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暗潮洶湧的皇家早餐會(上)

    第四部

    晨曦曙光線透過薄薄紗簾照在身上,空氣裡飄散的淡淡花香,而窗外的雀鳥正熱情呼喚著自己。平常這時候他早就起床了,這天卻依戀的翻了個身,怎麼也不想離開床鋪。感覺手臂正枕著一具柔軟女體,他半瞇著眼,逆光中,白皙誘人的裸背若隱若現……

    他做了一個夢,一場春夢。夢裡她在自己身下宛轉承歡,而他則極盡所能激烈的渴求她。美人白皙肌膚讓思緒再次陷入混亂,他下意識的靠上前撫摸著美人的裸背。她微微顫抖的反應讓他放慢動作,輕輕的,就怕眼前景象宛如稍縱即逝的泡沫般消逝。

    他溫柔吻上光滑裸背,不該說出口的名字就這樣再次脫口而出。   「蕾莉絲……」

    她是成熟女人,關於男人酒後的醉言醉語當然不會放在心上。只是過了一夜,如果他還沒辦法清醒,那就證明昨夜說的不是醉話,而是酒後吐真言。   

    這麼想的同時,蘿莉莎夫人撐起身子翻過身,用那雙波光瀲灩的水色雙眸,直視著眼前的男人。

    「吾王,早安。」

    他一向喜歡美麗女人,怎麼當蘿莉莎夫人那張美麗絕倫的臉龐出現在眼前,心裡沒有半點喜悅?她毫無懼色直視著自己,嬌俏臉龐還掛著盈盈笑容,讓習慣掌握一切的他,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

    當他還在想該怎麼解釋自己的唐突時,門外傳來一陣吵雜聲。接著就聽到兒子在門外嚷嚷。從來沒有像這一刻,這麼感謝那:-)個老愛惹事生非的兒子。

    「早安父王,兒臣來向您請安了……」

    「殿下,陛下還在休息,請您稍待片刻……」

    門外傳來宙斯宮總管壓低聲音的說話聲,剛好為屋內尷尬氣氛解套。下一秒他迅速掀開被單下床,匆匆套上傭人準備在床頭的外袍,才清清喉嚨說話。

    「讓他進來。」

    雖然國王這麼說,但是先進來的當然不是王子,而是伺候國王跟蘿莉莎夫人的傭人們。里昂王子則在屋外待了幾分鐘後才進入屋內。只見傭人們正在服侍父王盥洗更衣,而蘿莉莎夫人則在屏風後更衣。

    老實說父王會出現在蘿莉莎夫人的屋裡,讓里昂大感意外。嘉年華期間父王對夫人冷淡的態度,讓大家誤以為他們差不多要分手了。昨夜他們都沒出現,現在又在夫人寢室找到父王,想當然爾昨夜蘿莉莎夫人肯定是千方百計使盡媚術,才能成功上演大復合!

    他托著下顎歪著頭想,這樣也對,父王已經有一個成熟美艷的蘿莉莎夫人,怎麼可能會看上除了長相跟母后有點相似,骨子裡幼稚又任性,甚至一生氣起來就亂丟抱枕的蕾莉絲?

    此刻他雙手環抱盯著父王背影,真得很難想像正經八百的父王,如果被蕾莉絲丟抱枕會露出怎樣表情?這樣想的同時,他開始覺得懷疑蕾莉絲跟父王有一腿的自己,簡直是愚蠢又可笑。

    「什麼風把你吹來,居然一大早就來向我請安?」洗完臉後腓力王舒服的坐在沙發上,讓理髮師為自己修剪鬍鬚。

    他一向是喜形於色的人,一但心中疙瘩化解了,當然就迫不及待想跟最愛的父王和好。邁開腳步里昂迅速來到父王身邊,然後半蹲在父王面前拉著他的手吻了又吻。「父王,今早窗外艷陽高照,讓我想起父王和煦微笑,忍不住就想立刻見到您。」

    「坦白說我沒辦法像你這樣抱持樂觀態度,羅浮宮發生的醜事,恐怕如今已全歐陸都人盡皆知了。」想來是因為自己給馬丁領主的期限已經到期,才讓那個任性的兒子嘴巴像沾了蜜,極盡諂媚想討好自己。

    一想到羅浮宮珠寶遺失的事,就讓他眉頭深鎖。除了遺失權杖的事讓人深感挫折外,眼前還有更大的危機困擾著。視線躍過理髮師,看到正在化妝台前打扮的蘿莉莎夫人,這女人知道太多了,嚴然已成為他最大煩惱來源。

    聽到父王的煩惱,里昂站起身對腓力王露出一抹神秘微笑。「兒臣相信父王吉人自有天相,任何事肯定都能化險為夷。」

    「什麼意思?」里昂意有所指的表情讓腓力王感到狐疑,他轉頭望向兒子,下一秒卻聽見理髮師發出驚駭呼聲。

    腓力王這才意識到自己正在剃鬍鬚,他立刻讓傭人遞上銅鏡,當視線對上鏡子裡的那張臉,瞬間他發出了比殺豬還淒厲的尖叫。

*

    皇宮後花園

    嘉年華結束的隔天剛好是星期一,按照慣例,皇室成員必須全員到齊一起参加皇家早餐會。有別於往常的陰雨綿綿,這天巴黎一早就艷陽高照。為了讓大家享受難得的陽光,里昂王子特地將早餐會地點,改在種滿芬芳百合及嬌豔玫瑰的後花園。

    雖然太陽高高掛,但是秋季早晨依舊寒氣逼人。所以涼亭下除了裝飾的美輪美奐的餐桌外,取暖用的火爐當然一個也沒少。

    只是鳥語花香的會場內,除了一臉沒睡飽的公主、王子們,當然還有那些煩人的皇親國戚。只見馬丁領主和艾爾特使夫婦,及總工程官庫斯夫婦們,全都排排坐在長桌兩旁。正所謂不是冤家不聚頭,在國王還未到達之前,從來就不盤的馬丁領主和艾爾特使已經忍不住隔空開戰了。

    「呦,我說馬丁領主,這不明是結伴参加的皇家早餐會嗎?怎麼不見您的蒂芬妮夫人呢?」

 

    「夫人身體微恙,在家休息。」

    「我說馬丁領主啊,夫人不會是被您昨天的醜事給氣壞了吧?」

    「我以為艾爾特使為人正直,真沒想到您的興趣居然是說三道四?」馬丁領主輕啜了一口酒,直接將艾爾的冷嘲熱諷當作空氣吹走。

    「馬丁!」艾爾特使被他這麼一激,憤怒的拍桌斥喝。

    也別於艾爾跟馬丁的正面對壘,身為四王子舅舅的總工程官庫斯,卻是保持低調隔空觀戰。就在他們你來我往吵的不可開交時,不遠處傳來一陣喧嘩聲,原來是國王跟里昂王子大駕光臨,他們的出現也適時化解兩方人馬一觸即發的戰爭。

    「……是,父王交代的是,兒臣謹記在心,也必定不辜負父王的期待……」

    里昂亦步亦趨跟在國王身邊,信誓旦旦的說。眼看著已經來到花園,腓力王朝兒子使了個眼色,里昂連忙噤聲。這一幕馬丁領主看在眼裡,心裡著磨著,國王該不會是在跟王子提那件事吧?

    腓力王和兒子來到餐桌旁,只見他用左手袖子掩著口鼻,隨手舉起杯子朝眾人致敬。

    「諸位,很遺憾我宿醉未醒無法陪伴大家,就讓我以茶代酒祝大家有個美好的一天吧。」身旁的蘿莉莎夫人椅子都還沒坐穩,腓力王並擱下杯子匆匆走人。

    「父王,既然來了就留下來嘛,兒臣還特別準備了小禮物要送您呢。」

    「不用了,我宿醉未醒,感覺有些暈眩,想先回去歇會。」腓力王依舊遮著臉,甚至是裝模作樣的撫著頭。

    「父王,我敢打賭您收到我的禮物肯定連酒都醒了!」說話同時,里昂王子邊朝一旁的道格挑挑眉。

    坐在一旁的蕾莉絲用好奇眼神盯著這一幕。最愛擺派頭的腓力王,今天不知那根筋不對,居然來不到一分鐘就趕著走人?然後她那壞脾氣的夫婿,破天荒的一直耐著性子哄國王開心?吊詭的是,國王一踏入現場就一直遮遮掩掩,不禁讓人懷疑這兩人葫蘆裡究竟賣什麼藥?

    一會,道格帶著傭人端著兩只一大一小的珠寶盒回到現場。他戰戰兢兢打開其中一只盒子,然後轉身將寶物獻給偉大的王。在一片交頭接耳的驚訝聲中,金光閃爍的埃及豔后權杖首次現身在眾人眼前。   

    「這……是埃及豔后?」接過權杖腓力王只感到瞠目結舌。

    明明前幾天才被偷的東西怎麼今天就找回來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挑挑眉望向道格身後的金匠,只見金匠帶著微笑朝自己深深一鞠躬,有了金匠的背書確定物品是真的,腓力王眉開眼笑喜上眉梢。

    「繞了一圈,埃及豔后又重新回到我手上,這證明了邪不勝正,也證明了上帝永遠跟法蘭西皇族同在啊!」他高舉著象徵法王至高無上權勢的權杖,慷慨激昂的發表演說。

    國王的欣喜若狂完全沒有感染餐桌上的人,只見眾人有志一同盯著國王陛下的臉,露出訝異表情……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