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暗戀出走(3)

來到學生餐廳,裡面已經人滿為患,等了一會兒的時間,才搶到窗邊的一個空桌。

「班遊決定好去哪裡了嗎?」

坐下後,大家邊吃飯,邊閒聊,突然有人這麼問道。

「還沒耶,妳們有什麼建議?」

上星期,班導提議舉辦班遊,全班一致通過,然後由身為班代的我負責找地點,只是我對這一帶還不熟悉,原本想要問學姊,但發生襪子消失事件後,我的所有心思都轉移到那上頭,差點把這件事忘了。

「糖廠如何?既可以參觀,還可以吃冰,車程也才一個小時左右,而且附近還有一座自然公園可以閒逛。」一位住在當地的同學提議。

「聽起來不錯,我再去問問老師的想法。」我點點頭。

之後,大家陸續提出意見,討論到一半,我的視線不經意朝窗外一瞥,看見走在人群中的齊禹劭。他拿著飯盒,獨自一人緩步徐行。我想起他早上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和幾乎沒溫度的眼神。

「齊禹劭耶。」

耳邊傳來同學的聲音,我收回目光,發現在座其他人正不約而同地望向外頭。

「妳們跟他說過話嗎?」

其中一人提問,大家面面相覷,然後紛紛說沒有。

「我也沒有。」提問的人最後也這麼說,接著又問:「妳們不覺得他看起來很難親近嗎?」

「嗯,感覺冷冷的。」

「而且獨來獨往。」

「我之前問過其他男生,好像也都跟他不太熟。」

「他也沒打算要去班遊的樣子,我上次看他沒舉手。」

「是喔?其實我有點怕他耶……」

「我也是,可能是因為他沉默寡言,身上有一股說不上來的氣場……殺氣嗎?」

有人這麼一形容後,大家認同地笑了起來。

我以為班上同學平時不太注意齊宇劭,聽了她們對他的看法,才知道大家其實都在默默觀察。

我的感受大致上與她們差不多,但還不至於會怕他。

關於他很難親近這一點,除了他冷酷的外表使人怯步,我覺得他自己可能也不想與任何人親近。

剛開學時,幾次在公寓遇到他,我都會主動向他打招呼,但他每次都只是淡淡地瞥我一眼,然後就走了,感覺得出,他不想與我再更進一步交談,即便基於我們是同學的客套寒暄,他也不想。

這就是為什麼早上我想再說些什麼卻猶豫了的原因。

不過,要我對認識的人裝作視而不見,我做不到,於是我繼續主動打我的招呼,他繼續他那一百零一種反應。只是認真說起來,從開學至今,他好像還沒真正與我對話過。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討論,下午第一堂課的鐘聲也響起了,眾人連忙收拾餐盤,準備上課去。

下午的課總是容易讓人昏昏欲睡,覺得每堂課都過分漫長,但一想到晚上和他有約,整個精神都來了,我難得沒打瞌睡,上完四堂課後還驚訝今天怎麼這麼快就結束了。

放學後,因為有份資料要拿給系祕,於是先去了趟系辦,剛好遇到班導,她向我問起班遊的事。我將中午和幾個同學討論後的提議告訴她。

「不錯啊,那再找個時間讓大家表決一下。」

「好。」

「畢竟是我們班初次舉辦的活動,希望大家都能參加。不過也不能強迫啦,是吧?」

我笑了笑,邊點頭邊回應的同時,不禁又想到中午和同學們聊到齊禹劭的事。

後來,班導被其他人叫走,我離開系辦。

發現還有點時間,於是繞去圖書館想借幾本小說,結果好巧不巧,經過旅遊類書籍區時,就遇上剛剛在系辦想起的人。

齊禹劭正專注的看著書,所以我躊躇著要不要跟他打招呼。

就在這時,他將書放回架上,目光意外掃過我的臉。視線與他對上的瞬間,我想也沒想地舉起手,輕輕地揮了揮。

他定睛看了我幾秒後,掉頭往反方向離去。

真是完全在劇本之內。

我有些尷尬地放下手,正要跨步繼續往前走時,一件事倏地閃過腦中,我站在原地思忖幾秒後,連忙轉身跟在齊禹劭後頭,往圖書館門口走。

他兩手插著口袋,穩健地向前邁步,感覺速度不快,但可能因為步伐比我大,當我追出去時,他已離我有段距離了。

「齊禹劭!」

半跑半走一段路,我終於抓到他,

「你走路也太快了吧!」

他停了下來,回過頭,落下的視線停在他的左臂上──我的手正抓著那裡。

「不好意思!」我像觸電似地趕緊放開。

有什麼事?

從頭到尾,齊禹劭一聲不吭,我卻能從他的眼神中讀到這個疑問。

被他盯得不太自在,我連忙問道:「就是關於班遊啊,你不想去嗎?」

「……」

他依舊抿著脣。

我只好繼續說:「因為是班上舉辦的第一個活動,希望大家都能參加,所以……」

「一定要去嗎?」

他終於出聲回話了!

那一秒,我有點錯愕,愣了一瞬,才趕緊補充:「也沒有規定一定要去,只是──」

我的話都還沒說全,他就已經調頭離開。

「……」

這次無言的,是我。

原本想盡力完成班導的心願,但看來他是不會去了。

為什麼他這麼不合群呢?雖然大學比較少發生同儕間彼此排擠的狀況,但班上同學對他的印象已經不怎麼好了,既然有緣成為同班同學,為什麼不和大家好好相處,非要特立獨行不可?

為什麼?為什麼?想著想著,突然好想吃顆花生巧克力……

我嘆了口氣,放棄地垂下雙肩,準備離開,卻見齊禹劭突然又轉身。

改變主意了嗎?盯著朝我走來的他,我有些期待地想。

「妳的?」

結果他遞來一個四方形的小碎花棉袋。

「啊!」認出是我的東西後,我連忙接過,「怎麼會在你那兒?」

「早上。」他簡短地說了兩個字。

我居然瞬間明白,大概是早上低頭撈鑰匙時,掉出來了沒注意到。

「謝謝。」我向他道謝,又突然想起地緊張問道:「你……你沒打開看過吧?」

「沒有。」

呼,那就好。

「不就是衛生棉嗎?」

轟地,我的臉一下子熱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