

她一臉沒所謂的走過去,可全身都顫抖了,副校還真用一把尺子量度她的頭髮長度,量完又量,已有很多後面迎來的學生一路走一路往她瞧去,她發誓等一會鐵定把那五魔怪一人揍一拳!

 

鐵青的臉容僵住,那五個全都過了關的小麻煩本著要看戲的就在小操場邊上的石級一字排開的欣賞。

 

「同學,頭髮過了長度都不綁起來,上次我已經給妳說過了,今天妳又來?是無視副校長的訓導嗎!?妳是想我把妳記一個缺點才學懂校規?」副校唸唸有詞,從校規第幾條第幾款有文明規定都背出來,一路唸,一路唸…….

 

唸得慕容靖由原本很緊張,到後來已經離魂的看著副校的嘴臉,心裡面正評頭品足,還輕輕斜眼瞄到後面那五小魔怪一路捧腹的笑起來,亦引來不少結識他們的學生一同看戲,每個人都被這場景逗得揚起了嘴角。

 

無奈……

 

無奈……

 

很無奈……他還要唸多久?

 

「同學,妳剛才在路上丟了這個,這裡沒鏡子,不如我幫妳綁個馬尾吧,副校,不好意思,這位同學不是有心的。」

 

慕容靖都還沒轉身看看誰敢在這時候插一腳下來,那五小魔怪已經目定口呆,她還奇怪他們怎麼了,正想轉身,卻被後面的人鉗住了肩膀,然後聽見「這位同學,先別動。」

 

她溫柔卻有點剛力的嗓音竄進她的耳朵裡,一股抖動從腳底冒起來,她真的動也不敢動了。她感受到幫她綁著馬尾的雙手很溫柔和帶著暖意,很舒服,不到兩分鐘,馬尾就綁好了。

 

「副校長,這樣就沒問題了。」後面的溫軟嗓音又響起。

 

副校的臉真的變得很快,由剛才還一臉嚴肅,如今已化成一坨和藹可親的笑臉!慕容靖真佩服他的變臉速度!

 

她身後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沒問題,原來是弄丟了,這位同學,下次早點解釋啊!瀲若同學,妳品德真的很好,學校多一點妳這樣的同學就好了。」說時,副校回眸瞄了後頭在看戲的五小魔怪。

 

聽到瀲若這名字,覺得有點熟悉,卻又醒不起來在哪聽過,而當身後的人終於走到她前面,那一個放心的回眸,對著她露出了一個溫柔至極的笑容的時候,她想起了那一天三小子一直在她耳邊說盧瀲若這個名字。

 

女神排行榜排名第三位,高二甲班的盧瀲若,原來就是她。

 

名副其實的美女,五官輪廓就是配起來絕對的美翻了,不是混血兒的她,副有高挺的鼻子,擁有一對水潤明亮的眼睛,僅是高二級生,容貌成熟卻不失少女味道,樣子一本正經,卻那笑容抹在她臉上又如此的嬌美動人……

 

慕容靖還記得那一刻,她無法從她漂亮的笑容上移開目光,她高挑的身影,不知怎地,一直盤旋在她心頭……

 

 

直到某一天,她們又再次碰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