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暗戀出走(4)

『不就是衛生棉嗎?』

怎麼會有男生可以把這句話講得如此無所謂、如此大喇喇的?

想起他說這句話時的冷淡模樣,還有那沒什麼大不了的口吻……我一把抓起杯子,不斷往嘴裡灌水。

當然也有說來不覺得尷尬的人,像爸和弟,不過齊禹劭不是親人,當面這麼說……就是很奇怪,雖然不會怎麼樣,但……就是很奇怪嘛!

咕嚕咕嚕地,一杯水又快被我喝光了。

「妳很渴嗎?喝慢點,小心……」

「咳咳咳……」坐在對面的他話都還沒說完,我就立刻被說中,連咳好幾聲。

「嗆到了吧,就跟妳說喝慢點。」

他立即貼心遞來紙巾,同時坐到我身旁幫我拍背順氣。待我咳嗽稍歇,他又關心問道:

「好點了嗎?」

「嗯。沒事了?」不過換我的心臟有事了。

「確定?」他不放心又問。

「嗯。」我連點好幾次頭。所以你趕快回座位,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這時,服務生送上我們的餐點;他的迷迭香烤雞腿套餐,以及我的海鮮焗烤飯。

「哇!看起來好好吃!」被我趕回原位的他,看著桌上的餐點,眼裡、嘴邊都漾著笑。

「要嗎?分你……一口。」我豎起左手食指。

「才一口?」他故意露出嫌棄的表情。

「分你吃還嫌少啊?」我皺皺鼻子。

「開玩笑的啦。下次再來時,我也點海鮮焗烤。」

下次?

「……好啊!」話說出口時,才發現自己音調拉高了許多。

要不要這麼明顯啊,徐星亮?我忍不住又在心裡吐嘈自己。可是,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誰叫喜歡一個人時,自己都不是自己了。

對,喜歡。他是郭振杰,我的高中同學,也是我喜歡的人。目前的暗戀時程,堂堂邁入第四年。

「對了,等等怡倩會過來喔。」

「怡倩?方怡倩嗎?」我的笑容一僵,內心的紅色警鈴響起。

「對啊。」

這是我們兩人的晚餐之約,為什麼她要來湊一腳?我想直接這麼問,但是說出來顯得小氣又小心眼,只好忍住吞下,轉而故作好奇地問了句:

「為什麼?」

「她知道晚上我會和妳見面,就說也想來。」

「但我跟她也沒這麼熟……」我咕噥。

「妳們以前語文競賽時,不是遇過好幾次嗎?而且……這不像妳喔!我認識的徐星亮,就算是初次見面,也能和對方聊起來。我記得開學第一天就是妳主動和我打招呼的。」

阿杰以為我是擔心和方怡倩不熟,但我是不開心多了個程咬金。

「不過她怎麼知道我們晚上會見面?」我一邊用湯匙戳焗烤飯,一邊假裝隨口又問。

「中午我打給妳時,她就在旁邊啊。」

心裡又登地一聲,「她不會也參加系學會了吧?」我直覺猜測。

「對啊!妳怎麼知道?」

我拿著湯匙的手一頓,但還是強裝鎮定,掰了個合理的解釋:「她高中參加過學生會,所以我想她可能也對系學會有興趣。」

「亮亮妳真厲害!怡倩就是這麼說的!」阿杰露出佩服的表情。

我應付地笑了笑,忍不住又起疑:她真的是因為喜歡,才加入系學會的嗎?

「我臉上有什麼嗎?怎麼一直盯著我?」阿杰摸摸自己的臉。

「沒有,沒事。」我移開視線,心不在焉的往嘴裡塞了滿滿的一口焗飯。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一道甜甜柔柔的嗓音傳來,我抬眼。

「好久不見,亮亮。」

方怡倩朝我點了個頭,自然地坐到阿杰旁邊。她總是裝親暱地喊我,但我始終不習慣,甚至覺得刻意了,不過我也從未表現出不滿,只是跟著客套地打招呼:

「嗯,好久不見。」

……真覺得自己是個雙面人。

「餓了吧,先點餐吧!」

阿杰將菜單拿給她,她輕輕說了聲「謝謝」。我默默扒飯,將這一幕收進眼底。

確實好久不見了!高中畢業後,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上了大學後的方怡倩有些不一樣了,原本的直髮燙成略有捲度的自然波浪,黑色髮色也染成深咖啡色,臉上還畫上淡淡的妝,卸下制服後,換上的便服是充滿女人味的洋裝、大衣式外套和靴子的組合。不可否認的,高中時的方怡倩已經稱得上漂亮,而現在的她應該更是聯誼中所謂的搶手貨了吧!

以前就算方怡倩和阿杰同在學生會,但因為我和阿杰同班,認識他也比較久,再加上當時沒看出方怡倩有喜歡阿杰的跡象,而阿杰也只把她當朋友,所以沒特別放在心上,但現在看到他們的互動變得又比高中時還熱絡,再想到現在兩人同班,還一起在系學會……一股危機感瞬間襲來。

尤其看看眼前的狀況,從方怡倩抵達到現在,她除了跟我打一聲招呼,之後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阿杰身上,話題也都在「我們系上……」、「我們班……」、「我們學會……」上打轉。以前我和阿杰的「我們」,變成了她和他的「我們」,這種插不上話題、進不去他們世界的隔閡感,真讓人不爽到極點!

而且這個笨蛋郭振杰,神經大條得好似忘了我的存在,就算我現在走人,他也一定不會發現吧?

「亮亮,妳要去哪?」

唔!發現了?

「洗手間。」

算你還有點良心。

原本的不開心,因為阿杰的一句問話得到些許撫慰,但是當我再從洗手間出來,看見方怡倩正挨著阿杰有說有笑,接著又想起這原是獨屬於我們兩人的時光,卻硬生生被殺出的程咬金給破壞後,一股悶氣再度湧上,堵住胸口。

「我突然想起明天有份作業還沒寫完,先回去了。」回座位後,我說。

「要先走啦?」阿杰有些驚訝。

「嗯,作業還滿多的,不趕快回去,怕寫不完。」真佩服自己說謊不打草稿的功力。

「好吧。」阿杰惋惜地說道,「那再電話聯絡。」

「嗯,拜拜!」

雖然滿意他挽留的反應,雖然不放心讓他們兩人單獨在一起,但是再待下去也沒意思,而且他們今天、昨天、明天……每天每天都在一起了,也不差這一晚了。說我鬧彆扭也好,自暴自棄也行,反正現在只想眼不見為凈。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