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就算我離開了,也會化作天使一直默默守護妳。」

      裕祈,你是我這輩子最深愛的人,永不改變。

      沒有誰能把妳搶離我身旁    妳是我的專屬天使    唯我能獨佔

      沒有誰能取代妳在我心上    擁有一個專屬天使

      我哪裡還需要別的願望

      --Tank-專屬天使

      「如果我說我喜歡妳,妳會怎麼樣?」

      「開玩笑的吧,我已經有男友了欸。」

      「妳覺得愛上自己兄弟或朋友的女友很可恥嗎?我覺得不會。」

      「為什麼?」

      「愛一個人,還需要什麼理由。」

——

      從夢中驚醒,連禎汐嚇得全身都是汗水,慌張的神情還掛在臉上,無法停止顫抖的身軀使她瘋狂,終於再也忍不住,悽慘的尖叫聲響徹雲霄。

      戴著一副黑框眼鏡,一邊悠閒地喝著香醇的咖啡,一邊看著昨日的早報,聽見從樓上傳出的尖叫聲,馮尉承立馬三步併作兩步,報紙散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咖啡被翻倒在檀木桌上,凌亂的四周顯得馮尉承有多麼慌張。

      馮尉承用力地打開門,上前緊緊抱住泣不成聲的淚人兒,輕輕吻去她臉上的淚水,最後一吻落在額上,他始終不曾親吻她的唇瓣,不敢也不能。

      「尉承,我見裕祈了,他還活著、他還活著啊!」小手還顫抖著卻緊緊抓著馮尉承的衣角不放,激動的語氣,透露著興奮的感情,馮尉承只是淺淺一笑,伸出大掌揉亂連禎汐的髮絲,「是是,現在是凌晨,麻煩再多睡一下好嗎?睡飽了才有精神找裕祈。」

      幫連禎汐蓋好棉被,看見那張緩緩睡去的稚嫩臉蛋,馮尉承忍不住伸出手輕輕撫著,聽著連禎汐微微的鼾聲,他不禁紅了眼眶,「什麼時候……才能進入妳的心裡。」語畢,馮尉承擦掉沒落下的眼淚,再三確認連禎汐安穩睡去後才緩慢離開房間。

      走向自己的房間,將擺在房中央的小桌子拿開,再將鋪在地板上頭的地毯拿走,出現了用石頭砌成的樓梯,將房門鎖好,馮尉承慢慢地往下走。

      他們居住的家前身是某位大富豪的房子,因此房子裏頭有什麼祕密通道、機關都是十分正常的事,而這個地下室原本是大富豪用來懷念及收藏他逝去的愛妻的物品,現今變成了馮尉承發洩情緒的地方。

      雖然在地下卻沒有潮濕的臭味,這是間不遜色於上頭房間的地下室,有扇窗戶能看見天空,從外頭卻什麼也看不見,牆上掛著許多有名藝術家的作品,四周擺設帶有濃濃的古典風,唯一突兀的是一幅海邊戲水的照片。

      兩男一女,吊嘎、T恤、海灘褲、夾腳拖,照片上是這樣呈現的:年紀稍大的男孩和有著稚嫩臉蛋的女孩互相潑著水,臉上掛著無盡的笑容,而一旁還站著一位和女孩年紀相仿的男孩,視線落在女孩身上,一抹意境深遠的笑容掛在嘴角。

      喝著紅酒,馮尉承的眼睛直盯著那張掛在牆上放大好幾倍的照片,許久,馮尉承將玻璃杯掃到地上,拿起還有一半的紅酒猛灌著,些許的紅色液體從他的嘴邊流下,雙唇與瓶口緊緊密合,緊密著雙眼,一口將紅酒喝完。

      空掉的酒瓶滾到一旁,馮尉承癱在地上,淚水慢慢滑落,馮尉承的無助,從來就只有一個人明白,只是這個人早已離開了他,再也沒有人會知道馮尉承的無助,這樣的事實,該哭還是該笑?

      流著淚水緩慢起身,搖搖晃晃的身軀,一步一步走到照片前,大掌輕撫著照片,輕撫著照片上正在互相潑水的男孩和女孩,「你怎麼狠心留下她一個人,你怎麼狠心讓我背負一切,你怎麼狠心……馮裕祈你告訴我,你為什麼這麼狠心!」頭靠著牆,慢慢滑落,低聲嘶吼著,若不是隔音極好恐怕全都落入了連禎汐的耳中。

      靠著牆,馮尉承緩緩睡去,四年了,每當到了夜晚他總是睡不好,一開始還能用安眠藥控制著,只是隨著時間慢慢過去,安眠藥越吃越多藥效越來越弱,他變得淺眠,變得愛喝咖啡乾脆讓自己整晚不睡,再不然就是到這地下室喝著酒和馮裕祈抱怨著一些事,直到醉了、哭累了才能睡得安穩。

      清晨,公雞啼鳴,馮尉承皺起鼻子張開雙眸,揉著太陽穴,他緩慢地從櫃子裡拿出一瓶解酒液,喝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將一切恢復原狀,換下一身沾染上酒味的衣服,進了浴室盥洗過後,整個人變得清爽許多,不見昨夜的頹廢樣。

      望向牆上的時鐘,六點五十分。

      馮尉承走進廚房,從冰箱裡拿出了雞蛋、火腿、胡蘿蔔以及吐司

      放上平底鍋,開火,倒油……俐落的手法,馮尉承很快地就煎好了胡蘿蔔火腿蛋,在把土司烤好,完美又香噴噴的土司夾蛋擺在餐桌上,不禁讓人垂涎三尺。

      拍拍自己的衣服,洗過手後馮尉承上了樓,進了連禎汐的房間見到她那微微張開嘴的酣睡模樣,讓他頓了下腳步。

      「小汐,起床了,吃早餐囉。」拉開窗簾,讓剛露臉的太陽公公將陽光照射進來,陽光不偏不移的照在連禎汐的臉上,嬌媚的嗯哼一聲,連禎汐拉起被子擋住臉,讓陽光照不到她。

      馮尉承無奈地笑了笑,伸手拉掉連禎汐身上的棉被,「趕快起床,太陽曬屁股了。」

      「我還要睡啦!」翻過身,連禎汐被對著馮尉承,失去被子感覺到涼意,連禎汐縮緊身子。

      溫柔地將被子蓋回連禎汐的身上,走到門口轉過身,雙唇張張合合,隨後將門關上,只見連禎汐連忙從床上跳起,迅速地衝進浴室盥洗,還不忘罵了句髒話。

      溫柔低沉的嗓音彷彿還迴盪在連禎汐的房中。

      「妳再不起來,以後若有裕祈的消息便不告訴妳了。」

      多麼大的威脅啊!對她來說。

      坐在餐桌旁優雅地吃著早餐靜靜等待著連禎汐下樓,馮尉承失神的吃著自己親手煮的早餐,臉上透露著自己正在想方才的事情,一絲不甘心閃過眼中,他嘆聲氣,小聲地說著,「比不上……」

      「什麼挖歌比不上?」連禎汐換上一身連身洋裝,衣服上的向日葵像是在訴說著現在的天氣。

      「說妳還比不上小嵐,叫了幾次都不起來,像隻小豬一樣。」寵溺的捏了下連禎汐的鼻子,馮尉承輕輕笑了下,「快吃吧,冷掉了就不好吃了。」連禎汐看見桌上的土司夾蛋,眼睛為之一亮,馬上拿起津津有味地吃著。

      一口接著一口吃著,連禎汐的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輕瞥了一眼坐在自己對面的馮尉承,意外發現他正看著自己,急忙低下頭繼續吃著早餐,雙頰被悄悄浮起的紅雲佔領,這些全都落入馮尉承的眼中。

      享用完早餐,馮尉承將餐桌收拾乾淨,捲起衣袖走進廚房清洗著碗盤,不時能聽見連禎汐在客廳發出豪邁的笑聲,馮尉承偶爾會搖搖頭輕笑著,然後說:「如果能這樣一直下去就好了。」

      手機響起,馮尉承用清水沖洗掉自己手上的泡沫,用衣服將手擦乾隨後拿出手機接起,「喂。」

      「阿承,我巳嵐啦!」帶著淺淺的笑聲,甜美的女聲從馮尉承的手機中傳出。

      「小嵐啊,這麼早,有什麼事?」馮尉承聽見聲音後便揚起嘴角,一邊回應著,一邊疆洗乾淨的碗盤放進一旁的籃子裡瀝乾。

      「還問我什麼事,不是說好今天一起去看裕祈的嗎?」女子的語氣突然提高感覺有些驚訝。

      「抱歉抱歉,一時沒想起來,八點見吧,我還得哄哄小汐。」馮尉承抓抓自己一頭俐落的金色短髮,原本平靜的語氣再說到連禎汐的小名時轉變為溫柔的語氣。

      「這麼久了,她還是老樣子是吧,要是她在這樣下去我就真的要賞她幾巴掌了啦!」女子有點氣憤地說著,馮尉承只是輕輕笑了下沒有回應。

      「好啦,那就麻煩你囉阿承,我和小梁先過去等你們了。」語畢,便掛斷了。

      馮尉承將手機塞回口袋,走出廚房來到了連禎汐身邊,拿起遙控器關掉了正在播搞笑節目的電視,轉頭握住連禎汐的手,「小汐,我們去看裕祈好不好?」溫柔的將髮絲塞到她的耳後。

      「我不要!」連禎汐大喊一聲,用力甩開馮尉承的手,抱著抱枕縮進沙發最角落處,無聲地哭泣著,顫抖的身軀清晰可見。

      「乖,沒事沒事,我們是要去看裕祈不是要去找什麼壞人。」馮尉承輕輕抱住連禎汐,大掌輕拍著她的背。

      「我不要、我不要……從來就只有裕祈來看我什麼時候要我去看他了,你又想騙我出門了,我才不會上當。」猛烈搖著頭,淚水傾瀉而下,小手不停槌打著他的胸膛抵抗著馮尉承。

      「就一次,一次好不好,不然裕祈會很傷心,因為妳一次都沒去看過他,妳去看他他就會開心然後以後都是他來看妳了。」像是在哄三歲小孩般,馮尉承緊緊抱著連禎汐顫抖的身軀,輕吻的她的額頭,擦去她臉上的淚水。

      「真的嗎?裕祈會很開心?那我去看他,不過只有這一次哦。」吸吸鼻子,連禎汐像聽話的小孩,用小手擦去眼眶裡的淚水,掙脫開馮尉承的懷抱跑上樓,「我要去換一次很漂亮的衣服,這樣裕祈看到我才會開心。」

      見連禎汐的身影消失在大廳,馮尉承癱在沙發上獨自看著天花板,輕聲嘆氣,「裕祈,你一定要保佑她平安,千萬別做出傻事。」

      許久,見連禎汐放下一頭褐色長捲髮,換上藍色襯衫和牛仔短褲,手上還帶了一枚沒有鑲上任何寶石或水鑽,只刻著文字和花樣的戒指。

      踩著輕盈的腳步下樓還一邊哼著歌曲,就當差兩格就要採到一樓地板時,連禎汐不慎踩空,眼看就要和地球表面親吻了,連禎汐緊閉雙眼,不敢睜開眼睛。

      突然感覺身子有些輕盈,沒有任何痛楚,便先睜開一隻眼睛偷瞄著,看見了馮尉承溫柔的笑臉才安心將兩隻眼睛睜開。

      「真是的,走路當心腳下。」馮尉承輕摟著連禎汐的腰,溫柔的撥弄著她有些凌亂的髮絲。

      「知道了,像個老媽子一樣。」若無其事的掙脫馮尉承的手逕自走向門口,「尉承,快一點,別讓裕祈等我們了。」關上大門,沒留時間給馮尉承回應。

      看著自己那還殘留她腰部體溫的掌心,緊緊握住,馮尉承邁開腳步跑出大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