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 0x1 他的寶貝不是我

暗戀什麼的。

最慘就是會一直想像對方的日子過的比自己瀟灑。

可對方是不是瀟灑。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  

我站在冰激淩店門口,看著自己的影像跟玻璃上的冰激淩廣告融為一體。

白色的T恤是香草,耦合色的花苞裙是香芋,還缺一塊布朗尼,後面那輛黑車剛好停下,我撐起纖細的手臂,正好是冰激淩上面插著的兩根白巧克力棒。

完美。

我正比劃得開心,突然聽見有人沒忍住從鼻子裡噴出的笑聲,還帶著頗不屑的鼻氣。我收回手臂,扭頭尋找。身後是匆匆走過的路人,無法分辨是誰發出的聲音。

我戀戀不捨地看著廣告上澆了糖水,晶亮誘人的冰激淩,狠狠地吸了一口氣。

左半張臉現在還沒有感覺,嘴唇也木木的。我把手掌貼在左臉上,看著玻璃上映著的那個表情幽怨的女生做著同樣的動作。

我不是買不起冰激淩。寫程序雖然工資不算太高,但買這種小資品牌的冰激淩犒賞自己還是綽綽有餘了。

我一直站在冰激淩店的落地窗外不進去,惹得裡面連顧客帶服務生都對我翻白眼的原因,就是那顆剛剛補好的蛀牙。

朋友們都知道我喜歡甜食,喜歡到瘋狂的地步。

從冰激淩,巧克力,到蛋糕,豆包,粘了巧克力糖漿的蘋果……只要是甜的,我都愛。

一天無糖,我就恨不得想死。

所以我的冰箱裡,櫥櫃裡,辦公桌的抽屜裡,永遠都有各式各樣的蛋糕,冰激淩,糖果或者巧克力。

也因為甜點,我的身材永遠都無法達到現在女孩子們追求的那種紙片人的骨感美。我雖然拼命減肥,工作又辛苦費神,可是從小學畢業之後,我就再沒見過我的肋骨是什麼形狀了。

不過好在我骨架小,肉都長在大腿,屁股,肚子和胸口。臉,手臂和小腿卻是纖細的。只要衣服挑得好,倒也不怎麼顯胖。

那次唐家的姐姐,唐晶和我去泡溫泉,有機會跟我坦誠相見。她毫不避諱的上上下下把我好一番打量,然後發薏癥一樣,一邊搖頭,一邊點頭:「咱甜甜真會長,嘿嘿,前突~突後翹。」

不是唐晶口吃,多說了一個「突」字,是因為我前面除了頗以自豪的胸,還有個小小的肚子。

對了,甜甜就是我的外號,也有人叫我小甜甜,甜甜圈……諸如此類的。(不要把我想象成臺灣那個藝人小甜甜,我比她還是苗條一些的)

我大名叫田全。

給我起名字的老爸,是個自以為不得志的懶人。

他常說自己生不逢時,年輕的時候什麼機會都沒趕上。後來趕上的機會,又因為年齡大了家有妻兒老小都沒「敢上」。他空有一肚子報效國家的志氣,卻都「報銷」在了庸庸碌碌柴米油鹽的生活裡。

我媽懷我的時候,醫生給我媽做X光(那個年代超聲波還沒有普及),偷偷在下面跟我爸說我很可能是個畸形兒。我爸就想,找個工作錢少就算了,娶個老婆脾氣大就算了,懷個娃是女兒也就算了,還畸形。他的人生也夠淒慘的。

破罐子破摔的老爸跑出去喝了個酩酊大醉,回家就沒把醫生的話說給我老媽聽。然後,我老媽也就稀哩糊塗地把我生了下來。

話說我爸從護士手裡接過我,裡裡外外檢查了一番,手指頭腳指頭都數了。除了頭太大,什麼都全乎,沒發現哪裡有畸形。

也多虧了老爸那一時的頹然,否則這世界上就沒我了,也就沒有今天這個故事了。

每次我老爸不無得意的提起他那時候的英明決定,都會摸著我的頭說,當年那個給我媽做X光的醫生肯定腦袋被門擠了,竟然說我這麼個純真可愛的女娃是畸形兒。

我老爸跟我老媽說,那就叫田全吧,希望女兒一生想要什麼就有什麼,都佔全了。

希望總是美好的。

我當然不可能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但至少還算沒病沒災的順利長大了。不像現在在我手機熒幕上旋轉的那個名字,他磕磕絆絆能長這麼大,絕對是世界級的一大奇跡。

「包子,什麽事?」麻藥勁快過去了,開口說話腮幫子有點酸酸的疼。

「甜甜,晚上一起吃飯。大偉在城西新開的館子,過去捧場啊……噢,寶貝,我知道了,馬上……甜甜,八點,必須來啊。」

那邊電話早已經掛上了,我還用手機貼著我的臉,好像這樣牙就不會疼了一樣。

輻射不是能殺死很多東西麼,能不能殺死我敏感的神經。

他那聲寶貝叫得可真溫柔。可惜不是叫我。

我捧著手機發了一會兒呆,才遲鈍的發現,唐雙沒告訴我大偉新開的館子在什麽地方。

我拿起電話來,翻到「包子」那一條,剛要回撥過去,耳邊又響起了他那聲「寶貝」。

我按了一下返回,回到了手機桌面。

人家估計正在和「寶貝」忙「正事」,我可不敢打擾。

想了想,我還是把電話打去大偉這個正主那裡去,恭喜恭喜的客套半天,總算打聽到地址。

大偉那邊熱熱鬧鬧的,放下電話,耳邊還有點餘音,嗡嗡的響,連來往的車水馬龍都仿佛離我遠去了。

我突然又想吃甜的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