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修羅,章壹之一。

修羅,章壹之一。

      這場祝融之災來得突然,喧鬧聲喚醒了整座寨裡的人們。

      那夜,千靈峰上,火光燒紅了天、也燒紅了他的眼。

      「怎麼回事……」看著眼前樓房,漠玦有一瞬的恍惚,他順手拉住正要趕赴火場撲火的一人,有些失控地低吼:「這是怎麼回事?瀲雪呢!」

      此刻,被火海迅速吞噬著的,不是其他,正是他未婚妻瀲雪的寢房!眼前景象,教他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

      「少主……屬、屬下不知……」被捉住的人滿面驚慌,彷彿捉住自個兒衣袖的是何方修羅,而非自家少主。

      這也不能怪他,少主人漠玦平時雖寡言,但待寨裡人仍是和和氣氣的,見面也是唇邊帶笑,幾時見他如此?

      「瀲雪呢?」漠玦自知如此嚇著他了,這才口氣稍緩。

      「沒人見到少夫人,或許仍在房內──」

      話未落,眼前漠玦早已施了輕功,奔赴火場間不知所蹤。

      「瀲雪!瀲雪──!」不顧火燃正興,漠玦藉旁人送來的水沾濕了衣袖,跨門步入廂房之內。

      以袖掩鼻,濃煙燻得人看不清眼前景物,他發瘋似地呼喊著那人的名字,揮開滿屋子的火簾,卻尋不著心愛之人的身影。

      紅緞染上了火光……明日,便是他和瀲雪成親的日子;滿室象徵喜氣的紅綵花結,此刻卻被熾炎所蝕,成為他尋找伊人的阻礙。

      「少主,出去吧!火勢實在太大……」青衫少年跟著漠玦衝入火海,為的卻是主子的安危,他一把拉住眼前的少主人,幾乎不敢相信此人便是那個事事淡然、行事謹慎的漠玦。

      「瀲雪!」漠玦甩開少年的手,又是往廂房深處步去。

      正當青衫少年準備繼續往裡頭追上少主人的時候,一片濕淋而沉重的衣衫給人拋至他頂上。

      「青衣!說你傻你還真傻,漠玦不要命,你也不要了嗎!」一身雪衣的少年自他身旁疾行而過,經過他時還不忘一把將他推向門外,「我去尋漠玦,出去別礙事。」

      他一愣、再愣,連忙將衣衫自頂上拉下。

      可惡……該死的上官雪竟嫌他礙事?他、明明他才是傻子吧,把濕衣給了自己,他還跑進去追漠玦?

      正當青衣打算提步再追進去時,房內,傳來一陣叫罵聲。

      「我要找瀲雪!」

      「省省事吧!瀲雪在外頭,看你衝進來都快擔心死了!」

      顯然,前者是那幾近癲狂的少主人,而後者則是某個傻子。

      但,瀲雪明明……

      幾聲腳步聲傳來,是上官雪硬扯著漠玦奔了出來。

      一出廂房,漠玦便見自家小妹在外頭,焦急地迎了上來。

      「大哥你沒事吧?」漠璃趕忙問著,方才他見大哥衝入火場,她本要追進去的,是上官雪和青衣將她攔了下來。

      「……瀲雪呢?」漠玦被嗆咳了幾聲,隱約感覺到不對勁。

      見漠璃不語,漠玦一怒,「上官雪──」

      「是,我是騙你,可外頭等你的是你妹子、是你爹娘、是你兄弟!」如果可以,上官雪真想一巴掌打上那張俊挺的面容,替這話助威。

      瞧,火勢仍不斷加大,他還一股腦兒往裡去,不是瘋了是什麼?

      漠玦不再多說,舉步似又想再去尋人。

      可下一瞬,頎長的身軀無力地倒下。

      餘下三人面面相覷,最終將目光全鎖在青衫少年高舉的右手上頭。

      「得、得手了?」青衣有些難以置信,畢竟平時連要碰著少主人的衣角都是難事。想來,必是少主人將注意力都放在瀲雪身上了。

      「果然是瞎矇的。」上官雪說道。

      「你倆將大哥帶回爹爹那兒,我去幫忙大夥。」

      在漠璃的聲音之後,是一陣靜默。

      他做了一個夢。

      夢見那年,他十三。

      手邊拎著一身墨色輕裝,他來到凌雲峰上石瀑前,正要修習爹爹教於他的內功心法,為免修習時周身熱氣發散致走火入魔,總是要來這處瀑布底下練功。

      將衣衫放至岸邊石上,漠玦一雙眼瞟過腳邊那「團」黑乎乎的東西,定睛一看,是個約莫七、八歲大的孩子──

      許是夜晚山上霧重氣冷,才會將自己縮成一團取暖吧?

      淡然的眸光極其自然地自那孩童身上移走,漠玦步入水中,開始今天的功課。

      是,他連探探那孩童是生是死的心思都沒有。

      凌雲峰上時常有著許多私闖上山的「過客」,尤其寨裡有了神醫叔叔,這種景象越來越常見了。

      由山腳村落上寨,只要心澄如鏡、身無暴戾之氣,不出二刻鐘便能尋至寨口,當然,這也是神醫叔叔說的。

      凌雲峰上並無豺狼野豹,過了一宿仍上不了山的人……他並不打算去探是生是死。

      坐上瀑下大石,他斂眸運勁。

啪──啪──

      不知過了多久,水澤聲輕輕響起,漠玦睜眼,時值黃昏。

      此刻,那團黑乎乎的人形動了起來,伸出兩隻小手藉岸使力,將自己「拉」到了河流邊。

      下一刻,那滿面汙蓬的臉兒以極不優雅的表情吸了一大口氣,啪地一聲,整顆腦袋瓜兒浸入了泉裡。

      少年仍是不動如山,他運著氣,雙眼則不著聲色地瞥向那孩子。

      在他意識到之前,他已在心中暗自讀數。

      一、二……二十……三十。

      溪面上頭,從有些許泡泡浮出到毫無動靜。

      四十。

      一個小娃兒能有如此大的肺活量嗎?

      六十。

      「……」

      九十!

      深吸了口氣,少年再忍不住,彎身,躍入了泉中。

      如果是路邊遇上了死人,他可以淡然而過,可在他面前尋死?或許未來可以,但如今他不管閒事的功夫還不到那境界。

      尋死?是,有哪個想活的人會讓自己幾乎氣絕還不把頭自水中抬起來嗎!

      看著眼前又昏迷過去的小傢伙,他眼一瞇,赫然發現那是個女孩,年歲看上去與自家小妹相去不遠。

      手掌按上女娃胸腹,略一催勁,掌下小女孩「哇」地一聲吐了他滿臉的水。

      「……」漠玦靜了靜,拾起原先放在石上的衣衫,輕輕拭過滿面水珠。

      「妳上凌雲寨做什麼?」不知她是否能聽清,但他仍是問了。

      女孩睜開眼,一雙如畫般的水眸有些許的恍然,她伸掌拍上漠玦的臉,又重重拍上自己的臉。

      那舉動,彷彿是要確認漠玦到底是不是錯覺,又或者,是否自己在作夢。

      女孩的眸中盈出了淚,在瞬間流滿了整張臉,加上她一身髒汙,看上去很是狼狽。

      然而,女孩張口的那瞬間,漠玦怔住了。

      「救救瀲雪……求你……」

      漠璃總是笑臉迎人,如暖陽一般。

      那樣的痛苦、失措、茫然、恍惚──是能出現在這樣年紀的女孩身上的嗎?

      薄唇一抿,漠玦將自己的衣物覆上女孩被山霧染濕的短衫,打橫抱起那輕如羽般的身子,疾步朝林間走去。

                                    *                *                *

作家的話:

第一章上官雪和青衣就出來搶戲了(艸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