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暗戀出走(5)

出了簡餐店,我立即感受到初冬夜晚的低溫,其實也沒多冷,但就是覺得被層層厚衣包裹的身體感覺不到一絲溫暖。深深吐出一口氣,我拉緊外套,跨步離去。

高中時,我和阿杰天天一起吃飯、唸書、打球……,阿杰人緣好,男生女生都是他的朋友,但所有女生中,唯有我特別跟他好。雖然畢業時的「那件事」一度打擊了我,讓我有些難過,但是現在還能上同所大學,還能見面,他依舊還在我身邊,我也就心滿意足。只是,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種會失去他的莫名預感,或許不會是現在,但也會是在未來吧……?

沒來由的沮喪,油然而升。我一邊踢著地上的小石礫,一邊緩步向前。雖然不喜歡陷入低潮的自己,卻也無法忽視這樣情緒,最後也不知是氣阿杰,還是氣自己,腳下一個用力,小石礫一下子飛得遠,撞到不遠處地上的空鋁罐,發出「硄」地清脆響聲。

是誰這麼沒公德心,隨地丟垃圾?內心嘀咕了一句,我上前撿起鋁罐,張望一下後,發現前面有個大型垃圾桶,原本只是抱著發洩的心情,直接在原地丟出鋁罐,沒想到居然讓我空投成功!

「Yes!」我高興地握拳。看來雖然上大學後不常打球,但實力還是有的!竊喜一會兒後,赫然想起還在大馬路上,趕緊放下手,還順勢偷瞄附近有沒有經過的路人……

咦?好似有個戴黑色球帽、一身也同樣是黑衣黑褲的人影,正從後方照不到路燈的陰暗處,朝我走來……

「以前這附近曾出現過內衣賊。」

好死不死,這一刻我突然想起昨晚學長說過的話,再加上這裡又剛好是那時事發的巷子,雖然知道是心理作祟,但一旦這麼聯想,那種莫名的恐懼感也跟著湧上。

我連忙頭也不回快步往公寓的方向去,然而不管走多快,都有種身後的腳步聲只差我一步遠的錯覺。我不敢回頭,就怕真的看見什麼,拚命邁步的同時,也努力想著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該怎麼抵抗?只是,腦子根本一片空白!好險公寓已出現在前方,我像是看見希望般地衝上前……!?

這是什麼狀況?一向不關的大門,怎麼今天偏偏就關上了?錯愕了一秒,我聽著越來越清晰的腳步聲,心急又害怕的在背包裡撈了老半天才找出鑰匙,結果手顫抖得差點握不住不說,還費了一些時間才對上鑰匙孔,最後終於打開門時,眼角餘光瞄見身側來了一道人影,接著看見一隻大手越過我的上方抓住大門,我整個人頓時僵在原地,連呼吸都忘了。

「……不進去嗎?」

幾秒後,一道不帶起伏的聲音響起。

我偏頭一看──

「原來是你!」緊繃的神經瞬間放鬆下來,「嚇死我了!沒事幹麼穿一身黑、戴黑帽?而且你應該知道我走在你前面吧?為什麼不喊我一聲?」一時控制不了情緒,我霹靂啪啦將剛剛所有根本不需要的害怕全化成怒氣,丟向齊禹劭。

他只是靜默地看我。

我霎時有些不好意思了,明明他也很無辜,幹麼遷怒他呢?短暫地反省後,我沒再說什麼,推開門、直往二樓去。

不過……好歹也叫我一聲嘛?我們不是同學嗎?就算不想跟別人親近,但我可是每天都主動跟他打招呼、今天也終於說上話的同學……有必要像陌生人一樣嗎?進屋時,我還是禁不住在心裡埋怨了幾句。

*

小說裡常看到這樣的情節:因為曾經吃過同學的悶虧,導致不信任別人,也不再和其他人交朋友。最近我常想,齊禹劭之所以不和同學親近,會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

雖說這一點也不關我的事,不過就身為班代來說,總是希望班上的同學們都能相處融洽,但話又說回來,我也沒打算探究真正原因,只是遇到他時,偶爾忍不住想想而已。一來,這畢竟是他的私事,是他的生活方式,我無權干涉;二來,比起他的事,我更關心我的襪子。

是的,我那些憑空消失的襪子!

距離上回告訴學長姊襪子的事,又過了一個多星期。這段期間,我又不見兩隻襪子,而且以往都是晚上將衣物拿到陽臺晾,這次特意早上才拿出去,還是不見了!

現在的小偷都這麼大膽嗎?光天化日之下,也敢偷東西?而且還是……襪子?這實在太弔詭了!

放學回家停好車後,我邊繼續思索這個問題,邊走進公寓。一進門,就見齊禹劭正站在他的房門前。

剛回來嗎?我上前、正要出聲,視線不經意掃過他手上的東西,腳步猛然定住,招呼也忘了打。

大概感覺到我的目光,他偏頭望來。我盯著他,想開口問些什麼,但思緒一陣混亂,錯過了時機,直到他進屋了,我還呆愣在原地片刻後,才回過神。

應該沒有看錯!雖然那是普遍到隨處都買得到的東西,但是相同的黑底星星圖紋,還有那處用黑布黃線縫起來的補丁處,怎麼看都是我最喜歡的那隻襪子……所以,齊禹劭就是偷我襪子的小偷?!

會不會是巧合?然而下一秒,內心也又出現另一道持保留態度的聲音。

先不說潛意識不想懷疑自己的同學,就說剛剛他看我的眼神,如果他是小偷,被我撞見他手中正拿著我的襪子,多少會有心虛、慌張、擔心……等等表情出現,但他剛剛就和平常一樣,完全沒有異狀,這要不是因為內心坦蕩,就是演技高超得可以得影帝的程度……所以,他是哪一個?還有,就算他真的沒有偷,而襪子也真的是我的,那又是怎麼跑到他手中……?

「啊──」

我煩躁地仰天哀嚎一聲,然後被腦中亂竄一回的千頭萬緒擊斃,癱在房裡的矮桌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