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修羅,章壹之二。

瀲雪

      絹白紙上,羊毫落下了工整娟秀的兩字。

      「華蓮爛於淥沼,青蕃蔚乎翠瀲……是這樣嗎?瀲雪。」少年溫潤的嗓音送入了女孩耳中。

      女孩點了點頭,接過漠玦手上的筆,蘸了點墨,一筆一畫模仿著方才他的動作。

      自從那日將她帶回寨中,瀲雪便沒再開口說話,神醫叔叔說瀲雪聲道無損,是能說話的,或許是受了什麼驚嚇,又或者──她不願說話。

      看著那圓潤可愛的臉上,那小小的嘴角微微彎起,那認真仿字的模樣,教漠玦忍不住跟著笑了。

      雖然他不明白為何寨裡人何其多,娘親偏要他教瀲雪習字、陪瀲雪說話,但有時候,他倒覺得這樣也挺好。

      或許是娘親見他鎮日沉迷於武學,才特有所思吧。

      單掌拖著臉,漠玦享受著窗外拂來的清風,難得有一日不是練武、不是聽先生講學、腦中這般平靜。

      雖說他是不討厭練武習書,但這樣的清靜,讓他失了防心,有了些許睡意。

      瀲雪寫滿了整張紙面,擱下了筆,將紙湊至漠玦臉邊,燦爛一笑、露出幾顆白玉小牙。

      見漠玦毫無反應,瀲雪皺起眉頭,這才發現身旁少年早不知何時便睡著了。

      小小的胖手掌學著漠玦托腮,一雙大眼直盯著漠玦,沒多久,又拾起了筆桿,蘸了墨兒。

      「大哥?」

      待漠玦醒後瀲雪早已不見蹤影,他推開窗門,便見他的二弟──漠瓏,以一臉古怪的神情望著他。

      「怎麼?」

      「瀲雪丫頭的字跡和你一般呢,工整漂亮。」漠瓏咧開嘴,臉上是對熟悉之人才會展露的惡劣笑容。

      「……是嗎?」

      看著那晶亮的眸光,漠玦默默抬起衣袖,往頰邊一拭,袖上的墨汙讓本就淡漠的眸光變得有些豐富了。

      洗著臉時,水中倒影映出了他臉上的「瀲雪」二字,他輕笑。

      的確,寫得工整漂亮。

      短短三日,他似乎更了解了,他撿回來的女孩兒……

      是她,君瀲雪──

      那個聰明慧黠,總是不肯乖乖就範的瀲雪。

      那個在日後像塊牛皮糖似地黏著他,讓他不注意也難的瀲雪。

      那個……讓他再也離不開的……

                                    *                *                *

      「唔……」悶哼一聲,手背上的刺麻讓他自夢境中清醒。

      初見瀲雪,已是十年前。

      而今……睜眼,榻上男子急欲起身,想立刻去尋他的未婚妻,但卻徒勞。

      全身的氣力彷彿被抽乾了,就連眼前景象也是恍惚難辯。

      手上的,是他在房內為尋瀲雪給紅幔燙傷的。

      窗外一片昊暗,夜已深了,房內無人,火勢似乎已被控制住了。

      瀲雪呢?  

      「瀲雪……」掙扎著,他不顧身上的無力感,翻身便想下床。

      「玦。」恍惚間,他聽見近處傳來了喊聲。

      「瀲──」他大喜,想抬掌撫上床邊那人的面龐,可全身無力。

      該死的上官雪,肯定是為防他出去,在他身上下了麻藥,連一絲氣力也使不得,更別說是功夫了。

      「玦……」

      黑暗中,瀲雪跪坐上床緣,他感覺到一雙冰涼的手掌撫上他面龐。

      她將吻落在他額間,長髮掃過他下顎,送來好聞的馨香。

      吻,沿著鼻梁,覆上他緊閉的薄唇。

      她將手繞過他,側臉枕上那彷彿能帶走她所有憂慮的胸膛。

      「瀲雪在這兒,快點睡吧。」溫柔若水般的嗓音,像要哄著他入眠。

      不知是麻藥發揮了作用,還是有了她,漠玦很快便又睡去。

      「快走吧……」門邊,彷彿早就佇立了一人,男子用氣音催促著榻旁離情依依的女人,「再不走,我可沒法控制自己不殺他。」

      君瀲雪一雙澄澈的眸子怒瞪向門邊那人,試著運勁、身子卻連一點反應也沒有。

      她不能、現下的她壓根兒無法殺了那人,甚至此刻她和漠玦的性命都在那人手中。

      這仇這怨皆因她而起,她不能讓這養她育她十年的凌雲寨受牽連。

      「走吧。」將眸光自漠玦臉上移開,她移步。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